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入梦(H) 作者:四四四喜

    分卷阅读100

    一入梦(H) 作者:四四四喜

    分卷阅读100

    言蜜语与种种苦衷,为了所谓的爱情嫁给了有妇之夫。然而,生下儿子还不到两年,对方很快便娶了第三房,那个与她并被称为“夫人”与“妾”的,在当时甚至不过是一个低贱的戏子。

    她忍了多年,最终在儿子回国后听得遗嘱时扬眉吐气,恨不得立刻将穆家所有人踩在脚底,以宣泄多年积怨。

    然而穆少阳从小便习惯独自在外生活,与她离心多年,穆二夫人知道自己早已掌控不了儿子,所谓的母爱亲情在穆家更是一个笑话,故此她用尽了几十年来在穆家老宅练就的招数本是,千方百计地设计自己的亲生儿子,甚至不惜雇佣妓女爬上穆少阳的床。

    家族倾覆,手足相胁,事业危机,亲人离散。

    这些都不是问题。

    穆少阳凝神望着窗外的寒星,二十多年来心中第一次出现了迷茫的情绪。

    他习惯了一有空暇便走到这面窗前站立,从发现在这个位置能看到下班离开的人群开始。

    陈章的拒意显而易见,穆少阳并非不懂知难而退,他是一个生意人,明知做不到的事情,从不会勉强去做。

    但是,陈章并非一桩生意。

    那么对于自己而言,陈章到底是什么呢?

    “四哥,我们穆家尽出些怪胎,要么是傻子,要么是疯子,只有你,这么多年来一直端端正正的,连离家出走都没有过。我真是打心眼里敬佩你,火车都有出轨的时候,你比火车都无聊透顶,怪不得祖父会把穆家交给你。”

    17岁的慕少言曾经这么说过,她问他要钱去搞乐队,要钱去买器材,要钱出专辑,要钱办演唱会。她是个音乐疯子。

    穆少阳想起那个吻。

    他还记得那个梦,醒来时他出了一身汗,明明觉得那样屈辱,一想到那个人,心里却又止不住地溢出欢喜,情不自禁地开始期待,期待什么呢?他自己也不清楚,只知道,一想起那个吻,比懵懂少年在第一次梦遗的清晨还要令人心惊肉跳。

    所以并非是穆家的基因出了问题,穆少阳想,自己也是个疯子。

    若非是疯子,他怎么会有那种根本不可能属于他的感情。

    那样令他甚至觉得可怕的感情。

    他许久不曾出现过这样的情绪了,或者说,从来没有出现过。

    穆家的大环境像一座熔炉,极高的火焰温度成功将其中所有的人剥磨冶炼,有人痴于权,有人迷于利,有人纵情声色,有人孤寡冷漠。

    而一切的贬义又与褒义相通,野心家又叫能力者,贪财者亦是有钱人,多情可作风流倜傥,无情当是高冷难得。

    穆少阳少年时便独自生活,多年来所养成的习惯与造就的品性,形成了他一贯异于常人的冷静、孤单与无欲无求,也尽然可被称誉为:理智。

    在德国时,曾经有一个商业伙伴曾开玩笑似的表示自己虽然不是gay,但愿意为他而弯。一个当地的富二代工程师,神情总是严肃甚至高傲,面对着他时,却眼睛里带着躲闪,耳尖略微发红,初学的汉语极拗口生硬:

    “你出类拔萃的美好德行难以不令人倾心。”

    然而这些都只是因为还没遇见那个对的人。

    “当你遇上对的人,你也会明白,那种无法掌控自己的感觉。”

    冷静不再,孤单无存,理智也全盘崩溃。那种无法掌控自己的感觉。

    穆少阳甚至无法控制自己不盯着那个人看。

    应时光瑞的提议卖掉对自己来说可有可无的s?rise,最多只在s市停留三天,一切都已经计划在案,却在最终只因为遇到他全部崩盘。

    他叫陈章,是今年新入的员工,是s大的应届毕业生,是时光瑞费尽心思小心翼翼企图得到的人,日本青木组的青木秀辰曾经当众向他告白,s市市长公子为他打伤数人而远走国外,与他同一届的s大校草韩冬野曾为救他导致双目失明,目前正与他同居中。

    分明提醒自己这种情况显然异常,然而可怕的是自己的心竟早已不受控制。

    穆少阳默默观察了陈章许久,将他的一切都调查的清清楚楚。那种近乎痴迷的异样感情,似乎从他第一次偶遇到这个人便扎根在他的心里。

    他第一次扔下满桌的公务去主动追踪一个人,随着他走走停停,心脏里摇摇晃晃,像被灌满了烈酒,热辣流淌,又惊惶又欢喜的去追着他的背影,眼睛都舍不得眨一下,既害怕他发现,又渴望他回头看自己一眼。

    他觉得自己一定是被换了一个灵魂,否则怎么会变的这样奇怪。

    他追到地铁口,在熙熙攘攘的人群里目送着他进入,看到回头的一瞬间,却又落荒而逃。

    自此之后,他变的越发奇怪,下意识地关注他不知何时已成为一种习惯,无法忍耐眼前没有他的身影的时光。

    在飞往日本的头等舱里,穆少阳长久凝视着陈章的睡颜,望着他的侧脸不知不觉中竟也昏睡了过去。然后,他便做了那样一个梦。

    醒来后的他几乎无法想象梦中的自己,既羞耻又暗自期许。

    匆忙走下飞机,穆少阳慌乱地告诫自己应该立刻将这个梦全部忘掉,他的人生不该也不会有陈章的存在。

    然而还不到三天,这个宛若誓言一般的念头便荡然无存。

    从陈章发烧晕倒,到失踪,再到从青木组的枪战中救他出来,护送他回国,整个过程漫长得像是费尽了一生的时间。

    目光凝视着病床上昏睡着的陈章疲惫的面容,以及他惨白失血的嘴唇,过了许久,穆少阳才从后怕中惊醒过来。

    抚摸着自己仍然在震颤不已的心脏,穆少阳俯身轻轻在陈章的嘴唇上印下一个吻。

    038

    陈章在梦中看到了穆少阳。

    眼前的画面渐渐清晰,他却在心中郁闷苦笑。白日里他小心翼翼战战兢兢,千提防万躲藏,连公司里的洗手间都不敢去,对于总裁办公室更是躲着走,就怕一不小心便偶遇到穆总裁。

    却是万万没想到,躲得了初一躲不过十五,好不容易拒绝了现实犹然有梦中相会。

    若是情侣竟当真是浪漫。偏偏对于陈章来说,他与这些人,不过是平日里有些熟悉的陌生人罢了,本互相只是对方生命中的寻常过客,却因为这梦,一而再再而三地相互纠缠,另他躲也不及。习惯未能成自然,反而成了麻烦。

    一些商业报上写,穆少阳是香江某一老牌势力的家族继承人,传说中真正的贵族大少,而s?rise只不过是他年轻时随手创立。这次来视察

    分卷阅读100

    分卷阅读100

章节目录

一入梦(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禁忌书屋只为原作者四四四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四四四喜并收藏一入梦(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