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长情多 作者:鹭草以南

    分卷阅读81

    夜长情多 作者:鹭草以南

    分卷阅读81

    龌龊,来自法国的舞蹈大师并非被颜森勾引到南都来的,而是真的被颜森的舞蹈天赋吸引来的,对方心甘情愿自掏腰包来到南都培养颜森这个新人,当然,颜修作为老板定不会那么委屈这远道而来的客人兼舞蹈老师。

    这位法国的编舞大师是声明显赫的明星老师,曾为许多国际的大牌艺人编过舞。要请他亲身教导实属不易,况且这位舞蹈家在法国还有私人创办的舞蹈学校,如今能丢下自己的事业来教授一个默默无闻的新人,可见颜森的魅力有多大。

    练舞房里没有座椅,裴钰在这空旷明亮的地方找了个角落席地而坐,身后是一面与墙面和为一体的巨大镜子,他倚在上面,嘴里包着一个冰块,他鼓起腮帮子笑眯眯的观看弟弟的舞姿。

    他这个姿势本是蜷缩在一起的,双臂抱着双膝,赤脚交叉叠放,然而脊背挺直,线条优美,丝毫没有弓腰驼背。这倒是引起了特诺的关注。

    特诺就是那位法国的舞蹈家,他是主攻现代舞的,因此很注重天生的身体构造,这点和现代舞的鼻祖芭蕾舞是相通的,特诺注意裴钰很久了,在休息的时间,他终于得忍不住用法语对一旁的翻译说道:“他的身体条件很好,不跳舞可惜了……”

    颜森在一旁仰头喝水,并没有注意那边的老师正和主力对自己的哥哥评头论足,间或窃窃私语,仿佛有所企图。

    裴钰被对面的老外盯得莫名其妙,他向柳笙求助,柳笙也是摇头不语,显然也是不明白其中缘由。而那边的老外叽叽喳喳,他自然不可能听懂谈话内容里的任何一句。

    翻译孙小姐对颜森重复了一遍特诺的话,颜森放下矿泉水瓶,打了个十分不雅的响嗝,然后愣了足有半分钟,才回头去看仍旧蜷缩在镜子边边上的裴钰。

    他一直觉得哥哥的身体是十分美好的,尤其在床上一丝不挂的时候,柔韧度非常好,几乎可以尝试任何体位——颜森越想越下流,可见他并没有什么艺术细胞。

    或许是老天对裴钰那少一根筋的脑子的补偿,所以给了他一具堪称完美的躯体。他四肢修长匀称,肩膀端正,腰臀曲线分明,浑身皮肉细嫩。虽然没有美丽至极的天使面孔,也没有惊艳人的气场,然而相当的耐看,身上没有一丝粗糙的地方,全都经得起任何尖锐目光的审视。

    “他脑子没进水吧?”颜森用难以置信的表情看了看自己的舞蹈老师,言语之间并没有多少尊重,因为他知道特诺听不懂,孙小姐翻译的时候也会尽量美化自己的语言,所以更是变本加厉的出言不逊:“叫他别做梦了,我哥哥才不会学什么舞蹈,谁要是累着他了我就捏死谁!”

    “呃……”孙小姐的脸色变了又变,最终定格在了菜色上,然后转而对特诺吐露据称是世界上最优雅动听的语种:“森的哥哥身体不太好,所以一直对舞蹈望而却步,他很容易被累坏。”

    特诺明了的点点头,神情之间不无惋惜。其实这个法国佬还不知道裴钰智商有问题,因为他这几天都像个文静的抑郁者一样乖乖的在一边旁观,没有使傻气外露,所以他又成功的迷惑了一个人的耳目。

    在离开练舞房的路上,颜森在车上笑得前仰后合,他已经忍了很久了。

    哥哥今年都整三十了,还能从头学舞蹈,这真可算作是个奇迹了。

    “弟弟,你笑什么?”裴钰一直都蒙在鼓里,根本不知道他们刚才讨论了什么。

    颜森突然收住笑意,扭身身旁的裴钰,是呀,他今年三十了,脸上却没有留下多少岁月痕迹,可能是至始至终的保持着童心的缘故,所以呢,三十岁了又怎样呢?

    颜森一下子感到了自己的没心没肺,愿不愿意学跳舞,那得看哥哥是否喜欢,自己那么无端的就决定了他不会喜欢。

    颜森试探着问道:“哥哥想学跳舞吗?”

