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主都想吃天鹅肉[快穿] 作者:摘星怪

    让顾妤在意的是,谢枭也是朝堂上唯一能够制约顾家的人。

    她在看到了来人后皱了皱眉,没想到第一次为难人家官配,就被抓了个正着。

    但以顾妤的脾性,这时显然不可能后退了。如果说原本还准备给个面子,但在见到了谢枭之后,那些心思却不得不收回。

    顾妤指尖顿了顿,再抬头时,语气微冷:“难道我处置一个三品小官也需要漠北王同意不可?”

    谢枭生的俊郎,分明已经年岁不小,但看着也像是旧时走马观花的少年公子,可就是这样一个人,却是晋朝百年来第一名将。

    他笑起来,身上煞气却叫身后宫人不由后退了一步。这是只有在战场浴血过的人才有的气质。

    顾妤心里有些怂,在想自己刚才是不是太刚了,但面上却没有丝毫表现出来。

    谢枭目光顿了顿,看着她在红梅伞下愈发清冷苍白的面容,忽然道:“我今日突然有些明白先皇为何垂死之际还要再来迎娶太后了。”

    他目光如炬,隐隐带着几分风流的笑意。

    顾妤直觉不是什么好话,微微皱了皱眉,就听他下一句道:“几日不见,太后颜色越盛。”

    “这样倒是比穿着朝服时好看。”

    谢枭没有见过顾妤素面的样子,刚才远远看着花园一堆人有些奇怪,走近才发现,顾妤是在为难自己最近还颇有兴趣的一个小文官,不由出口帮了句。却没想会看到顾妤这个模样。

    白衣清冷,眉眼凛然。

    瞧着不像是太后,倒像是北地高崖上的雪莲一般。他心中微微顿了顿,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那句话莫名脱口而出。

    第58章

    这听起来像是玩笑一样的话叫宫女纷纷低下了头。顾妤生的美, 但却并不喜欢别人议论相貌, 往常宫女们梳妆,虽然惊叹太后美貌,却从来不敢多说一句, 可今日大庭广众之下, 竟然被漠北王这样点出, 结果可想而知。

    在听到谢枭的话后, 傅今明指尖顿了顿, 垂下的眸光略深了些。这些事情外人很少人知道, 调查过顾妤的傅今明却清楚,顾妤之所以忌讳被人谈论容貌,不过是因为当初还是少女时偶然撞见先皇, 那时先皇也是盛赞顾妤容貌, 说是三年之后必定名扬京城。而顾家也果真,在三年后,迎来了入宫的旨意。

    先皇彼时已经年长,而顾妤却还很年轻。

    这件事之后就在顾家成了禁忌,入宫之后也不敢有人提起,就怕犯了太后的忌讳。

    花园内静静地,傅今明想到这儿忍不住去看顾妤面色。却只看到了一抹寒冷冰雪颜色。出乎傅今明意料, 她并没有生气。

    顾妤面上平静,在听了谢枭的话后在心底和系统聊天。觉得这个异性王虽然脑子不太好,但眼光还不错。

    知道这里最好看的人就是她。

    她心里受用,但面上却要表现出无动于衷的模样, 甚至是对于这位异性王当众议论自己容貌的厌恶。

    在众人低下头时,顾妤冷声开口:“此时是在宫中不是漠北,漠北王说话当要注意些分寸。”

    这样似乎是警告的一句话,在她口中更冷了些。

    阿细心中叹了口气,知道太后果然是生气了,不由对这位漠北王警惕了些。

    顾妤面容覆上一层寒霜,瑰冷的眉眼生生压下了这满宫的春色。虽不艳丽,却一眼望去,叫人再难忘记。

    谢枭似乎没有想到她会有这么大的反应,微微怔愣了一下。

    就在顾妤以为这个征战沙场,在晋朝名望颇高的异姓王会跟自己杠到底的时候,他忽然沉声笑了笑。

    低头干脆赔罪道:“是谢枭唐突了,冒犯了太后,还请恕罪。”

