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纪一边恢复伤势,一边苦笑着自嘲,从前他是大哥,不曾想自己倒是成了小弟了。

    智纪苦笑一声,摇了摇头,不过有这样一个可以生死相依的兄弟,谁大谁小似乎没有什么意义,只是智纪并没有发现,在他吸收炼化那些草药的时候,在周围有一道身影在一直关注着他。

    “少主,炼狱魔宗的未来,在您身上,不论如何,您都不能出事!”那一道身影喃喃自语,转身而去,只能看到他身上黑红色的魔纹。

    这一切都是他在背后布置,否则就只是智纪,怎么可能会有这种运气,是他弄了一颗大树,挡住了水流的运转,也是他,布置了这个看似纯天然的地方,就是为了他的少主,能够振作起来。

    现在看起来,他的目的似乎已经达到了。

    过了许久,智纪这才睁开了眼睛,似乎发现了什么,又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现,只感觉浑身通透。

    “舒服,只不过。”智纪捂了一下自己的脑袋,说道“我的头还真是疼啊!”

    而在另外一个方向,周童在昏迷的几天几夜,然后又在入夜三小时之后,逐渐醒了过来。

    他挣扎着坐了起来,自己身体上的伤口完全愈合了,表面看起来没有任何的问题,毕竟是仙人体质了,要恢复这一点点伤,当然是会比常人快不少的,不过就算是这样,那些普通人也羡慕不来的。

    周童醒来的动作很小,听着外面好像有什么动静,趴着听着,但是外面的人根本不知道这一点,所以他们以为周童根本没有醒过来,现在就在帐篷之外议论起来。

    “真是不知道队长是怎么想的,为什么要带回来这么一个陌生人?他究竟怎么来的,来这个荒芜人烟的热带雨林做什么?还有,他又为什么会在激流之上,而且还受了这么重的伤?这个事情不了解清楚的话,我觉得我们没有必要让他待在这里!”一个队员埋怨说道,分愤愤不平。

    “对对,主要还有粮食,我之前就在救他们的时候,提出了,这个粮食根本撑不住第七个人的出现,他一出现肯定就要跟我们分粮!我们几个可是连自己都不够吃,每天都是省着,他这个时候一出来,就多了一张嘴,我们就连一杯羹都分不到了!”那个尖嘴老鼠样的女人一说完,说话的姿态真的让人很不开心。

    接着那个尖嘴猴腮的男人又补充进几句:“这可不是,你的事情加上我提出的几个疑惑,那就充分说明一件事情,此人不能留!实在不行,我们就打发他走算了!反正他的伤也已经好的差不多了,你们说是吧!”

    “这个……这个,我觉得还是不妥啊,正所谓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们这个时候让一个毫无设备的人在丛林,在热带雨林之中走着,那不是跟要了他的命上一样的道理吗?”最开始说话的那个队员又有些犹豫了,没办法,毕竟给还是普通人,无法磨灭自己的良知,放弃一个人的生命。

    只是边上的光头接哼了一声,周童记得那个给智纪做人工呼吸的就是这个家伙,似乎取向有点小问题,只是他的话但是一瞬间激起了另外两个人的民愤,接着说道:“咳咳,那佛法还有云,你不入地狱谁地狱呢,既然这样,为什么,你不去死呢!你一死了,那我们在收留一个人就没有什么问题了,你说呢,光头!”

    话说完,尖嘴薄舌的鼠妇两手插腰,目光尖锐地看着光头,还有剩下的两个人,他们一直保持着沉默,让刻薄的两个很不自在,这个家伙要不然就爽快一点,说支持他们几个的话,要不然到时候一起收拾了,反正这次的投资自己的股份是最大的,根本不需要顾及他们几个人的看法。

    鼠妇给他们两个使眼色,女的害怕了,她的作用只是队医而已,牵着男子说道:“我们当然是自持傅姐了!我们这个也是懂的何为生死存亡的关头。不能……”

    只是她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一个人的声音打断了。

    “咳咳……你们几个可是在议论着我!”突然,周童咳嗽了两声,随后就撩开帐篷,探出脑袋来,出现在他们的身后。

    “那个你醒了。”队医艰难说道,这些天,一直是队医在照顾周童,虽然很惊讶他的恢复力,不过也没想到他竟然现在醒来,这可怕的恢复力,怕是怪物吧。

    周童点点头,他虽然没有苏醒,但是还是有点记忆的,这个女人还算是不错,对他很是照顾,周童自然不会把脸色摆的太难看,至于其他人嘛,那就不至于了。

    “刚才还在讨论,怎么现在不说了?”周童笑着问道,语气平淡。

    他其实能够理解,毕竟在这种环境之下,留下一个人可不容易,只是有些人说话的态度实在是让人非常的不爽,其他人看着周童的样子,他们几个就知了!他们所说的话,周童都听的清清楚楚。

    这一下,就非常尴尬了。几个人都不说话了。

    不过这种尴尬的气氛只是持续了几秒钟的时间,马上就被打破了,但是就算是被听了去,那个毒妇貌似还一点都不惧怕。在她看来,周童一个人重伤垂死,孤立无援,再加上现在天色已经黑了,周童无路可退,想要活命,只能守着这个帐篷。

