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林正文卷第七百九十九章郁闷三皇子对于萧贵妃使唤了自己的人手很不满意。
    关键是,她使唤就使唤了,可让人去做有风险的事,事后却没跟他这个儿子打一声招呼,也太过分了些!更过分的是,她到现在还不肯告诉儿子,到底为什么要对自己的乳娘一家下死手!
    因为是萧贵妃的乳娘,其女婿还是三皇子这些年笼络到的一个中层武官,本来是打算通过他插手禁卫的,只是由于萧贵妃忽然替他谋了外放,计划方才夭折罢了。这样的人,一家子全都死绝,三皇子自然不可能不知道,刚听到消息时,他还生了一场闷气呢。毕竟放外的武官会有回京的那一日,死人却不可能再回过来。花了几年的功夫去拉拢人,如今功夫心血都白费了,给出的好处也都白搭,怎能不叫人郁闷?!
    如今更令人郁闷的是,这人的死,居然还是三皇子自己的人手干的!
    他这些年费了不少功夫,好不容易才笼络到这批人手,都是身手不凡的江湖人,当中甚至还有江洋大盗,见不得光,目的就是想借他们的高明身手,将来有需要时可以做些什么不可告人之事,暗中铲除几个碍眼之人。这些年他虽然不怎么使唤这些人,但也曾有过几回差遣,每一次的结果都很惊喜。他对他们是有很大期望的!虽然不知道将来是不是能用得上,但有所准备,总比事到临头却无人可使强!
    可萧贵妃却不但派了这些人去做危险的事,还让他们留在“顺记”,以至于皇帝派人去拿徐来顺时,把他们也一并锁拿走了。若没有这些人在,徐来顺不过一个小小的门人,又没犯什么大事,皇帝顶多就是教训一番,哪怕是真把人打死了,也不会有什么严重的后果,大不了就是事后再另择人手罢了。可有了那些人在,徐来顺与他们一同落网,万一被哪个官差发现那些人的身份,一个勾结江洋大盗的罪名就足以让徐来顺万劫不复!以皇帝那种多疑的性子,万一他疑心起这些人是三皇子招募来的,想要做些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再顺藤摸瓜找到剩下的人手头上——那事情就麻烦了!
    三皇子可不想在大业未成的时候,就先被皇帝猜忌,失宠,然后被踢出储君候选行列。他胸有大志,如今眼看着太子与二皇子两败俱伤,正是他出头露脸的时候,他怎么能折在此处?!
    他与徐德旺商量了一番,便透过刚打通的渠道,给母亲萧贵妃传了密信回去。他眼下行动不便,徐德旺也出不了门,徐来顺下落不明,只能寄希望于萧贵妃了。萧贵妃是知道他在暗中收罗人手的,甚至还大致知道他安置这些人的地点。趁着眼下,皇帝那边还没发现那几个江洋大盗的身份,没有起疑心,他们得赶紧让人将那处庄子清空,把人挪到更隐秘的地方,扫清一切痕迹。如果有可能的话,最好是把徐来顺开脱出来,要是实在开脱不了,也只能想个法子,让他跟其他人一块儿在牢里悄无声息地死了,还得要死得不引人疑心才好。
    最后,他再次问了母亲一件事:到底是因为什么才杀的乳母一家,连她女婿都不放过?!如果这当中有什么要命的机密,萧贵妃得跟他说清楚才行,否则他没法配合她的举动。
    密信很快就传到了萧贵妃手里,但传信的人却表示,皇帝那边的人盯得紧,为防露馅,让萧贵妃与三皇子两位贵人稍稍耐下性子,暂时不要再传信了。否则,不但他们这些做下人的危险,就连两位贵人,一旦被皇帝知道他们在暗传消息,也同样是得不了好的。
    萧贵妃不置可否,只命身边的宫人赏了传信者,然后把人打发走了。
    她看了儿子亲笔写的信,有些不耐烦地拍在了桌面上。
    当年的旧事,她怎么可能告诉儿子?!若不是为了灭口,她也不可能对乳母一家赶尽杀绝,连后者的女婿都不放过。儿子拿那女婿是有大用的,就这么废了,她难道不惋惜?可是没办法,乳母的女儿跟着自己进宫,多少知道些当年的旧事,万一她一时不慎,向丈夫儿女露了口风,这头乳母一死,那边他们一家就有可能因怨泄密,萧贵妃担不起这个风险,只能选择斩草除根了!
    既然根都除了,她又怎么可能再增加知情人的数目?就算是亲生儿子也一样!
    更何况,曹皇后是知道那件事的,曹家的知情者还不知道有多少。眼下他们是暂时没顾得上,万一哪一日,他们走投无路了,宁可冒着触怒圣颜的风险,坦承当年偷袭别院之事,再把她供了出来……
    萧贵妃一想到那种后果,头皮都发麻了!
    她其实知道,自己进宫后很快就被册封为贵妃,多年来地位仅在皇后之下,就算没有盛宠,也没几个妃子敢给她脸色看,儿子也十分受皇帝宠爱——并非是因为外界以为的那样,乃皇帝宠信萧明德,才惠及其妹,而是因为她有几分象长姐萧明珠,皇帝又拿封赏自己,来补偿萧明珠的缘故。她心里确实不忿,但绝不会拒绝这样的好事。长姐已经死去多年了,如今风风光光在宫里做贵妃的,是她萧明玉!她有什么好抱怨的?!
    可是,当她知道,皇帝在皇陵中以她的名义葬了长姐,还打着“萧贵妃”的名号,却只给自己留下了一处小小的偏穴时,她就真的没办法忍受了。就算长姐曾经不顾廉耻,与皇帝私通还怀了孩子,也毕竟死去多年了!这十几二十年来,辛苦侍奉君王的是她,忍受宫中孤寂生活的是她,真正为皇帝生下子嗣的也是她!与萧明珠有何相干?凭什么要让萧明珠享有她的死后尊荣,她本人却只能委委屈屈地葬在偏穴,仿佛奴才下婢一般?!
    在她满怀愤怒之际,有人在暗中监视乳母一家的消息泼了她一盆冷水。她不知道那些人是何来历,又为何盯上了乳母,但她不能冒一点风险!皇帝能毫不顾及多年情份,给她安排一个小小的偏穴作身后埋骨之所,一旦知道当年旧事,绝不可能轻易饶了她!
    就算心里很痛,她还是决定把乳母一家灭了口。
    这件事不能借用萧家的人手,自己又没几个得用的人,萧贵妃只得派出了儿子暗中收罗的江湖客。事情很顺利,人也成功杀尽了,偏偏在善后时,又遇上了一个死脑筋的较真县令。她怕那县令真个把这案子查出问题来,只得再借儿子手下的徐来顺,到吏部去做手脚,要坏了那县令的前途……
    她做的这些事,并没有告知儿子。当时三皇子一直在为了摆脱蓝氏这门不如意的婚姻而操心着,她就没去打搅,也是不想让他知道的意思。
    可现在,徐来顺等人被抓,皇儿问起了事由,她真的还要继续隐瞒下去么?

章节目录

慕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禁忌书屋只为原作者Loeva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Loeva并收藏慕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