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大哥?”以为自己要掉下马去的柳长兴怎么也想到身后的展昭会搭救他,甚至还让他靠在怀里。可他好歹也是个大男人啊!(对于前世的他来说,已及弱冠)这么倚着另外一个男人是不是不太好?男子的气概都没有了!可他虽然脑子里这么想,但身体却很诚实的往后靠,整个腰都软了下来,只是嘴里的疑问还表明着他对于展昭举动的诧异和别扭。

    “再不接着你就要掉下去了!没办法,这一路,愚兄只能得罪了!回到开封府,还希望长兴多多练习武技、增强体魄……”否则实在是对不起你这一路上显露出来的本领啊!当然,这最后一句话,展昭放在心里没有说。

    “呵呵,那谢谢展大哥了!”听到回去让自己练习武技的话,柳长兴微微的叹了口气。练了那玩意儿,自己还有懒觉可以睡么?虽然只和张龙赵虎近乎了两天,但柳长兴却对他们的作息早有耳闻。那是天刚蒙蒙亮就起来练拳脚,除了巡逻还有帮助包大人办案,这两位的大部分时间,都埋在了开封府后面的演武场了。

    “不用,回去愚兄会帮你的。”展昭的声音虽然逆着风向,可仍旧像是惊雷一般在柳长兴的耳边炸响。

    愚兄会帮你的……兄会帮你的……会帮你的……帮你的……你的……的……

    天啊!这不会是展昭因为一次出行就真的把自己当做他的小弟了吧?四品带刀护卫什么时候这么平易近人的?不是说一般厉害的人物,都不喜欢收小弟的么?我真的不想放弃每天愉快的睡觉时间啊!

    直到邻村,柳长兴的脑子里回荡的都是有关上面的想法,就连下马的时候,都差点因为注意力不集中而摔下来,如果没有展昭扶着的话。

    “这位老人家,您这儿有卖这种结扣吧?”等到两人到了集市,天色已近傍晚,炊烟也已弥漫。而他们所找寻的那位白胡子老大爷也已经收了摊,正要将摊子板背在背上带走。

    “对,这样的就是在俺摊上卖。不过老汉要收摊儿家去了,您两位有什么事儿明儿个再来吧!”看着柳长兴手里的绳子,老汉算计着没几个钱,费不上为了他们耽误自己回家吃饭的时间。

    “诶,老人家,老人家!我们就想问一个问题,绝对不耽误您回家吃饭……”瞧着老人眼里打量绳子后变得不在意的目光,柳长兴就好像知道些什么似的,将之前打算给那两位农夫的银子又掏了出来,还在老人眼前晃了晃。

    “……那好吧,那你说!”看着这小子上道,老人就接过银子揣进了怀里,然后放下摊子板儿打算和他们两人聊两句。

    “请问您这儿应该有卖这样的扇坠吧?您卖给的人里面有没有一个右手腕有着黑记的男人?看着挺魁梧的,但好像穿的是青色袍子,打扮的像是书生,但一点儿也没有文雅气。”柳长兴看到老人收了银子,心里放下了点儿,然后就将自己和展昭得到的线索问了出来。

    “呵,这位小哥儿问的倒是详细,要不是老汉真的遇见过这么个男人,还真得把银子还你呢!”老人摸着自己下巴上的胡子为自己的好记性感到得意,当然他最得意的还是自己知道这个人问的东西。

    “那请老人家赐教了!”为了线索,柳长兴也豁出去了,朝着老人轻施了个礼。就这今天施的礼节,绝对比得上他过去十年的了。

    “不敢说赐教,老汉收了银子就要回答你们的事儿。”摆了摆手表示自谦,老人把展昭和柳长兴想知道的说了出来。“那是三四天前吧,一个魁梧的大汉来到小摊上买东西,还穿着青色的袍子。按道理这买东西的人买什么随他去,但这个人却很奇怪。他浑身上下的气质和他买的东西那是一点儿都不相配,说是送人,也不可能送这么便宜的。他在摊子上看了好一会儿,才买走一把扇子。可是他挑走的那把实际上是这摊子上最烂的货色,老汉积了大概一个月都没卖出去的东西。所以老汉觉得他没眼光,在他付账的时候好好打量了他一番,正好看到他手腕上有一块黑色的伤口。那伤口不像是用刀弄坏的,好像是火给烫到的,有一股浓浓的片脑味儿。”

    “哪还有别的什么线索么?”柳长兴听完老人的话觉得自己只知道这些根本就不行,还想要找到更多的线索。

    “再就是他那手上的药膏了。如果老汉没记错的话,那就是不远处莱阳镇的回春堂里面卖的灵砂膏,虽然便宜,但很好用。老汉因为也去买过,所以清楚。这当然也是老汉能够记住那个怪人的原因,既然能去莱阳镇,为啥要到老汉这儿买东西呢?”摇摇头笑了,老人想说的都说完了,就重新把摊子板儿背起来走人了,只留下柳长兴站在后面叹气。当然,展昭还是那么镇定如常。

