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一鸣的尸体被鬼物控制着在嘶吼了一段时间之后,忽然间停下了嘶吼,然后回到了棺木之中,居然继续躺下去睡了。
    这个情况让林皓明有些愕然,很快他意识到,此刻估计是已经到了天亮时候,天亮这东西受限制,就算这里是地下没有光线也一样,这也难怪任务要求是晚上住在钟楼里。
    没有那怪物阻扰,林皓明拿着灯开始仔细搜寻,他细心的看着地面,既然那东西应该是附着在毒液之中,要行动,肯定会在地上留下痕迹。
    果然很快林皓明就发现了一些地面痕迹,顺着痕迹到了前边,这里有明显的墙体腐蚀的迹象。
    林皓明也不客气,直接拿着撬棍凿了几下,结果,一块大石直接松动,林皓明直接撬了出来,而后面居然出现了一条很狭窄的楼梯。
    林皓明顺着楼梯往上走,到了最上方之后,摸到了两侧都是木头,应该是木墙,而且并没有什么门。
    林皓明也不客气,直接从魂环里取出一把斧子噼了起来,几下就噼开了,走出来之后,发现这里就是楼梯下面阴影位置,难怪贾一鸣会死在这里,纯属他倒霉。
    此时钟楼里没有一个人,而外面确实已经蒙蒙亮了,看来天一亮六个人就都离开这里了。
    看着被自己破坏的木板,就算找一块完全一样的钉回去也会被发现,不过也有因为这条通道被钉死了,他们一开始才没有发现,毕竟总不能一开始就噼墙吧,毕竟这只是一栋木楼。
    出来之后,林皓明直接朝着镇长家去了,虽说能去田志朗那边更好,但自己不知道他住在哪里,而镇长的房子很显眼。
    此时天蒙蒙亮,许多人还没有起来,镇长家是一栋两层小楼,还有一个花园。
    林皓明直接翻过外面的围墙进入花园之中,随后拿着那根从地宫一直带到这里的撬棍,一下子就把镇长家门撬开了。
    “你是谁?”直接冲进来,一个妇人从厨房里走出来,看上去像是镇长家的女佣,林皓明根本不跟她啰嗦,冲上去撬棍就砸了下去。
    打晕了女佣,林皓明跟着听到一个女人在楼上问道:“夏姨,怎么回事?有人来了吗?”
    就在女人刚从楼上走下来,一把锋利的斧子在她跟前晃动了一下,道:“是有人来了,镇长夫人。”
    见到林皓明如此,颇为美貌的镇长夫人着实有些吓坏了,林皓明甚至闻到了一股骚味涌出来。
    林皓明没管她被吓尿了,直接揪住她头发往上走,一会儿之后,到了楼上房间,然后一脚踢开房门,见到房间里睡着两个孩子,一男一女,男孩大概七八岁,此时刚被惊醒,而女孩十二三岁样子,长得很漂亮。
    “把斧头放下来。”就在这个时候,林皓明听到镇长声音,而他拿着一把左轮枪对准了林皓明。
    林皓明转过头,看着庄海阔,嘴角闪过一丝邪笑,下一刻他以不可思议的速度,一闪身,同时手中抛出了一根钢针。
    钢针直接刺穿了他的手腕,手里的枪也掉了下来。
    林皓明直接一脚踩在枪上,随后拿着斧子对准了他脑袋。
    “你要干什么?”庄海阔看着林皓明凶神恶煞的样子,吓坏了。
    林皓明嘴角闪过意思冷笑道:“你不管我们死活,让我们去给那鬼物送死,现在来问我怎么样?地下那墓穴你早就清楚吧?”
    “你知道了。”听到这话,庄海阔也吓了一跳。
    林皓明跟着把人直接推到他们儿女房间里,随后道:“庄镇长,我们死了人了,所以到底怎么回事最高说清楚,我也不怕你,老子当年是干盗墓起家的,后来在洗干净身份去了文物局,你要是不好好回答,我先宰了你漂亮的老婆,然后是你儿女。”
    “你想要知道什么?”庄海阔害怕的问道。
    “钟楼为什么会建造?”林皓明直接问道。
    “这是当年麦酒厂开办起来……”
    镇长刚刚开口,林皓明跟着一斧子下去,直接从镇长脑袋划过,把他的头皮蹭了一层。
    “刚才是给你警告,别跟我说这种屁话,否则下一斧子就砍死你老婆,麦酒厂最早是在钟楼那地方开挖的,后来才搬到现在地方。”林皓明拔出斧子,狠狠道。
    看着林皓明如此凶狠,庄海阔想要说什么,但也说不出来,而两个孩子更是吓坏了,大一些的女孩泪流满面,捂着嘴不敢出声,而小男孩则大哭起来。
    “最好让你儿子别发出声音,我觉得烦就剁下脑袋。”林皓明继续威胁道。
    听到这话,镇长夫人立刻捂住了自己儿子嘴巴,眼前这个家伙简直比那个恶鬼还要可怕,她不敢触怒对方。
    “好现在开始说吧,实话。”林皓明威胁到道。
    “我说了实话,你真的可以放过我们?”镇长不敢相信的问道。
    “我不是杀人恶魔,我只是来复仇,我想你应该清楚吧?而且你妻子从隔壁房间过来,楼上三个房间,你和他们两个住在这边,而你妻子却在另外一边,说明你你们还有一个孩子,估计还小,他不知道我,如果你说实话,至少他可以活下来,如果你很配合,说不定都可以活下来。”林皓明冰冷的回答道。
    听到这话,女孩立刻摇着头道:“不要,我不会说出去,求求你,别杀我。”
    “你还真聪明,你已经不小了吧,那么你能告诉我一些我想知道的吗?”林皓明看着这个十二三岁的少女问道。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女孩害怕的摇头道。
    “你不知道,说明你最没用了。”林皓明目光更加冰冷。
    听到这话,女孩立刻摇头叫道:“我知道……我知道……”
    “你知道什么?”林皓明追问道。
    “我爷爷原本不姓庄,他是姓田的,三年前去世的时候,我虽然才十岁,但也从他遗言之中知道我们身世。”女孩哭着说道。
    听到这话,林皓明跟着看向庄海阔,微笑着问道:“看来麦酒厂的老板原本也应该是姓田的,麦酒厂出售也只是左手换到右手的事情,对吗?”

章节目录

魔门败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禁忌书屋只为原作者惊涛骇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惊涛骇浪并收藏魔门败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