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十一记得自己小时候得过一场重病。
    所谓的重病,并非是身体某些部位的病变,以他们当时的科技水准而言,是不存在什么绝症的。
    他的重病严格说起来是世界意志无意识的入侵了他的身体,作用于基因,作用于细胞,作用于灵魂,全方位的入侵。
    林十一当时刚出生不久,还是个孩子,如果不是因为巧合让战神及时发现了他的状况的话,林十一最好的结局也是在某个时间点上被强行转化成秩序生物,变成那种没有感情,没有欲望,遵从绝对规律,无视所有血缘的怪物。
    父亲以接近至尊的权限生生压制住了他的病情,母亲随时都守在他身边,那段时间过的其实很痛苦,一个没正式接触权限的孩子,浑身上下都承受着巨大的痛苦,还有一种让人疯狂的酥痒。
    所以他经常整夜整夜的睡不着觉,又哭又闹,简直就是在玩命。
    于是父亲或者母亲也是整夜整夜的不休息。
    印象中的父亲在那个时候总是沉默的,会用力搂着他,一言不发,只是偶尔抬头看着天空的目光会稍显阴沉凌厉。
    而母亲在他哭闹的时候会轻轻揉着他身上疼痛或者酥痒的地方,轻轻哼着来自奇迹之城的舒缓儿歌,有时候揉着揉着,本来爱笑爱闹爱跳的母亲自己就哭了。
    那段时间母亲的脾气极差,经常对着父亲发火,但对林十一却没有发过一次脾气,她不断寻找着缓解林十一身体状况的办法,哪怕只有一点作用都不会放弃。
    那个时候的战神还不是战神,而是时空回廊的王爷,没有太多必须要承担的责任与压力,林十一记得那时父母会带着自己,为了寻找一个对自己影响很小的特殊的地方,进行了一次极为漫长的旅行。
    他们登上飞船,走过了一片又一片的星域,在不同的星球短暂驻足又匆匆离开,也去过类似于奇迹之城的真实环境,无数的地域,不同的风景。
    父亲。
    母亲。
    林十一。
    一家三口。
    他们在龙族壮阔雄伟的落日公园内散过步,在妖魔族的盛典上吃过烤肉,在漫漫的星河中欣赏过燃烧着划过空间的陨石。
    母亲总是很宠着他,近乎没有原则的宠着,而父亲在沉默中也总是带着焦虑。
    他们想要找一个对他的身体影响最小的地方。
    一片一片的星域走过去,他们最终在永恒熔炉附近找到了一颗荒凉而破败的星球。
    然后是漫长而又短暂的停留。
    父亲开始正式让他接触权限,接触武道。
    严厉而沉默的父亲。
    温柔而活泼的母亲。
    仍有痛苦但却渐渐好转的他。
    全世界似乎就只有他们三个人了。
    六十年的时光,正式达到了五级权限的林十一彻底摆脱了往日的痛苦。
    曾经的痛苦在他晋级的瞬间极大的刺激了他的潜能,让他在晋级的第一时间就冲到了将近六级权限的高度。
    然后就是回归。
    从全世界只有一家三口的那颗星球回归时空回廊。
    战神界与人皇宫在那之后开始出现在星空之中。
    时光带着无从抗拒的力量浩浩荡荡。
    战神开始变得越来越忙碌,压力也越来越大。
    林十一见到战神的时间越来越少。
    他似乎成了活在传说中的人物一样。
    星空中到处都流传着他的战绩与剑光,他站在巅峰,成了至尊,掌控权柄,战无不胜。
    林十一激动过。
    可看到偶尔见到却越来越沉默的父亲,他内心曾经有过的激动却也在逐渐的消失。
    时空回廊时间六万年前。
    林十一正式到达七级权限。
    也就是在那一年,林十一正式失去了自己的一位哥哥,一位同父同母的亲生姐姐。
    之后数千年的时间里,漆黑森然的剑气汪洋震动着整片星空,席卷了无数星域。
    战神最终创造了一个自皇曦之后再也没有人做到的战绩。
    以杀神之力斩末日。
    权限被天然克制的情况下,没人知道战神是怎么做到的,在末日陨落的那一刻,整个中立阵营都在近乎狂热的欢呼着。
    那一战之后,战神正式确立了的至尊地位,他是武道的第一人,超越了人皇,超越了轩辕大帝。
    那一片狂热的欢呼声里,数不尽的种族在散播着战神界的名字。
    当战神界的欢呼响起来的那个时候,林十一当时正在陪着自己的母亲吃饭。
    欢声雷动。
    他站起来走出餐厅,看到的是一张张如同信仰般执着坚定的狂热脸庞。
    所有人都在大声叫喊着战神的名字,整个战神界都彻底疯狂。
    从那个时候开始,林十一就已经清楚,这样的战神界,不需要弱者,更不需要废物。
    战神是中立阵营最煊赫的剑光。
    而战神界,也应该是阵营中最锐利的锋芒。
    他是战神的幼子。
    也是战神花了最多心思培养的人。
    总有一天他也会走上巅峰,朝着至尊的位置发起冲锋,站在父亲的身边,分担他无尽岁月来的压力与沉默。
    那一年,林十一正式进入了八级权限的领域。
    那个在整个星空中都可以被称之为绝对强者的层次。
    再然后...
