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这怎么可能啊?不就是个烫伤药么?怎么会让贵公子进到牢里呢?”柳长兴觉得这简直就是奇怪之极。这灵砂膏只不过是烫伤膏,就算是出了什么问题,应该也不会到进牢的程度吧?看这家药铺还算是规整,门脸也不小,总不能是卖假药的吧?

    “唉,说的是啊!我们这灵砂膏,那是传了不知道多少年,历来都没出过错。可是,几天前,一个大汉来买药,就治出问题了!不但手腕没好,还倒烂了一大块。于是,这个大汉就把犬子告上了衙门,非说我们是卖假药害人!老朽和镇上的县官说,我们家这药没问题,还找了好几个人试用。可是这县官就是不放犬子,非要让他在大牢里吃苦头。你说我现在还敢卖这药么?”老大夫边说着眼泪边往下流,看的柳长兴也觉得他怪凄惨的。

    “可是,为什么那个大汉会治不好呢?他的手腕……他的手腕!”柳长兴还想问问这怪事的原因,可问到一半他就突然想起来了,自己要找的人不也是手腕被烫伤么?应该不会那么巧吧!

    “大夫,那个大汉的手腕是不是大概在七八天前被烫伤的,烫伤的地方一片乌黑?”柳长兴将自己和展昭调查出来的线索整合了一下,然后问了那个凶手的病情。

    “对啊!那个大汉的手腕和别人不一样,别人的烫伤较轻的是火红,较重的是表面的皮被烧坏了,但内里的肉是红的。可是他的却从表面到里面都是黑黑的,本来是棕褐色的药涂上去也变成了黑色,不知道是什么缘故!我们觉得他是中邪了,可是他不承认,非说是我们害的!还给了县官老爷钱,说我们一天不给治好,犬子就要关在牢里一天啊!”听着柳长兴的问话,这回换成是老大夫觉得奇怪。自己还没说那个大汉伤是什么样儿呢,他怎么知道?总不会,是他把那个大汉弄伤的吧?看着不像啊!

    “还真是他,这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啊!”柳长兴听到这儿,觉得这简直就是上天在帮忙。果然是人做事、天在看,要是这大汉的伤口那么普通,自己岂不是要忙的半死?不过可叹,这老大夫的儿子却因此而遭受牢狱之灾。谁能想到一个杀人凶手,有一天也会和官府合作呢?

    “这位公子,你说……”老大夫没太懂柳长兴的意思,正想要问出来,门口就起了喧哗之声,吵闹的在屋子里都听得清清楚楚。

    “老家伙,你今天要再不给我治好,我就砸了你的铺子!”说话间,一个穿着华服的大汉带着三两个家丁走了进来,一脸的狠戾之气,让人光是瞧着就想退避三舍。

    “哎呀,你这病我根本治不了,你都把我儿子弄到牢里了,怎么还不放过我们啊!”老大夫看着大汉来了,急忙走出来阻止他作乱。言语间的痛苦和埋怨,简直要可怜死了!

    “哼,你儿子进牢里那是因为他医术不高,看看我这手腕,现在都成了什么模样?如果你还是不能治好,我就让你儿子和我一样!”拉起来袖子,大汉把自己的手腕给他看,瞧那手腕上的肉,已经完全腐烂,伤口深可见骨,还带着阵阵的臭气。要说,带着这么个伤痛还跑人家的药铺来搅局,这也不是一般人啊!

    “我都说了,你这伤不是药能治的,而是中了邪,让你赶快找个道士看看,你怎么就不听啊!就算你找把我的铺子给砸了,我说不会治还是不会治啊!”在大汉掀开袖子的时候,老大夫就掩着鼻子,看样子已经不是第一次看这样的伤口了。看完之伤口的狰狞后,他还是在摇头,表明自己束手无策。

    “什么中邪?你以为我没找么?找的人家都说是你给我的药里下了毒!我不管,今天你要是还治不好,我就让你的铺子跟着你儿子一起陪葬!”挥了挥手没受伤的手,大汉示意着身后的家丁们将这药铺给砸了,好给这个老不死的家伙长长眼。

    “哎哎哎,你等会儿!”看这些家丁真的要拿凳子、摔桌子,再加上老大夫想阻拦却被架住的模样,柳长兴在后面是真的看不下去了,终于鼓起勇气出手阻止。

    “你小子是谁?敢管老子的闲事!”站在后面指挥的大汉瞧着突然蹦出了个陌生人,惊讶的不行。但转念一想,自己得了那些钱财后,简直是如鱼得水,连县官都要听自己一言,这个混小子算个什么?

