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主都想吃天鹅肉[快穿] 作者:摘星怪

    第70章

    庙会?

    顾妤看到信后皱了皱眉, 小天使阿细见状, 低头解释道:“漠北王除了王府外,在城东庙街处还有一处私宅,漠北王的意思, 应该是约太后去私宅一叙。”

    顾家虽不及皇家暗卫耳聪目明, 但平日里那些大臣的私事倒也收集了不少。阿细作为顾家专门培养出来伺候太后的人, 自然也知道一些。

    在听了她的话后, 顾妤眉头微松下来, 只是还是有些疑惑。

    这漠北王约见自己干什么?而且有什么事不能在宫里说, 反倒要去宫外私宅。

    她左思右想,还是有些疑惑。

    离自己目前最近的一个剧情点,就是在女主出狱后, 皇帝为了给她出气, 差人以借口惩罚阿细时,她大发雷霆罚了傅今明。

    漠北王约她出门这个剧情,原著里根本没有。

    想到这儿顾妤心中微微顿了顿,但她好歹已经经历了两个世界,这时候已经能做到没有那么容易失态了。

    她心里和系统商量着,还是决定以不变应万变,出去看看, 看他到底要做什么,再做打算不迟。

    于是在阿细躬身后,顾妤神色微微淡了些,示意阿细去拿笔来。

    她在那张纸条背面只写了一句话, 风骨飒然的字体力透纸背,顾妤收了手,将纸条绑在信鸽腿上,这才开口:“拿到窗边吧。”

    太后声音平静,阿细虽有些好奇上面写了什么,但还是捧起信鸽放在了窗边。

    外面天气阴沉,那抹白色身影很快不见了踪迹。顾妤收回目光来,不在关注它。

    那边,谢枭正准备沐浴,就看见信鸽重新返了回来,扑棱着翅膀听在了窗柩上。

    他指尖顿了顿,将外衫放在一旁,伸手解下上面的纸条。正面依旧是他的邀请,谢枭有些哑然,翻到背后才看见了一句话。

    “如君所愿。”

    简单的四个字,倒也是顾妤的风格。

    他之前从未见过太后字迹,这还是第一次。微微有些意料之外。顾妤的字并非寻常女子的簪花小楷,而是极为工整冷肃的字体,叫人望着,初时还以为是男子所书。

    他忍不住伸手去碰了碰那字迹,又慢慢收回手来。

    在侍卫进来添冷水之时,才将纸条折起放在衣物里。

    “王爷,已经好了。”侍卫躬身道。

    这几日王爷总是以冷水沐浴,在这样的天气看着着实有些奇怪。即使下人们心中好奇,但大家也都不敢问,只能一个个装聋作哑。

    那浴桶里还放了几块寒冰。

    谢枭将东西放好后抿了抿唇,沉声道:“我知道了,你们下去吧。”

    看着他没有其他吩咐,侍卫们行了一礼后伏身退下。

    谢枭眸光顿了顿,在关上门时,褪下里衣,坐进了冰桶中。

    顾妤并不知道谢枭每日在忍受着什么,宫中的日子看着享受,但因为娱乐项目过少,有时也很无聊。

    顾妤一天很早就睡了,作息规律堪比公园阿姨们。

    连她自己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在阿细拉上帘帐后,她很快就睡了过去。这一觉直接就到了第二天下午。

    顾妤想到和谢枭的约定,还是挣扎着爬了起来。

    阿细早已经恭候在门外,看见顾妤面色苍白,打开门后不由微微皱了皱眉,直到梳完装才有些小心地问:“太后这几日似乎格外嗜睡,要不明日让太医来看看?”

    顾妤也发现自己最近睡的时间有点多,而且还总睡不醒似的,但一睡睡一天这种事,她之前本来就有过记录,也不算特别叫人惊讶。

    听见阿细的话后她也没多想,只是单纯觉得可能是最近阴雨天多,人总是不自觉犯困而已。

    阿细见太后微微摇了摇头,知道她一向不喜那些药味,于是只能将心底的疑惑压下,没有再提请太医的事。

    外面天气阴沉,只是梳妆的这一小会儿,就已经下起了细雨。

    春雨多温柔,顾妤有些怀念那时候当鹅的日子,可以自由自在的淋雨。但这些想法也就是想一想就掩了下去。

    因为要出宫,被人瞧见后总难免多生事端,阿细将那支芙蓉玉簪取了下来,又拿了几支新的递给顾妤,顾妤收回目光看了眼,淡淡开口:“那支木兰的吧。”

    阿细应了声,弯腰将发簪别到云鬓之上。

    她眉眼倦怠,却带了几分森然幽冷,这样的打扮倒也是别有滋味。

    顾妤出宫时已经是傍晚,之前早就吩咐好的马车停在一旁,为了掩人耳目,她没有带阿细,只带了几个侍卫,装作寻常命妇的样子从宫中侧门出去。

    阿细俯身看着马场离开,不知为何,今日竟然有种不好的预感。她摇了摇头,暗道是自己多想了,将这件事也放到了一边。

    马车在离开时雨还未歇,顾妤撩开窗帘看了眼,看着闹市即使是昏暗也依旧拥挤的人群微微有些感慨。

    “看起来很热闹的样子。”她在心底和系统道。

    系统先生笑了笑:“您如果愿意,在回来的时间可以去逛一逛。”

