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主都想吃天鹅肉[快穿] 作者:摘星怪

    车子等了很久,顾妤才下来。

    她和昨天走时没有什么两样,只穿了件简单的礼服,妆容素淡。可即便是这样,眉眼间精致的清寒也叫人忍不住驻足。

    想起昨天和祁应寒的话,霍逞慢慢收敛了眼神道:“阿妤,走吧。”

    安全带被系上,顾妤面上神色不变,只是在霍逞起身离开时道:“霍少,今天之后,我就不欠你什么,我们之前也没有什么关系了。”

    这道一直存在的界限在这时被划的分明,也打破了霍逞刻意营造的平静。

    但即使是听见这样的话,他却只是勾唇笑了笑:“当然,我知道阿妤不欠我什么。”

    他始终垂着眼,顾妤看不清他的神情,也没有多想。

    只有前面的司机从后视镜的角度看清霍逞笑容,吓的手上顿了顿。他面上表情微变,在看见霍逞笑着抬头警告的眼神后,立马收回了目光。

    顾妤并不知道她又开始作死的刺激别人了。车子一路行驶,很快到了酒店,最后一次,像是给霍逞面子,她还是挽上了青年的手。

    细腻温热的指尖贴在腕侧,霍逞目光闪了闪,面上却毫无异色的带着顾妤进了会场。

    顾妤原本以为是一个商业聚会,但没想到,里面来的竟然都是熟悉的人。

    “这些人都是你当初和祁应寒订婚时来宾客。”系统适时笑着提醒。

    顾妤微不可察的皱了皱眉。

    那些人见她来了也有些诧异。他们本来接到消息说霍少要为女朋友办个宴会,说是介绍大家认识一下,却没想到会看见祁哥的未婚妻。

    祁应寒在a市年轻一辈里威望不小,他们一个圈子的自然知道他未婚妻是谁,当初甚至还敬过酒呢。只是,祁哥的未婚妻怎么会来这儿?而且还是和霍逞这么亲密。

    原本准备过来的人表情僵了僵,隐约觉得今天的事情有些不太对劲。不由捅了捅旁边人问:“这是怎么回事?”

    却见那人也一脸疑惑的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啊”。

    霍逞将众人表情看在眼里,一只手搭在顾妤腰间更亲密了些。察觉到腰间热度,顾妤皱眉想要挣扎。

    却听他在耳边沉声道:“阿妤,我们的约定。”

    她动作顿了顿,最终还是放弃挣扎,任由他揽着。这一幕被所有人看在眼里,有心人已经看出来了什么。

    联想到祁应寒几天前突然取消婚礼,不由有了些猜测。

    霍少这是,对嫂子出手了?

    没有人想到什么真心不真心的,这个圈子哪来什么真心,更何况,顾妤还是他嫂子。

    但这个想法却在下一秒被打破了。

    “啪”的一声。

    本着打趣的意味上去敬酒的男人一脸愕然:“霍少,这……”

    “阿妤是我的爱人,你应该放尊重一些。”霍逞不咸不淡道。

    空气里一片寂静,他特意加重了爱人这个词,叫上前的男人有些尴尬,只能连忙道歉:“对不起霍少,是我失言了。”

    顾妤本来也对这个油腻中年男人将她当交际花的语气十分恶心,却没想到会听见霍逞说出这样的话来。

    一时不由有些诧异。

    爱人?

    他难道今天来不是为了羞辱她吗?怎么会这么好意的替她挡灾,还说自己是他爱人?

    将顾妤诧异的眼神看在眼里,霍逞眼神微沉了些,笑道:“阿妤,其实上次有一件事,我说错了。”

    他语气平静,像是在开玩笑一样,顾妤听见他慢慢道:“我从不戏弄别人。”

    所以,吻你是真的,刚才的话也是真的,即使你——不屑一顾。

    这一次顾妤终于看清了他的眼神。

    里面不再是往常似笑非笑的凉薄,而是汹涌到让人无法忽视的强势深情。她不由自主后退了一步,觉得这个玩笑一点也不好笑。

    可腰肢却被人紧紧揽着。

    这是霍逞早就计划好的一天,从他帮助顾妤开始,就想看着那只天鹅走入笼子后,再关上笼子,慢慢告诉她。

    可是,现在,他知道自己没有机会了。

    没有人能让高高在上的神祗低头。那么,为什么还要忍呢?他那么想要得到她,为什么还要忍呢?

    霍逞这样想着,慢慢勾起了唇角。

    顾妤被这样的目光看的浑身不自在,危险的本能让她明白这不是玩笑。她深吸了口气,在心底问系统:“这是怎么回事?”

    上次祁应寒是一个,怎么男主也这样?

    顾妤是真的很疑惑。

    系统顿了顿,慢慢笑了起来,语气意味不明:“我说过的,您是高岭之花。”

    所以高岭之花的奥义其实就是黑/化加万人迷吗?

