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主都想吃天鹅肉[快穿] 作者:摘星怪

    第100章

    顾妤没想到再次睁开眼时会来到一个陌生的房子。

    在脑海中的眩晕感袭来时, 她虽然意识到了不对, 但还是晚了一步。只能慢慢闭上了眼。只是在意识模糊之际,顾妤发觉她好像与身体的融合度越来越高了。

    之前在第一个世界被下药时,她只是身体昏迷, 意识却还是清醒着的, 但这一次, 她竟然也抵挡不住沉沉睡意。

    更奇怪的事, 对于这种明显的不合理的现象, 系统视若无睹。好像是……好像是早就料到了一样。

    顾妤握紧了掌心, 只觉得这个世界处处充满谜团,先是被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楚清砚绑架,然后就发现了身体上的不对劲。

    她心中思考着, 直到听见外面的脚步声。

    那声音像是故意的一样, 一步一步踩在人心上。顾妤深吸了口气,感受着手上被束缚的感觉,心跳也随着那声音起伏着。

    但奇怪的是,那道脚步声在门口时停了下来。

    开门的声音并没有响起,配合着刚才突然出现又消失的脚步,无端出现了股惊悚的氛围。要不是顾妤自己就是个妖精,绝对会胡思乱想。

    她努力抑制住自己的心神, 垂眸静静地等待着。

    在顾妤心中,楚清砚绑架她来一定是有目的的,她只要按兵不动,最终一定会知道他到底想要什么。

    她抿了抿唇, 神色平静。

    过了很久,门才终于被推开来。

    因为车上的不对劲,顾妤在看见楚清砚的时候眼中并没有惊讶。多个世界的历练甚至已经不会让她像之前一样愤怒的开口询问,只是抬眸静静地看着对方。

    这样的平静,却比寒刃更加刺骨冰冷。

    “阿妤不诧异吗?”楚清砚脚步停了下来,开口问。

    他身形清峻,在昏暗的房间里拿着一盏烛灯,看起来衣冠楚楚。任谁也想不到他会做这样的事。

    顾妤抿了抿唇,过了许久才哑着嗓子道:“是因为商霈。”

    近乎肯定的语气叫楚清砚疏隽的面容上闪过一丝暗沉,随即又慢慢隐下。

    “不,不是商霈,是阿妤你自己。”

    他慢慢走到绑架她的床前,端着烛火靠近看着她,眼神温柔:“阿妤,你的态度变了。”

    顾妤的态度?

    这句话叫她有些摸不着头脑。

    但面上却丝毫没有显露出来,只是抬眸冷淡的看着他,抿唇不语。

    这样不信任的,排斥的态度,叫楚清砚眸光更深了些。他越是生气,面上神色越是平静温和,甚至还隐隐有几分笑意。

    “阿妤,你还记得你第一次对我撒谎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吗?”

    一只微凉的手拂过她发间,却不容置疑地紧紧禁锢着她脆弱的侧颈,顾妤被迫抬眼看着他,刚想要反驳,却在他复杂嗤然的目光中停了下来。

    楚清砚笑了笑,慢慢开口:“是从图书馆的恶作剧开始。”

    “你骗我说和许之雅在一起,其实真正和你在一起的是商霈吧?让我猜猜,他是因为阻止李辙绑架你受伤,所以你在休息室一直在照顾他。”

    “你都知道了。”

    随着楚清砚的话一句一句落下,顾妤藏在绳子背后的手顿了顿。眸光也变了。

    她没有想到自己这段时间的所作所为,楚清砚竟然都知道。

    这样的控制欲叫她心中悚然。

    只是因为自己骗了他,所以就要绑架吗?

    她面上神色终于冷了下来。顾妤生的气质清冽,虽然容貌昳丽,可给人最直观的感觉却是不可接近。

    冰冷,沉旖,且不近人情。

    她雪白的面容在烛火的照耀下/精/致的几乎让人失神。顾妤看着他,毫不后退,也终于知道自己一直以来的疑惑出现在哪儿了。

    从李辙指认商霈开始,这一切好像都是楚清砚的一个计划。

    果然,她听见那人道:“是啊,阿妤,你可能不太清楚,你每一次若无其事的撒谎,我都知道。”

    “我甚至知道,他喜欢你。”

    “但是,没关系,他已经完了。”

    “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顾妤终于忍不住问。

    看着她眼底暗含的紧张,楚清砚笑了笑,将手机页面打开念给她听,在说到“嫌疑人商霈在行凶后绑架同学顾妤,现在发出通缉文件……”

    这句段时,他眼底的愉悦再也没有隐藏,将其中的恶意明明白白的都暴露了出来。

    “阿妤,这将是他的结局。”

    烛火已经快要燃尽了,她被束缚着双手,只能紧咬着牙关。

    “这一切都是你做的?”

