叶向高起身,从袖口里掏出一本奏折,往上一递,说道“这是大同巡按王心一送来的急奏,微臣看过后认为事关重大,不宜耽搁,便先一步呈给圣上批阅。”
    站在一旁的内监从叶向高手中接过奏折,退回到天启身边,双手递了上去。
    天启没有接,而是说道“念给朕听。”
    从小入宫的内监几乎都会读书识字,并且有专门的翰林教授他们,一些内监的才华甚至不比那些进士和举人差什么。
    内监打开折子,刚要张嘴念,眼睛陡然睁大,旋即双膝跪倒在地上,折子举过头顶。
    见状,天启眉头一皱,道“怎么不念呀!”
    “奴婢不敢。”内监低着头。
    站在下首的叶向高适时出言说道“圣上还是亲自看吧。”
    天启看了看叶向高,又看了看跪在地上的内监,神色郑重起来,伸手拿起内监举起的折子,打开看起来。
    看完之后,他脸一沉,问道“此事可有实据?”
    他并没有因为一本奏折就相信上面的内容,不是他不想相信,而是像王心一这样的东林党人让他失望太多次,已经不敢完全相信。
    对于东林党,他早就没有初登大宝时那般信任,尤其广宁兵败之后,对于东林党更是有了几分不喜。
    “圣上。”叶向高说道,“王心一去往大同已有一段时日,他既然敢上奏,说明应该确有此事。”
    天启并没有因为叶向高的话就完全相信折子上的内容,而是对跪在地上的内监说道“去把骆思恭给朕找来。”
    内监爬起身,躬身退了出去。
    叶向高说道“此事事关重大,还请圣上早做打算,一旦乱匪勾结了草原上的北虏,势必会动摇九边的根基。”
    “依阁老的意思应当如何解决?”天启问向叶向高。
    叶向高说道“微臣以为,最好派大军去大同平叛,对于那些与乱匪勾结的官员,一律去职查办,押解进京,交由刑部审理。”
    “王爱卿折本上所言,大同兵马已然不可信,一旦动兵,需要从其它地方调兵遣将,阁老以为剿匪的兵马应该从哪里调派过去?”天启问道。
    若真像奏折上所言,大同出现了逆匪的苗头,他不介意派兵剿灭。
    叶向高想了想,说道“宣府和榆林镇这两个地方都可以调集兵马去大同平叛,不过微臣以为,最好用宣府的兵马,毕竟距离大同更近一些,也能更快剿灭大同的乱匪。”
    “那就让内阁拟旨吧。”天启说了一句。
    随后他伸手端起一旁的盖碗,打开杯盖,放到嘴边吹了吹,轻轻啜饮一口。
    “微臣遵旨。”叶向高躬身行了一礼。
    天启盖好杯盖,抬头见到叶向高还在,便道“阁老还是事?”
    “回禀圣上,确实还有一事,需要圣上允准。”叶向高躬身说道。
    天启随手把盖碗放到一旁,问道“阁老请讲,若不是太为难,朕会允准的。”
    站在下首的叶向高开口说道“从宣府派兵去大同,要提前准备粮草给宣府的兵马,需要不少银子……”
    话还没有说完,就听天启说道“粮草的事交给户部和兵部去办,阁老你去盯着他们。”
    “启禀圣上,辽东连番大战,户部早就没银子可用,就连朝中大臣的俸禄还欠着呢。”叶向高躬身说道。
    听到这话的天启眉头皱了起来,说道“户部收上来的税银呢?”
    “各处都缺银子,税银刚入户部就全都送往各处填补窟窿,如今要对大同用兵,只能先从圣上的内帑里面拿出银子。”叶向高看向天启。
    天启脸色难看的说道“怎么又要动用朕的内帑?”
    明神宗爱财,积攒下不少的银子,后来的明光宗在位太短,内帑的银子基本没有怎么动用,最后全都落到了天启手中。
    叶向高说道“这笔银子算是户部借的,待户部有了结余,可以再给圣上补上。”
    天启没有搭理他,
    对叶向高所说,从他这个皇帝的内帑里借银子,然后在补上的事情他根本不信,这笔银子只要出了他的内帑,就别想还有补上的一天,户部也不可能有结余的那一天。
    他早已不是初登大宝那会儿,什么都不懂的皇帝,他心中清楚,从内帑里拿出银子用来剿匪,这笔银子最后也只有很少一部分用在剿匪上。
    “圣上?”叶向高喊了一句。
    天启瞅了一眼叶向高,说道“阁老先回去吧,此事容朕见过骆思恭再说。”
    “平叛之事耽误不得呀!”叶向高劝道。
    听过汪文言的话,他自然不想大同的事情耽搁太久,希望越快解决越好,这样才能打魏阉一个措手不及。
    “好了,阁老退下吧!”天启不耐烦的摆了摆手,示意叶向高退下。
    见状,叶向高只好说道“微臣告退。”
    说完,他退了出去。
    叶向高走后不久,锦衣卫指挥使骆思恭从外面走了进来。
    “微臣骆思恭,参见圣上。”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人跪在了天启面前。
    “骆爱卿请起。”天启虚抬一下右手,示意对方起身。
    “谢圣上。”骆思恭单手按膝盖,站起身。
    天启侧头对一旁的内监说道“去把大同送来的折子给骆爱卿看看。”
    一旁的内监拿起折子,走到骆思恭近前,递了上去。
    骆思恭双手接过奏折,拿到眼前看起来。
    天启端起盖碗,拿到嘴边小口啜饮。
    看完折子的骆思恭合上奏折,递还给一旁的内监。
    这时候天启放下盖碗,说道“对折子上面的事情你怎么看?”
    骆思恭沉吟了一下,才道“启禀圣上,锦衣卫并没有收到关于大同有乱匪的事情,不知这位王大人是否送来了实证?”
    “实证到是没有,不过这本奏折是首辅亲自给朕送过来的。”天启说了一句。
    骆思恭听到这个奏折是阁老送来的,便道“既然是阁老亲自送过来,臣以为此事或有可能是真的。”
    天启眉头一皱,道“朕把你找来,不是为了让你附和别人的话,朕要听你的想法。”
    “微臣知罪。”骆思恭急忙跪下来请罪。

章节目录

大明流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禁忌书屋只为原作者脚踝骨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脚踝骨折并收藏大明流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