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明联军在距离地下世界,中心之城三十里外,暂时安营扎寨。
    荣耀女王派出了三队侦察兵,先行潜入中心之城周围,以便掌握对手的情况。
    一处小山丘上,徐阳,兰优优和金玉小僧三人并肩而立,望着对面的中心之城。
    中心之城原本是白色花岗岩打造的巨大建筑群。
    此刻,却是笼罩在暗黑的雾霾之中,透着说不清的阴森。
    远远看去,像是一只半隐在暗处的巨兽盘踞在山顶,凶视着下面的世界。
    金玉小僧道:“我们一路赶来还算及时,如果按照每座城市正常爆兵的速度,我们应该还是会在兵员数量上处于弱势。但相差应该不会太大,我们可以用适当的战术弥补兵员上的弱势。”
    徐阳道:“我们是进攻一方,主动权在我们一方,我们如果集中兵力攻击一个防御稍弱的方向,获胜的把握就会大增。”
    兰优优道:“我们可以先假装兵分三路,然后将主力集中在一个方向。这样,分化了对手防守的同时,我们至少可以保证主攻方向上兵员数量不吃太大亏。”
    金玉小僧看向兰优优,道:“你不愧是战争女王,战术运用高明。”
    徐阳挑起大拇哥道:“战术这一块儿,女王大人是真的强。”
    兰优优笑了笑,道:“你们一个是我的后宫,一个是我的兄长,我怎么能让你们被敌人欺负呢?”
    “哈哈哈。”金玉小僧和徐阳相视大笑。
    ......
    中心之城大殿的屋顶上,成群的黑乌鸦徘徊着。
    这些乌鸦浑身冒着暗色鬼气,它们赤红的瞳孔闪着光。每每飞落,便会扬起一团乌黑,仿佛根本不是这一界的生命。
    大殿内,穹顶之下空空荡荡,只有城主独自一人端坐在由紫水晶打造的宝座上。
    紫水晶宝座向外散出汩汩流水般的紫色。
    随着城主的呼吸,一些紫色气体会被他吸入鼻孔,他的皮肤表面和一双眼神中向外溢出淡紫色的光。
    城主的头顶戴着一尊漆黑的王冠,王冠上镶嵌着血红色的宝石,闪出诡异的光彩,好似来自地狱的眼睛。
    城主身穿黑色长袍,脸上罩着乌黑的象兽面具,面具上两颗象牙如犄角一般突兀在脸的两侧,像是一头好斗的双角兽。
    他的手中正把玩着一个拳头大小的水晶骷髅头。
    水晶骷髅的光脑壳上铭刻着一枚血红色的符文,符文的形状像是一把钩子,也像是一截断了的牛角尖。
    “伟大的巨山主人,我派出的鬼乌鸦告知我,光明联军已经来到中心之城三十里外,暂时安营扎寨。他们兵种齐整,共计有千数的兵员。”
    说话的竟然是城主手中把玩的水晶骷髅头,声音嘶哑干涩,好像几天没喝水的人。
    “什么?”城主从宝座上站起来。
    “你不是说有星空女巫在飞架桥上布置了一座星空黑洞吗?另外,中心之城的边界关卡中,你不是还布置了五百头黑暗雄狮吗?怎么他们这么快就来了?你这个家伙,如果欺骗我,我就摔碎了你的脑壳。”城主不满道。
    “巨山主人,您别生气,这一切只是意外。
    那位星空女巫虽然被我骗去飞架桥,但她信仰的是巫神,并不会完全听命于我。
    至于守护关卡的五百黑暗雄狮,我在它们身上施加的鬼咒被荣耀之城的战争女
    王以某种光明圣物驱散了。变成神圣白狮的它们,不会听命于任何人。
    光明联军的确比之前预想的动作要快了些。
    实际上,我们在兵员数量上还是优于他们的,而且我们还有神秘的强大兵种。
    再加上主人您无与伦比的指挥才能,中心之城必会成为光明联军的坟墓。
    我保证,优势仍旧在我们一方。”
    “鬼巫,接下来的一战,可是生死之战。如果我在战场上输掉了,我就会把你的光脑壳摔碎在地上。”城主将水晶骷髅头高高举起,目露凶光道。
    “主人!主人!您还是把手放下来,我可是恐高的。”水晶骷髅惊慌道。
    “你说,接下来我们是出城迎战呢?还是坚守城池不出?”
    “光明联军由三位首领带队。”
    紫狮之城的魔火是一位战争领主,白狮之城的魔瞳是一位天魔祭司,荣耀之城的兰香是一位战争女王。
    如果从个人战力来看,最强大的是魔火,他擅长雷火魔咒。
    但从战役指挥来看,最强大的却是战争女王兰香,她擅长各种战术配合,可以发挥出兵种的最大战力。
    而白狮之城的那位天魔祭司,天生三目,却有着最强的战场感知天赋。
    我们如果盲目出击,便首先会被天魔祭司掌握动态,然后战争女王会迅速布置战术。战斗一起,战争领主就会以强大的雷火咒术对我们薄弱环节进行雷火打击。
    而我们的天然优势是中心之城居高临下的坚固防御。
    有了中心之城的防御,就可以限制战争女王的一些战术,而城墙的高度可以削弱战争领主的雷火攻击。
    至于天魔祭司的战场感知优势,我已经在城墙的战场上提前布置好怨灵领域,可以削弱他的感知。
    所以,我的建议是坚守不出。”
    城主高举的手放下来,用手摩擦了一下水晶骷髅的表面,道:“你这个家伙,聪明的就剩下一个脑壳了。”
    ......
