寸撩寸吻 作者:骨米斗北

    分段阅读_第 92 章

    寸撩寸吻 作者:骨米斗北

    分段阅读_第 92 章

    里………她无法想象画面该有多污秽。

    双脚跟钉在地板上似的。

    拔不起来。

    谢衡知道是她回来,故意将房间门打开一些。那种声音更加清晰的刺进林浅榆的脑子里。谢衡抱臂靠在门框,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林浅榆和他对视两三秒后,转身落荒而逃。

    覃市的夏天非常du热,林浅榆漫无目的在街道上走,她不知道自己该去什么地方躲躲,脑子里一直回dàng谢衡碟片里的声音。

    她想去学校。

    在心里。学校是纯洁的,至少相对于大环境而言,哪儿是最干净的地方。

    学校附近岔路口的音乐店很早就开在那里。

    林浅榆经过时,里头放一支非常好听的纯音乐。林浅榆站在门口听了会儿,旋律安详宁静,想午后柔和的阳光照在木质地板的温馨。

    绝不是此刻的du日头。

    她推门进去,风铃摆动提醒老板有客人来了。

    中年男人笑呵呵问她需要什么?林浅榆指指音响:“这首曲子叫什么?”

    老板随意和蔼,用了句日文告诉她,名字是‘阳だまりにて和む猫’。

    林浅榆没听懂,老板笑着摇了摇头,却没再翻译给她听。

    那天下午,林浅榆在音乐店听了很久的纯音乐,大概是心里会舒服很多。直到天黑她才回家。

    进门时。

    客厅里坐了谢衡家访的班主任。

    谢衡是覃三中初中部的尖子生,成绩优异,谢明健很是以他为傲。

    汤芝和谢明健再婚,没有带孩子过来,之后也没有生育。所以他们这个重组家庭,谢衡是他们唯一的孩子。

    好在这个孩子是争气的。听他们的言语jiāo流,似乎谢衡有保升本校高中部小尖班的名额。

    “这是你们的女儿啊。”老师扶了扶眼镜看向站在玄关的林浅榆。

    林浅榆恭敬喊了声‘老师好。’

    “不是。”谢明健说。

    汤芝笑着把话岔了过去。谢衡坐在他们之间,看向林浅榆的眼神,带着挑衅。

    他们并不乐于在外人面前谈及林浅榆的存在。所以在送走老师以后,林浅榆睡觉前。汤芝就踢开了林浅榆的房门。

    冷冰冰警告:“你谢叔叔的意思就是,以后家里来了客人,你最好不要出现。”

    “今天这种情况,你就在外面等等有什么关系?”汤芝临走前说。

    林浅榆深吸一口气。平复了情绪。

    但是麻烦还没有结束。

    几天后。汤芝不知道怎么看到了谢衡的那些光碟。

    继母和继子的关系本就不太融洽。

    汤芝趁着谢衡翅膀还没完全长硬之前,在谢明健跟前狠狠告了谢衡一状。

    谢明健本不太想管束谢衡看这种东西,毕竟他也是过来人,知道儿子这个年龄段对片有兴趣是正常。

    没有兴趣他才应该担心吧!

    汤芝看谢明健反应平淡,就添油加醋补了两句,其他话都还好,最要紧的是那句‘阿衡马上就要上高中,看这种东西有害身心健康,他以后可是考清华北大的好孩子。’

    是啊。

    谢衡是谢明健的好儿子。

    好儿子怎么能耽误学业呢。

    于是当天晚上,谢明健就将谢衡收拾了。一条棍,轻重都过!谢衡疼得当场没跪下去。到底也没吭声。

    事后,谢衡就将这笔账算在了林浅榆头上。

    他把林浅榆拦在门口,笑着问:“打小报告很过瘾?”

    “不是我说的。”林浅榆不想和他站在对立面。只要他做得不是太过分。林浅榆宁愿绕道,自己多受委屈,也不会去惹他不高兴。

    “你等着。”谢衡根本就不相信她。

    在他看来,他也自知对林浅榆不好,所以她这么报复自己,也是理所应当。

    那就相爱相杀吧。

    谁又怕谁呢。

    可惜谢衡真的搞错了‘相爱相杀’这个词儿。

    林浅榆根本只想当他是空气啊。

    ——

    此刻。

    谢衡就在她房里,意图已经不能再明显。

    又被林浅榆扇了一巴掌,青年人的戾气瞬间bào涨。

    “你想死吗!”谢衡咬牙切齿问。

    手揪着林浅榆的领口,几乎要

    分段阅读_第 92 章

    分段阅读_第 92 章

章节目录

寸撩寸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禁忌书屋只为原作者骨米斗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骨米斗北并收藏寸撩寸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