    作者有话要说:  称呼都是查的,老坑才反应过来自己的称呼一直都用的比较随意,宋代女子称男子为“官人”,自称为“奴家”,宋元时期男子称自己为“小可”,老人一般自谦称“老汉”,实际上也不一定全对,但应该差不多吧!烫伤膏里面的片脑是指冰片,配方出自宋?《洗冤录》五绝救法?灵砂丹,也是在网上查找的。不过原方应该是棕褐色的,这里让老坑给改成黑色了,因为觉得比较显眼……嘿嘿,求收藏,求评论啊!!!!老坑一直都会是日更的,只是有时候会因为写论文更得晚些,比如今天。如果不更的话,会和亲们请假的,爱你们,么么哒~

    ☆、第十章

    “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吃饭了么?”等到天已经变黑,柳长兴和展昭才赶回到开封府,也幸好展昭御前带刀四品护卫的身份,否则他们连城门都进不来。

    “哎呀,今天可累死我了!从来都没跑过这么远的路!”柳长兴把今天这一天在莱西村里转的那一圈,还有它邻村的那一圈都和赵金牛详详细细的说了一通,那苦水倒得,好像倾盆大雨似的,连着两刻钟,都没有说完。

    “唉,在开封府办案就是这么辛苦的事儿!要不看张校尉他们怎么一办起案子来就不着家呢?据说,在外边露宿都是常事,有的时候连露宿的时间都没有呢!”把自己提前给柳长兴留出来的晚饭端了上来,赵金牛坐在凳子上看着柳长兴囫囵吞枣的吃着,感觉他仿佛从来都没吃过饭一样,也不嫌弃这白菜没有味道了。

    “你慢点儿吃!本来就回来的晚,吃这么快该不好克化了!要是半夜肚子疼,还得找公孙大人去讨药去!”看着柳长兴连嚼都不嚼就咽,赵金牛担心的给他倒了碗温水。

    “慢点撒(啥)啊,我都一天没呲(吃)饭了!”最里面嚼着东西,柳长兴还不忘了和赵金牛说话。“我今天,一共就喝了两次髓(水),肚子饿的咕咕叫,也不敢和攒(展)大哥缩(说)……”

    “怪不得饿成这样……”想着柳长兴赶了一天的路,来回跑不说,还没有饭吃,赵金牛就觉得这孩子可怜极了。就算是在开封府也没有不吃饭的时候啊,怎么一出去查案,就这么可怜呢!“那展护卫也没吃饭么?他不饿?”想着柳长兴这小体格子都饿的不成样子,赵金牛觉得展昭这样一个大男人肯定会更悲剧。可是呢……情况则是,人家回开封府的第一件事根本就不是吃饭,而是到包大人那里去汇报情况了,现在还在包大人那里待着呢!

    “展昭,情况怎么样?属实么?”包拯在烛火下刚刚批完卷宗,想着明天庞统进京的事儿,就听见有人通知展昭回来了。他连忙开门迎接这个辛苦了一天的属下,仔细的问着案情。

    “回大人,情况看起来正如那柳长兴所说。”展昭把自己这一天的行程简单的和包拯说了一下,重点描述了那颗可疑的穿着青色袍子的大汉,还有今天柳长兴的表现。

    “这柳长兴看起来是个可造之材啊!并不像公孙说的那般不堪大用。”听完展昭的话,包拯摸着胡子想了想,然后给柳长兴下了评语。

    “是,卑职也是这么想的。可能是因为公孙先生只见到了柳长兴的一面,而未能见识到他的其他方面吧!总之,柳长兴这个人还是很值得历练的,他目光敏锐、看人之准是卑职所不能及,除此之外,他还颇通人情世故,这一路上与他人打交道,都是柳长兴一人所做。唯一的不好,就是柳长兴此人未经锤炼,不能吃苦,不够坚毅。”展昭将这一天来自己观察柳长兴的体会全都同包拯说了,而他的根本目的就是为开封府发掘人才。毕竟衙门里,还没有谁,能像他一样有通鬼神之能,还有如此看人的本事!

    “不能吃苦可以练,以后展昭你就多教教柳捕快吧!对了,我记得和你说过,明天是庞统回京述职的日子,为了表彰他的功绩,官家决定让列位大人同朝庆贺。所以明天查案,你就让柳捕快一个人去吧!而你,就和我一起入朝见驾。”将自己的安排又重申了一边,包拯就放劳累一天的展昭回房了。而展昭此刻直接回去了么?当然没有,而是直奔柳长兴所在的捕快房而去,他总要把明天的安排告诉给柳长兴的。

    “哎呀,你轻点儿!我的腰啊!”

    “赵金牛,你是不是找死!这么使劲儿!”

    “哎呦,我错了,真的错了!好哥哥,求求你放过我吧!”