    就是漫长的让人无比绝望的停顿。
    昔日里,那些崇拜,期盼,欣慰,期待,祝福的声音似乎还在耳边回荡着。
    但林十一却陷入了一个无论他怎么挣扎都无法挣扎出来的怪圈里。
    他不曾达到巅峰。
    更无望至尊的情况下,他的权限道路彻底断绝。
    那是一种无法想象的失落与茫然。
    林十一真的再也看不到半点希望。
    他可以说是战神界有史以来最出色的天才之一,也正是因为他足够优秀,所以他才比所有人都更加确定自己的前路真的已经没有了什么希望。
    挣扎过,拼命过,努力过,不甘过,愤怒过...
    最终所有的情绪都变成了无能为力。
    战神界的十一皇子以难以想象的速度变得消沉,变得颓废,变成了战神界最不需要的那种人。
    他的母亲对他依旧温柔。
    即便是对他期望最大的父亲,自始至终也都没有说什么。
    甚至当他没有了天才和未来至尊光环的时候,他觉得自己又像是回到了小时候。
    没有光环,没有期待,他依旧是他们的儿子,就像是小时候一样,只要他们在身边,他就拥有整个世界。
    直到有一天,父亲站在他面前,要他去奇迹之城,他说那里也许会有一条全新的出路。
    他说...
    去了那里之后必然会死。
    那一天他的母亲也在。
    那一天他们一家三口说了很多很多话。
    可此时在回想,林十一怎么也想不起那一天他们到底都说了些什么。
    他多年以来内心积压着的压抑与不甘似乎随着父亲那一句话有了一个无比明确的宣泄渠道。
    他不甘心。
    他是十一皇子,是战神界最出色的天才,是为了的巅峰,未来的至尊。
    没人能够理解他在前路断绝之后承受了些什么。
    而当这一切可以挽回的时候。
    他可以付出任何代价。
    是任何代价!
