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河大学外,那家莫非和黄仁来过两次的茶厅门口,此刻也停靠了一辆大型商务,还有一辆宝马525L。

    二层的儒雅包间之中,赵京,司马端阳和罗芷然,也正在这里品着茶,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天。

    侧着头看着外面的大型商务车,司马端阳也饶有兴致的说道:“赵兄,我发现你每次出行,都是一辆大型商务车!这么宽敞的空间,我是该理解你为了宽敞舒适呢?还是方便在车上金屋藏娇呢?”

    “呵呵!司马兄!你可真是说笑了!金屋藏娇,用这车恐怕不行啊!毕竟现在的妹子,大多数可认的是豪车!”淡笑着放下了茶杯,赵京也是同样饶有兴致的询问道:“司马兄,我看我们还是别绕弯子了!既然你找我出来,就是为了探讨那个莫非的问题,还是直奔主题吧!”

    赵京的话说完之后,那散漫着漫不经心的眼神,也微微的扫过了司马端阳和罗芷然的面颊,可是最终却没能发现任何异常的地方。

    “好啊!反正我就是来找你探讨这个问题的!何乐不为呢?”痛快的答应了一声之后,司马端阳也轻抿了一口茶继续道:“太详细的问题,其实也没什么!简单来说的话,就是白凝妹子还有小杜,已经被那个莫非给拉拢过去了!至于其中的原因,我想赵京兄也一定清楚,因为公输桀骜站在了那个莫非那边!至于我和芷然,也接触了一下那个莫非,同时也从那个莫非了解到,天河市这边可相当都不太平,好像所有的问题都是从一家酒吧而来!而那个莫非,现在就怀疑赵兄你跟那家酒吧的有着直接关系!原因的话,我只能说莲花门的名声……”

    司马端阳的话欲言又止,赵京的脸色依旧是十分平静,同样抿了一口清茶,赵京也饶有兴致的看向了罗芷然。

    “芷然姐!不知道你喜欢什么样的男人呢?我看一定是司马兄这样的吧!要不然也不可能,夫唱妇随的来试探我,不是吗?”

    赵京的话一语双关,直接点出了司马端阳和罗芷然之间那层若有若无的关系,同时也切中了这次会谈的目的,但是对面的罗芷然却依旧是面色不改。

    “是啊!我是觉得端阳挺好的!跟他在一起,让我感到很轻松!”十分大方的承认了这一点,罗芷然也笑着反问道:“不过赵京,既然你已经知道,我们是来试探你的,你就没什么其他的想法吗?比如说,我们是来帮那个莫非做卧底的?”

    “呵呵!芷然姐,你这么说就有点儿意思了啊!”面对着罗芷然的反问淡笑了一声,赵京也一脸无所谓道:“其实关于这个问题,你们既然已经说明了!我为什么还要费力的去问呢?你们是来帮那个莫非来卧底的也好,不是来卧底的也好!其实从本质上,我都不相信你们!所以这个问题,根本就没什么意义!如果说真正可能有意义的地方的话,也就是寻求一下,我们之间是不是有可以合作的地方而已!毕竟我可不觉得,人不会为了利益,改变自己的初衷!”

    赵京的话说完,司马端阳和罗芷然的目光微微闪烁了一下,随后司马端阳也继续道:“那么赵兄你,又是如何肯定,你会有足够的利益,让我们改变初衷呢?简单来说的话,那个莫非身后可有着洛家这个大靠山,现在又多了一个齐林峰!再加上他那神秘莫测的背后师门!老实说,我可不觉得,你莲花门能及得上人家所给的长远利益!”

    “哈哈哈哈!司马兄,果然豪爽!”面对着司马端阳赤裸裸的瞧不起,赵京没有丝毫的恼怒,反而是十分爽朗的大笑了一声,而在大笑之后,赵京也点了点头说道:“确实如同司马兄所说,仅仅我一个莲花门,确实给不了司马兄足够改变意志的利益,可是这并不代表,我拿不出这种利益!现在我问司马兄一个问题,江湖上人人对我莲花门白眼相看,可是这些年我莲花门的生意,却一直是做的有声有色,即便依旧是下五门,可是真正的实力,已经远超那些名门大派!司马兄有没有想过,这是为什么?老实说,现在的江湖,跟以前的江湖已经不一样了!毕竟钱可以解决很多问题,而来钱最快的门路,都是人们所看不起的门路!”

    唰!

