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猴子来得快,去得也快,在罗猎和吴杰的周围除了尚未完全散去的血雾之外已经看不到一只水猴子的身影,就连被吴杰刺杀的水猴子也被同伴拖入了白骨堆内。

    罗猎和吴杰虽然胆大,可是他们也不敢跟踪水猴子去白骨堆内一探究竟。

    罗猎此时看到白骨壕沟内有一张巨大的面孔,他打开随身携带的防水手灯,光束照亮了昏暗的水底世界,那张面孔却是一个巨大的武士头部雕像,罗猎初步判断,这雕像最早应当位于船头。

    雕像上是一个武士的面具,虽然沉入水底不见天日已有数百年之久,可面具上的双角仍然金光闪闪,这应当是当年运送宝藏的倭寇船只。

    武士雕像的左眼有一个孔洞,那孔洞直径要在两米左右,完全可以容纳一个成人通过,罗猎本来还在犹豫,可是吴杰已经率先从雕像的左眼中钻了进去。

    罗猎担心他有所闪失,慌忙跟上,光束照射进其中,眼前顿时泛起一片金灿灿的反光,在雕像的内部饰以华美的金箔,两人没有游出太远就已经到了底部,底部散落了许多的金砖,靠近中心的地方有一个直通江底的洞口,那洞口一看就是外力挖掘而成。

    罗猎闻到了危险的气息,也看到了水中尚未散去的血雾,刚才仓皇逃走的水猴子应当就进入了这个洞里。吴杰表现出的执着让罗猎颇为被动,毕竟他们处于浦江底部,如果这个洞穴是水猴子所挖,还不知这洞里到底藏匿着多少只水猴子,他们目前只有两人,必须要考虑到最坏的可能。

    还好罗猎担心的状况并未发生,他们进入洞窟之后不久,洞窟的走向就开始朝着斜上方,两人在水中潜游了十分钟左右,竟然到达了水面,这水面应当是和外面的浦江平齐,但并不是他们来到的地方,吴杰率先爬到了岸上,罗猎来到岸边,摘下头罩呼吸了一口潮湿的空气,环视周围,看到周围摆满了瓷器和金银。

    吴杰低声道:“这里应当位于虞浦码头的正下方。”

    罗猎的方位感虽然很强,但是仍然比不上吴杰,他点了点头道:“那些水猴子估计也无法在水中长期生活,所以在水底挖了一条地洞,一直通到虞浦码头的下面,想不到码头下方居然别有洞天,早知如此,我就直接从码头打一个地洞,也省得从水中潜入了。”

    吴杰道:“这里可能是水猴子的巢穴,你一定要小心,告诉我周围有什么?有没有看到紫府玉匣?”

    罗猎还是很少见到吴杰这样失去镇定,他将自己的所见告诉了吴杰,吴杰道:“我闻到血腥的气息,那些水猴子应当是往这里去了。”他指向右前方,罗猎其实早已看到了地上的血迹。

    地面上铺着不少的木板,这些木板都是从沉船上卸下的老船木,历经数百年不腐,罗猎发现这些木板的铺设还是有规律可循的,横向铺设,每块木板之间会间隔一定的距离,乍看上去就像是铁轨下的枕木,木板的边缘非常整齐,长短宽窄几乎一致,这些木板应当是利用工具裁锯而成,如果眼前的木板是水猴子铺设,那就证明这古怪的生物已经拥有了使用工具的能力。

    人和动物的区别就在于对工具的使用,罗猎从未将水猴子视为和他们一样的智慧生命。

    吴杰吸了吸鼻子,他闻到新鲜的血液,证明受伤的水猴子就是从这里逃走的。吴杰道:“紫府玉匣应当就在这里面。”

    罗猎道:“您因何做出这样的判断?”

    吴杰道:“那只水猴子受了伤,被你斩断了一只手爪,它一定是尽快前往紫府玉匣处疗伤。”

    罗猎观察着脚下木板上的血迹,低声道:“也许它们在故布疑阵,将咱们引入圈套之中。”

    吴杰道:“水猴子再聪明也不过是个动物,它们怎会拥有这样的智慧?”

    罗猎看到脚下的木板开始逐渐变得长而宽,随着木板的变化,他们前方的通道也变得越来越广阔,从四周光滑的墙壁来看,这整座的地下建筑全都是利用工具建成。

    吴杰道:“这地洞真是不小。”

    罗猎道:“水猴子里面居然也有懂得建筑的建筑师。”他是有感而发,看到这地下建筑的顶部全都是拱顶,证明水猴子也考虑到了力学方面的因素,道路两旁散落着不少的碎瓷片,肯定有水猴子利用瓷片进行挖掘。

