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般而言,能修到天仙境,都不知道要胎脱换骨多少回,还能长得瘦瘦小小、其貌不扬者,要么是当真完全不在意那副外在皮囊,要么兴许是本身所修炼的功法有关。
    张依依看着眼前这个长得丑还想得特美的猥琐男修,毫不在意的哦了一声:“哦。”
    这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自是令所有人都意外不已,一时间硬是寂静了半响,气氛竟是说不出来的尴尬。
    “哦什么,你让你把那把剑交出来,不然咱们五十人一起完蛋!”
    瘦瘦小小的丑男反应过来后,连自己都有些弄不清到底在恼什么,瞪着张依依恨恨说道:“别装疯卖傻,装也没用!”
    “哦的意思是。那就一起死呗!”
    张依依跟看笑话似的看着那人,半点都没有屈从之意。
    真是个蠢货,还真以为想拉着所有人一起来逼她交就范吗?这种愚蠢招术到了天仙还用,真当谁的脑子都跟他一样不好用吗?
    “你们看看,都是这个女人自私自立,为了一把剑而想让你们所有人都陪着去死!”
    瘦瘦小小丑男气得不行,当下朝与他人挑拨施压。
    人不为己天诛天灭,他就不信这么多人会愿意为了一把别人的剑,而拿自己的性命冒险。
    张依依却是一点儿都不生气。 。反倒笑眯眯地也朝着其他人有样学样地说道:“你们看看,都是这个男人自私自立,为了一把剑而想让你们所有人都陪着去死!”
    她几乎原封不动的将话还给了那人,半点毛病都没有,还相当有理。
    毕竟那可是她的剑,而那男人才是臭不要脸的人。
    “噗!”杜腾一个没忍住,顿时笑出了声来,抬手指着那男人说道:“傻缺了吧,就这点脑子还想生事抢剑,真当我们都跟你一样傻,任你利用摆布?”
    “你跟她本就是一伙的,你能代表什么?”
    瘦瘦小小的丑男恼羞成怒“行,那就一起死。。反正也只有我知道这一关的游戏规则,我倒是要看看你们是不是真的都这么有种,为了维护一个无关的女人连自己的命都不顾!”
    摆明了就是无耻不讲理又如何,反正他就是要那把剑,不然大家都一起等死,而罪魁祸首就是那个不肯把剑拿出来的女人。
    “要不,这位道友你就把剑给他吧,反正也只是一把剑,再如何也不会比我们这么多条性命重要。”
    有人开口表态了,正是之前在水榭之中与西门凌风勾搭的其中一名女修。
    “你可真是慷他人之慨,没抢你的东西就无所谓?”
    杜腾当下便怼了回去:“要点脸吧,那是人家的本命剑,要不然你先把你的本命法宝送我怎么样?”
    “那我也没办法,谁让就只有他知道规则,而他就是要这位道友的剑呢!”
    那女修心理承受能力倒是不错,完全没将杜腾驳斥当成一回事:“不然我们所有人投票决定?”“你算个什么东西,人家的剑凭什么由你来决定归处?”
    月儿毫不客气地骂了那女修,连带着还美目还瞪了西门凌风一眼,一副你敢帮着那种居心不良的野女人说话试试的小模样。
    西门凌风见状,反倒是不好出声,只当月儿是因为他吃醋才不高兴,心里居然还挺美滋滋的。
    “果然还是月儿姑娘人美心善讲道理,我的东西当然由我做主呀!”
    张依依笑着朝月儿点头示意,随后也没搭理那名女修,径直朝着众人说道:“这事还是由我自个来解决吧,都把心放到肚子里去,一下子就能解决,根本不用浪费半个时辰那么久。”
    说完,张依依朝着队瘦瘦小小丑男以外的人都挥了挥手。让他们都稍微退远一点儿,免得不小心殃及到无辜。
    “呵,你一个初级天仙……”
    瘦瘦小小的丑男见状,顿时乐了,看清张依依的意图明显在笑她不自量力。
    “说得你跟个真仙、金仙似的。”
    张依依也笑了,随即直接召唤出虚无剑,说道:“想要它的人多着呢,但得有那本事。”
    丑男似乎是想起了第一关时,虚无剑的厉害,当下微微有些变色,但却很快恢复如常,依旧抛出自己此时此刻最大的底牌:“怎么。 。想杀我?别说你还没那样的能耐,就算有,我死了就没谁知道这一关的规则,你以及这里所有的人都得给我陪葬!哈哈哈哈……”
    得意的笑声却是突然戛然而止,下一刻,丑男的脑袋忽然间就这般滚落了下来。
    周围,顿时如同死一般的寂静。
    “废话可真多。”
    张依依摇了摇手中的折扇,面上云淡风轻完全看不出分毫,但实际上只有她自己知道刚才那一击时空杀差不多耗尽了她七成以上的仙力。
    没有丝毫留手与快得惊人的全力一击,再加上对方完全没有预料,效果可想而知相当完美。
    “还想让你这颗草包脑袋重新长回脖子上的话。。把知道的都说出来。”
    张依依若无其事地盯着丑男那颗脑袋,折扇再次一点,硬是不让对方把脑袋挣扎着试图重新接上。
    说句不好听的,她本来是打算一块把将人直接弄个神魂俱灭一了百了,但想想这才到第三关,适当保持点实力方便以后接着坑更加自负满满的人也不是坏事。
    “你、你这个……”
    那颗脑袋上的嘴一张一合,狰狞而恐怖。
    “想好了再说,不然我可就直接搜魂了。”
    张依依可不愿意让人骂自己污她耳朵,直接打断道:“你看,我这身上可不止一把好剑,这扇子也不错吧,一扇就能把你脑袋给削下来。想要吗?想要那也得你有那个本事要得起!谁给你的自信天仙后期就一定欺负得起初级天仙?长点心吧!”
    “啊啊啊,住手,疼死我了,疼死我了!”突然间,丑男头身分离的两部分都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更可怕的是他的神魂似乎正被什么东西在撕咬,一切都是眼前的女修所赐。
    “我说,我说,我什么都说,饶了我吧,饶了我吧!”
    这样的痛苦实在无法承受,这会儿功夫他都快要死了,哪里还敢不老实交代。
    他后悔了。怎么就偏偏看走了眼惹上这么一个煞星?
    见状,张依依又让丑男疼了一会儿,直到惨叫起令周围旁观的那些人一个个看向她时都面色复杂不已,这才没再继续折腾对方已经受损的神魂。
    而对方后怕的同时。 。连忙小心翼翼地将自己的脑袋重新装了回去,这也得亏已经是天仙境,不然被人直接斩道哪怕神魂无恙,却也没那么容易装得回去。
    但即便如此,他这也差不多是去了半条命,已然伤得极重。
    “不要剑了?”
    张依依笑眯眯地询问着已经把脑袋重新安好的丑男。。啧啧,这样看上去好像更丑了。
    当然,她这话看上去只是问丑男,实际上也是要问着这里所有觊觎虚无剑的人。
    “不要了,不要了。”
    丑男哪里还敢要。
    “扇子也很不错哦,不要吗?”
    张依依再问。
    “不要不要,仙子恕罪,我再也不敢了!”
    丑男都快哭了:“游戏规则很简单,我什么都说。”
    。

章节目录

炮灰修真指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禁忌书屋只为原作者青莲乐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青莲乐府并收藏炮灰修真指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