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泽,我......”

    “这位小姐,你可以走了。”一边的手下接收到贺承泽的眼神指示,直接挡住了南湘看向贺承泽的视线。

    南湘用力刮了眼眼前的保镖,万般不敢也只能离开。

    却没有想到,简溪和北屋早就在外面等候良久,她原是想嘲笑一下南湘,却不想见证了南湘对自己的这般诋毁。

    还真不是一般的诋毁手段,竟然偷拍下她被夜凌强吻的照片还用来挑拨离间,简直就是罪不可恕!

    “南湘,亲自偷拍我,你有点能耐啊。”南湘正气冲冲离开病房,便被一道满身煞气的身影挡住,耳边传来简溪的声音。

    听见简溪满是怒意的质问,病房中的贺承泽只是静观其变。

    “我拍谁和你有关系么?”南湘压低了音量,冷笑着想要绕过简溪直接离开,别说偷拍,她连杀了他的心思都有。

    “那我接下来要做什么,也和你没关系吧。”简溪红唇往左冷厉一勾,右手迅速从南湘的手中将她的手机抢了过来。

    “还给我,手机设了锁你是打不开的。”南湘并不慌乱,只是威胁地盯着简溪。

    简溪眼皮子都没有眨一下,这世界上她打不开的锁还真是少之又少,只是这次她的目的并不是开锁,她高高地举起手机,用力砸向地面。

    手机瞬间被摔的粉碎。

    “好,你很好,你给我等着!”南湘双眼都在冒火,简溪这个贱人竟然敢砸她的手机,她一定让他后悔!

    “我等得起,怕你等不起。”简溪眼神一凛,下一秒便将南湘狠狠推在墙上压制住,用力掐住了她的脖子。

    只要一想起那瓶硫酸让贺承泽无辜受了这么多痛苦,她便抑制不了自己心里面的愤怒,那样的愤怒让她只想杀人!

    “你,你放开我,你想做什么!”简溪下了力气,南湘一下便脸色通红,痛苦地用双手打着简溪的手。

    但是毫无作用。

    “主人,你看?”北屋已经进了病房,请示贺承泽的意思。

    “由他。”贺承泽神色晦暗,他要的手下不仅要有脑子和身手,还要超人的自制力和胆量。简溪迟早要学会什么事情该做,什么事情不该做。

    “当然是杀了你。”简溪黑暗的双眼里面没有一丝光亮,“南湘,我已经警告过你很多次了,从我到萧蜜儿、贺承泽,你都没有放过,你真是找死。”

    “我是南家的人,英国皇室,你,你杀,了我,不会好过的!”南湘亮出自己的最后一章底牌,她也正是仗着这个,才敢肆无忌惮地做那些事情。

    “我有本事让你死在我手里,却不负任何责任,可惜你要看不到了。”简溪手上的力道猛地加重,别说一个英国皇室,她上辈子暗杀过的人还真每个都要比她这个英国皇室贵重太多。

    “我......你,你,动手!”南湘蛇蝎一般的眼神猛地看向简溪身边的保镖,那就是之前让南湘离开贺承泽房间的那个保镖。

    简溪面色一冷,很快反应过来那个保镖,是南湘安插在贺承泽身边的!难怪南湘可以第一时间知道贺承泽苏醒的消息!