    虽然是问话,但顾妤几乎已经可以肯定了。

    这些都是楚清砚的安排,他从很早开始,就设计的了一个可以叫商霈身败名裂的计划。而原因,即使不愿意承认,但顾妤却还是感觉到了,是占有/欲/。

    楚清砚对她的占有/欲/,他不愿意看见自己和商霈接触。

    可是让顾妤奇怪的是,在原著中,这一点根本没有提及。楚清砚全程都是表现的一副爱护青梅竹马的好哥哥模样,对顾妤一直小心呵护,更不要说是绑架了。

    他一直是个好学生形象,怎么会突然有这么强烈的占有/欲/,并且做出这种事来。

    她心中不解,却突然听见有人笑了笑:“您为什么会疑惑呢?”

    那道声音是属于系统的。

    顾妤皱眉刚想在心底告诉他,却听系统轻描淡写地开口:“您似乎忘了,原著一直到最后,都没有提起过最后一次绑架顾妤,促使顾妤自杀的人到底是谁?”

    顾妤并不是傻子,在系统的话后,她瞬间反应过来:“你是说,在原著中那个一直到最后都没有查出来的反派就是男主?”

    这个猜想太过荒谬。

    男主怎么会是反派呢?

    可系统的话却一直在脑海中回响,叫顾妤无法忽视,只觉得浑身都凉了下来,第一次从心底感受到了恐惧。

    过往的一切一幕幕浮现在眼前,从楚清砚温柔和俊的面容,到他贴心的关怀,再到他陷害商霈,平静无波的眼神。

    一个人如果从一开始就是伪装,甚至还骗过了上帝视角的所有人,这样的可怕程度已经叫人不得不多想。

    顾妤头皮发麻,还是因为自己是妖精的底气才没有叫她当面失态。只是面色到底更白了些。

    房间里很安静,骨子里对危险的敏锐叫嚣着让她逃走,下一秒,烛火闪动几下,终于在这间装饰古典的房间里熄灭了。

    “阿妤,我知道“你”不是“你”。”

    看着她失神,楚清砚微微笑了笑,忽然用力了些,雪颈上修长好看的手宛如屠刀一样,他缓缓靠近,温柔厮磨在她唇畔,眸光深情:

    “我曾经梦见过你,我的天鹅。”

    第101章

    顾妤没想到他会突然说出这样的话来, 不由身体微微僵住。

    下一秒, 那人冰冷的指尖已经擒住她下颌,毫不温柔的吻落了下来,在唇畔厮磨。楚清砚身上淡淡薄荷的气息萦绕在鼻尖。

    叫顾妤一时无法反应他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

    她藏在绳子后的手渐渐收紧, 几乎要克制不住挣脱质问, 但仅存的理智还是让她克制住了。

    看着面前女孩眼中冰冷, 楚清砚心中下沉, 可面上却依旧一副温柔的模样。

    除了顾妤唇上血迹, 没有人能想到他刚才干了什么。

    那个叫人战栗不已的吻终于结束, 楚清砚直直看着她的眼睛,眼中闪过一丝痴迷。

    没有人知道,他从出生开始, 就拥有两份记忆。

    一份是属于这个世界楚清砚的, 而另一个却是属于一个不愿意放手的男人的。

    他不记得那份记忆之前的自己叫什么名字,但是却一直记得顾妤。

    那个始终远离尘世,让人不敢亵渎的女孩。

    也是他的——天鹅。

    那个梦里,他是这样虔诚的一遍遍在心底念着她的名字,充满着后悔与绝望的占有。

    第一次顾妤出现,是他看见她从楼上跳下来,鲜血满地。

    第二次, 是她倒在车前,脆弱的宛如人偶一般。

    楚清砚心中翻涌,却怎么也记不清第三次。只是在有人带着泣音的声音闪过时,脑海中出现了熊熊烈火, 烧灼的人指尖战栗。

    那些没由来的感觉一直折磨着楚清砚。很久以前,他一直都以为是自己精神出现了问题。

    他去看过心理医生,做过很多次辅导,想要压下这种想法。

    他清楚的知道自己对于顾妤这个名字的执念,也知道和自己一起长大,那个同样美丽可爱的妹妹并不是梦里的那个人。

    在顾妤被绑架之前,他一直都以为那只是一个梦,一份错乱的记忆而已。

    可是,并非如此。

    常年看心理医生被压下的梦境在顾妤从仓库出来之后逐渐清晰,那些故事不再只是简单的记忆。

    因为这些,他轻易看出了顾妤的不同。

    一些小动作,两人几乎完全不一样。和他一起长大的顾妤不喜欢吃甜食。

    可阿妤却喜欢。

    为了区分两个人,他将梦里的人称呼为阿妤。

    阿妤喜欢吃甜食,喜欢喝奶茶,她在梦中有不同的身份,却每一种都高高在上。就像是水中明月,清晖冷冽,却叫人无法触及。

    可他就是喜欢,像发疯一样的,想要将月亮抓到手里。即使结果是一次又一次的失败。

章节目录

男主都想吃天鹅肉[快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禁忌书屋只为原作者摘星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摘星怪并收藏男主都想吃天鹅肉[快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