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罗马的救援部队很快尝到了他们所修建的这条弯曲城墙的苦头,因为他们无法加快速度。

    而在城上的戴奥尼亚士兵见此情形,也催促城下的战友加快速度上城。

    第六军团轻甲兵大队大队长凯尔库斯来自西里庭,并非是后来的移民,而是土生土长的西里庭人,十几年前他还是西里庭的一名普通公民,参加拉马托河会战,失败后他幸运的没有逃回西里庭,而是逃向了克罗托内,在南意战争中幸运的活下来,之后成为了戴奥尼亚公民,并成为第六军团军营中训练最刻苦的士兵之一,并且在征服阿普利亚地区的战争中屡立战功。

    在被晋升为大队长之后,他曾经几次写信给军务部,要求调任到第八军团,军务部一直没有同意,就是担心这位对锡拉库萨人怀有深仇大恨的将领去了西西里之后,会与锡拉库扎人发生冲突。

    而这一次他作为突袭行动的指挥官,看到罗马人从两面来袭并不担心,他立即命令:城上的士兵各派出两个分队,结成密集阵型,堵住城墙两端的走道。

    罗马城上的走道并不宽,因此大西庇阿才能成功的将通过攻城塔、上到城头的戴奥尼亚士兵封锁住,而现在凯尔库斯也用这方法来为后继部队的上城争取时间,这还真是一报还一报。

    即使轻甲兵大队和山岭侦查大队的一千多人全都上来,凯尔库斯也不准备从城墙上攻过去,因为走道狭窄并且漫长,要想攻破敌人,需要花费较长时间,他有更好的选择,因为在他面前就有一条下到城内的石梯。

    正是因为东南角偏远,所以罗马人才在这里建了上城坡道,以方便士兵们能够快速到达,却没想到反而会成为被敌人利用的致命弱点。

    马古斯和巴尔布斯很快意识到这个问题,但是第一军团、第六军团这段时间攻势更急,显然是为了配合这支部队的偷袭,所以他们已经无兵可派。

    巴尔布斯只好立刻派人去向大西庇阿求援。

    而此时,已经战斗了很久、早已疲惫不堪的罗马士兵在“保卫家园”信念的激励下,沿着城墙走道,气势汹汹的朝着东南角才杀来。

    但排列成密集阵型、之前又一直在养精蓄锐的戴奥尼亚士兵像两块巨石挡住了他们前进的道路。

    其他的戴奥尼亚士兵上城的速度很快,不光是因为那30条绳钩,还因为士兵们带了更多的绳索,上城之后,从身上解下来,结成长绳,绑在城垛上或者用手拉住,垂到城下,一次就有近百名士兵爬上城头,很快密密麻麻的戴奥尼亚士兵就将东南角城头挤得满满荡荡。

    凯尔库斯一声令下,一千名轻甲兵和侦察士兵混合而成的部队迅速踩着石梯而下,终于进入了罗马城内。

    在他们的面前有三条进攻路线:第一条,是沿着东北城墙,贴着奎里尔诺山,一直向北,或支援第一军团,或直击罗马城的中心——元老院,但这条路漫长而狭窄,容易遭到阻截;第二条路,是向西北方前进,穿过奎里尔诺山与维弥纳山之间的道路,直达罗马城中心,但同样道路狭窄,易受阻截,而且在不了解城内的情况下,孤军深入是禁忌;第三条路,是凯尔库斯的选择,沿着南面的城墙,急速向西行进,先协助第六军团击溃当面的守军。

    实际上,在石梯旁不远就是罗马城的一个城门——奎里尔诺门,但整个城门洞塞满了石块和泥土。罗马城墙蜿蜒曲折,偏又城门众多(至少有十个),城内没有足够的士兵去防御,因此昨天罗马元老院作出决定,动员民众将所有城门洞都堵上,以避免其成为敌人的突破口。

    要想将其清理干净、打开城门是需要花费不少时间的,而现在时间对于进入城内的戴奥尼亚军队来说却是最宝贵的,所以凯尔库斯没有停留,带领部队快速向西行进。

    一向在战争中都是处于辅助地位的轻甲兵和侦察士兵们难得的在这次重要的战斗中担任了主导,大家都非常的兴奋,浑身充满了力量,没多久就途经了维弥纳门,正撞见老人和妇孺给城上守军运送物资,戴奥尼亚士兵如同虎入羊群,轻松的用皮盾将其撞倒,剩余的人惊恐的四下逃散,将箭矢、标枪、油罐扔了一地。

    而城上的守军看到了这一幕,同样惊恐的大叫:“敌人!敌人杀进城啦!!……”

    城头上立刻出现很大的骚动,惊慌失措的士兵们无法安心作战了,少数士兵甚至不停队官的劝阻,离开其防御位置,想要跑下城去。

    这时,有人高喊:“援军来了!援军来了!!……”

