寸撩寸吻 作者:骨米斗北

    分段阅读_第 296 章

    寸撩寸吻 作者:骨米斗北

    分段阅读_第 296 章

    ,能力有限,查不出他。”

    林浅榆哽咽:“叶老师也不知道。”

    其实,如果林浅榆能有一点点线索,她早就找到了。

    他到底是谁。

    沈新不知道,叶胜雯也不知道,谢明健不知道………所有人都不知道。阮泉没有告诉过她,或者她说过的,只是以前林浅榆太小,没记清楚。

    所以到现在,林浅榆都不知道,自己的亲生父亲是谁。

    是何方神圣。

    要被瞒得这么神秘。

    林浅榆鼻尖通红,摇头,眼泪跟着掉落:“我找他,不是相认。这样没有责任父亲我不会要。我只是想问问他,为什么要害阮泉,让她自己承担丑闻暴力。他既然这么厉害,为什么不帮帮阮泉。”

    林浅榆:“他应该在阮泉的墓碑前道歉。”

    “浅榆。”沈新温声劝她:“你前半生太辛苦。后面都为自己活,好吗。”

    林浅榆止不住的眼泪哗啦往下淌,挺长时间在无声哭泣。心太疼,收不住。

    ——

    饭毕。

    沈老板重新套上西装,跟林浅榆道别了。京锐今年的开年娱乐投资项目是综艺首秀。在北京郊外的大远山开录第一期。

    林浅榆柔软笑着说:“你什么时候回来。”

    “明天过去,怎么也得呆个两三天回来。我还得指望它收视长虹呢。”沈新冲林浅榆眨眼睛:“别太想我哟。”

    林浅榆:“卓安去吗?”

    卓安蹦跶出来:“我当然去啊。老板去哪儿,我去哪儿。如影随形,不离不弃。”

    林浅榆忍不住笑了,调侃道:“卓安,老板该给你涨工资啦。”

    卓安骄傲地挺了挺胸脯:“我愿意的。反正,这个项目还是我鼓励老板投的呢,探班他原本也不愿意去,我劝他去。”

    沈新挑眉:“老子的项目,需要你鼓励?”

    卓安卑躬屈膝:“喳,小的不敢。”

    沈新对林浅榆打了个手势:“我走了。别想我哈。”

    林浅榆被沈老板特别的道别方式惹笑。

    “嗯呐,我会想你的。”林浅榆眼角还有哭过的痕迹。

    沈新走了两步,出其不备地折身回来,拥抱林浅榆。将林浅榆抱进怀里,温声说:“真的别太想我。”

    口吻半开玩笑,半安抚。

    “要记住今天沈老板说过的所有话哟。”他温柔地拍了拍林浅榆的后背:“我们爱你。”

    “——嗯。”林浅榆点头回应他:“早点回来,大远山挺冷,我会牵挂你的。”

    “走了。”沈老板还是那么潇洒,抬步转身,扬手挥了挥。

    林浅榆:“嗯,等你回来。”

    ——

    接下来。

    北京市的雪又大了,郊外可以积起到膝盖的深雪;市中心也好不到哪儿去。jiāo通受阻,天气寒冷。

    蔡正熙终于有了接不完的代言,赶不完的通告。出行所到之处人流如潮,摩肩接踵。

    林浅榆围着他连轴转。全国各地到处跑。

    秦忱无奈的和林浅榆说过:蔡正熙好像比我还红了。恭喜他了呀。

    小样儿可怜巴巴的。林浅榆就抽一天时间陪秦忱赶通告。秦忱特别高兴,晚上怎么也要请林浅榆吃晚饭。

    吃到一半。林浅榆接到了大远山节目组的电话。

    林浅榆:“吴导,有事吗?”竟然亲自打电话打给她。

    电话那头说了一句。

    林浅榆手里的汤匙都掉在碗里,砸断成两截。

    木讷接完电话,脸色瞬变。

    秦忱咀嚼:“怎么了,阿更?”

    林浅榆稳了稳情绪,手颤抖着对艾绘招,嘴巴却没能及时发出声音。

    叶铅赶忙过去扶着她:“老大?”

    艾绘也皱眉:“老大?”

    林浅榆顺住气息后对艾绘说:“打车送秦忱回公寓,不管出什么事,照看好他。还有宋黎,明后两天她都休息,你也照看好。”

    林浅榆jiāo代完,抓过帆布袋对叶铅说:“跟我走,通知王海把车开过来。”

    艾绘已经没有时间问到底发生什么事情,林浅榆他们已经出了包厢。

    车往通往大远山的关口开。

    叶铅已经大致知道了事情来龙去脉,林浅榆脸色极其不好。恰时萧

    分段阅读_第 296 章

    分段阅读_第 296 章

章节目录

寸撩寸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禁忌书屋只为原作者骨米斗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骨米斗北并收藏寸撩寸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