    裴钰有些诧异,随即又用心的思考了这个问题,最后有些迷茫的说道:“跳舞啊,好难的……不过弟弟跳得很好看……”裴钰一边自卑着,一边做出憧憬的表情。

    颜森露齿一笑,也开始想象裴钰若是跳舞会是什么样子的。走路都会不小心摔跤的一个人,也许会很滑稽。不过,那样优美的身段,若是跳些柔缓的舞,轻盈飘逸,应该向他的外形一样,云淡风情的美好。

    时间来到了傍晚,不过这并不是颜森一天结束的时候,他还得去录音棚试音。

    现在他已经开始接拍一些广告了,为的就是让观众熟悉他的面孔,而他身后的策划小组已经在开始为他筹备第一张个人专辑了。

    颜修信心满满,当然舍得砸钱。因此请到的幕后团队都是国内首屈一指的,一切都有条不紊的进行着,只等蓄势待发给以观众一个华丽的视听冲击。

    颜森掏出手机一看,时间太晚了,不便带哥哥一起去,而且袁莉也会在录音棚,他特别特别的不愿意哥哥落到那个女人犀利的目光下面。

    那个母夜叉也不知道是吃错了什么药,总队哥哥有敌对情绪,每次看见他都好像要用眼神把哥哥解剖了一样。

    颜森烦躁的抱怨了一声,无法,只好让柳笙带着哥哥回颜幕那里,虽然颜森万分的不情愿,但也只有这样了。

    裴钰到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和颜森吻别之后,就欢欢喜喜的回家去了。

    他到家的时候,颜幕已经在家了,今天简直早的出气,所以裴钰有些诧异。

    “呀!你怎么回来了?”裴钰没规没距的蹬掉鞋子跑过去。

    柳笙在后面把鞋子归位摆正。

    颜幕的眉尖蹙在一起,心想这是我自己的家我回来了很奇怪吗?

    裴钰也意识到自己的话没对,不过到底是哪里没对,他也不知道,所以就又不上了一句:“弟弟吃饭了吗?”

    颜幕无意去追究一个傻瓜的病句:“我在外面吃过了。”他淡淡的答道。事务所的职员今晚在酒店聚餐,作为老板的颜幕也去了,不过匆匆吃完就不肯奉陪,他硬是要走,因为上周把裴钰折腾病了,所以答应陪他去看电影补偿一下。

    裴钰显然是忘记了,不过颜幕却是连票都买好了,并没有让承诺泡汤的打算。

    裴钰听说要去看电影,高兴地连饭都不吃了,他克制着自己的热情,亟不可待的拽着颜幕出了门。

    主人家去看电影,柳笙自然没有跟着去的道理,所以就留下来看家。

    颜幕一个表面俨然而锐利的大男人,陪哥哥看的电影是梦工厂新出的卡通电影!

    他面无表情的坐在包厢里。前面大屏幕闪现的光影颜色映在他的脸上,电影里传出搞怪的配音,这一切似乎都与他无关。算起来他几乎快有一年没来过电影院了,他情愿买碟片在家一个人静静的看,而不是有这么多人的电影院里。

    而且买碟片也绝对不会是动画片!

    大荧幕里的情景吸引不了颜幕,他反而是有些好奇的扭头去看坐在旁边的裴钰。

    因为没有吃晚饭,所以颜幕给他买了快餐。只见裴钰像个白耗子一样缩在座位上吃薯片,而且发出一连串响脆的嗓音,随着大荧幕中的情景交替,他脸上的表情也跟着变化,比那卡通人物还要生动许多。

    突然,电影中出现了一只大怪物,一声咆哮,镜头再给一个特写,仿佛要从屏幕中钻出来一样。裴钰吓得向后一退,两只手攒成拳头,几乎要把掌中的薯片捏出水来——这种娱乐小孩儿的把戏,他却是当了真。

    颜幕因为他幼稚的表现而忍俊不禁,干脆伸手把他抱到了自己腿上坐着。

    “啊!”裴钰小小的惊呼了一声,紧接着反应过来,然后嘻嘻一笑,就扭了扭身子,调整出一个舒服的姿势在弟弟的腿上坐着,打算安心看电影。

    哪知却被一根混装的硬物顶到,即便隔了几层布料,确实仍然轮廓清晰。

    这……这里……

    这里是包厢,不会被人看见,所以颜幕很肆无忌惮。

    裴钰在被非礼的同时,眼睛直直的盯着前面的大荧幕,可里面的剧情他早已看不进去,一颗心咚咚的在腔子里活蹦乱跳,让他在颜幕的腿上如坐针毡。可裴钰不敢乱动,他知道包厢外面有许许多多的人,这个意识让他分外的敏感而紧张。

    要……要是被人看见了……可不得活活羞死在当场么!!?