    当时的林十一就在这种不算绝对理智也不算绝对疯狂的状态中做出了决定。
    他说他愿意去奇迹之城。
    说这句话的时候,有生以来第一次,他没敢去看自己母亲一直都很温柔灵动的眼睛。
    他只是告诉自己。
    他要从战神界最不需要的人变成战神界最需要的人。
    他来到了奇迹之城。
    战神也来了,并且带来了目前根本无法接触的新权限。
    林十一完全明白了父亲的安排。
    新的权限无法接触。
    可随着战神的离开,那枚脑海中的符号却变得越来越丰富,气息也开始明显起来。
    真实时间一天。
    也许星空中不同的地方,时间正在成千上万甚至数十万倍的流逝着,随着战神的思考与补充,林十一逐渐明白了所谓的新权限。
    那是一条以彻底的死亡与虚幻为起点的道路,兼顾着秩序与混乱,随时摇摆。
    而接触这条权限的人,就是其中的平衡。
    所以这条道路无比的疯狂,也无比的冒险,也许当新的权限到达一定高度的时候,每一天,每一分,每一秒都等于是游走在疯狂与理智之间,在生死边缘不断的徘徊挣扎。
    同样也因为这样的权限太过危险,所以也有着无限的可能。
    这不能说是战神给他的道路。
    战神只是创造了权限。
    而道路,是林十一自己的选择。
    父亲曾经告诉他他也有过真实烙印。
    这说明在过去至少某一次轮回中,他曾经踏足过巅峰,但如今他却已经完全不知道自己曾经是谁。
    父亲最后也给了他选择。
    他可以回去,离开这里,回到战神界,继续以前的生活,从这条道路上走开。
    但林十一拒绝了。
    他不知道自己当时是什么心情。
    当接受了那个符号,被废掉了现有权限,再也没有回头路的那一刻,他终于意识到了自己到底选择了什么。
    他选择了父亲创造的这条道路。
    他选择了死亡。
    他选择了放弃真实的根基,融入虚幻。
    他会死亡。
    然后在回归。
    然后走上父亲创造的这条道路。
    可是也许那个时候,他早已不记得是谁创造了这条路,谁又是他的父亲。
    他想要在回归之后承担父亲的压力。
    可回归之后,他还会不会记得战神界?
    战神界,还会存在吗?
    没有了记忆,没有了过往,全新的回归...
    他是林十一。
    可那个时候的他,还能是林十一吗?
    他会不会有新的名字?新的开始?新的父母?新的人生?
    如果一切是必然的。
    那么现在的一切,对于回归后的他来说,又算什么?
    也许...
    什么都不算。
    因为可能什么都不会记得。
    又或者,也许记得,但却不知道要多久才能找回自己的记忆。
    直到真正做出了这种决定之后,他才真正意识到自己根本无法面对自己的选择。
    他身上的光环,无数人对他的期待,他对自己的要求将他生生推上了这条路,无法回头。
    这似乎是很难被理解的选择。
    但这就是星空。
    被无尽繁华遮掩住的,只有残酷,随时灭绝,没有希望的世界。
    每个人都应该承担一些什么。
    无论付出任何代价。
    当有机会去承担一些什么的时候,哪怕是死亡,也没有人会犹豫。
    这就是星空中的原则。
    那里的人比这里的人要强大无数倍,但也脆弱无数倍,一个随时都有可能彻底崩塌灭绝的种族前景,没有人能逃避,也没有办法逃避。
    所以林十一才会说奇迹之城的林族才是战神最温柔的梦。
    林枫亭也是。
    因为这里没有压力,不会被任何事情被逼迫着站出来,这里与世无争,这里无忧无虑,这里随心所欲,这里慵懒安逸。
    这才是战神最希望的生活。
    因为这本就是他最初的选择。
    但星空中没有希望。
    也许永远都不会有。
    所以他才会离开时空回廊,会选择挣扎,拼了命的挣扎。
    林十一眼神通红,他伸手抹了一下眼睛,有些倔强的看着视线中的来来往往。
    他的表情与忘忧山庄的氛围是截然相反的两个极端。
    一如他们从小生活的环境一样。
    自接受新的权限之后,他的心情一直都极差。
    他明白自己应该承担些什么,可内心深处的遗憾却始终无法抑制。
    他追寻着父母当初的一切痕迹,一丝一毫,丁丁点点,固执而倔强的走过他们当年走过的所有地方。
    他只是想要记住这一切。
    希望记住这一切。
    奢求记住这一切。
    这是他唯一可以做的。
    无数次的白昼与黑夜,他都会想起自己大部分时间里都在沉默但身边始终带着温暖的父亲。
    想到小时候看着自己痛苦自己都会哭出来对父亲发脾气的母亲。
    想到那双温柔而灵动的眼眸。
    那是星空中他到死都无法抛下无法忘记的父亲和母亲。
    而现在,他在奇迹之城。
    他选择了新的权限,选择了回归。
    或者说,他选择了死亡。
    但却来不及告别。
    “我有些...”
    林十一红着眼睛。
    他的声音有些强行压抑的哽咽和颤抖:“不舒服。”
    “但不是因为恐惧。”
    “而是...”