    赵京的话说完之后,司马端阳和罗芷然的眼神立刻就闪烁了一下,一时间也意识到赵京这话里面,蕴含了相当大的信息量,而在其中最明显的一条就是,下五门已经在暗中结成了联盟。

    所谓的下五门,相信有点儿武林常识的人都知道怎么回事儿,经营的也同样是一些让人不耻憎恨的营生,所以长久以来一直是受到正派的打压,但是不得不承认的是,下五门的实力还是相当强悍的,其中的高手佼佼者也大有人在,要不然这么多年早就被正派给剿灭了。

    莲花门就是其中的一门,可是五门联合这种情况,其实是很少发生的,毕竟他们这种铤而走险的人,一般情况下为了利益什么都做得出来,所以在利益的原因下,也很难统合在一起。

    现在赵京的话里,已经表明下五门居然已经联合,这就证明有一股让下五门不得不忌惮的势力,在暗中统合了下五门,从而成为了这股势力的下属势力,这样的一个情况,可大大出乎了司马端阳和罗芷然的预料。

    至于在当今的这个格局之下,能够有能力统一了下五门的势力,基本上可以判定,只能来自于一个地方,而这个地方是整个江湖异人界,都斗不过也不敢斗的地方。

    “赵兄!你说出了这些,难道就不怕,我会捅出去?”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心情之后,司马端阳也面色平静的反问了一声。

    “呵呵呵呵!捅出去?”嗤笑着反问了一声,赵京也继续道:“我想司马兄是一个聪明人,不会去做这种糊涂事儿的!我相信,在足够的利益面前,司马兄是知道自己该做什么的!”

    “除了足够的利益,我想还有足够的武力威慑吧?”再次对着赵京反问了一声,司马端阳的眼神之中,这次也明确的闪过了一丝的忌惮。

    赵京的话听着云里雾里,可是这其中所蕴含的分量,却是毋庸置疑的。

    下五门虽然为人不耻,可是硬实力是存在的,尤其是现在这个浮躁的社会之下,下五门所经营的各个行业,都属于是隐藏在下面的巨大利益产业,这分量究竟有多么的巨大,谁也无法估计。

    更重要的一点还是,眼前这情况,根本就不仅仅是下五门联合的问题,这其中还囊括了很多其他八十一门的人,而被干掉的刘洪几个,就是最好的代表。

    或许一两个小门户不足为据,可是五个呢?十个呢?二十个呢?这样的势力加在一起,究竟有多么的庞大?而在炎黄又有谁,能有这么大的能力,统合这些小门户,这根本就用不着多猜什么了。

    面对着眼前赵京这么肆无忌惮的一个情况,司马端阳和罗芷然也意识到,现在的主动权,已经完全的掌握在了赵京的手里。

    “赵兄!说了这么多,你想表达的,到底是什么?”微微皱着眉看着赵京,司马端阳也询问了一声。

    “我刚才已经说了!我只是在寻求一下,我们之间有没有可以合作的地方而已!”依旧是淡笑着说明了一声,赵京也取出了自己的手机说道:“司马兄!芷然姐!为了表示诚意!我想还是让我幕后的老板,来跟你们谈谈吧!”

    一副老神在在吃定了司马端阳和罗芷然的态度之下,赵京也拨通了刘少的电话。

    “刘少!现在我正在跟他们在一起!嗯!好的!”简单的跟电话那头的刘少说了两句,赵京也将手机递到了司马端阳的面前。

    面色复杂的看着赵京手里的手机,司马端阳犹豫了一下之后,也接了过来。

    “喂!你好,我是司马端阳!”司马端阳的话结束,电话那头立刻就传来了刘少的声音。

    “呵呵!中音十足,不愧是司马家族的当代天才啊!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刘……!当然单纯的说名字,可能你不知道!我家住在京畿,云蒙别墅区!”

    唰!!!

    刘少的这一番自我介绍结束之后,司马端阳的眼神闪动之间,心脏也跟着狠狠跳动了一下。

    对于京畿之地的云蒙别墅区,像是到了他们这种程度的人,没几个不知道其中巨大的分量,因为那里面居住的,可全都是举足轻重的大人物。

    “原来是刘少!真是失敬!刚才有失礼之处,还望刘少见谅!”心里掀起了一阵的惊涛骇浪,司马端阳的态度,立刻就放低了很多。

    “呵呵!别客气!我可不会跟合作伙伴计较的!”再次淡笑一声之间,刘少也继续道:“司马兄弟,我这个人直脾气!我想该说的赵京都已经说了!而我现在也已经表明了身份,这也证明了我合作的诚意,不知道司马兄弟,你是什么意思啊?”

    大约十分钟之后,司马端阳也将手机交还给了赵京,而这时司马端阳和罗芷然的面色,也变得异常复杂了起来。

    看着眼前的司马端阳和罗芷然,赵京并没急着说什么,而是一脸玩味的等着他们的回答。

    皱着眉思索了一番,再次的互相看了一眼之后,司马端阳也对着赵京伸出了手。

    “赵兄!希望以后,我们合作愉快!”

    “呵呵!司马兄,果然是一个识时务的俊杰!合作愉快!”对着司马端阳一笑,赵京也握住了司马端阳的手。

    面色复杂的看着跟赵京握手的司马端阳,罗芷然的眼神也闪烁了一下,心里也涌上了一股十分复杂的感觉,因为他们毕竟是接受了莫非的委托,来试探赵京的。

    可是眼前这情况,却让罗芷然有些无法适从,同样的她也知道司马端阳的想法绝对没有表面上那么简单。

    毕竟他可是被称为,性格与能力,最接近他的先祖‘司马懿’的人。

章节目录

我不是保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禁忌书屋只为原作者莫离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莫离生并收藏我不是保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