    “这位大哥,我觉得我会治你的病,但就看你舍不舍得。”柳长兴瞧着这个凶手在自己面前耀武扬威,实在是忍不下去了。但他势单力薄,还体瘦弱小,实在是没什么能和他拼的。没有办法,本着拯救黎民于水火的想法,柳长兴又开始重操旧业,回味了一下他的痞子生涯。而要想做一个痞子,首先要练好的那就是骗术,无论有多害怕,无论自己说什么,都不能让别人看出你的真假。

    “什么舍不舍得?”都说嘴上没毛、办事不牢。看着柳长兴不过十七八的模样,大汉不相信他有什么本领。但这两天他实在是被折磨的不像样子,只能死马当做活马医,拽着个医馆给自己看病。现在能有个主动说治得好自己的,自己听那么两耳朵也未尝不可。

    “我说的是你舍不舍得银子?”看着手里没有装逼的物件,柳长兴瞧着大汉的腰间别了一把,就走上前去抽出来扇了扇。结果眼睛从上面一扫,就发现这扇面上山水画的笔触,似曾相识,实在是烂的可以。

    “呵,小家伙,你先别问老子的银子,你先看看自己的手段!”瞧着柳长兴这么大胆的从自己腰间拿扇子,大汉有些不太高兴。可为了自己的伤,他还是咬着牙忍住心中的怒气。

    “你这伤口是被火烫伤的是不是?”摇着扇子,柳长兴连伤口都没看,就直接说出了大汉受伤的原因。实际上他说这个也是有着模糊的概念,烫伤的伤口多半都是因为火,即使不是直接的,也是间接的,所以只说一个“火”字,不容易被人细查错误,只以为你说的是对的。

    “对!你怎么知道?是问了这个老家伙?”自己以前经常来这个镇子,现在更是住在这里,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个白衣男人,自然知道他是外来的。而外来的,能知道自己伤口情况,也只有刚才接触过他的老家伙可以告诉他了。

    “错,我和这位老大夫素不相识,只不过是买药的客人,他怎么会随便的把病人的病情告诉我呢?”合上扇子敲了大汉肩膀一下,柳长兴又“唰”的一下把扇子打开,趁着扇子遮住面孔的时候给老大夫递了个眼色。

    “对啊,老朽是大夫,就算铺子毁了,老朽也不是那种随便把别人的病情说出去的大夫!”可惜你不是别人,你是老夫的仇人!因为最后一句话藏在心里,老大夫的表情是怒目圆睁,看起来就像是因为大汉在侮辱他的医德而愤怒一样。

    “那你接着说……”觉得这个白衣人不简单,大汉就继续让他说下去。

    “你这个伤口呢,还不是因为别的,是因为你……”说到这儿,柳长兴再次用力手腕合上了扇子,然后悄声在大汉的耳旁说了一句,“是因为你烧了陶瓷才被弄伤的!”

    “你、你、你怎么知道!”听到柳长兴的话,大汉直接倒退了两步,惊讶的连话都说不利索。

    “我看你双眼中间的山根部位面带红赤,还略微的有些血丝,不就是疾厄宫主火?犯火,再联想到你手上的伤就不难看出。而你的财帛宫色泽泛黄,明显就是成于土,所以你可能是做与土有关的生意发的家。可看你这相貌,虽然聪慧,但不够精明,所以肯定不是倒卖土地。而你的官禄宫又没什么特别,所以也不是为官挣得的。那么你是做什么的呢?你的手是因为火烫伤,你的财富是因为土而得到,所以两项相加,推出来你是因陶瓷而起家。”

    柳长兴老神在在的说着话,一套一套的将这大汉给唬住了。实际上,懂点八卦和面相的人就知道,他说这一套完全是瞎扯。可惜啊,在场的除了老大夫和他,都是没有读过书的,有的甚至大字都不识一个,哪里还懂什么面相?而老大夫吧,对不起,唐朝时韩愈有一句话,叫术业有专攻啊!

    ☆、第十三章

    “那你、那你还算出来什么没?”大汉听到这儿害怕极了,说话都有些磕巴,刚才嚣张的气焰也不知跑到了哪里。他生怕柳长兴说出自己的罪行,拉自己见官。

    “唉,可惜!小生和师父学习刚刚三年,也就能观观人的面相说个大概,再说具体的就有些难了。”柳长兴将手背到后面,低下头表情有些沉痛,看起来好像真的为自己学艺不精而感到难过似的。实际上他只是为展昭不在身边而感到可惜,要是展昭在这里,凭着他的武艺,自己还会被人堵在药铺里,为了救人都不敢出去?

    “是么?”听到这么一句,大汉喘了一口长气。原来他算不出来自己有没有杀人啊,那就好,那就好!转眼间,他恶霸气质再次上身,不过却不敢对着柳长兴了。

    “不过,小生虽然算不出来,却有方法解你这手腕上的伤。所以,请你不要再为难这位老人家,平添业障啊!”业障本事佛家用语,按道理不应该是一个学道学的人说,但宋朝儒、道、佛三家彼此交流甚广,所以柳长兴说这样的话,并没有被怀疑,反倒让人觉得更加高深。

    “这是自然,这是自然!只要小师父将我的伤治好,谁有空闲管这个糟老头!”虽然看柳长兴年纪不大,听称呼也不像是真正的方外之人,但冲着他一下子就说出自己伤从何来,大汉对他还是有着几分尊重和惧怕的。再说,他纠缠这回春堂也不为别的,就为了能把自己的手伤治好。

