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惧类神明,陈守义曾经接触过,印象极其深刻。

    这类神不像正统的神明,需要信仰,他们通过散播恐惧,制造恐惧,以吸收凡人的恐惧情绪为生,而这头海怪,显然也是深谙其道。

    整片天地间弥漫着似有似无的恐惧领域,显得阴郁而又诡秘,身在其中的普通人,往往会莫名的感受到不安、恐惧,仿佛身在恐怖片中一样。

    只是比起山夔省的那位能自发孳生魔怪的中等神力的恐惧领域,这位明显是弱了不止一个数量级。

    说起来,若非当初对方在核打击下,主动撤离地球,恐怕当今人类的形势都将大变。

    那时候,他可没有现在这么强大。

    ……

    “看来有空要去山夔省看看了。”陈守义心中暗道。

    他记得阴影和恐惧之神的问题,并没有彻底根除,这种传播恐惧的神明,只要一日不死,只要人类还会对祂恐惧。祂就会像病毒一样,根植在人类中。

    陈守义一边在海面急速奔走,一边细细的搜索着。

    他的感知穿透大海,直达海底。

    这里的海水并不深,大部分区域的水深,都是在千米以内,深处也不超过三千米。

    对于感知高达30.2陈守义而言,完全是轻而易举。

    整个海底在他“眼中”一览无余,他甚至还能深入海底百多米深,直达致密的岩石。

    ……

    深海某处。

    一头庞大的海怪,正蜷缩在岩洞中打盹。

    四周冰冷的海水,形成无数层速率不同的水流,自发的萦绕着,大量的涡流,在它身边此消彼长,显得异常的神秘。

    这是一头狰狞可怕的海怪,十几根如蟒蛇一般色彩斑斓的触手,微微的蠕动着,触手上还长满了一只只昏黄而又冰冷的眼睛。

    配合着那如毒蛇一样的三角脑袋,再加上浑身弥漫的恐惧灵光,普通人哪怕远远看到一眼,都会噩梦连连。

    它在四年前,通过空间通道无意间来到地球。

    便彻底的喜欢上了这里。

    这里几乎没什么竞争对手,也没什么强敌,有的只是无数的凡人。

    对它这种弱小的半神而言,这里无疑就是一片大大的蓝海。

    经过数年如一日的辛勤耕耘。

    它的事业已经颇见成效。

    它成功的成为不少渔民心中的梦靥。

    相比坐在家里就能收获无数信仰的正统类神明,恐惧类神明,无疑要费心费力的多,完全就是劳模。

    毕竟,如果你不时常彰显存在感,不制造大事件,又如何保持影响力。

    又如何让人对你产生恐惧。

    过不了多久,就能把你遗忘了。

    人类不是蛮神,一个传闻,一个恐怖传说,可以数十年,甚至千百年的流传,成为心底最深处的梦靥。

    但人类各种资讯大爆炸,再恐怖的传说,十天半个月就平息了,半年,一年,就再没多少人想起了,这还只是现在,若是在异变前的网络时代,再高的热度,最多三天也就消退。

    这也是为何,一件恐怖袭击事件,有那么多恐怖组织冒着被打击的风险,也要争着抢着哭着要负责,这真的是名副其实的拼命上头条啊。

    实在是太难了。

    这时,它忽然感觉到一阵心悸。

    仿佛有种大难临头之感。

    “不好!”它身上的恐惧灵光迅速的亮起,周围的海水都一片翻腾,绞成一锅泥水。

    与此同时,它迅疾的往岩洞深处钻去。

    出于本能的谨慎,这座巨大的海底的山脉,已被它挖的四通八达,犹如一个复杂的网络。

    狡兔三穴?

    不,对于一个没有半点安全感的弱小半神而言,十穴,百穴都感觉不保险。

    事实也确实如此。

    下一刻,“轰”的一声。

    大半座的山峰猛地一震,瞬间被解离,海水一片沸腾。

    正在飞速撤离的海怪,看着山洞凭空消失,吓得“啊呜”的干嚎了一声,浑身战栗,心脏都差点爆掉。

    它似乎隐隐感觉到,一道仿佛有着洪荒猛兽冰冷无情的眸子,用着看待死物一般的眼光,在看着它一般,把它死死的锁定。

    随即,它就惊恐的发现自己被一股可怕的力量禁锢了。

    “是谁,到底是谁?”

    无尽的恐惧在它心中肆虐,身体激烈的挣扎,长达十几米的巨大触手,爆发出刺眼的光芒。

    只是这注定是徒劳的。

    禁锢的力量骤然变化为无数无形的利刺,瞬息洞穿海怪……

    ……

    “意志的力量,还是有些太弱了。”陈守义心中暗道。

    他本来是想把他压成肉泥的,没想到竟然压不动。

    他脚下“咔擦”作响,海水冻结,并飞快的朝四边蔓延。

    一些发浪的海水还未落下,就已经被瞬间定格。

    几秒的功夫,海面就出现一座宏伟的冰山。

    温度是大量微观分子热运动的宏观体现。

    对已经能掌控原子,压缩原子的陈守义而言,掌控分子,犹如吃饭喝水一样简单轻松。

    只要降低分子运动,水也就变成寒冰了。

    很快海怪庞大的尸体,就从海水中浮现,轰的砸到他面前,金色的血水四溅。

    然而,陈守义却恍若未觉。

    他怔怔的站在原地,口中喃喃自语

    “掌控原子……”

    他眼睛越来越亮。

    “不,或许意志比想象的更强大,只是……自己运用的太粗糙了。”

    他心中激动,立刻抽取了两个氢原子。

    然后控制着靠近。

    原子表面的电磁场,开始排斥。

    然而这种微弱的斥力,根本阻挡不到陈守义的意志。

    一毫秒后,两颗原子核就彼此贴近。

    当接近到一定距离时,原子核内质子间的强力,克服了电磁力,彼此骤然接合。

    一丝微弱的能量,就此绽放。

    核聚变!

    ……

    和神力不同,意志全部来自自身,掌控更加容易,也更加精细,如果说神力是那粗笨巨大的水压机,那意志无疑便是台光刻机。

    半分钟后。

    陈守义手心上方,一点刺眼的亮光,久久不息,散发出刺眼的光热。

    核心处那高达上亿的高温是如此的可怕,若非有意志防护隔绝,若非光点很小,他手掌恐怕都已经气化了,连身体都会被严重灼伤。神话纪元

章节目录

神话纪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禁忌书屋只为原作者人勿玩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人勿玩人并收藏神话纪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