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贼之王摊开手掌,一小片黑色的织物呈现出来。
    织物粗糙古旧,边缘参差不齐,显然只是残片。
    织物表面原本的花纹已经斑驳,看上去有象牙的轮廓。
    “你猜这么是什么宝贝?”盗贼之王端着手掌,一脸郑重问道。
    “宝贝?”
    徐阳仔细端详。
    “不会是从古墓中盗来的一块衣角吧?”
    黑夜盗贼的日常之一就是盗墓,徐阳因此推断。
    盗贼之王对徐阳的回答不屑一笑,道:“这也不怪你。即便是真正的黑夜盗贼,也不可能认出它。一块看上去残破的织物,即便是在宝藏古墓中发现的,也不会被拿走的。”
    “这么说,是我没眼光喽?”徐阳摊开手道。
    “这件宝贝关乎一个秘密,不过整个战道世界中知道这个秘密的人不会超过五个。”盗贼之王晃着一只手道。
    “是什么秘密?”徐阳小声询问。
    “是关于这个世界的秘密。”盗贼之王凑近,小声回应。
    “哦?愿闻其详。”徐阳眨了眨眼睛。
    “这残片共有十枚,每次元魔战道世界开启,便会降临。在这个世界中拥有十座城市,地上三座,地下七座。每一枚残片对应一座城市,会出现在第一位城主的身上。”
    徐阳想了想,道:“听你这么一说,我好像还真见过类似的东西。在我完成狮皮卷轴的第一个任务时,狮皮卷轴赐予我了新的名字和城主名誉,并给了一小块织物残片。我不知道它有什么用?不过,和你手中的残片有所不同。”
    说着,徐阳摸出储物袋,从中取出狮皮卷轴和一小块织物。
    “就是这个。”徐阳将自己的织物残片捧在手中。
    徐阳手中的织物残片呈现出淡紫色,其上有紫色狮鬃的图案,像是紫狮战旗的一角。
    盗贼之王凑近,低头察看,道:“就是它。”
    徐阳笑了笑,道:“另外,我还有两个差不多的碎片。是我在战胜攻打紫狮之城的两个家伙后,他们逃跑时丢下的。”
    徐阳又取出两个碎片,是一枚青色和一枚土黄色的织物残片。
    青色的上面有蛇牙纹样,土黄色的上面有豹尾图案,分别来自两位地下城城主毒刺和暴风。
    “果然在你的手里,之前我听说暴风和毒刺两位城主联手攻打紫狮之城,结果大败而逃。按照战道世界的规则,他们身上的宝物会作为战利品被胜利者得到。”
    “这些到底是什么宝贝,你还没有告诉我?”
    “十方旗!”盗贼之王的瞳孔中闪烁着光彩,“准确地说,你手中的是十方旗的三枚残片。”
    “十方旗?我从来没听说过。”
    “你当然没听说过,记录十方旗秘密的古代圣碑,被人从元魔圣山盗走,而后藏在中心之城的地窖中,我也是无意中发现的。圣碑上记载,十方旗代表着十座城市的源力,也就是这个世界的界面之力。谁掌握了十方旗,就可以在战场上召唤最强大的界面神力。但它有十个碎片,凑齐后,必须经过特殊的祈福仪式才能激活......”盗贼之王娓娓道来。
    “这么说,若是能成功复原十方旗,光明联军必会在与黑暗力量的决战中获得最大的助力。”听了盗贼之王的介绍,徐阳心中大喜。
    “就是如此。”盗贼之王点头。
    “
    人们都说盗贼之王瑞塔组织了抵抗军,反抗中心之城的统治,是真的吗?”徐阳问道。
    “中心之城的城主巨山在前不久一统地下七座城市后,就公开称王。巨山大王不允许地下城世界中的其他任何人再被称王,必须无条件归顺中心之城,不然就会被赶尽杀绝。
    没想到偌大的地下城世界竟然容不下我一个小小的盗贼之王。我虽然并不是什么真正的王者,但也绝不会屈服任何人。
    人们传说我组织了抵抗军,我可没那么伟大。
    实际上,我不过是和志同道合的几个同伴一起潜入中心之城拿些值钱的东西罢了。”
    说到这里,盗贼之王叹了口气,继续道:“这一次我和几个兄弟再次潜入中心之城,却失手了。我的几个同伴当场被巨山的人杀死。那些混乱精灵被种下了某种鬼巫之咒,太过可怕。我脖子上的伤口就是逃走时被那些家伙刺伤的。不过,这一次进去中心之城,我在巨力的寝宫里,趁着他洗澡的时候,偷走了这枚原本属于中心之城的十方旗碎片。”
    “既然你将十方旗碎片送给我,我一定会帮你和你的同伴报仇的。”徐阳道。
    “我不是请求你帮我和我的几个同伴报仇,黑夜盗贼为自由而生,也应该为自由而死。”
    说着,盗贼之王的身形化作一道灰色的旋风,而后悄然消失在密林中。
    虚空中传来盗贼之王最后的话语,“中心之城的巡逻队马上就到这里了,我走了。魔火领主,如果你能成功复原十方旗,变得足够强大,我想我们还会见面的。”
    “后会有期。”徐阳看着盗贼之王消失的方向,郑重道。
    就在盗贼之王刚刚离开不久。
    果然,密林的另一头传来凌乱的脚步声,人数很多,是一队扛着中心之城旗帜的混乱精灵战队。
    高高的战旗上,绘有头戴骷髅皇冠的象兽图案,恐怖且诡异。
    徐阳瞄了一眼,戴上遮面用的黑巾,朝着相反的方向潜行而去。
    ......
