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岂不是这药我明天才能喝?”瞧瞧这外面的日头,早已经过正午朝西而去了,根本无法达到柳长兴的要求,大汉面色有些不虞。难道自己还要再受一天的苦楚么?那万一这个小师父没治好跑了怎么办?

    “为了追求最佳的效果,除此之外,别无他法。”把扇子扇扇,柳长兴又开始装高深,一副严肃的模样看的让大汉不敢质疑。

    “那小师父,你能和我回府么?等到我治好了,送你纹银百两,感谢你对我的大恩大德!”大汉看没有什么办法,只能就这么继续下去。他已经为这伤口试了不知多少方子,可一次也不曾见效。如果这一次能有一点点好转,也是值得一试的。只是,这个给自己治病的小师父可不能离开,要不然治坏了,自己该怎么办?

    “唉,小生虽未出家,但也不是贪财之人。小生知道你的顾虑,如果不放心,就派人跟着小生回客栈吧!至于纹银百两,那就不必,出门行善,是我辈之人应该做的。”想着与其跟着大汉回家,被囚在牢笼里,还不如让人跟着自己回到寄放驴子的客栈,最起码还好跑一些。

    “那就顺您的意思吧,小师父您回哪儿,我送您……”说着,大汉伸手谦让了一下,本来想表示对柳长兴的尊重,可惜这礼仪做的是不伦不类,反倒像是要打人一样。没有办法,柳长兴也只得和老大夫先告别,然后在大汉和其家丁的护卫下回到了寄放东西的客栈。

    “小二,给我烧些水,我想洗个澡。”到了客栈,确定了柳长兴的确是在这住着,大汉就留下了两个家丁看守这柳长兴,自己先回到家中去准备了。供品什么的,这种东西他是不敢让别人操劳,生怕自己一个不诚心,就治不好病。

    “诶,客官,您这么早就要睡了?这外面天儿还亮着呢!”快速的从厨房拎出了两桶热水,店小二到了柳长兴的客房,就看见他已经换下了那身白色的袍子,穿着里衣。

    “小生今天给人用精气画了一道符,实在是累的不行,当然要早些休息。要不然,小生明天是连起都起不来了!”在房内高声的说着,柳长兴想要把自己早睡的原因让门外两个家丁都听见。

    “是么?那客官您好好休息,小的等您洗完了,再进来收拾。”店小二听着柳长兴这么大声的讲话,不知道他要干什么。不过这也无所谓,反正他只是个小二,就算是出了事儿,也不用他担着。

    “等等,小二啊,你过来,我这儿有件事要你办。”柳长兴摆摆手把店小二叫过来,和他附耳说了些话后,然后从包袱里拿了一块银子出来递给他,肉痛的感觉在心里迅速的蔓延,可又没有其他的方法。

    “这、这不太好吧?掌柜的一会叫我该怎么办啊?”听了柳长兴的话,店小二面有难色,伸手阻挡。客人要求他做什么他是应该做不假,可是这样大堂的活儿他就干不了了,到时候掌柜的找起麻烦来,他可是吃不了兜着走啊!

    “这一点我自会替你料理。你只要给我弄匹马来,然后安静的在这睡着,这锭银子就是你的了!”掂了掂手上大概二两的银子,柳长兴为了自己的命还有开封府的案子也算是豁出去了。至于钱财,能不能上报到公款上啊?要不然他这几个月就只能吃开封府的大锅菜了!

    “……好吧,那客官您等一下,小的这就去给您准备。”看着那银子,店小二的心中勇气倍增。而且后顾之忧都已经被柳长兴给摆平了,他为什么有钱还不去赚啊!

    快速的转身出门,直奔最近可以弄来马匹的地方,不到一刻钟,店小二就再次的拿着饭菜走进了柳长兴的客房。而门外那两个家丁也没觉得他这么频繁的来这里有什么不对,人家睡前想吃点东西,这很正常啊!

    再过了一盏茶的时间,“店小二”就拿着空碗还有菜碟退出了房门,临走之前,还不让将房门关的紧紧的,然后低着头下楼去了。

    “哎,你觉不觉得这个店小二的帽子好像太垂了一些,这样他能看见路么?”一个家丁闲着无聊,看着“店小二”离去的背影,随便的说了一句。

    “你管他干嘛,咱们只要守到明天正午就行。有那时间还是趁机打个盹儿吧,别让里面的小师父晚上趁机跑了。”另一个家丁打了个哈气准备靠着门眯一会儿,现在这大白天的,就算这屋里的人有多大胆儿也跑不了,等到晚上,那才是煎熬的时候呢!唉,真希望这个新老爷赶紧找到治病良方,不然啊……这家丁的日子也不好过啊!

