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省。
    天眼天文台。
    如果把飞船比作一座海轮,那么天文对航天的意义,就是规划合适的航道,避开“礁石”地带和可能的“风暴”,甚至借助“洋流”(引力弹弓),缩短航程。
    这座在大山深处,曾在异变后废弃的天文台,去年下半年便开始进行紧急修复改造,同时清理周边的异世界生物。
    更充足的人手,更充足的经费,使得短短大半年的时间里,就已重新启动。
    这里汇聚着全球各国最优秀的天文学家,以及当今最先进的设备,特别是还配备了最新研制的超算,一经启用,便一跃成为世界上最重要的天文台。
    此时此刻,天文数据处理中心,正在进行第一次的试运行。
    “哦,上帝,肯定哪里出错了,你敢相信吗?我们太阳系在银河系的相对位置,短短六年里,偏离了太多了。”办公室里,琼斯对着电脑屏幕,对比着几年前的星图数据,抓狂的挠了挠头发,惊呼道。
    旁边的黄大明闻言连忙过去看了一眼电脑的计算结果,面色不由一怔。
    作为一名资深天文学家,他对各种大概的天文数据都了如指掌,比他老婆还熟悉,此时这个看着这个数值,一脸不敢置信,迟疑道
    “这偏离也太大了,你是不是数据弄错了?”
    “你自己算算?”琼斯耸了耸肩,让开电脑。
    黄大明上前重新操作了一遍,结果无误,他沉默了一会
    “也许是超算算法出了问题,这是新设备,又是第一次运行,难免会有一些小毛病。”
    黄大明脸色有些难看,如果这是真的话,这说明太阳系绕银河系的运转速度在不断的减慢,甚至于……已经停滞。
    这想想都不可能!
    这完全打破了常识。
    简直是疯了。
    “这话你自己相信吗?截止到现在,我们观测的所有天体,都发生了严重偏离。”
    “但只有这个解释!不然你无法解释为何我们还能安然无事。”黄大明艰难道。
    太阳系大约以每秒250千米的速度绕银心旋转,这种恐怖的速度,如果减速的话,人类不可能还安然无事,光可怕的惯性,就能一瞬间把全人类抛到太空,或者拍成肉泥。
    “其实,我还发现了一个更匪夷所思的现象。”就在两人争论时,又一人加入了讨论,他脚步踉跄,脸色苍白而又绝望
    “我们的太阳系,在以每隔大约半年为周期,做左右钟摆……也许不是我们疯了,而是这个世界疯了。”
    ……
    星期天,天气晴朗,阳光普照。
    小区的公园,人来人往,到处都是游逛的人群,还有街道组织的武道志愿者,正在教习着民众习武,吸引不少人跟着练习。
    这段时间,实在把陈守义累得够呛。
    身体倒是不累,心累。
    离群索居了四个多月,此时他看什么都感觉新鲜。
    “我闭关的这段时间里,有什么事吗?”
    回到中海后,还没回家,陈守义就打电话招来白晓玲。
    “一个月前,生育之神托外交部寄来了一封信,现在还暂时放在我那里。”白晓玲紧跟着陈守义脚步,干练的说道。
    生育之神!??
    陈守义面色怔了下,收回目光“等会送过来。”
    “好的,陈总顾!还有一份全球首脑会议的邀请函,具体时间是在十二天后。”
    “到时候我会过去一趟。”陈守义说道,心中叹了口气。
    唉,多事之秋啊!
    “罗景文罗前辈也有电话打来,恳请您如果有空的话,能把他解救出来。”白晓玲一本正经的说道。
    陈守义脚步一顿,不由问道“老罗怎么了?”
    “我也不怎么清楚,他电话说他被隔离了,只有你能救他。”
    陈守义转念一想,顿时明白了,心中不由好笑“行,我知道了。”
    算算时间,这么说,都已经隔离五个月了。
    ……
    下午,陈守义回到家。
    “哥,你回来了?”陈星月一脸惊喜道“我还以为要晚上呢?”
    “恩!还是家里舒服。”陈守义把身体躺在沙发上,整个身体都瘫了下来,懒洋洋的有些不想动“闭关都闭的差点自闭了,有没有想哥啊?”
    “当然……想喽!如果有礼物就更想了!”陈星月一脸低眉顺目道“哥,你一定是口渴了吧?我给你去倒水?”
    马屁精!
    “这水我可喝不起。”陈守义哼哼了两声,他口中虽然这么说,心下却扫了一眼空间,找合适的礼物。
    空间里塞满了杂七杂八的东西。自行车,各种生活用品,以千吨计算的神尸,以及万吨计算的金砖,简直就是一个大杂烩。
    “哥,您怎么能这么说了,给妹妹带礼物不是应该的吗?你腿酸不酸,我给你捶捶腿。”陈星月笑嘻嘻道。
    “行了行了。”陈守义摆了摆手,无奈道。
    对于怎么对付女人,他现在已经算是经验丰富了。
    他从蛮神尸体上,取出一颗眼珠子,又用意志清理了表面带着的血管和血迹。
    眼珠约有皮球大小,整个都已经晶化。
    当拿出来时,整个眼球都在熠熠发光,神光璀璨,大厅弥漫着一种异样的气息。
    陈星月眼睛立刻就转不动了。
    “太漂亮了,哥,这是给我的?”她捧着这颗眼球,一脸激动“我先去放回房间!”
    她蹬蹬蹬的跑到楼上,足足过了良久,她才走下楼。
    “这些东西也就漂亮罢了,又有什么用?”
    陈守义看着陈星月脸上残留的兴奋,忍不住教训道“实力才是根本,不成传奇,到头来都是一场空啊。”
    传奇是凡人和超凡的分界线。
    一旦成为传奇,生命层次都会蜕变。
    虽说无法不朽,但活个几百年还是轻轻松松。
    “可是好难的,为什么你都这种实力了,还在一直进步吗?”陈星月闻言心中兴奋稍退,坐到旁边,变得有些沮丧。
    她停滞在武师巅峰,都快一年了。
    卡在那里,怎么也无法寸进,但她哥却仿佛没瓶颈似得,每天都在进步。
    都是一个爹妈生的,吃的都是同样的饭,差距怎么就这么大呢。
    “这要问你自己。”
    陈守义语重心长道
    “你要有我一半得努力,你早就成为传奇了。”
    。

章节目录

神话纪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禁忌书屋只为原作者人勿玩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人勿玩人并收藏神话纪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