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主都想吃天鹅肉[快穿] 作者:摘星怪

    她心里担忧,系统却摇了摇头:“我只知道男配有一支暗探,但具体就不知道了。”

    “不过我想,若是傅今明知道谈话内容,那么昨晚便不会一再忍让了,所以您可以稍微放心些。”

    系统的安慰叫顾妤心中不安消散了些。只希望真的就像是他所说的那样,多出来的变故不会影响到剧情。

    顾妤昨夜梳理了一下自己手里的剧本,知道在罚跪当今天子之后,她就没有多少好日子可过了。

    等到女主出狱,就会手持有关顾家通敌卖国的证据去告御状,这是她在原著中权势开始瓦解的开端。

    顾妤也不知道那些证据是真是假,但那次御状之后,事情虽然被强行压下了,但太后在民间的声望却已经彻底坏了。

    之前投奔顾家的一些人也渐渐开始选择了明哲保身。毕竟权势是一回事,有没有命享,却是另一回事。

    将那些剧情回忆了一遍,顾妤知道自己现在要做的就是等到自己妹妹出嫁之时,皇帝以大赦天下的名义,明似讨好顾家,实则放周奕出来。

    昨晚的事,只在心头思索了会儿,就被压了下去。

    与章华宫相隔不远的朝堂,今日启奏之时,朝臣们也都一个个小心翼翼,昨晚的事虽然是发生了宫中,但却很多人都已经有了消息。

    他们不敢看陛下面色,只能小心翼翼的低头讨论朝事。

    傅今明坐在殿上,面色平静,殿内气氛却显得有些压抑。直到所有人都不说话,身旁太监几乎要喊有事启奏,无事退朝时,才有人站出来道:“陛下,今日漠北遣信来,正式向惠宁郡主下了聘礼,臣斗胆问,这门婚事是由哪位大人负责?”

    惠宁这个封号是太后特意为顾二小姐定的,站出来那人心中也是害怕,在这种关头向陛下提起太后的妹妹,无异于火上浇油。但漠北的信函已经送到,这事也必须早日操办起来。要是耽搁下去,哪边都不好交代。

    他心中纠结,身子伏的更低了些。却未想陛下的语气里并没有什么生气的意思。

    当今天子不过登基一年,但帝王之威却比先皇还厉害些,几乎无人能看懂他的心思。

    傅今明听见这话后,淡淡抬眸道:“此事虽是大晋与漠北联姻的大事,但归根也是顾将军嫁女,这件事交由顾将军来办,再合适不过,顾将军以为呢?”

    他说到顾将军时眼神微微暗了暗,并没有人看见。

    众人也都没有多想,只觉得陛下宽宏,那些认为陛下畏惧顾家权势的话也不敢表露出来。

    一边被点到名的顾老将军站了出来。即使是对这位年轻天子有戒心,他也不得不承认,这个安排确实是他心中所想。

    他首先是一名父亲,接着才是朝堂中威名赫赫的大将军。当年没能看着顾妤嫡女出嫁一直是他心中遗憾,如今此女联姻去漠北,无论如何,他一定要一路送到边界才行。

    顾老将军想到这儿,微微俯身,低声道:“多谢陛下成全,臣一定不负陛下所托。”

    傅今明眸光顿了顿,清峻的面容一片平静,在顾将军起身后开口道:“这想必也是太后之愿。”

    这句话叫许多人都低下了头。

    顾老将军指尖顿了顿,没敢再接话,只以为陛下今日顺水推舟的做法是太后授意。

    散朝之后,所有人都在议论在今日朝堂上的事,谢枭在王府也收到了消息。

    对于傅今明让顾二小姐和漠北世子谢成英联姻的事,他一直有些看不懂。如今又特许顾老将军送亲。

    这样一味迁就顾家的做法,着实不像那个心性沉稳的皇帝所为。

    若不是知道他对顾妤的心思,这么做可能是在讨好,谢枭都要以为他要趁着顾将军送亲之日起兵。

    这个念头只一闪而逝,谢枭随即摇头失笑。

    就算送亲当日调走顾家禁军,但傅今明也没有足够的兵力和朝堂支持胁迫顾家,更何况还有太后在京中坐镇,这个想法确实不可能。

    他将这件事排除了之后,唯一剩下的答案就是傅今明在讨好顾妤。

    他同自己一样,心中有太后,所以想借这个机会来讨好太后。

    庭院中,谢枭放下了手中长剑,在侍卫递过来帕子时,淡淡垂眸:“宫中那边可有消息?”