    他嗓音不知何时有些宠溺。

    顾妤却有些怀疑,系统这次也太好说话了吧,高岭之花逛庙会什么的,他竟然都没有反对。

    她正想着,马车已经穿过了小巷,来到了一户人家门前。

    谢枭不知道出于什么缘由,早就在此处等着了。看见那辆停下的马车后,心中顿了顿,慢慢俯身:“太后。”

    顾妤被侍卫扶着下车,看着面前穿着朱红长袍的男人,眸光微微顿了顿。

    “漠北王。”她淡淡颔首,算是回应。

    外面的雨丝虽不算大,但却也打湿了她眉鬓,谢枭看了一眼,微微上前一步,将伞撑在她肩头。

    “虽已是春日,但太后也要当心身体。”他言语恭敬,仔细听又有些其他情绪在。

    顾妤并没有听出来,只是在谢枭替她打伞之后,微微道了声谢。

    此次出来,因不知商量何事,顾妤也就没有在外面久留,跟着谢枭进了院内。因为撑着伞的缘故,两人靠的又近了些。

    谢枭可以嗅见她身上淡淡的梅花香气,比那些/精/心调制的香料好闻许多。他心中顿了顿,面上却不动声色。

    直到进了屋内,顾妤远离了他一步。

    已经有侍卫拉开了椅子,顾妤解下披风,谢枭也落座时,直直切入正题:“漠北王信上说找本宫有事相商,如今可以说了吧?”

    她一身素衣坐在那儿,身边白色的披风更衬得气质高寒。在顾妤身上从来没有什么虚伪,说什么便是什么。

    茶杯被放在桌上,她语气清冷。

    谢枭指尖顿了顿,却并没有生气。只是在顾妤看过来时,低声道:“谢枭确实有事与太后相商,并且此事关系大晋江山。”

    在说到大晋江山时,顾妤眸光终于有了丝变化。

    她心里奇怪这个漠北王卖的什么关子,居然拿大晋江山来说。难道女主和他说了什么,导致他想要提前干掉自己这个反派了?

    顾妤心里想着,不免咯噔了一下,觉得自己这趟出宫说不定是真的轻敌了,早知道应该多带些人手的。

    即使心里因为那一句已经引起了诸多猜测,但在面上,顾妤却只诧异了一瞬,就恢复了不动声色。

    “漠北王想说什么?”她抬眸冷声问。

    谢枭笑了笑道,却并没有回答这个顾妤想知道的问题,反而问:“太后可曾逛过庙会?”

    庙会?

    顾妤不懂怎么又扯到这个上面了,但却还是摇了摇头。

    谢枭俊美的面容上闪过一丝笑意,红衣衬托下更有一丝沉沉风流。顾妤听见他道:“最重要的事,谢枭想放在最后才说。”

    他话题一拐又道:“既然已经出宫,不知太后可有兴致陪谢某逛一逛这民间夜景?”

    顾妤觉得自己可能被耍了。

    她眉眼冷了下来,淡淡看着谢枭,声音冰冷:“漠北王可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气氛凝滞着,下人们连忙低下头,唯有谢枭还笑着。

    他看着顾妤,慢慢开口:“臣只是想要邀请太后一起看看庙会而已。毕竟谢枭不久后就要回漠北,这样的景色不知多久之后才能再见到。”

    顾妤敏锐的抓到了回漠北这个词,有些奇怪。

    但看着对面男人眸中笑意,便知道,若是不陪他走一趟,自己恐怕什么都不会知道。于是她面上只能顿了顿,冷声道:“那便请漠北王带路吧。”

    她站起身来,云鬓斜扶,叫那玉兰花簪似乎也摇曳进了人心底。可最叫谢枭眸色深沉的却是那一抹雪色。

    顾妤回过头时,瑰冷宛如姑射的面容直直撞入眼中,让谢枭心头一颤,闭眼强行压抑住了那激起的药性。

    两人去了庙会,却并没有想到宫内此时已经氛围凝重。

    阿细在送走太后后本来是回了宫中,却没有想到陛下傍晚会来。此刻听见面前清峻的天子淡声问太后踪迹,不由心中顿了顿。

    “启禀陛下,太后近日身体不舒服,此刻已经睡下了。”她弯腰示意,殿内宫人们也都跪了下来。

    顾妤毕竟是太后,若是身体不舒服不想见人,傅今明就是/硬/闯也不行。这也是阿细敢这么说的缘由。

    殿内静静地,此时没有人敢说话,众人都以为陛下吃了闭门羹会离开。

    可是她没有想到,在听见这个答案后,那个往常总是性情不显的天子却淡淡垂下了眸光,清声道:

    “既然如此,朕正好带了太医来,不如就一起替太后瞧瞧吧。”

    他话音落下,已经有内侍知道陛下意思,推开了门。

    朱红的宫门咯吱一声被推开,露出里面空荡大殿。

    竟然一个人也没有!

    阿细吓的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第71章

    阿细没想到陛下竟然叫人直接推开了门。

    空荡的殿内昭示着一切, 她连忙吓的跪下。

    早在之前他要来见太后, 这个侍女却阻拦时傅今明就意识到了不对,如今打开门果然一个人也没有。

    院中一片死寂,看着陛下的面色, 众人都知道, 陛下这是动怒了, 心头不由更加惶然。

    傅今明看了地上的人一眼, 冷声问:“太后呢?”

章节目录

男主都想吃天鹅肉[快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禁忌书屋只为原作者摘星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摘星怪并收藏男主都想吃天鹅肉[快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