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光绚烂,如江如海,上空到处是狂舞的闪电,密密麻麻,千万道。

    这里是一片雷的天地,无边无际,狂暴恐怖,在极深处,可以隐约见到,虚空不时地被道道闪电劈碎掉,绽开许多粗大的裂缝来。

    此地越深处,雷电之力以及闪电越加恐怖,这很让人怀疑,在终极之地,是否会通向一片神秘的世界,有着诸多强者纵横?

    最深处到底是什么样子的,雪十三并不知道,他来这里已经三个月了,却从没有踏入到十丈之外。

    前半个月,他最多能够走出十步,便被雷光劈得皮开肉绽而回。前一个月,他可深入到二十步。

    之后的一个月,他换了修行方式,咬牙在雷光边缘站着,不曾挪动过脚步,就那么沐浴着雷光,淬炼肉身。

    期间,经常血肉迸溅,骨骼都差点儿被劈裂开,最严重的一次,他浑身被雷霆轰的焦黑,都去了半条命。哪怕以药液修复,也花费了半个月才痊愈过来。

    到这最后的半个月,他已然能够深入到近百丈的距离。

    须知,当初他遇到雷虎兽时,对方身上的一丝雷电之力,就令得他全身微微酥麻,可现在,他却能够在狂暴的雷海中,坚持走出百丈,这是怎样的提升啊!

    “我的肉躯强度已经提升到了极致,有了些许免疫雷电的能力,再进一步,怕是短时间不可能了。”

    “只是……内在究竟是什么?要如何强大?”

    雪十三不禁迷茫了起来,皱眉沉思着。

    所谓内在,不外乎意志、气势、元神、道心、血气等这些虚无又真实具有的东西。

    “经过这三个月在雷海中淬炼,我的意志早已坚如金铁,精气神也被淬炼了出来,我的元神更是先天具有强大优势,可我却始终觉得距离老头儿说的内在强大还缺少了些什么……”

    雪十三眉头皱的越发的紧了,觉得自己目前已经提升到了一个极限,不知接下来要提升哪一方面。

    他想着想着,脑中越发杂乱,不由得闭上眼睛,平复思绪。因为心乱是修行之大忌,轻则道心崩裂,重则误入歧途,走上邪路。

    四周浩大的雷声回荡,震动的天穹都仿佛在摇晃的样子。

    少年双目微闭,始终没有睁开。他的耳朵时而动几下,脖颈不时地转动,仿佛在悉心聆听周围的一切声音。

    渐渐地,他的神色平静下来,浑身气息都无比宁静,吐气如丝,细弱无声。让人觉得,他整个人都仿佛与天地自然融为了一体。

    滚滚雷声激荡在耳边,刚猛狂暴,至阳如火,在深处,更是不断有万千闪电齐齐劈落的恐怖声音,犹如在开天辟地,以至于让周围方圆十几里的地面都在颤抖着。

    雪十三从听到的这一切,脑海不时反应出一幅幅画面。他仿佛看到了上古大战,雷鼓齐鸣,喊杀声沸腾。看到了一辆辆古老的战车划过长空,光芒万丈,震的天穹裂开。还看到了百万强者大战,仙、圣纵横,无量伟力覆盖世间……

    场面太宏大与壮阔了,一时间,让得雪十三都有股热血沸腾之感。

    “雷,为世间至刚至阳之力,刚猛狂暴,无坚不摧。遇水,则瞬间幅散,毁灭一切。遇火,则威力叠加,雷火共济,势不可挡。”

    “与水共鸣,与火相济,取二者之暴、烈,化世间最坚之势,此为……霸道。”

    少年不断地聆听四周雷声,心中渐渐有所明悟起来,仿佛要剖析这种力量的本质,追溯到起源之始,取其奥义。

    隆隆!

    忽然,他体内的真元不由自主地运行起来,气息轰然爆发,刚猛霸道,无坚不摧,与周围雷海的声势共鸣。

    他的躯体开始无意识地动作起来,倒悬着,摆出一个奇怪的姿势来。

    这正是老者无名神功的第一式。

    紧接着,第二式,第三式,一直演化到还没有练成的第五式。最后,又从第五式倒着练回去,他身形飘渺,动作缓慢,却看着流畅若云,无比自然。

    随着一遍又一遍的动作,他身上的气息越发霸道起来,与周围千万道雷霆散发的气息共振。

    两个时辰过去了,他的动作有时缓慢如流水,有时快若疾风骤雨,快慢相宜,越发娴熟,唯有第五式依旧滞涩,运转时,脸上有着痛苦的表情。

    但比起之前,他身上的味道已经有所不同,此时,体内的霸道之势不断沸腾而出,整个人变得无比可怕。

    而他丹田中的真元,更是犹若汪洋骇浪般的雄厚与猛烈。

    时间一点儿一点儿地过去,少年始终没有醒来,他沉浸在那五式功法中,仿佛要解析更多的奥秘。

    轰!