    “舍不得。”
    真的舍不得。
    舍不得战神界最著名的用永恒岩浆制作的烈酒,舍不得战神界名震星空的剑道,舍不得他那个时刻记录着整片星域流转演变的大殿,舍不得那片站在两端可以看到无数次日出日落晚霞与潮汐的皇宫,舍不得即便他颓废堕落依旧诚恳待他替他背负了更多责任的兄弟姐妹,舍不得他当初生日时使徒送给他的那艘超光速跃迁的星际武装机甲,舍不得一直陪在他身边为他护道始终不离不弃的使徒,亲戚朋友。
    更舍不得他的父亲母亲。
    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可离去的那一晚,他竟然没有敢看她的眼睛。
    他的死亡是另一种开始。
    那个暂时还不曾开启的人生,也许会是在千万年之后,新的征途,新的朋友,新的命运,新的身份,亿万光年的星河,纵横驰骋的战场。
    与他有关,又与他无关。
    如果有朝一日他可以找回记忆的话,再次回首,他会不会想起在他那个人生开始之前,他还有很多重要的事情没做,很多想说的话没说。
    太多的事,太多的人,都已经来不及告别?
    “殿下...”
    使徒的手掌落在了林十一的肩膀上,微微用力。
    他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来安慰林十一。
    背负压力的人都是有机会有资格背负压力的人。
    林十一有这个资格,从整个阵营方面来考虑,那他就逃避不了。
    “我没有后悔。”
    林十一吸了吸鼻子,轻声道。
    “我知道的。”
    使徒微笑。
    林十一是他从小看到大的,他的性格,使徒可以说是极为了解,他会脆弱,会伤感,会迷茫,但他骨子里却有着一种近乎固执的骄傲,很多事情,哪怕意识到自己是错的,他也不会去改变,更不会去后悔,而是要硬生生的将错误的事情变成正确的结果。
    使徒想了想,继续笑道:“其实,回归也不见得是什么坏事,殿下可以看看现在的李天澜和秦微白,整个阵营都在期盼着他们的回归,为什么?因为他们就是曾经的皇曦与曦白,这一点不会改变,他们也无法否认这一点。随着他们的回归,他们的身份会逐渐变化,记忆也会慢慢完善,殿下,时间或许漫长,但总有一天,等你归来之后,走上巅峰,你会记得你是谁。”
    他半开玩笑的继续道:“就为了这一点,我也会努力活着,现在我送你最后一程,等你在漫长岁月之后想起我来,在来找我喝酒,飞火星河的岩浆是极品,喝一次会上瘾的,到时候殿下记得带上。可惜我跟林书画关系极差,不然飞火星河的岩浆,每年我都能分到不少,啧...
    其实说实在的,如果不是我达不到巅峰权限,没有真实烙印的话,我都想随着殿下回归了。相信我,这不是坏事,我相信殿下总有一天会恢复记忆,带着我喜欢喝的岩浆找到我,重新回到战神界,不管你是谁,在我心里,你都是林十一。”
    “找回记忆...”