    那天的提议之后,谢枭一直在等顾妤的消息,可是太后却迟迟不表态。

    侍卫有些奇怪:“您主动助顾家一臂之力,太后为何不愿意?”

    这样的好事换作寻常人,早就答应了。可太后就像她那天所说的一样,当做没有听到过,始终一字不提。

    一直在打探消息的侍卫心中惊奇,但谢枭却没有多少惊讶。他将剑递到一旁,轻声笑了笑:“太后若与那些人一样,又怎么能是太后呢。”

    也只有这样不为名利所惑,一直高高在上的顾妤,才是他心中所慕。

    外面天色明朗,看着是个好天气,谢枭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勾起唇角:“去备马,我要入宫一趟。”

    他穿着红衣,神情飒然活脱脱一副少年郎的模样,侍卫知道他是要进宫去看太后,不由也眉头松了些,连忙去备马。

    顾妤刚收到家里的信,说是自己妹妹的亲事定了下来,送嫁的日子定在了三日后,就看见了远远过来的谢枭。

    之前这人一直避着她,可在那日河畔说出那些话后,反倒不再避讳。

    谢枭行礼之后起身,而另一边,傅今明刚回到勤政殿,就看见面前暗影闪过,浑身黑衣的男人跪在地上,低声道:“陛下,刚刚接到消息,漠北王进宫了。”

    漠北王进宫却未去看陛下,去了哪儿一想便知。

    傅今明指尖顿了顿,眸光略暗了些,许久才闭上眼问:“三日后的事情都准备好了吗?”

    他声音平静,却叫听到的人不由心中微寒。

    三日后,顾家送亲之日,便是他们全部覆灭之时。

    暗卫低头应了声,不知为何,此刻竟想到了太后,依照陛下对顾家的恨意,三日之后太后恐怕……

    他心中沉了沉不敢再想,却没有看见傅今明眼中复杂暗/欲/。

    三天,只要再等三天。

    三天之后,无论是太后还是其他,一切都能如愿以偿了。

    第74章

    顾妤还不知道朝堂上傅今明让自己父亲送亲的事, 直到宫人回来禀报才知道。

    “太后, 这可是莫大的殊荣啊。”一旁的宫人有些艳羡道。

    顾妤淡淡看了她一眼,便叫那人低下头去。这些宫人都是傅今明派来的,自然是会替他说话。

    她指尖微微顿了顿, 从院中收回目光。

    傅今明这种一退再退的态度确实让顾妤有些疑惑。派顾老将军去送亲,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 他是在给顾家尊荣, 可是原著中却并不是这样的。

    以傅今明的性情, 再加上自己昨夜还当众罚跪, 无论如何他都不应该是这种态度才对。

    顾妤百思不得其解,只觉得现在的剧情微微有些意料之外。她眉头刚皱起,就听见下人来禀报:“太后, 漠北王来了。”

    将手里的鱼食放下, 顾妤不知道该不该让他进来。

    昨晚谢枭的提议还在耳边,她知道自己断然不能答应,这时如果再见……顾妤心中正犹豫着,就见院中宫人们已经低下头,那穿着朱红官袍的男人已经走了进来。

    “臣谢枭,参见太后。”

    他看见顾妤后弯腰行礼,声音倒和之前一样听不出什么区别。顾妤心中顿了顿, 回过头去却正好对上了谢枭抬起眸光时眼底笑意。

    已至此时,顾妤也不可能叫他一直跪着,便收回目光淡淡开口:“漠北王起来吧。”

    谢枭敏锐的察觉顾妤今日心情似乎不大好,他看了眼周围的宫人, 发现之前一直伺候顾妤的那个贴身女官好像不见了,这满院宫墙都换成了陌生的面孔。

    只一眼,谢枭就明白了事情经过。此时已近午时却不见那些宫人们,在这深宫之中只有一种可能——被罚。

    这些人伺候了太后多年,太后并没有罚她们的理由,唯一的有可能的便是陛下。

    是因为昨夜顾妤出宫见他的事?