    光明联军。
    派出去的三队侦察兵及时赶回,向战争女王报告了得知的敌情。
    战争女王立刻召集其他两位首领到中军帐议事。
    “派出的侦察兵回来了,”战争女王兰优优将一张地图铺在桌子上,用手指着,“让我们先看看中心之城的地形图。”
    徐阳和金玉小僧的目光盯在地形图上。
    “中心之城南侧背靠大山,只有东、西、北三面可攻,我们要做的是选择一个最好的主攻方向。东面是一大片沼泽,可用于行军的道路很狭小。西面是一片沙地,不利于战马行进。北面是一大片平原,非常适合用兵。”兰优优道。
    “从地形上看,从北面进攻是最佳选择。”金玉小僧道。
    “我想,中心之城的主要防御方向也一定在北面。”徐阳道。
    “的确,侦察兵带回来的情报显示,北面集中了中心之城三分之二以上的兵力,大概有两千之数。西面和北面各有一千之数的兵力。而且,这些只是根据有限的情报推断而出的兵力,实际上中心之城的兵员数量可能还要多一些。”兰优优解释道。
    “我们只有不到千数的兵员,这么算来,我们的总兵力还是弱于中心之城太多的。如果从北面攻击,千数对上两千,再加上城关防御加持,我们很难有获胜的把握。”徐阳道。
    “如果能从西面或者北面进攻,反而我们的兵员数量不会吃亏。只是行
    军太慢,一旦目标暴露,敌人就有时间调动守城兵力。”金玉小僧道。
    “眼下看来,敌强我弱,而且我们很难找到最好的攻击方向。而且时间越长,中心之城内的兵员数量就会越来越多,我们距离本城太远,无法继续补充兵员。”徐阳道。
    “我们一定要好好谋划一番,找到最佳的攻击策略才行。接下来是一场决战,不能有半点疏忽。”兰优优道。
    直到天黑,中军帐内秉起烛火,三位首领仍旧在商议对策。
    半夜,天空上的星星疲惫的眨着眼。
    三个人走出中军帐,看向对面依山而建的中心之城,黑洞洞一大片,如深渊一般。
    兰优优道:“我们虽然制定出不同方向上的攻击策略,但每一种攻击策略都不是完美的,或者说胜算不大。”
    金玉小僧道:“中心之城依山而建,夜路不平,只能在白天开启攻城战。如果我们选择天亮就开始攻击的话,应该算是殊死一搏。”
    兰优优没有再说话,只是微微摇头。
    她作为一位战争女王,从来不打没有把握的仗。
    但这一次,却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场面突然冷却,三个人站在黑夜的风里,可以听见风扯动联军旗帜的声音。
    “这一仗,必须要打。目前看来,中心之城的爆兵速度更超过预期。若是等到中心之城内的敌人冲向地面的一天,我们根本没有能力阻挡。”徐阳道。
    “必须要打。”兰优优和金玉小僧异口同声道。
    “在整个光明联军中,我的个人攻击力最强。明天一早,我一个人想办法潜入中心之城,找到中心之城的防御弱点后,我们再发动进攻也不迟。”徐阳自告奋勇道。
    “这?”兰优优担心,“你一个人,这太危险了。”
    “也许是唯一的办法了。”金玉小僧道。
    “天很晚了,抓紧时间休息一下,明天一早,我就出发。”徐阳道。
    ......
    日出,天明。
    徐阳乔庄成黑夜盗贼的模样,穿了一身黑色的紧身衣,并以黑布遮面,只留一双眼神在外面。
    之后,他独自一人,循着山林小路,向着中心之城所在的山体攀去。
    ......
    林地中,徐阳遇到了中心之城的巡逻兵。
    为了避免暴露,徐阳或将身体埋进树叶,或躲藏在石头后面,或干脆潜入溪水中。
    不知拐了几个弯,绕了几个小山包,他终于来到中心之城北面附近的一片树林中。
    中心之城戒备森严,城墙足有二十丈高,城关的守卫不停巡逻,很难攀过城墙而不被发现。
    唯一的办法,只有从大门混进去。
    大门平时紧闭不开,只有偶尔换岗的兵士才会出入。
    换岗的兵士并不固定。而且,他们还有特殊的口令。
    徐阳躲在树林后,观察了大半天,却始终没有找到混入中心之城的办法。
    想来想去,有些口渴。
    徐阳将腰间别着的紫色酒葫芦摘了下来。
    即便乔庄成黑夜盗贼,他仍旧是一个酒鬼。
    几大口酒水入口,顿觉精神气爽。徐阳重新将酒葫芦挂在腰间。
    而当他转身时,他却突然发现眼前多了一个人。
    那人就距离他几丈之远,竟然之前没有发现!
    “什么人?”徐阳惊呼。

章节目录

幽冥真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禁忌书屋只为原作者凉水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凉水面并收藏幽冥真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