    林十一自嘲道:“我现在都不知道我之前是谁,父皇说我是有真实烙印的,但我却连一点印象都没了。”
    “这有很多种原因啊。”
    使徒认真的解释道:“所谓的回归成功,是要达到9级权限之后,殿下如今卡在这里,严格来说,这次的回归是不成功的,自然找不到当初的记忆,这可以说是原因之一。
    而殿下之所以卡在这里,是因为真实烙印破碎。这有可能是原因之二。
    至于殿下曾经的身份,也许会随着你成功的回归而响起来呢?真实烙印破碎,有可能是因为跟敌人的战斗太过惨烈,或者是某位被其他阵营同化的人皇,皇曦陛下巅峰时期也是可以破碎真实烙印的,原因太多了。
    带着这些疑问重新开始,也许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啊,新的权限,未来无限的可能,我有预感,殿下这次的回归会很完美。”
    林十一没再说话。
    坐在长椅上,他默默低下头,看着脚下的地面,陷入了长时间的静默。
    使徒静静的看着他,也没有在说话。
    他想起了与林十一在无尽岁月中的过往。
    他印象里的十一皇子,似乎永远都是安静而内敛的, 谈不上温和或者倨傲,清清淡淡,不愠不火,说话似乎永远都恰到好处,战神界的皇子公主们人气都很高,林十一在其中是最受人瞩目的,处在高峰时他不曾狂妄放肆过,即便当初坠入低谷,他也不曾放弃,一次次玩了命的挣扎,在明知道不可能的时候仍旧在死死的坚持,在命运的屏障前一次次的头破血流。
    最终他知道所谓的不可能终究还是不可能。
    于是他开始变得沉默。
    没有歇斯底里,没有堕落放纵。
    所有的情绪全部被他彻底的压抑在了内心深处,于是在沉默中慢慢的死去,慢慢的消失在了所有人的视线里。
    使徒一直都守在林十一身边,从小到大。
    他看到过他最得意的时候,但却没有听到过一句炫耀。
    所谓意气风发,豪言壮语,雄心壮志,从来没有。
    他看到过他最失落的时候,但却一样没有听到过一句抱怨。
    所谓自哀自怨,自甘堕落,不甘自嘲,同样没有。
    他就一直沉默着。
    在沉默中爆发,又在沉默中死亡,或者说消沉。
    这种沉默从某种程度上而言是难以想象的坚定意志。
    所以使徒甚至比林十一更希望他可以有一个机会,一个重新开始的机会。
    回归不是坏事。
    他真心是这么认为的。
    或许回归之后的他不再是现在的林十一,可他总有一天会想起过往。
    历尽生死,千般劫难,在疯狂与堕落的边缘游走着,这些都不算什么,他需要的,只是一个机会。
    如今这个机会就在眼前,近在咫尺,几乎触手可及。
    林十一会有不舍,所以他在这里追寻着他最在乎的人曾经的痕迹,可前路隐约之中已经出现,无法回头,他能做的,只能是向前。
    哪怕来不及告别。
    “殿下还有什么想要告诉我的?”
    使徒沉默了一会,轻声问道。
    如果一切顺利,如果一切没有意外的话。
    今日,此时,此刻,大概就是他们可以畅所欲言的最后一段时间了。
    “没有。”
    林十一摇摇头,语气有些恍惚。
    “其实我一直好奇一件事。”
    使徒想了想,突然笑了起来。
    林十一抬起头看着他,目光疑惑。
    “从很多年前...”
    使徒慢慢的说着:“大概在殿下刚刚进入七级权限的时候,你就很受瞩目了,或许你不知道,又或许你知道但从来不曾在意过,你在战神界其实很受欢迎。甚至不止是战神界,哪怕是在时空回廊和人皇宫,你都是很受欢迎的。
    轩辕轮回被称为最像陛下的人,指的是他曾经的经历,他的天赋稍微差了些,所以在很多女性心中,你甚至比轩辕轮回还要有人气。
    你刚到达七级权限那会,其实有很多人像陛下提亲的,当然,联姻算不上,只是说希望你们接触接触,互相了解一下。比如龙族的二公主,时空回廊的四公主,人皇宫星海集团的首席财务官,甚至妖族的那位...很多人,这些人任何一个拿出来,都是被无数人追捧着能号称女神的存在,只不过这些人或者本人或者让家人出面提亲之后,往往就没了下文了,陛下应该会将这些告诉你的,所以,是殿下你自己拒绝了?”
    “是。”
    林十一点了点头。
    “为什么?”
    使徒轻声问道。
    林十一想了想,玩笑道:“可能就像是传言中那样吧。”
    使徒嘴角抽了抽,有些无奈。
    所谓传闻,是战神界十一皇子喜欢战神界六公主的传闻。
    六公主是林十一的姐姐,同父异母,但两人关系很好,但也很纯粹,仅仅是关系好而已,很正常的姐弟关系,其他人或许会臆想有些传闻,可作为林十一的护道者,使徒却很清楚这一点。
    林十一从来都懒得回应这些,而现在竟然提起这个传闻,也因此显得更不寻常。
    “殿下其实是有喜欢的人的,对吧?”