    小半天后,光明联军的军帐中。
    徐阳将这次中心之城之行,和半路遇到盗贼之王的事情,详细告知给金玉小僧和兰优优。
    金玉小僧和兰优优听得认真,好像自己也去了一趟中心之城似的。
    徐阳道:“中心之城虽然还掌握在巨山的手中,但已经堕落为黑暗之城。中心之城的混乱精灵们被加持了鬼灵巫咒,拥有了强大的邪恶力量。”
    金玉小僧道:“混乱精灵堕入鬼灵一途,这真是十分可怕的一件事。”
    兰优优道:“所以,接下来的决战,我们光明联军必须取得胜利。不然,整个世界都将会被鬼灵巫咒污染。”
    徐阳道:“如果盗贼之王所说的是真的,十方旗便是克制鬼灵巫咒的至高宝物。”
    兰优优道:“十方旗也许真的存在,因为我这里就有三枚残片。一枚是我自己的,另外两枚是击败冥河和撕裂的联军后得到的。”
    金玉小僧道:“我这里也有三枚残片。一片是我成为白狮之城的城主后,来自狮皮卷轴。另外两片是来自被我击败的暗夜和硬铠。”
    二人各自拿出三枚织物残片。
    兰优优手上的三个残片上的图案分别是狮冠,河马耳朵和鳄鱼嘴巴。
    金玉小僧手上的三个残片上的图案分别是白狮,鬣狗鼻子和犀牛角。
    徐阳道:“接下来,我们可以按照盗贼之王所说的祈福之法,将这十枚残片融合。”
    金玉小僧道:“十方旗这种宝贝一旦现世,便会自动认主。我们三人中,徐阳的魂力和体质都属最强,他最适合操控十方旗。”
    兰优优的眼神瞄向徐阳,戏谑道:“那是当然,本女王的后宫当然是最强壮的男人。今天晚上刚好是满月。徐阳,我们要不要一起看月亮。”
    徐阳看到兰优优飘过来的眼神,仿佛看到一头兴奋的母狮,不自觉以手撑腰,连忙道:“女王大人,还是复原十方旗要紧。赏月的事,以后会有很多机会的。”
    “那好吧,本女王还是分得清事情轻重的。”兰优优狐媚一笑。
    徐阳道:“按照盗贼之王所说,复原十方旗的仪式除了集齐十枚碎片外,还需要农民珍藏的稻谷种子,神圣白鹿的眼泪和独角魔狮的一缕鬃毛,这三样东西缺一不可。”
    兰优优取出一个小口袋,递过去,道:“我这里刚好就有一袋农民珍藏的稻谷种子。是荣耀之城兵团出征时,荣耀之城的农民送给我的祝福礼物。这些种子在人族中象征着希望。”
    金玉小僧取出一个不大的白玉瓶,道:“这瓶子里面装的就是几滴神圣白鹿的眼泪。是我以天魔之法医治一头生病的神圣白鹿后,它回赠给我的礼物。神圣白鹿的眼泪在光明精灵种族中象征着正义。”
    徐阳取出一个储物袋,在其中拿出一缕独角魔狮的鬃毛,道:“这是我和一头独角魔狮首领切磋力量获胜后,它送给我的礼物。独角魔狮的鬃毛在魔兽种族中象征着勇敢。”
    三个人互相看着,哈哈大笑。
    “没想到这么巧,祈福仪式需要的材料就在我们三个人的身上。”兰优优道。
    “是我们拥有希望,正义和勇敢的品质。”金玉小僧道。
    “十方旗,一定会帮助我们战胜中心之城的黑暗军团。”徐阳语气坚定道。
    接下来,在兰优优女王的命令下,光明联军迅速搭建了一座临时的祈福法坛。
    法坛周围由重兵把守,兰优优和金玉小僧在一旁护法,由徐阳亲自主持祈福仪式。
    徐阳双手合十,虔诚祈福。
    在祈福的作用下,农民的稻谷,神圣白鹿的眼泪和独角紫狮的狮鬃化作三色灵光融化在十方旗的碎片中。
    十枚碎片闪出十色光彩,如获得翅膀的小鸟们飞到半空中。
    “伟大的十方旗,象征着希望,正义和勇敢品质的十方旗,重生吧!”徐阳高呼着,然后一道雷火法咒加持。
    火焰和雷霆将十方旗碎片包裹住。
    忽地,法坛上方的高空中,现出一座魔旋旋涡。
    十座城市的最高建筑上飞出十色灵光,而后经由魔旋旋涡吐出,落在十方旗的碎片上。
    “轰隆隆!”
    天空中盛开火焰之花和雷霆之花。
    徐阳一招手,一面巴掌大小的三角形彩旗落在了他的手中。
    就在徐阳的手攥住十方旗的一刹那。
    一道电流由十方旗上传递而出,化作一枚奇异的符号烙印在他体内的紫府空间中。
    那是一种认主的契约。
    徐阳听到十方旗中有一个声音在和他“说话”。
    嘤嘤,啾啾。
    “十方旗!”徐阳满意地点头。

章节目录

幽冥真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禁忌书屋只为原作者凉水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凉水面并收藏幽冥真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