    那个保镖接到命令,虎虎生风的一拳直接砸了过来,简溪被迫放开手,刹那,堪堪躲开了这致命的一击。

    她镇定的稳住身体,以极快的速度对着那个保镖踢出一记扫堂腿,但那个保镖也是有些底子的,虽然被简溪击中,却也没有马上倒下,而是反攻过来,简溪不得已和那人扭打在一起。

    南湘趁此机会慌忙逃跑,连头也不敢回,若不是自己之前为了掌握贺承泽的一举一动,收买了这个保镖,她不怀疑简溪会要了自己的性命。

    “贺承泽,你挑选的手下的眼光可不怎么样!”简溪冷冷地对着病房的方向嘲讽了一句,径直追了出去,但南湘早就跑的不见了踪影,她带着满肚子的怒火回到了贺承泽的病房。

    那个被南湘收买的保镖,此刻正在不断地向贺承泽磕头谢罪,简直就痛哭流涕,直说什么南湘绑架了他的老婆和孩子,他也是迫不得已才会做出背叛贺承泽的事情来。

    “北屋,带他出去,你处理一下这件事情。”见简溪进来,贺承泽将这件事情交给了北屋。

    北屋点头,带着那个保镖往外走,以前也遇到过这样的情况,主人知道这些人在他身边做事不容易,所以只会救出他们的家人后,再给他们一笔钱让他们离开。

    贺承泽对手下一直很不错,这也是那个保镖在做错了事情后,会深深自责的原因。

    “叫我来干什么?”简溪喜怒不形于色,对刚刚的事情只字不提。

    “让你出下气。”贺承泽看向简溪,他刚刚还气得要杀人,现在却可以如此这般云淡风轻,不是一般人做得到的。

    “你早就知道南湘偷拍了我和夜凌?”简溪皱眉,心下对贺承泽的手段震惊不已。

    他算好南湘会拿着偷拍的照片来找他,也早就知道南湘在他身边安排的那个保镖,更知道夜凌强吻他的事情。

    他知道在那个保镖的阻拦下自己杀不了南湘,所以才没有出手阻止。

    他明明刚刚醒来,但是这一切事情的发生都在他的掌握之中,简溪难以想象,只要贺承泽想,自己在他面前将会完全没有秘密。

    “你派人跟踪我!?”她猛地从站起,凌厉的目光直射向贺承泽。

    他依旧风轻云淡。

    “自然。”

    “疑人不用,用人不疑这点你应该比我清楚,既然不相信我又何必派人跟踪?”简溪冷笑,原本因为他三番两次搭救自己而感动,却没有想到原来他根本就没有将她当做朋友过。

    想到这里,简溪转身就走。

    “简先生等一下,主人只是叫人保护你,并不会可以窥探您的隐私。”处理完事情的北屋急忙跑回来拦住简溪解释到。

    简溪站住,看向贺承泽的目光略带疑惑。

    “不过是对手下做一些入职调查。”贺承泽眸子淡淡的,他不擅长解释,也从来不屑于解释。

    “贺先生,我们在合作前,最好作出一份令双方都满意的合作协议,不然我是不会答应跟你合作的。”简溪声音很冷,直接走出了病房。

    她以前一直以为,贺承泽不过是一个有些手段的的富二代而已,这样的性子在尔虞我诈的豪门里面养出并不奇怪,但他远超过自己的身手和谋略,让她不得不怀疑,贺承泽除了一层表现在众人面前的身份,还有另外一个不可告人的身份。

    比如说她简溪,外人看起来不过是傍上了富二代,进入帝丹高中学习的牛郎兼混混,但是只有她和贺承泽才知道她还有一层身份,那就是杀手。

    快速出了医院,打车去金叶会所,她查遍了所有的资料,贺承泽的所有信息都显示,他就是贺家的三子,当红娱乐圈的当红炸子鸡外,没有了其他的任何解释。

    为什么?难道真的是自己想多了?

    还是,贺承泽身份已经超出了自己可以想象的范围,就连金叶会所这个国际性的机构也没有办法调查到?

    脑袋一片混乱,简溪浑浑噩噩回到夜店,她原本只想借助贺家的势力来调查自己上辈子的死因,但她现在却突然发现,贺承泽远比自己想象的还要危险。

    “臭丫头,你老师又打电话来了,说你逃课?你都逃课多少次了!啊?”一道狮子吼几乎要震破耳膜,莲姨不知道冲那个角落里面冲出来,下了死劲狠狠揪住了简溪的耳朵。

    “痛,痛啊莲姨,我错了,错了!松手,好痛!”简溪痛的直掉眼泪,完全被莲姨从恍惚的思绪中拉了出来。

    “老实说,你做什么去了?!”莲姨一脸严肃地揪着她的耳朵坐在沙发上面,恨不得狠狠踹醒这个身在福中不知福的臭丫头!在这么好的学校还不知道好好学习,就知道逃学!

    “贺承泽不是因为我受伤了吗,今天他病情突然加重,医生给我打电话,我这才马不停蹄地赶了过去嘛,还没有来得及向老师请假,下次会去请假的。”简溪不仅脸不红心不跳,而且还一脸诚恳。

    “那个贺承泽......”提起贺承泽,莲姨像是突然想起什么,脸色变得沉重起来。

    “他怎么了?你前天还在夸他是个好孩子,要我和他多相处呢。”简溪有些好笑,不知道为什么莲姨的态度变得这么快。

    “你不知道?蜜儿今天回来吗,跟我说在贺承泽名下的一家赌场差点发生了命案,而且还是贺承泽亲自叫人去做的,我看,这样的人不安全,你以后离他远点!”莲姨虽然爱财,却更加惜命。

    “蜜儿就爱听一些人胡说八道,她一个大小姐知道些什么,你呀,不要什么话都信。”简溪笑着安慰莲姨,转而心思却沉重起来。

    这样的话只是安慰莲姨的,毕竟以后她和贺承泽之间肯定还要来往,但是蜜儿说的话也不可不信,她本来就想多了解贺承泽一些,自然不会放过这个完美的契机。

章节目录

夜色蜜宠:夺命小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禁忌书屋只为原作者安倾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安倾晨并收藏夜色蜜宠:夺命小娇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