    “那这位老人家的儿子?”柳长兴拿出扇子又扇了扇,语气带着些试探,也带着一丝要求。

    “当然是也放了!不过,小师父,我这伤……”大汉满口答应,唯一的迟疑就是害怕柳长兴不给他治手腕。

    “当然是给你治好了!老先生,麻烦您给拿一下笔墨纸砚,我现在就给他写!对了,最好再来写黄纸和朱砂,他这手腕上还沾了阴气呢!需要用这两样画符吞服才能管用。”一把合上扇子,柳长兴就走到了屋子里仅有的桌子前,等着老大夫的笔墨上来,就开始写药方。可他真的会治病么?他要是会治病,早就去改行当大夫了,哪里还会没事骗钱耍赖呢!虽然这只是一种爱好,但大夫和痞子这两个职业孰高孰低,他内心还是知道的。那柳长兴为何要笔写方子呢?没有办法,事已至此,他要是不写个方子随便糊弄一下,估计他今天就走不出这个回春堂了。

    “这位公子,老朽这儿只有笔墨,没有黄纸和朱砂啊!”从后堂拿出了笔墨纸砚,老大夫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半张黄纸和一粒朱砂。那东西都是方外之人用的,他回春堂一个玩儿医术的,实在是没有那些东西。

    “老家伙,这都没有,你可真够穷的!”好不容易碰上一个能治病的,大汉实在是不想让这个机会溜走,就立刻派人去附近店里找这两样东西,当然嘴上还不忘了奚落这回春堂的大夫几句。

    “你!”老大夫被大汉的话弄得是怒目圆睁,可他又没有什么办法,只能把求助的目光递给柳长兴。

    “老先生,忍忍吧!现在是人为刀俎、我们为鱼肉啊!”实际上看着那大汉膀大腰圆的站在那里,柳长兴也觉得害怕。但他已经出头了,就没有再回去的道理,为了让自己和这位老大夫能够安全的走出这个门,柳长兴也只能劝他忍一时不快了。

    很快,大汉的家丁就把东西给买来了。柳长兴信笔一挥,一个不知道是什么的图案出现在了黄纸上。它看着像字又不是字,看着是画又不是画,不过那从纸上快要飞出来的感觉,倒让它看起来像是真的符纸一样。随后,柳长兴又给大汉写了一个方子,那是他在祖父房间里没事翻着玩儿的时候看到的《本草纲目》上的方子,主治皮肤生毒疮,还泻火。这东西唯一的好处,就是能让大汉吃些苦头,因为里面有大把大把的黄连。

    “这、这方子也太简单了吧?真的能治他的烫伤么?”老大夫看完柳长兴写的东西,捉摸了一下,感觉根本就不能治那个诡异的伤。但他还算是有心眼儿,只是小声的和柳长兴说说,没有大声的让屋子里的人都听见。

    “嗨,这方子为的不是治病,而是救人啊!”感觉这老大夫真以为自己会医术,柳长兴是既高兴又郁闷。高兴他自己的骗术来到这里水平没有下降,郁闷这老大夫的脑子不够灵活。“老先生,一会儿还得麻烦你一下,装作这个方子天上好、地下无吧!这都是为了咱们能安全的度过这一天啊!”

    “你们两个在那儿说什么呢!”大汉看着柳长兴写完之后,老大夫拿着药方和他嘀嘀咕咕的模样,心中不禁起了疑心。难道这两个人在和起伙儿来骗自己?不会,应该不能吧!

    “唉,我是在说我怎么没有早点遇见这位公子呢!要是早些看到他的方子,我儿子也不用被你这家伙告进大牢里了!”想起自己的可怜的儿子,老大夫的演技一下子刷满了五颗星,声泪俱下的捧着柳长兴的方子,看起来就像是捧着救命稻草一样。

    “这方子很好?”一把从老大夫手里抢走了方子,大汉看着上面的一些字,它们不认识自己,自己也不认识它们。只是一颗要强的心让他面色不改,给人一种他完全看得懂的感觉。

    “当然很好了,这样的药材搭配,老朽平生是第一次见!老朽一直在治你的手腕,可惜却没什么效果。这方子疏通经脉、清理余毒、排除湿气、阴气,调和阴阳……”噼里啪啦,老大夫为了让这个方子听起来真的很不错,那是说了一大堆专业名词。别说大汉这个不识字的听不懂,就连柳长兴这个常年忽悠人的都听得云里雾里的。不过没关系,他说完之后,怎么都让人觉得这药方特别厉害,好像可以包治百病的样子!

    “嗯,老先生说的很对。但这服药服下之时有个要求,那就是需要在正午之时服用,以阳气一天中最胜之时来制你身上的阴气。然后你再用鸡、羊等供品将这道符面朝东方供起来,在半个时辰后烧成灰来服用,让它吸收太阳的阳刚之气,不仅你这症状彻底消除,还能起到固本培元的效果。”对老大夫的配合,柳长兴在心里头感到庆幸和欣喜,然后就继续给大汉灌着迷糊汤,让他怎么听都觉得很对。

章节目录

[七五]当痞子穿成捕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禁忌书屋只为原作者被坑神坑死后发飙的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被坑神坑死后发飙的人并收藏[七五]当痞子穿成捕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