    大西庇阿紧急派来了300名重步兵,这已经是他顷其所有了。

    但这点兵力并不足以对入城的戴奥尼亚军队造成危险,凯尔库斯当机立断:让三个连队迅速迎上去,攻击敌人的援军;另两个连队分别从维弥纳门两侧的石梯上去,进攻城上守军。

    ……………………………………

    “……敌人攻进城啦!敌人攻进城啦!!……”负责运送物资的民众惊慌失措的跑回广场,声嘶力竭的喊着,引起广场上的混乱。

    在广场上的元老们也变了脸色。

    “去把他们都给我扣押起来,不要让他们乱喊,制造混乱!”马鲁吉内恩西斯气得立即对负责维护广场秩序的卫队长下达命令。

    一向与之唱对台戏的波蒂图斯没有阻止,他心中是赞成在这种危机时刻就要使用强硬手段的。

    “难道……敌人真的……攻进来了?!”安布斯图斯声音颤抖的问出了大家共同的担忧。

    “……押一个人过来详细问问。”波蒂图斯看上去还算镇定,但手拄着拐杖,轻微的不停晃动着。

    而这时,大西庇阿派来的信使赶到了广场,他嘴里吐出的残酷事实让元老们感到了恐慌。

    “大西庇阿不是已经派援军去了吗?!这些英勇的公民……一定可以将侥幸冲进城的敌人全部杀死!”普列尼乌斯大声喊道,他想要驱散自己和同僚们心中的恐惧,但是语气却显得那么的不自信。

    “大西庇阿如果有把握击退敌人,是不会派信使来告诉我们的……”马鲁吉内恩西斯叹了口气,他和大西庇阿来自同一氏族,他一直又着力的提携这位能力出色的族人,自然对其比较了解:“而且我们已经没有多余的士兵了……”

    事实上,元老们之前一直在不断的接收来自城上守军的战情汇报,他们很清楚形势非常严峻,马鲁吉内恩西斯的话只是撕碎了他们心中尚存的最后一点侥幸而已,让他们陷入一种可怕的沉寂中。

    “去卡皮托林!”波蒂图斯脸上已经没有了慌乱,语气坚定的说道:“大家放心,就像当年凯尔特人入侵时一样,戴奥尼亚人也许可以占领罗马城,却一定不可能攻下我们的圣地!而和上一次相比,这一次的情况更加有利,卡米卢斯即将率大军返回,而且这次大军人数远多于十几年前,也更加的训练有素!戴奥尼亚人会被更快的赶出去,胜利最终还会属于罗马!……”

    波蒂图斯这一番稳定人心的话让元老们不再那么慌乱。

    …………………………………

    在广场的罗马民众们得到元老们的指示,惊慌的赶回自己家中,匆忙的收拾家私,携带粮食,准备紧急逃亡卡皮托林山上避难。

    住在堤岸附近的民众匆匆赶回街区时,他们看到了惊恐的一幕:街道边用来覆盖下水道的石板被掀起了好多块,露出漆黑腥臭的下水道,而在街道上,几百名穿着黑色皮甲、手持黑盾、短剑的士兵正在背朝他们、面朝台伯河列队……

    “是敌人!!他们杀进来啦!!……”罗马民众惊恐的大叫起来,甚至有妇女因为过于恐惧而晕倒。

    利扎鲁听到了身后的喧哗声,对于这些老人妇孺,他根本就没有在意,甚至都没有回头看一眼,而是将手中的短剑指向了前方,用激昂的声音大声喊道:“山岭大队的勇士们,立大功的时候到了,跟着我杀过去!”

    说完,他第一个朝着罗马椎桥桥头冲去,士兵们紧随其后。

    他们高呼哈迪斯的呐喊声惊动了正陷入苦战的罗马士兵,戴奥尼亚第三军团第一大队的凶猛进攻已经让他们难以应付,看到身后很多同样身穿黑盔、黑甲的士兵气势汹汹的朝着自己杀来,这些主要由奴隶组成的罗马援军心中的斗志立刻降到了谷底,他们完全无视卡西乌斯要求他们转身抵御的命令,转瞬间就四散溃逃了。

    他们的逃跑也让一直苦苦奋战至今的罗马士兵们斗志动摇。

    而在桥头,因为一直进攻而已经非常疲惫的戴奥尼亚士兵听到对面传来哈迪斯的呐喊,个个精神大振,酸麻的双臂仿佛又重新注入了力量,攻势再次恢复凶猛的势头,这成了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文学馆m.

章节目录

古希腊之地中海霸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禁忌书屋只为原作者陈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陈瑞并收藏古希腊之地中海霸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