    这样一礼已经是给足了顾妤面子。

    顾妤心底有些诧异,但也只以为谢枭到底是顾虑着顾家的铁骑,所以才服软。她抿了抿唇,看了谢枭一眼,没有再说话。

    外面的雨更大了些,打的红梅伞上声音不绝,阿细看了眼天色,担心顾妤身体,犹豫了一下小心道:“太后,您病情尚未痊愈,这会儿雨大了些,不如我们先回去吧。”

    顾妤其实早就有这个意思了,现在男主和男配都在,她想要刁难女主显然不行。但主动后退又不是原主的性格。

    于是在阿细的话后,她微微皱了皱眉,准备同意。

    气氛凝滞着,这时再没有人替周奕说话。谢枭若有所思看着顾妤,而傅今明在最开始说话后再也没有开过口。

    周奕心中顿了顿,莫名生了股怒气。

    好像是原本属于自己的什么被抢走了一样。这个漠北王不是一直来逗弄她的吗,怎么今天这么容易妥协。

    她心中这样想着,可想到顾妤刚才的目光,那股平白的怨气又因为恐惧而压了下来。

    周奕咬了咬牙,不敢再握紧手,只是往前跪了一步,低头道:“是下官不懂规矩,冲撞了太后,下官自愿在花园里跪两个时辰,向太后赔罪。”

    “只是天色已晚,太后身体不适,要是再因下官引起风寒,便是万死也难辞其咎。”她声音隐隐带些沙哑,却也坚定。

    顾妤心中感慨。

    瞧瞧女主这说话技术,要不是知道她们有深仇大恨,她都真的以为周奕是关心她身体了。用系统翻译过来的话来说,这句话既能显示出自己的委曲求全,又能衬托出顾妤的恶毒,十分一箭双雕。

    没见过世面的天鹅恍然大悟,她在心底吐槽女主阴险,面上却顺着她的话来了。

    在周奕磕头到石板上之后,淡淡看了她一眼:“这可是你自己要求的,说出去不要说是本宫欺负了你。”

    她语气平淡,面容在雨中生了寒意,叫人不敢再反驳一句。

    周奕即使心中再不平,这时也只是暂且忍下。磕头低声道:“下官万万不敢对太后心生怨怼,还请太后保重凤体。”

    花园中雨下的更大了些,打在周奕官服之上,有意显出了几段窈窕的身段。若是往常,谢枭和傅今明说不定会看出不对来。

    可如今顾妤在这儿,便也没有将心神放在她身上。

    没有再看几人一眼,顾妤在阿细的搀扶下转身离开。那样平淡冷漠的目光叫傅今明指尖顿了顿,最后想说的话还是没有说出口,只是低头道:“今明改日再来陪太后赏花。”

    顾妤背影停顿了一下,没有说话,倒是周奕,眼中闪过了一丝愤恨。

    阿细临走时回头看了眼,低声对顾妤道:“不过是跳梁小丑,小姐不必放在心上。”

    在没有人时,她又换回了小姐。

    顾妤淡淡看了她一眼,阿细立马噤声。之后才敢小心看向顾妤,见她没有生气后才松了口气。

    不知为何,她总觉得今日的太后,威仪好像更重了些。

    谢枭一直看着,直到顾妤背影消失才收回了面上笑意。

    周奕抬头看向他,以为他会像之前那样安慰她几句,但谢枭只是摇了摇头。她此时面上狼狈,看着本来是可怜极了,见谢枭不为所动后开口:“此番是阿奕莽撞,得罪太后连累陛下和王爷说情。”

    早先的伪装在雨水冲刷下已经多了几分女态。

    以谢枭的眼力当然看的出来。他眸光顿了顿,在周奕的话后意味不明地笑了声,临走前才将外面披风解下给她。

    这样的举动没有丝毫安慰之意,周奕心冷了下来。

    傅今明这时也开口:“周大人既然知道错了,那就在这里跪两个时辰吧。”

