寸撩寸吻 作者:骨米斗北

    分段阅读_第 244 章

    寸撩寸吻 作者:骨米斗北

    分段阅读_第 244 章

    蔡正熙胸腔。似乎发出千斤之力。底下乌泱泱一群正派群演。霍天和赵倪两位主演站在最前头。

    蔡正熙脖颈连带头颅,像受到撞击般胸膛往后顶,脸上穿心般的表情配合拿捏。

    第七根垂天锁穿过万里云层,直击魏戈天灵门。

    蔡正熙整个人如同断线木偶直落落从半空坠下来。镜外一帮龙套演员帮忙拉威亚。

    “咚——”

    现场收音效果赞极。

    蔡正熙双膝跪地,头颅埋得极低。散碎的发在鼓风机的作用下无绪飘绕。

    这段加上后期特效,这个场面是魏戈

    导演:“cut!那个谁,道具,给他塞血包。”

    工作人员赶紧小跑过去,给蔡正熙两个血包。

    “a!”

    “噗——嗤”

    蔡正熙咬破嘴里的血包,吐血动作写进表演教科书都没提。

    他眼眸半晗,因为摄魂阵摄心魂,身上的气力几乎被全部抽干。满身乱七八糟的刀痕,血迹斑斑,立跪姿势最后一瞬。

    陈导:“魏戈倒!二,三!”

    蔡正熙侧倒。

    “咚!”整个人侧躺在地上,头颅还在坚硬的水泥雕花地上碰撞反弹,血浆从嘴角流出形成一条血线。

    “魏戈!”旁边女演员bào发出撕心裂肺的哭喊。

    那是魏戈的护法,兰林珏。

    祝嫣儿站在滕决身边。莫声流泪。为自己,也为魏戈。昨夜她前去规劝,可无果。

    这段是蔡正熙的内心戏。

    他吐出淤血艰难扯开嘴角,笑意苦涩。台词独白。

    “嫣儿,你可曾爱过我。”

    祝嫣儿无答,此处无声,胜有声。

    “如今下场,我却从未后悔过。”

    蔡正熙的情绪饱满极了,语速和语气都拿捏得很到位。

    由于没有清场,外围的后勤工作人员小声议论。“蔡正熙这段的感染力太强烈了。”

    “我天,看得我好难受,后期制作出来可能更揪心。”

    “……感觉霍天的bào发力接不上他的戏了快。”

    “嗯嗯,有点儿,他眼神飘了。”

    王承奇指着蔡正熙,愤怒道:“孽障,时至今日你还不知悔改,那就在这摄魂阵中承受罪孽罢!”

    “轰!”

    陈百泉:“洒水车准备,喷!”

    “飒——”

    洒水车喷水集中,就像大夏天的雷阵雨轰隆隆就冲蔡正熙一个人喷。

    林浅榆带着叶铅萧川他们,侯在机器场外,时刻关注戏场进度。手里拿着水、纸巾、两张大毛巾等物品。

    等这场戏结束,马上冲过去给蔡正熙披上。

    谁知道导演虐蔡正熙虐上瘾了,竟然临时加了男主的戏份,直接让男主收了魏戈的魂思。

    这就意味蔡正熙还要在雨里多喷两场戏。

    场记过来简单说明两句,蔡正熙叉腰,低头认真听着,偶尔点头附应。

    “正熙没用替身嘛?”旁边几个看戏的小徒弟暗自讨论。

    这场雨戏断断续续拍四十多分钟,重拍了五六条。男主演找不到情绪bào发点,导演觉得他没演出大义灭亲的悲愤和痛心。

    一直ng重拍。

    蔡正熙站在‘摄魂阵’里等戏,浑身都湿透,脸和手上都是黏糊糊的血浆,不允许擦掉。古装发套也很潮湿。蔡正熙鼻子通红,偶尔深吸气。

    叶铅工作人员那里蹭了条塑料凳子过去给蔡正熙坐会儿。

    最后一个镜头。

    魏戈就在摄魂阵中。他用蓄在身体里的最后力量挣脱了垂天锁。

    蔡正熙站立天地间,痛苦仰面嘶吼。

    “啊!!”

    霎时间,地动山摇,飞沙走石。在场修炼级别低者,当场被魏戈这声撕天怒吼震破了内脏。

    镜头过来,霍天和王承奇往前一步。

    林浅榆在外场看着蔡正熙在白板中心的表演,她哭了。蔡正熙确实用心去诠释这个角色,演绎了完美的魏戈自戕。

    蔡正熙看向赵倪,最后看着林浅榆。看着霍天和王承奇,说最后一句台词。

    “什么名门正派,不过废物而已。”

    蔡正熙扯了扯嘴角。魏戈淌血的四肢,病美的仪容,只见他举起双掌,幻化出一张腰牌。

    滕决震惊:“缥缈令

    分段阅读_第 244 章

    分段阅读_第 244 章

章节目录

寸撩寸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禁忌书屋只为原作者骨米斗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骨米斗北并收藏寸撩寸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