    而帐篷是谁的?是她的,毒妇是这个探险队的最大股东,这些专业设备他就是投资最大的经纪人,有钱就是有话语权,所以就算是队长一般也不会得罪毒妇,给他话语权。

    所以他的地位在冒险团之中很超然,队长强行留下周童让她感觉很没面子,所以一定要把周童赶走,要不然周童臣服她才会开心一些。在这个女人眼里,什么都比不上面子。

    “自我介绍一下,你可以叫我傅姐,这个探险队是我赞助的,是我投资的产业之一,你如果不是野人的话,应该能够听的明白我的意思。”毒妇趾高气昂的说道。

    想要在这个探险队留下,就必须要使用他赞助的东西,所以,挑明利害之后,他根本就不怕周童。

    看着周童不回应自己,毒妇感觉脸上余光,冷哼一声,说道:“有关你刚才的问题,你说的没错不错,我们就是在说的你。你也应该知道,这荒郊野外的,地形那么复杂,你究竟从何而来呢?有什么目的?你身上的伤又是怎么回事?还有你为什么会出现在激流之上?会不会从事某种行业?”

    鼠妇一股脑地向周童发问,而且眼睛非常的尖锐,透露着一种恨毒的模样。她就是在隐喻周童做些伤天害理的勾当,使劲的泼脏水。

    “你是真说对了,我为国家做事。”周童淡然说道,他是国非局的临时工,为国家做事完全能够解释得通,他才没有骗人呢。

    毒妇冷笑一声,不过周童的身份的确可疑,如果真是为国家做事,那就万万不能得罪,她选择了闭嘴。有钱也不敢和国家钢啊,毒妇也不是智障。

    眼看着毒妇终于安静下来,周童笑了笑,然后跟他们说:“你们担心食物的问题?没事我可以带你你们去找到食物。”

    周童的语气很平淡,作为当年的特种兵王,他什么场景没经历过,热带雨林,只是毛毛雨而已。

    “你真的可以?”有队员怀疑说道。

    “你们几个放心好了,我不是什么坏人,既然你们救了我那我自然也要报答下你们啦,这样吧,我去给你们弄点食物来。食物的问题,交给我没问题。”周童说道。

    姑且不说他的经验,单单是火雨之眼,一开,恐怕就遍地的食物了,这种事情,简直不要太轻松。

    不过,这在其他人看来真的是画不惊人誓不休啊,他们几个以为是自己耳朵听错了,就周童这一个受伤的身子骨,感觉走路都费劲,还想去给它们找食物,这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这个小伙子我看你是脑子烧坏了吧,就你这个状态还想去给我们找食物,这荒郊野岭,鸟无炊烟,你别到时候被野兽吃了,叫我们给你来收尸。”那个刻薄男子突然开口。

    他可是毒妇的忠实舔狗,和毒妇完全是一个阵营。

    “哎,那这样你去找就好了,不过你可不要说我们欺负你。”就在那个刻薄男子在怀疑周童的时候,毒妇却主张周童出去找食物,刻薄男几乎不解地看着毒妇。

    毒妇却呵呵一笑,自以为聪明的靠到他的耳边轻声说到:“这个可是他自己主动提出来要去找食物的我们可没有强求他。让他走了倒是件好事情,反正这个事情跟我们无关。”

    “哦,原来如此,还是傅姐想的周到,那就让他去,现在都已经过半夜了,外面怎么可能会有什么食物,丛林里几乎都是一片黑夜,根本寻不到路。所以他肯定会在外面迷路,到时候找不到回来的路,那他就会死在外面,哈哈,这一个不就是我们的目的吗?”刻薄男说道。

    他是看出来了,周童根本就和他们不是一路人,那么没办法了,完全只能毁灭。

    他们两个人在那窃窃私语的,而他们所说对话,周童都听的一清二楚,只是周童没有戳破而已,现在外面虽然天黑,但是只要有月亮,自己就能够靠自己的火眼寻到在暗中的动物。

    更不要说,他这多年经验,等下就亮瞎他们的狗眼。

    “我们这人数有点多,你多弄点,要不然不够吃的怎么办?”毒妇突然嘲讽说道。

    “是的是的,多弄点,我也是突然之间就有点饿了,哈哈哈。”刻薄男也是乐呵的在一边附和,他们可不相信周童能够拖着重伤之躯赶回来。

    “那我去了!”说着,周童就提上了一个探险头灯,准备出发。他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装逼打脸了,送上门的打脸机会,不要白不要。

    “别别,小伙子外面天黑的很,这个地方又是丛林,毒蛇什么的非常多,你这样贸然的出去,这想要活着回来恐怕比登天还难啊!”那个光头立马劝阻着周童,也就是那个胖子。

    而这个时候队长也正好从帐篷里出来,手上捣鼓着给周童换的药,看着他们几个人聚集在一块儿,还以为发生了什么事情于是便立马上前,询问是出了什么问题。

    “你们几个又在这里说着什么?”队长好奇问道。

章节目录

大小姐的贴身兵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禁忌书屋只为原作者挥刀斩明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挥刀斩明月并收藏大小姐的贴身兵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