    “宫内各种药物都有,如若需要的话,之后可叫身边宫女去太医处拿。”

    身形清峻的龙袍青年站在伞下看不清神情,只从隐约的下颌处看出几分凌厉的弧度,竟然莫名与顾妤有几分相像。

    周奕指尖僵了僵,低头应了声。

    顾妤离开后并不知道后面的事,在顺利完成了今天花园内刁难女主的任务后,她现在神清气爽,连走路也不需要别人搀扶了。

    可这样的情绪放在宫人们眼中,就是太后还在生气。

    想要上前的人犹豫了一下,就见阿细摇头。顾妤很多时间并不喜欢别人伺候,她们只能远远的跟在身后。

    这样一路直到寝宫。

    顾妤解下身上白色披风,递给阿细。

    她心里和系统聊着天,面上难免没有表情,阿细接过披风后顿了顿:“太后是否要人去监督那位周大人?”

    顾妤回过神来,淡淡道:“派一个人去看着吧。”

    她眉眼间并没有什么厌恶,提起周奕名字时,只是像是一只蚂蚁一样。可却没有叫人觉得任何不对。

    阿细一直是顾妤身边的最得力的人,听见话后立马安排人去了花园。

    这时无论是漠北王还是皇帝都已经走了,周奕跪在地上,恨恨地望着太后宫中方向,可在看见远处熟悉的大宫女时又不得不低下头。

    顾妤听着系统说着那边的情况,淡淡将阿细拨好的荔枝拿起了一颗,只觉得系统说的没有错,虽然最后惨了些,但中间过的都是神仙日子啊。

    在吃了荔枝,喝了一些热汤后,顾妤就准备睡了。

    在这个世界里,她想什么时候睡就什么时候睡,而且因为身份的缘故,没有一个人敢质疑。将阿细打发出去后,顾妤有些倦怠。

    和系统聊了几句就准备睡。

    而另一边,已经离开的傅今明却丝毫没有睡意。他本就不近女色,自从立下三年不入后宫的誓言之后晚上便也一直在书房。

    本已经到了休息时间,可今日却始终清醒。

    傅今明挥退前来添灯的宫人,想了想,还是继续拿起了奏折。

    那些积久的奏折很快就批了过去,宫人想要劝陛下注意龙体,但看见傅今明面色后却不敢上前。

    心中不由猜测陛下是否是今日见了太后,想起了过世的宁小姐,这才心情不好。

    傅今明今天确实想起了宁馨,只是那些想法只在一瞬之间。

    自从宁馨死后,他难免有些移情的作用,对与她脾性相像的周奕多了几分宽容。今日替她求情本来也是真心实意,可到最后不知怎么,竟然有些索然。

    那人跪在地上隐忍的样子往常总能激发他心中怜惜,可那一瞬间,傅今明看到她的脸时却想到了顾妤。

    那个即使在他面前,也叫人不敢直视的人。

    她从来都不懂隐忍二字,也从来不会低头。虽然性情冰冷残忍,但却表里如一。

    这样的性格与这样的容貌。

    傅今明想到这儿,心中有些复杂,慢慢闭上眼。

    顾妤所做之事历历在目,他其实是应该恨他的。他暗嘲自己今夜想多了,但却还是不经意想起了今天扶起顾妤时的场景。

    那时先皇所说的话是:貌若姑射,冷若冰雪,可却——柔若无骨。

    第59章

    那天周奕足足在雨天跪了两个时辰才被人搀扶回去, 顾妤听到这个消息时, 表情不变,在喝了几口后,将手中的汤匙放下。

    阿细见状, 倾身上前接过, 见顾妤有兴趣, 才低头道:“奴婢听说, 那位周大人在离开的时候身上还披着漠北王的披风, 却不知两人是什么关系。”

章节目录

男主都想吃天鹅肉[快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禁忌书屋只为原作者摘星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摘星怪并收藏男主都想吃天鹅肉[快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