    ☆、第十四章

    “我的天妈啊,它怎么这么高!”等柳长兴下楼帮小二和客栈老板说了一声,并给了他一锭银子赶到马棚之后,看着那被拴在柱子上的棕色大马,吓得咽了咽口水。尤其是当那匹马不知道为什么打了个响鼻之后,柳长兴突然兴起想要跑路的愿望。关键是他现在就在跑路啊!而且还不能指望张大爷家那头可爱的小毛驴在城门关前赶到开封府!

    “客官,您就是小二说的要马的那位吧?这马已经喂好草料了,您骑着它肯定会在天黑前到城里的!”在马棚里看管马匹还有其他牲畜的马夫瞧着柳长兴站在柱子面前发呆,就走上前去。仔细一看,他穿的是刚才过来的小二的衣裳,精致的样貌就算是这粗布衣裳也无法掩盖。看着他对着准备好的马犹犹豫豫的模样,马夫就以为他是担心这马匹不能按时到达地点,就主动和他解释了一下。

    “那个,我现在不是担心它那能不能到城里,我现在担心的是我骑在上面,会不会半道被它给摔下来!”瞧着这马的眼神和体型没有一丁点儿可爱的地方,柳长兴为自己的身子骨感到担忧。

    “应该不会吧,这马很温顺,只要客官好好骑,应该不会出现那样的事儿!”马夫是不了解柳长兴根本不会骑马的事情,他只以为柳长兴是被这匹马高大的模样给吓到。

    “好好骑……嗯,我会好好骑的!”顺了顺马儿侧脸附近的毛,柳长兴给自己鼓了鼓劲儿,然后对马夫说了一句,“麻烦您把我扶上马吧!”

    “啊?”马夫不太懂柳长兴的意思。

    “呃,忘了告诉你,我根本不会骑马!”柳长兴苦哈哈的笑着,但他的眼睛里却有着必须做到的坚毅光芒。

    就这样,在马夫的指导下,柳长兴成功的上了马,轻轻一拉缰绳,一夹马腹,这匹棕色的马就啪嗒啪嗒的走出了马棚,到了街上。随后就是,“啊啊啊啊啊啊!快闪开!!!小心啊!!!”

    一连串的尖叫在莱阳镇的大道上响起,柳长兴用自己的实际操作告诉了马夫什么叫做“真正的不会骑马!”

    “这客官不会在去开封的路上摔死吧?”挠了挠自己的脑袋,马夫为柳长兴的安全感到十分担心。“唉,不过哪又怎样呢?我还是老老实实的回去看着他那匹小毛驴吧!希望他还能回来把它牵走啊!”

    经过了一个半时辰的狂奔,以及加上同马儿时不时的斗争,柳长兴终于筋疲力尽到了城门口。因为飞奔的速度过快,再加上他根本不会控制马如何改变方向,柳长兴浑身上下就像是经历了一场灾难一样,帽子不见了,衣服也开了,头发早就披散开来,嘴巴更是不知被咬出了多少的牙印儿。可就算如此,到了城门的时候,也只有一小条的缝隙,守城的官兵们已经开始禁止行人入城或者出城了。

    “那个,这位大哥,能不能通融一下,让我进去,我是开封府的捕快,我有紧急案情要到开封府告诉包大人!”勉强的控制住马儿,柳长兴拽着缰绳从上面滑了下来,然后嘭的一声摔在了地上。他没有时间揉揉屁股减轻疼痛,只能一瘸一拐的跑到城门口,和那些守城的官兵商量。

    “去去去,你说是捕快就是捕快啊!包大人那是你想见就能见的!瞧你这模样,还是收拾收拾明天再来吧!”守城的官兵才不管柳长兴要见谁,时辰已到,城门就必须要关,这是他们守城必须要尽到的职责。

    “这位大哥啊,我真的是开封府的,您看我这儿还有牌子,就请您通融一下吧!”看着守城的官兵一点儿情面也不给,柳长兴也没什么办法。他一边把自己在开封府的腰牌递给了看起来是领头的官兵,一边又将身上最后一块儿银子给了他。

    “你真是开封府的?”看着那块腰牌,领头的官兵有一点相信了。可是,这已经到了关城门的时辰,如果自己因为这么个小捕快没关,要让别人知道那岂不是犯了渎职之罪?但看着那手中的银子,他又觉得有点不舍,这可是自己半个月的薪俸呢!

    “这位官爷,我真是开封府的!我昨天还和四品带刀护卫来过这,我们一起过的城门!”瞧着守城的官兵不相信,柳长兴简直都要急死了。他辛辛苦苦的赶到这儿,可不是为了被堵在城门口的!要是那个大汉晚上突然上自己那儿找人,知道真相跑了,那自己还上哪儿找他去啊!