    展昭刚刚到了柳长兴的门口,就听见从里面传出来带着哽咽的哭喊,那声音一听就是柳长兴的,可却比和自己说话,不知添了多少娇媚。

    这是在做什么?柳长兴的声音,为何变得如此……展昭无法继续在想下去,他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听见这样的话,再加上这样的声音,如果还不知道是关于那方面,那他就白活这么多年了。可是他又能怎么办呢?只能背过身子不让自己面对那扇门。一想到自己要交代的事,再伴着那样的声音,他觉得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然而,接下来的话证明这绝对是展昭想多了。

    “金牛啊,你这祖传的按摩偏方真的能让我的腰不疼么?”因为柳长兴的喊叫越来越像是杀猪,为了不搅扰到其他休息的兄弟,赵金牛只能按了一会儿就停手,至于效果怎么样,他也不敢保证。

    “我怎么知道,你只让我按了这么一会儿,血脉还没有完全的通开,明天到底疼不疼,也只能看你的命了!”由于柳长兴的不配合,难得施展家传绝学的赵金牛不太高兴,说话也没有平时哄着柳长兴玩儿时那样和蔼,反倒有一丝丝冷酷无情的意味。

    “唉,早知道如此,今天就不逞能了!都是男的,就算他是我顶头上司都能怎么样呢?他比我大那么多,我靠他一会儿也没什么!”想着自己今天挺着腰在上面装僵尸的行为,柳长兴就觉得自己傻得不行。年幼时候练出来的见什么人办什么事儿的本能都哪里去了?怎么对着那张一本正经的脸就下不去手呢?最后吃苦的还是自己啊!揉了揉已经由酸疼变得酸爽的腰,柳长兴决定如果明天还这么来一通,自己一定要靠着他。不对,自己一定要借头驴来骑!

    在门外站着的展昭这才听个明白完整,原来是柳长兴今天由于骑马时过度劳累,在让赵金牛帮自己按摩呢!回想起刚才自己龌蹉的联想,展昭就觉得特别对不起柳长兴。可是那声音……那声音真的很像……算了,算了,我在想什么呢!摇晃着脑袋,把里面不和谐的思想全部摇走,展昭再次的走上了台阶,准备敲柳长兴的房门。结果,在展昭还没敲的时候,房门却从里面打开了。

    “呦,是展护卫?这么晚,您还有事么?”端着一盆水出去的赵金牛正好撞到了过来找柳长兴的展昭,也幸亏他把水拿的很稳,不然那一盆全都浇到了展昭的蓝袍之上。

    “我来找长兴交代些事儿,他现在有空么?”明知道柳长兴现在是个什么情形的展昭,第一次当着别人说了不怎么实诚的话。

    “哦,他啊,现在不方便下床。不过您进去找他就行,我还要倒水,就不让您了!”笑呵呵的看着展昭,赵金牛心里觉得很高兴。看见没?这捕快房里,哪有一个有我们长兴这样的待遇?还劳驾展护卫过来有事相商。害怕自己耽误两个人讨论案情,赵金牛就急忙的端着盆出去了,还不忘给两个人关上了门。

    “展大哥,这么晚,你怎么来了?”想着自己今天和展昭混的已经很熟了,柳长兴就没有从炕上起来去接他。实际上他就算想起来现在也不太方便,刚才为了让赵金牛给他按摩,他衣衫颇为不整,现在就算起来,也是丢人,没有礼节,还不如就彻底的失礼比较好。默默的将里衣两祍相盖,柳长兴拽上了旁边的被子想要把自己盖得更严实一点。当然,他现在的行为全都是因为不知道今天早上自己被差点看光的事情,要是知道,他也就不这么小心谨慎了,展昭爱看就让他看去吧!

    “长兴啊,我今天晚上来是想和你说,明日可能需要你一个人去莱阳镇查访了。明日是飞星将军庞统班师回朝的大日子,文武百官都需要在朝廷上列位道贺,到时候我也会跟着大人一起,所以不能陪你去办案。你自己一个人,路上要小心,办案要谨慎啊!”把自己想的都说了,展昭就急忙的撤离出了房间,没有别的原因,只是因为刚才柳长兴和自己说话的时候,嗓音还带着嘶喊过后的沙哑,而那种声音,让刚才一直在浮想联翩的展昭觉得好像有个包袱一直背在背上,有种随时要把他压垮的感觉。

    “明天要我一个人查案?”刚刚回过神来,柳长兴就看不见展昭的影子了,只能盯着刚才他站过的地方,表示不可置信。

    “什么时候开封府也有捕快独自办案的习惯了?这可不是什么张家老太丢了鸡,李家太爷跑了鸭,从今天的查访来看,这就是一起谋杀案啊!还是杀完后毁尸,毁尸后抛尸的那种啊!”因为自己资历的浅薄,再加上根本没有过什么办案经验,柳长兴觉得展昭这简直就是把自己往火堆里推。这真的是南侠展昭?不是什么奇怪的人物?就算不知道详细的戏文儿,柳长兴也听过南侠义薄云天、正义无边(?)的评价,可现在他看到的展昭,不仅是一个让下属饿着肚子的上司,还是一个将重任丢给下属的上司。这样真的好么?没有机会问出这句话的柳长兴只能仰面看着房屋上的砖瓦,然后默默的为自己明天祈祷。

    千万不要碰上那个凶手啊!我还想多活两年!

章节目录

[七五]当痞子穿成捕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禁忌书屋只为原作者被坑神坑死后发飙的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被坑神坑死后发飙的人并收藏[七五]当痞子穿成捕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