    裴钰无法制止颜幕,只好假装很入迷的在看电影,然而他忽略不了身后的动静。

    他他他……他的裤子被扯到pp下面了,呜……从前面看好像衣冠完整,可后面却另有玄机,因为颜幕的手已经挤进了他的股缝……

    裴钰感到一阵恐慌,好像正在犯下弥天大错一样,而弟弟却是那样的蔑视所有,而他做不到,于是只能承担一切风险。

    培育想起身逃离,却被颜幕死死地禁锢在怀里,而那带着可怕硬物和温度的东西已经一点点的入侵了他。颜幕略显粗重的喘息喷溅在裴钰的耳廓,在眩晕的胀痛感中,裴钰好像听到了弟弟颤栗的轻笑,若有似无的撩拨着他紧绷的神经。

    这种事情已经不陌生,可是现在却换了一个令人心惊胆战的环境,裴钰的表现更加的生涩,身体的反应也很好的传达了他的惊恐与抗拒。

    无需激烈的动作,他一阵强似一阵的紧缩与吸纳就足够完成这场不动声色的欢爱,表面上风平浪静,内里实则是波涛汹涌。

    第二卷 恋 161 吃醋风波

    章节字数:3666 更新时间:110708 23:40

    不大的包厢里弥散着情欲的气息,知道电影结束,这行惊险的xx也宣告完毕。

    颜幕用纸巾草草擦拭了两人的下面,然后分别穿好了裤子。

    可颜幕倒是干净利落了,而他留在裴钰身体里的液体却缓缓流出来,湿了裴钰的裤子。

    裴钰感到股间一片粘腻腻的,又因为那里被长时间扩张而分外的不适。院内的观众已经散场,裴钰却赖在椅子上不肯走,他觉得自己是受到了欺骗,电影没看成,又被不声不响的蹂躏了一场。

    “怎么了?”颜幕本来起身要走,结果发现裴钰像一头倔驴一样在后面犯拧,他又退回去坐下,伸手拦了对方的肩膀,不显山不露水的用强势的力量把人勒进了自己的怀里,又挑起了裴钰的下巴。两人的眼神高低错落着对在一起,颜幕紧盯着那双氤氲这水雾的黑眸子,知道自己是做的出格了。

    他也是一时起了那样邪恶地心思,不论渴望有多强烈,忍着回家的定力颜幕总还是有的。而如此顽劣的行为,却完全是故意为之。

    他先前总是很压抑,最近却经常要做出连自己意想不到的轻浮举动。

    “哥哥生气了?”颜幕将鼻尖在裴钰的眼帘上蹭了蹭,这是零距离的细语,裴钰不由自主的闭上了眼睛,颜幕继续低语:“疼了,还是害羞了?告诉我。”

    他呼出的热气抚在裴钰的面庞上,使裴钰的睫毛不安的颤动,过了半晌,裴钰才睁开了眼睛仰视颜幕:“你……你骗人……”

    颜幕理解了他的意思,不是因为被骗去了什么,而单纯的是因为,他骗了他。

    两个“他”并列的,而裴钰很在乎其中出现的“骗”,他特别的排斥,原因是因为他。

    颜幕的心仿佛被一根手指重重的摁了一下,不疼,但有一种清晰地感觉,并且留下了印记。

    “不骗了,以后再不偏了……”颜幕上扬的嘴角贴着裴钰柔软的耳垂,在上面轻轻地吻了一下:“原谅我。”

    温柔的命令,不要说诚意,连个道歉的形式也没有。但这是颜幕第一次要求自己在他人心中的定位,他这样要求,因为这样渴望。

    裴钰觉得整个气氛怪怪的,跟颜幕在一起的时候,他总能营造出一种氛围把他笼罩住,现在这个气氛,却是第一次感受到。

    “……我怕……”裴钰小心翼翼的说道。

    颜幕抬起脸来看他,“怕什么?”随即他又忽然领悟:“怕被人看到?”

    裴钰点了点头,他很在乎别人怎么看自己。

    颜幕轻笑出声:“有我在。嗯?”他握住裴钰的手捏了捏,然后用眼神发出疑问。

    裴钰垂下脑袋,很不明显的点了一下头。

    颜幕将座椅上的西装外套拿过来围在裴钰的腰际,衣服下摆直垂到裴钰的膝盖弯,把后面一片湿漉漉的可疑痕迹给掩盖住了。

    还不等裴钰站起来,颜幕就走到他前面取下膝盖,北国两只手来拉他。

    弟弟,

    分卷阅读81

    分卷阅读81

章节目录

夜长情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禁忌书屋只为原作者鹭草以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鹭草以南并收藏夜长情多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