    使徒轻声道。
    林十一的眼神恍惚了下。
    “能让殿下那这个上不得台面的传闻来遮挡的人,殿下心里的人,是谁?”
    使徒继续问道。
    林十一沉默着,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才很慢很慢的摇了摇头:“没有。”
    “我并不是没有意义的好奇。”
    使徒笑了笑,温和道:“我只是想告诉殿下,既然决定了回归,那就不要留下太多的遗憾,亲情,爱情,都是如此,有些事情,我们来不及告别,但有些事情,需要的也许仅仅只是勇气,回归的过程很长,沧海桑田之后,等殿下再次回归,也许你心里的人身边已经有了其他人,很多事情,在这种时候,其实没必要畏畏缩缩,起码说出来,无论对方是什么回应,都不会有太多遗憾了。”
    林十一继续沉默着,然后说道:“没有。你想多了。”
    使徒深深看了他一眼。
    他很清楚,其实是有的。
    有,肯定是有的。
    很少有人知道。
    不,确切地说,是除了林十一自己之外,再也没有人知道林十一喜欢的是谁。
    因为对方实在太过高不可攀,以至于那种喜欢虽然激烈,但却显得有些不真实,根本没有说的必要。
    不想说,不能说。
    说白了,以他的身份,甚至都不够资格去让父皇给自己提亲。
    或者说,父皇自己的身份去跟对方提亲才差不多。
    他喜欢的是时空回廊的长公主风轻舞。
    一个目前就在奇迹之城,早已踏入了巅峰,目前甚至接近了掌控权柄的超级强者,或者说超级女神。
    毫不夸张的说,时空回廊的长公主绝对可以称之为是整个星空中所有种族最强的女性之一。
    林十一已经喜欢了她很久很久。
    久到战神界成立之前,他还不是皇子而是王子的时候。
    那个时候,第一眼看到那位时空回廊的长公主,他的心里就再也容不下任何东西。
    可这种喜欢,只能被他当成最深的秘密,永远的藏着。
    在任何场合跟任何人提起来,都等于是自取其辱。
    所以,那就不说了。
    其实很多人,很多事情,在只有一个人安静下来的某一个瞬间,才会真正的意识到,有些遗憾,注定就只是遗憾了。
    林十一深深呼吸,轻声道:“北海王氏准备好了么?”
    “大概还需要十天左右。”
    使徒回答道。
    林十一眯了眯眼睛,轻声道:“那我们也应该尽快准备了。”
    “今日之后,我会去亚陆。”
    使徒声音平静。
    林十一点了点头:“今日之后,我也会利用最后这段时间融合李东城的剑气,你我再次见面,估计就是战场上了。”
    使徒安静的看着他,眼神有些伤感。
    林十一笑了笑,转头看着忘忧山庄最深处的这片区域,这片无需承担什么责任,自由自在,无忧无虑,没有压力的天堂。
    这曾经是他梦想中的地方。
    也是战神曾经梦想中的地方。
    他的目光遥望着忘忧山庄最核心的区域,喃喃道:“阔别已久,但却又从未来过,真想进去参观一下啊...”
    “这不是什么问题。”
    一道声音突然在两人身边响了起来。
    使徒沉默着退后了一步。
    林十一微微转头,看着已经挂断了电话走到了自己身边的中年男人。
    林枫亭也在安静的看着他,笑意温和。
    林族的忘忧山庄风景很美,但毕竟是私人领地,所以不是什么旅游景点。
    这里并不怎么排斥外人,可知道这里的人却极少极少,平日里来这里的人就更少了。
    尤其是在这个时间点,春节前后,往年几乎是看不到什么生人的。
    “小伙子,我看你挺面生的,第一次来这里?”
    小伙子...
    使徒的嘴角疯狂的抽搐着,眼神古怪至极。
    林十一眼神平静的看着面前论辈分,对方叫他一声老祖宗都不为过的林族族长,点点头:“我父亲之前来过,忘忧山庄,向往已久了。”
    他主动对着林枫亭伸出手,平静道:“我叫林十一,想要进去看看。”
    

章节目录

特战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禁忌书屋只为原作者小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舞并收藏特战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