    顾妤觉得自己真是傻子,直到现在才知道自己当初做了什么愚蠢的选择。

    似乎是还嫌不够,系统语气含笑补充:“不得不说,您是我见过的最有天赋的高岭之花。”

    形象完美到居然让这样的任务也能失败。

    顾妤抽了抽嘴角,决定不再和它说话。

    她转眸看向霍逞,在听到这样的告白之后心底没有丝毫动容,只是淡淡道:

    “那么,我也告诉你,我永远也不会喜欢你。”

    连喜欢也不会,更何况爱呢。

    她用那样的眼神看着霍逞,好像无论他怎样,都和她没有关系一样,高傲冷漠的像是精致的冰雕。

    可冰雕也有被捂热的一天,顾妤却永远也不会。

    也是,她本来就厌恶着这些叫人恶心的痴迷啊。

    但是,还有时间。

    霍逞眼中闪过一丝暗光,垂眸接过侍者递来的红酒,只是淡淡笑了笑,并没有被她激怒。

    顾妤没有再管霍逞的心情,任务失败,她今天纯属免费演戏,当然也没有多敬业。在和霍逞走完过场后就准备去早就布置好的天台上回家。

    两人一路走过,那些原本熟悉的叫嫂子的人却一个字也不敢说。看着顾妤的眼神隐隐有些复杂。

    如果说原本还以为她只是交际花的话,现在却完全不敢这么想了。

    霍逞从来没有对人这样过,他是动了真格的。

    而祁应寒也从不开玩笑,能让他下定决心要结婚的人,又怎么会不爱呢。

    若是之前,有人说有一个女人能叫祁应寒和霍逞翻脸,他们一定会以为是笑话,可现在事实摆在面前,叫人心底不由生了股寒气。

    顾妤的存在就像是一个禁忌,这时候没有人敢开口再提。毕竟在a市,没有敢得罪祁家和霍家。

    只是期间,到底有些年轻人忍不住将目光放在她身上。那样一个禁忌的美人,没有人会不好奇。

    灯光下顾妤身姿纤瘦,雪肤乌发,在黑裙的映衬下瑰冷的叫人呼吸一窒。那些年轻人回过神来,可却还是忍不住一而再再而三的窥视。

    顾妤看见了,也没怎么在意。

    宴会上觥筹交错,很是无聊。整整一天,她都没有离席,给足了霍逞面子。也是因为她的态度,才让霍逞放下了警惕。

    他以为没有拿到退婚协议之前,顾妤不会离开。

    她那么高傲的人不会愿意在链子还没有解开前就离开,所以他很自信,甚至在这时终于告诉了她自己掩藏已久的心思。

    他以为还有时间,可却没想到,峰回路转之后,有些事情还会再次回到原点。

    ——顾妤从来没有打算在这肮脏的关系中驻足,一天也没有。

    无论怎样的禁锢和祈求,她始终是不屑一顾。

    在宴会快要结束的时候,她离开了休息室,去了天台。

    霍逞在得到消息之后几乎觉得是在开玩笑。

    怎么可能呢。

    阿妤怎么可能会去天台呢,她那么高傲,怎么会在这种时候……霍逞想到这儿猛然顿住。

    从来没有人见过他这个样子,清峻的面容狰狞的宛如恶鬼,眸底一片猩红。他克制住呼吸抬起头来,却看见了楼顶静静站着的顾妤。她一如既往的姿态孤傲,挺直着后背宛如一只优雅的天鹅。

    却愈发遥不可及。

    霍逞从没有见过这样的她,巨大的恐慌几乎打的他措手不及。

    “顾妤!”他嘶声道。

    可那么远的距离,楼上的人却根本听不到。

    周围人被他脸色吓到,一句话也不敢说。

    旁边已经有人给祁应寒那边打电话了。

    在公司接见律师的祁应寒握着钢笔的手顿了顿,心底隐约有一丝不好的预感,他闭上眼,做了一个抱歉的手势,直到看见秘书冲进来道:

    “祁总,顾小姐自杀了。”

    钢笔猛的掉落在地上,祁应寒霍然站起身来。

    那头站着天台上的顾妤其实早就看见霍逞了,只是她在和系统商量离开的时间而已,没功夫理他。

    “我这边已经准备好了,您随时可以跳。”系统先生淡定道。

    顾妤点了点头:“我也准备好了,我尽量姿势优美点。”

    系统觉得真是有些为难她一边维持着高岭之花的姿态,一边说这样的话。他无奈扶额,决定转移话题:“男主发现你了。”

    顾妤将目光移向下面。

    两人隔着太远,看不清彼此的表情,霍逞拿着手机的手上青筋爆出,一声声听着里面的忙音。

    直到最后接通。

    “阿妤,你先下来。”他口中腥甜,艰难道:“我不/逼/你了,我放你走……”

    他话没说完就被打断。

    空气里一片寂静,因为信号原因,手机滋了两声。顾妤冷淡的声音过了很久才从听筒传来,直叫霍逞眼底猩红。

章节目录

男主都想吃天鹅肉[快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禁忌书屋只为原作者摘星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摘星怪并收藏男主都想吃天鹅肉[快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