    谢枭这样想着,对于今日陛下在朝堂上与顾家让步的事心中也有了些思索。如若是因为得罪了太后,今日特意弥补的话,倒也说的过去。

    顾妤见他久久不开口,反倒是在思索着什么,不由淡淡问:“漠北王今日来所为何事?”

    站在梨树下的美人眉眼清寒疏冷,开口时嗓音也宛如冰泉一般,清泠的好听。这样看着,便宛如高高在上的姑射仙人一般。

    他眸光顿了顿,看见顾妤清冷的面容后,收敛了笑意开口:“太后勿怪,臣今日去藏书阁,偶然路过花园,便想起许久未见太后,故来探望一番。”

    他说的义正言辞,顾妤想到自己昨晚才偷偷出宫去见他的事,心中抽了抽嘴角。觉得这漠北王睁着眼说瞎话的本事也不小。

    但是这些事情宫人们却并不知晓。

    她们虽说是来伺候太后的,但未尝没有监视的意味,在听见漠北王的话后,不由微微留了些心。

    最亲近的阿细不在,叫顾妤多少有些乏味。

    看着鱼池中的金鱼们都重新潜入水中时,她伸手挥退站在一旁的宫女。

    院子里静静的,为首女官虽然有些犹豫,但在看到顾妤冰冷的目光后心中顿了顿,还是俯身离开。

    “太后有事可唤奴婢一声。”

    她斟了两杯茶放在了凉亭之中,弯腰离开。

    直到那些宫女们都退下,顾妤才淡淡开口:“漠北王既是来探望本宫的,既人已见到,便可退下了。”

    她似乎一点也不愿意和他单独相处,但谢枭却知道,比起那些来监视的宫人们,自己在顾妤心中的印象并不差,不然她刚才也不会赶走那些宫人了。

    他勾起唇角,并不害怕那冰冷眼神,反而直视着顾妤眸光道:“臣虽然已经见到了太后,但却并未为太后分忧,又怎能离去呢。”

    他说起为顾妤分忧,说的煞有其事。

    顾妤原本还怀疑谢枭那日在河边说出那番话的目的,可今日不知道怎么的,心中竟冒出了一个念头。

    那些话,这人或许是真心的。

    顾妤倒是没想到谢枭是因为心悦她之类的,她只是想到在原著中,谢枭虽然一直隐在幕后,但从他帮助女主扳倒太后时所做的一系列事情来看,便说明他并不是一个没有野心的人。

    所以,现在他是想要通过自己,也来争一争这天下?这是顾妤所能想出的最合理的答案。她心中几番思索,知道以原主的人设,听见这番话后必然会想要再试探一番。于是开口道:“王爷可知本宫为何忧心?”

    凉亭中一人站着,另一人躬身而立,却丝毫不显卑微。反而有一种叫人心头一跳的温柔。

    顾妤听见谢枭道:“太后无非是怀疑此次联姻有问题,谢成英有可能是陛下的人。”

    顾妤有些惊讶,这人还真的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她确实觉得联姻这件事很奇怪,并且怀疑漠北之行有陷阱。

    毕竟这是原著中没有的剧情,顾妤有些担心会出什么差错。没想到谢枭却一眼看破。

    看见顾妤微微皱了皱眉,谢枭就知道自己猜中了。他双目清朗,上前一步道:“臣知道太后此时并不信任臣,如此,谢枭也愿意证明自己,为太后回漠北一探。”

    在顾妤眸中冷意微散时,谢枭笑了笑:“太后应知,这漠北是谢枭的漠北,并不是谢成英。”

    那日联姻的话又回荡在耳中。

    顾妤心中顿了顿,询问系统此刻怎么办。

    系统先生思索着告诉她:“您不妨答应他,这只是一个小小的考验,关于漠北的执掌权到底在谁手里。”

章节目录

男主都想吃天鹅肉[快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禁忌书屋只为原作者摘星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摘星怪并收藏男主都想吃天鹅肉[快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