    忽然,他体内蓝光沸腾,溢出体外,犹若烈阳般刺目,原本滞涩无比,始终无法练成的第五式功法,此刻随着体内一个个关窍被打通,刹那通畅起来。

    丹田中的真元跳动,如同煮沸的沸水般,狂暴刺目,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暴涨起来。

    而且,那原本的蓝色真元,此刻已经被渲染上了淡淡的金色,蓝金相间,环绕在体外,璀璨夺目。

    “武之大道,当观世间万物变化,取自然力量之玄妙,借天地之势,化自身无穷之力。”

    “雷霆,与水共鸣,与火相济,遇强则强,生生不息。此理恰与老夫的神功相濡以沫。”

    雪十三刚刚醒来,正查看自身变化,便突然听到这样一番话,顿时心中一惊。

    只见面前,老者正负手而立,凌厉地看着他。

    “前辈,你……”

    雪十三吃惊的都说不出话来了,老者不是被困在山洞出不来吗,怎么会在这里?

    “小子,回来,此处莫要再停留。”

    老者说道,然后身形轰然消散,化作点点碎片不见了。

    “这……难道是武道投影分身?”

    雪十三张大着嘴巴,呆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幕。

    所谓投影分身,是真元与元神同时达到一种莫测之境界,以真元凝聚成一道身影,附上一道心神,与本尊相同,从而一念间可出现在很远的距离。

    这种武道神通能够练成,便已经十分不易了。

    而老者居然能够隔着两百多里降下投影分身,这种手段,简直已经要通神了啊,太不可思议了。

    雪十三平复了下心情,这才想起老者似乎说过让自己尽快回去,不要在这里停留了,他有些疑惑地看了看雷海深处,觉得老者似乎这里的一些秘密一般,很忌惮的样子。

    他放下了之前的震惊,以及这次悟道带来的提升,迅速与吞天鹏大黑离开了这里。

    开玩笑,连老者都要忌惮的东西,他一个小小的二重天武者就更加不敢多留了。

    回去之后,他忽然发现老者正摆出一个练功姿势来,双膝微弓,脊背挺拔,双掌推出。

    这看起来很像一个扎马步的动作,但雪十三却深刻地体会到老者身上有股无比霸道的气势充斥整个山洞,这一掌,更是让他觉得能推平一片天地般的可怕。

    再细看他身上,正有一股真元顺着浑身几十道经脉在流动,无比繁复。

    尽管现在是大白天,可老者的躯体呈现一种透明的颜色,似乎是故意能让雪十三看清楚般。

    雪十三从小记忆力就惊人,很快记住了行功路线,也照着修炼起这门神功的第六式来。

    正在此时,老者忽然睁开了眼睛,收功而立,蓦然道:“服下淬体果与通筋草。”

    雪十三一愣,问道:“前辈,您不是说……”

    “是时候了……”

    老者道。

    雪十三感觉三个月没有见到老者,他似乎有些不一样了。当下也没有多问,他取出了那两物,想了想后,那枚淬体果太药效太惊人了,自己怕是承受不住。

    于是,他将这两物添加了一些辅助药材,炼制成了一份药液,又将这份药液分成了三份儿。接着,将大红与大黄叫进来,将两份多的给了两兽,自己服用了那份少的。

    两兽见此,嗷嗷大喜,拿着药液就跑出去了。

    药液入腹,立刻化作一股磅礴之力,冲刷着四肢百骸及全身血肉经脉。

    雪十三的躯体微微痉挛着,不长时间,汗水都出来了。片刻过后,他明显的感到浑身经脉在变宽,变得更加坚韧与结实了。而一身的血肉细胞更是被改造,肌肉迅速变得坚硬起来,简直犹如铁块一样,骨骼中,也是不断发出金属颤鸣音。

    足足两个时辰过去了,他的肌肤表层流动着晶莹的光泽,浑身上下通透无比,整个人仿佛一件被百般淬炼后的玉器,被打磨成了一具稀世宝体。

    雪十三醒转过来,恰好见到老者正一脸严肃地看着自己。

    “前辈,您今天为何……”

    “你既已领悟老夫神功之精髓,若能再练成第六式,老夫今天便送你一场造化,其余莫要多问!”

    老者肃然说道。

    虽然觉得老者有些奇怪,但雪十三还是依言照做,当下收敛了心神,便摆出第六式的招式来。

    老者在一旁,则一脸凝重地看着他……

    (最近催更的很猛烈,压力很大。今天本来第一章更新的很早,想多写几章的,但卡文了,陷入禁区这段情节中有些出不来了,一直在琢磨着怎样将十三放出来。现在基本理顺了,明天就开禁区,放十三!)

章节目录

仙域天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禁忌书屋只为原作者金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玉并收藏仙域天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