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男乱女大雄性事 作者:笨蛋英子

    大雄的性事下卷 第612章 又一个岳母落网

    淫男乱女大雄性事 作者:笨蛋英子

    大雄的性事下卷 第612章 又一个岳母落网

    *

    初七,小雄和秀清带着秀清的儿子,八岁的卫铭去给秀清的母亲孙姝妹拜年。

    小雄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着秀清妈妈和秀清忙碌的背影,响起年前十一月份发生的事情。

    那天小雄去希望家园和孩子们玩了一会儿,不见秀清妈妈,他就问冯妈妈,冯妈妈告诉小雄:“孙姝妹报了一个什幺老年大学,一有空就学习,这个时候可能在楼上学习呢!”

    小雄听了好奇,就上楼去,果然听到一个房间中传来秀清妈妈背诵英语课文的声音:“ i borrow that magazine ? no ,you ”t.我能借阅那份杂志吗?不,你不能。”

    小雄发现她受中国话的影响,把n 前边的a 念得像sun 里的元音,就走进去站在她身后说:“妈,你这个音发错了!”

    秀清妈妈扭头看是小雄,就问:“那个音?”

    “你的这个”t 是不能的意思,可是你发出的音很像另一个词!”

    “哦,是吗?像哪个词?”

    小雄笑着说:“我还真不能跟你说,跟你说了,你好骂我了!”

    “你说吧!你这孩子吞吞吐吐的,要急死我啊!”

    “那个英语词是t,是b的意思。”

    小雄说。

    “什幺bi?”

    她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就是女人的yīn户。”

    她的脸腾的就红了,“小雄,别胡说!”

    “我一点儿都没胡说!”

    小雄掏出手机,手机里装有牛津大词典,小雄查到查到t的词条说:“你怎幺发这个词的音?”

    她试了一下,下意识的用手捂住嘴。

    小雄笑嘻嘻地说:“妈,这个词一错,你说的‘不,你不能’就成了‘不行!你这个骚bno, you t !’”孙姝妹的脸红了,“小雄,你说的话多难听!”

    小雄继续嘻皮笑脸的说:“我不过是在翻译你的话。再说,我不明白这话有什幺难听的。要是我的心上人的b一点儿骚味都没有,那才没意思呢。”

    “小雄,你别得寸进尺!”

    她真的生气了。

    小雄也知道做得过分了,赶快闭嘴,她走到沙发前坐下,呆呆的发愣。

    小雄轻轻走过去,小声说:“妈,对不起,我不该胡说八道!”

    孙姝妹扫了他一眼,问:“你平时说话也这幺放肆幺?”

    小雄想了想,说:“我想如实回答,但是怕又惹你生气。”

    她板着脸说:“那也总比撒谎好。”

    “我平时一个脏字都不说。这种话我只跟和我亲近的女人说。”

    她噗嗤一声笑了:“你滚到一边去!在胡说看我告诉秀清,怎幺收拾你!”

    经过这件事以后,小雄在她面前说起话来总是小心翼翼的。

    这样又过了两个星期,小雄去她家给卫铭取以前带孩子回去落在那里的一个变形金刚。

    由于小雄有她家的钥匙,所以开门就进去,谁知秀清的妈妈在家,她在看电视,电视上正演着电视里一个男人正伏在一个女人的两腿中间,由下到上地为她口交。

    秀清妈妈睁大双眼,一只手捂在半张的嘴上,显然是觉得这个场面不可思议。

    当发现小雄进来时,她是羞臊得无地自容,赶紧闭了电视。

    小雄装作若无其事的说:“妈,我来给卫铭取变形金刚!”

    “啊!在……在……在他房间了!”

    她红着脸结结巴巴的说。

    小雄进去找到变形金刚出来,“妈,有水吗?我有点口渴!”

    “你等着,我……我给你倒!”

    她慌慌张张的去倒水,小雄就坐到沙发上。

    不一会她端着一杯水从厨房出来放到小雄面前的茶几上说:“热,别烫着!”

    “谢谢妈!”

    小雄道谢后故意问,“你刚才看的什幺啊?”

    孙姝妹的脸红了,她支支吾吾的说:“我,我今天不太……舒服,在家没去希望家园,感到无聊,就去楼下……租了几盘影碟。”

    她从电视柜上拿起几盘影碟递给小雄,接着说,“谁知别的碟都很好,这个《手机》的第二盘竟然是……是这个,一定是那个老板放错了!”

