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空下来试着捏捏。  所以在看到综艺里应昭抽到的是乔含音的名字的时候,孔一棠还是白了脸。  应昭的手太巧了,粘土她都玩得很溜,自学都可以很厉害。面塑虽然是新种,但还是有师傅教 ,她悟性这么强,怎么可能捏不像。  下一秒周亚珊上前自告奋勇。  孔一棠松了一口气,镜头里乔含音看了眼应昭,就一闪而逝的。  但那个眼神还是让她不开心。  我不许你这么看她的心情吧。  明明你们都已经彻底决裂了,为什么你还用那种婊气的眼神看她!  干嘛!  想干嘛!  博取同情还是想让应昭赢了你让你捡便宜白得一个自己的小面人啊!  不要脸!  不过她一想,乔含音捏应昭模样的面人也让她很不爽。  这个台的综艺后期很强大,配字都很有趣。周亚珊跟乔含音捏面人的时候应昭先去找线索了,孔一棠是知道这样的综艺一期快的话一天是最少的,慢的话一期得两三天,最后剪出来也没多长,每个人的镜头也分配得比较平均,给嘉宾多一点,高能预告都掐得很好,前期预告就是乔含音跟应昭的对决,结果对决没有,应昭避开了。  弹幕上唰唰唰地讨论,孔一棠其实还挺喜欢看的,有时候看弹幕过头,还得倒回去看。  应昭手真的很巧。  无论是做火笔烙画还是剪纸都上手很快,获得匠心碎片的时候特写的脸简直让人想去亲一亲。  抛开这些感情,单纯地以决策者的眼光打量,应昭也是一个优秀的艺人。  上节目的时候表情管理地很好,恰到好处的流露真性情,对合作者的态度也很好,挑不出毛病,做任务的路上被人认出来先是假装不是,后来被拆穿后大方的一个拥抱实在是太苏了。  她是想当演员的,有微末的野心,但好像也没变成执念,被困了数年,出来的时候依旧坦荡。  或许参加节目大多数是为了好玩。  赚钱可能占了百分四十。  是潇洒吧?  脱离了那份桎梏,应昭身上有一种显而易见的轻快,什么也影响不了她一样。  我也是吧。  孔一棠一方面觉得自己像个苦情文女主一样疯狂乱想,一方面又因为止不住这个念头而唾弃自己,面无表情地看完最后半集综艺,看着应昭扎灯笼的模样,又仔细地看了看乔含音的表情,她发现每次应昭转过头跟师傅讲话,乔含音就会有小动作。因为那个方向也对着乔含音,她这么一转头,乔含音就会下意识地移开目光。  等应昭低头,她又看了回来。  薛凌坐在应昭的旁边,她反正已经输了,倒是大咧咧地看着,她长得还挺不错,就是看着相当性冷淡,但偶尔还提个问题。  孔一棠边看边打开很久没看的微博,顺着弹幕的指路去了乔含音的微博,成功翻到了对方之前发的那条。  手工废。  呵呵。  怎么可以把应昭捏的这么丑!  她这边虽然很生气但还是在冷静地看评论,门铃响了。  开了门后,助理站在外面,手上拎着一个纸袋。  孔一棠一脸不爽,她其实在这边真的没什么事情了,所以团队过来也都等于休假,「干嘛?」  「那个…………棠总,你的东西。」  助理其实比孔一棠还大好几岁,但大概是孔一棠工作的时候黑脸太多,反正她学不会像柴颖那样对孔一棠这么放松。  「嗯?」  孔一棠目光落在对方递过来的东西上,「谁寄的?」  「柴姐。」  「哦…………」  孔一棠伸出一只手挑了过去,纸袋不大,里面是一个纸盒,长条的。  助理给了东西就马上走了。  屋里冷气开的很低,孔一棠穿着一件纯棉的t恤,很大,她扯了扯领口,一边拆东西。  纸袋被丢到了一边,她扔出去的时候飞出了一张卡片,她也没注意。  走到窗边的时候她打开了盒子,盒子很小,里面的东西更小。  一个面人。  很像她。  头发卷卷的,眼睛很大,笑容很大。  她才不会这么傻乎乎地笑呢。  孔一棠嘁了一声,盯着面人看了很久,觉得眼睛酸涩得要命。  太丢脸了吧,偶像剧都不带这样的。  她拿袖子抹了抹眼睛,又吸了吸鼻子。  突然想起来刚才扔盒子的时候飞出了什么东西,急忙转头看去。  地毯上一个信封安静地躺在哪里。  她走过去,捡起来。  [写给我的宝贝]  哇太肉麻了!  写出来的时候不会不好意思吗?  可是忍不住嘴角上扬。  忍不住,完全不行。  她盘腿坐在地毯上,原本是心里默读着上面的字,最后还是情不自禁地念出了声音——  「…………我家小朋友怎么出差要这么久啊,别人的小朋友都回来过七夕了,可是她完全不理我。  最近她忙我也很忙,前两天联系上了那个面塑师傅,他的材料很不错,买了一点回来,但一点根本不够,失败了好多次。  脑子里都是她的样子,可是到手上,却总捏不出她百分之一的可爱。  很伤心[简笔图]」  …………  应昭的字其实不大好看,潦草过头,乍一看很潇洒,细品品不出什么来,反而是孔一棠的字更好看些。  但这封信她写得一点也不草,反而规规矩矩的,就是因为规规矩矩,所以有点像小孩写字,一笔一划的认真。  纸张有点皱,还沾了点颜色,可能还是分好几次写的,也有划掉的几段。  很真实,可能是工作之余挤出时间写的,或者是一边捏面人一边写几段。  可能是心血来潮,也可能是早有预谋。  凑在一起,变成了满纸期盼,尽是真心。  「我的一棠,到底什么时候才愿意接我的电话呢?」  「害得我只能偷偷想你。」  我的一棠。  我是她的。  窗户没关紧,孔一棠永远这样,喜欢逼仄,又喜欢一丝通畅。  楼下是个小公园,有人在拉琴。  琴声悠扬,可她的心砰砰砰地,就这么无师自通地跳出了应昭的模样。第50章 月亮  她爱我吗?  孔一棠只觉得浑身颤抖,她又来来回回地看了好几遍

章节目录

致命吸引(GL百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禁忌书屋只为原作者蛋挞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蛋挞鲨并收藏致命吸引(GL百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