    “真的?”仔细打量了一下柳长兴,看着他漂亮的小脸蛋儿,还有那带着期待的目光,领头的官兵也觉得他不是在骗人。但为了慎重起见,这领头儿的,还是找人把昨晚上守城的官兵也叫来了一个。

    “对,昨天展护卫是和一个小捕快一起回来的,那个捕快长得还挺好看,脸白白的,还是桃花眼!看起来,好像就是他!”经过了昨日守城官兵的认证,柳长兴终于被批准进了城。能如此顺利的进去,没有被挡在外面,不得不说在银子之下还有展昭和开封府的缘故。谁都知道开封府总是在办一些奇奇怪怪的案子,因为案情拖到半夜回去这也是常有的事儿,不过一般都是四大校尉和展昭,捕快出城办案晚归,这还是第一回。

    “哎呀妈呀,总算是到地方了!”早就没有力气上马了,所以剩下的这段路程柳长兴是凭着两条腿靠着坚强的意志走回来的。到了开封府,看见关的紧紧的大门,柳长兴只好绕道侧门去叫人。瞧着赵金牛还有苏大娘风风火火的跑过来,柳长兴一下子就倒在了他们身上。

    “这是怎么了?不就是出去办个案么?怎么成了这样?”让赵金牛把柳长兴扶进屋子,苏大娘去厨房弄了盆热水,帮柳长兴擦了擦脸和手,结果发现不仅脸上都是尘土,手上更是磨得红红的,还有许多条小细口儿。

    “唉,简直一言难尽。展大哥在不在?包大人回来了么?”喘了口气儿,柳长兴就关心自己想要找的救兵起来,结果只得到赵金牛的摇头。

    “今天是飞星将军的庆功宴,怎么可能回得来?包大人还有展护卫现在都在宫里呢!公孙先生和四大校尉倒是要守着开封府,害怕有人报案找不到人。”帮着柳长兴理了理头发,赵金牛交代了一下开封府的情况。

    “没关系,他们在也行。张大哥和赵大哥都是好手,比我那是强了不知道多少。我这就找他们帮忙去!”柳长兴心里想着莱阳镇的情况,可他却没想想自己是个什么样子。刚挣扎下了地,就因为腿软直接坐在了地上。

    “就你这样还找他们呐!你还是好好歇着吧,我去看看他们在不在!把他们找过来,到时候有什么案情你再跟他们说!”苏大娘瞧着柳长兴那股子逞能的劲儿,就觉得心疼的不行。好好的一个孩子,瞧着让案子弄成了什么模样!唉,不知道那个凶手,又做了什么孽啊!应该让包大人好好教训一下那家伙!从小看着柳长兴长大的苏大娘不忍心了,放下水盆就去后面找张龙赵虎他们。

    “你是骑马回来的?我怎么不知道你还会骑马?”看着柳长兴那狼狈的模样,赵金牛从柜子里给他拿了件衣服穿。早上明明穿出去的还是身雪白的袍子,晚上回来就成了粗布麻衣。柳长兴这小子,也不知道在外面遇见了什么!

    “唉,我哪里会骑马?手上的伤口还不就是因为那匹疯马弄得……”柳长兴觉得自己这一次简直要亏死了,花了那么多银子不说,还遭了这么多罪。等包大人和展大哥回来,一定要和他们好好念叨一下。那个什么,公账一定要多报上几两,总不能让自己白掏腰包吧!那可是前身辛辛苦苦攒的银子!

    “看,这就是不会骑马的坏处吧!你爹不是早就叫你学骑马,你偏偏害怕那个大家伙,这回却在人家手里吃了苦头。”想起当初柳长兴切切诺诺的躲在柳捕头背后,死活也不想看到开封府马棚里的那些马儿的样子,赵金牛就想笑。唉,这日子果然是一去不复返,从前胆小的家伙也能为了案子一个人骑着马死命的赶回来了!当然,赵金牛这是把柳长兴想的太美好,他能这么快赶回来的绝大部分因素,可不是因为案子,而是因为他这条小命儿。

    “长兴啊,你怎么了?快让哥哥看看!哪个家伙敢欺负我们开封府的人!”还没等进门呢,赵虎的声音就从外面传了过来。当了这么多年校尉,在外面还好,在家里他始终改不了当年落草时候的口气。

    “说什么呢!长兴这是为了办案子,你小点儿声,有捕快明早上还要巡街呢!”张龙拍了一下赵虎的脑袋,希望他安静一些。等两个人走进屋子里一看,还好,柳长兴人并没有出什么大事儿。

    “给两位大哥见好了!小弟我啊,实在是累的不行,所以就麻烦大哥们过来找小弟了。”看见赵虎和张龙这么快就赶来,还担心自己的情况,柳长兴觉得心里暖暖的。果然这样的人生和之前的混日子不同了,虽然目前还没有见到前身的亲人,却依旧有这么多人关心自己!

章节目录

[七五]当痞子穿成捕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禁忌书屋只为原作者被坑神坑死后发飙的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被坑神坑死后发飙的人并收藏[七五]当痞子穿成捕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