    再往前走,温度渐渐升高,一股硫磺气息扑面而来,在他们的前方现出一面水潭,水潭之上热气腾腾,原来在地底深处还蕴藏着一眼温泉,罗猎将眼前所见及时告诉了吴杰。

    凑近温泉,看到一只水猴子漂浮在潭水之上,鲜血将周围的潭水染红,这只水猴子正是被罗猎斩断左手的那一只,如今水猴子因为失血过多而死去,躺在温泉水面上一动不动。

    罗猎正准备看个究竟,却看到水波荡动,慌忙和吴杰两人向后退却,两人刚刚退开不愿,就看到一只硕大的头颅从温泉中探身出来,一口就将水猴子的尸体吞了下去,罗猎看得真切,吞掉水猴子尸体的分明是一条巨蟒。巨蟒吞掉水猴子的身体之后,金黄色的眼睛扫过罗猎和吴杰,它并没有发动攻击的意识,而是吐出鲜红色的信子,旗帜一样在空中舞动。

    吴杰手中细剑指向蟒蛇的方向,罗猎握住他的手腕,示意吴杰不要轻举妄动。

    巨蟒昂首挺立了一会儿,懒洋洋闭上了眼睛,又慢慢将头缩了回去,不多时就整个消失于温泉的水面之下。确信它已经离去,罗猎道:“走了!”

    吴杰道:“怪了,怎会有一条大蟒生长于温泉之中。”

    罗猎道:“这样体型巨大的蟒蛇通常生于热带,或许有人将它带到了这个地方,温泉内的温度又刚好适合它生存。这么大的蟒蛇,不知在此地生存了多少岁月。”

    吴杰道:“它未必一直呆在里面,天冷在温泉内生活,等到天气变暖一样可以出去觅食。”

    罗猎心中暗忖,如此说来,这温泉等同于水猴子的公墓,水猴子死后,同伴就将他们的尸体投入温泉之中,蟒蛇吞下它们的尸体,这是一种独特的埋葬方式。

    吴杰突然停下说话,因为他感知到危险正在向他们迫近,这危险并非来自身后的温泉。

    罗猎看到有十多只水猴子正沿着他们头顶的墙壁攀爬而来,这里果然是水猴子的巢穴。罗猎和吴杰同时做出了一个决定,他们不会选择撤离,如果撤退到外面的水中,对水猴子反而更加有利,即便是他们深入水猴子的巢穴,可是在目前的状况下,和水猴子展开决战反倒比水中更加高效一些。

    罗猎随手挥出三柄飞刀,飞刀呼啸射向水猴子的阵营,马上有两只水猴子被飞刀射中,它们从顶部落入温泉之中,还未等到它们落在水面之上,刚刚潜入水中的巨蟒再度从水面下蹿升而起,张开大口一口将其中一只水猴子吞了进去,另外一只受伤的水猴子慌忙向岸边游去,不等它游到岸边,罗猎抬脚踢起一个瓷瓶,瓷瓶击中水猴子的面门,水猴子受了这一击虽然不至于送命,可是也无法及时爬到岸上,被巨蟒又是一口吞了下去。

    吴杰向前方冲去,手中细剑挥舞得风雨不透,他的身体笼罩在一片剑光之中,主动靠近他的水猴子无不纷纷中剑。

    罗猎祭出飞刀,飞刀在他的操控下凌空飞旋,如同被绳索牵引着一样。

    水猴子很快就意识到它们根本不是两人的对手,慌忙散开阵列,它们并不急于逃离,只是适当地保持和两位不速之客之间的距离。发出阵阵愤怒的嚎叫,罗猎望着这群水猴子一张张丑陋的面孔,近距离观察总算看清它们的面貌,这些水猴子浑身长满银灰色的短毛,面部扁平,双目没有眼白,都是棕红色的眼珠,脸上没有鼻子,只有一张嘴巴,嘴巴很大,嘴角一直延伸到耳后的位置,确切地说他们两侧并不是耳朵,而是类似于耳朵的鳍,在这对鳍的后面有三道裂纹,是它们用来呼吸的鳃。

    吴杰看不到水猴子的模样,忍不住问道:“它们是不是长得很丑?”

    罗猎点了点头道:“不错,不过水猴子的审美观跟咱们不同,或许在它们眼中咱们也是一样。”

    吴杰的唇角露出一丝难得的笑容,低声道:“还有多少?”他之所以这么问,是因为听到窸窸窣窣的声音,罗猎的表情变得严峻,因为他看到数百只水猴子正从四面八方向他们所在的位置蜂拥而来,如果这些水猴子对他们群起而攻之,单凭着他们两人很难取胜,更何况这巢穴中不知道究竟有多少水猴子,罗猎也没有足够的信心全身而退。

    水猴子的身上带着阵阵恶臭,它们还未靠近,可是臭味已经传来,让人作呕,罗猎心中暗忖,只怕战斗还没打响,就被这些水猴子给熏晕过去。罗猎从防水背囊中取出了防毒面罩,递给吴杰一个,吴杰不知罗猎想做什么,不过知道他向来足智多谋,马上将防毒面罩戴上。

    石章鱼说

    新书已肥,大家可去支持一下新书替天行盗

章节目录

替天行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禁忌书屋只为原作者石章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石章鱼并收藏替天行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