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意。  她在意的人现在回了院里,院子里的树光了枝桠,屋里的保姆正在烧饭,孔一棠大冷天坐在外头,在发呆。  头发花白的老头掀开厚重的门帘,差点没把孔一棠给推倒在地。  「丫头你神经病啊大冷天在外面吹冷风,嫌腿还不够坏么!」  孔一棠抄起拐棍打了一下她外公的木拐,「是,比您坏点,您是不是很高兴啊,老的小的都武器加身?」  她的口气有点恼,但也不是生气这个,就是被打断了有点烦。  「我这不是怕你冻着么?这天一冷你不是老腿疼?」  「我是没您身体好。」  孔一棠叹了口气,钻着在老头子撩起的帘子进了屋,「我等会有个朋友要来。」  「什么朋友?」她外公提高了声调,「男朋友?又哪个小明星啊,太小了不行,不收心,你可别想着结婚啊…………」  老头一点也没威严,再孔一棠面前还有点屁颠颠的,「棠棠啊,你现在还小,条件那么好,不愁结婚的啊,谈恋爱打发时间可以,结婚咱们以后再说。」  孔一棠觉得她外公真的很烦,转头问:「谁跟你说我要结婚的?」  「我这不担心么,你妈…………」  「我跟我妈不一样,」孔一棠嗤笑一声,「外公,我条件哪好了?」  她抬起自己那条瘸腿,「谁家大好青年会娶个瘸腿的,年纪轻轻还带病根,又生不出小孩,怎么,盯着我那点钱?我大善人啊,送给男人他姘头?」  她的口气突然就冲了起来。  她对应昭试探说的来这里,其实是笃定对方不会的。  毕竟应昭对她很有分寸,况且她也不相信对方对自己真的会有欲望。  探知欲。  她的过去就是臭水沟,捞出来的都是支离破碎。  就像她这副填满败絮的躯体,哪怕她觉得自己没那么差,抱着对方可能真的会喜欢自己的念头,但天一冷就隐隐作痛的腿让她的念头又缩了回去。  整个人都被拉扯成了两半,一半极度自信,觉得自己比乔含音那个货色好多了,会对应昭很好很好,会让对方喜欢到自己到离不开的地步。  另一半又极度自卑,觉得自己这样不健全的身体说穿了就是一无所有,哪怕她赚多少钱,都换不来别人能跑能跳的身躯,连车都开不了,对方跑了,自己都追不上。  而且我嫉妒心真的很重。  她垂眼,看了看自己的双手,应昭去拍戏的时候她想过无数次把她的工作全部推掉,因为她太想她了,想把她关起来的那种。  希望她的社交范围只有自己。  别人看一眼都不行。  但又怎么可能呢。  应昭是风,根本拘不住的。  在外人面前颇具威严蒋老头看着沉默的外孙女,他坐到孔一棠边上,喊了声棠棠。  如果是他孙子蒋航蒋博士听到,估计得吓死。  孔一棠掀起眼皮看了看她外公,嗯了一声。  孔一棠长得其实不怎么像她妈,倒是像她那个小白脸爸多点,不过她骨架跟她妈一样小,据说她外婆也这样,她唯独像她妈的就是那双眼,跟秋水似的,只不过她通常都喜欢抬下巴看人,她的员工都觉得秋水估计是洪水,还带着妖气。  幸好眼睛没像她爸,不然就油得不得了。  但也就这点像,也足够蒋老头疼爱了。  弥补和疼爱让孔一棠富足地度过了青春的后半段。  都说少年富足的小孩天庭饱满,她觉得也不尽然,至少她的前半段被秋风鞭打,后来这么莫名其妙地断了腿,再后来亲妈撒手人寰,换来的后面十来年甚至可能是几十年的富裕,也没什么用了。  「别这么说自己,一条腿算什么,你这么优秀,哪有人不喜欢的。」  您又不是知道您外孙女外头什么风评,还自欺欺人个什么劲儿。  孔一棠:「行了行了,您别用这调调说话,我觉得有点肉麻,改天您跟蒋航说去。」  「那小子只会皮痒。」  蒋老头提起三十多还成天研究死活不结婚的孙子就气得吹胡子瞪眼,下一刻突然想起孔一棠说有孙女要来,问:「你刚才说什么朋友?」  「你没见过的。」  「我没见过的多了去了,男的女的?」  想起应昭,孔一棠又忍不住的掐了掐手心,她揉了揉自己的腿,「等会你就知道了,还有,我今天得回去。」  「那可不行,你今天和明天小年夜得陪外公过的,你舅舅舅妈都在国外,蒋航说还在杭州什么研讨会,大过年研讨个屁,明天他不来的话我就是不想来见我!」  孔一棠看了眼窗户,窗户是透明的,能看到院门。  「我也觉得不行,」她理直气壮地说,「我顶多陪你吃完饭,我记得下午舅舅舅妈还说明天会回来的,您又忘了?」  老爷子假装没听见。  「我明天有事。」  孔一棠过年根本走不开,她妈这边亲戚多的要死,三姑六婆,虽然都还和善,但走亲戚走不完,偶尔还通宵打牌,热闹过头。  她不想应昭在剧组,也不想她一个人过。  也听说她以前都去袁家,那现在她更怕对方反悔了。  「你能有什么事儿!小年夜你们公司不都放假么!」  「我谈恋爱不行吗?!」  孔一棠觉得这老头冥顽不灵,他俩根本不能和平共处,一肉麻她不自在,吵起来还舒服点。  「你那叫谈恋爱?你那叫不三不四!」  老头瞪着眼,他哪不知道孔一棠什么德行,虽然读书是好,也会赚钱,就是这点,跟她表哥也差不多,那个是沉迷科研恋爱随便谈谈就是不结婚,这边是沉迷赚钱对象更随便搞就是想气死人。  「我这个没不三不四!」  孔一棠站起来,「我又没要结婚,你别听舅妈瞎说!」  我倒是想呢,还不能结!  「结婚更不许找不三不四的,那些小明星啊都不行!」  「你这个老顽固!」  孔一棠翻了个白眼,「您自个儿吃吧,我先走一步了。」  她拎起一边挂着的外套就戳着拐棍要走,结果一开门,正好看到应昭推开院门走了进来。  她顿住了。  后头老爷子撩开门帘,喋喋不休道:「外公说你句你还先火上了

章节目录

致命吸引(GL百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禁忌书屋只为原作者蛋挞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蛋挞鲨并收藏致命吸引(GL百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