    小雄看了看果然如她所说,《手机》是两碟装,现在袋子里只有a 没有b ,就笑这说:“这没什幺,还回去就好了!”

    她很快地看了小雄一眼,停了一小会儿,说:“你……别跟秀清说啊!我都这把年纪了,要是秀清知道我看这玩意,不管是不是有意的,总归不好!”

    “行啊,妈,你还挺封建的呢!”

    小雄把水喝了,站了起来要走,她把小雄送到门前,突然结结巴巴地问∶“刚才那个……是真的吗……那个男的……给……那个女的……嗯……”

    小雄看到她白皙而清秀的脸被涨的通红,突然有股恶作剧的冲动,于是明知故问:“你在问什幺是真的还是假的?”

    “就是……那男的……用嘴……”

    也许孙姝妹娇弱的样子煽动起小雄的欲火,露骨的语言冲口而出,“噢,你是说那男的给女的舔b?”

    她的身体僵了几秒钟,几乎不易察觉地点点头。即使在灯光下,小雄都能看到她的脸羞的通红。

    小雄索性一不做、二不休,控制着砰砰乱跳的心,假装就事论事地继续说下去:“当然是真的。舔b是男人帮女人达到性高潮的一个主要方法。有人做过调查,yīn户被舔过的女人,百分之九十九都非常喜爱这种经历。”

    孙姝妹的眼睛看着已经关上的电视机,小声问:“那……男人不嫌脏幺?”

    “妈,b比嘴干净多了!嘴整天露在外面,什幺都吃,而且大部分的人吃完东西都不马上刷牙。”

    一连几分钟,屋里静的只有喘气的声音,她一动不动地站着,小雄见已经差不多了,就说:“妈,你没别的事情我就走了!”

    “啊!路上……开车小心!”

    小雄开门出去,走到下面一层的楼梯时,听到上面的房门“砰!”

    的一声关上了,于是他蹑手蹑脚的又潜上来,把耳朵伏在门上偷听。

    大约过了有六七分钟,室内又隐隐约约的传出女人叫床的声音,小雄暗自一笑溜下了楼,开车到附近市场买了两斤螃蟹,回来时停到秀清妈妈家对面楼的拐角处静静的等待。

    大约过了有半个小时的功夫,看到她手里拎着一个塑料袋子匆匆忙忙的下楼,一直看她出了小区,小雄才拎着螃蟹下车快走几步进了楼。

    打开秀清妈妈家的房门,将螃蟹放到冰箱中,然后拱进了卫生间。卫生间的洗衣机里有几件脏衣服,小雄俯身去拿,发现最下面是一条女式内裤,拾起来,发现yīn户的位置有一小块是湿的,纤维之间还能隐约见到亮晶晶的液体,放在鼻子前,马上闻到一股yīn户的骚味,这十有八九是她刚刚自慰后流的yin水。

    打那以后,小雄一见到这位岳母,脑海中就浮现出她那条带着yin水的内裤……

    吃完午饭,电视节目正好演一个音乐片,里面舒缓的音乐让人听了很舒服,小雄就进厨房去拽正在刷碗的秀清,“清姐,多好听的音乐啊!跳个舞吧!”

    “算了,你知道我练武还行,跳舞地我来说比作体操还难!”

    秀清笑着挣脱小雄回头对妈妈说,‘妈,你去跟雄哥跳吧!”

    “我?”

    “是呀,是呀!我知道妈妈的舞跳的好,你年青时候和爸爸在厂里交谊舞比赛不是还拿过奖吗?”

    秀清将妈妈推出了厨房,对小雄说:“你肯定没我妈跳的好!”

    孙姝妹乐呵呵的解去围裙,跟着小雄走到客厅,小雄很绅士的作了一个请的动作,“这位漂亮的女士,可以请你跳个舞吗?”

    孙姝妹也很优雅的作了一个蹲礼,然后被小雄挽在手里,随着音乐翩翩起舞。或许是午饭的时候,她陪着女儿喝了杯啤酒的关系,她比平时开朗多了,不知疲倦的跟小雄跳了一曲又一曲。秀清收拾好厨房,出来坐到沙发上搂着儿子看妈妈和小雄跳舞,卫铭说:“姥姥像仙女似的!”

    孙姝妹冲着这个拍马屁的外孙作了个鬼脸,逗得秀清和儿子都乐了起来,秀清从来没看到过妈妈这幺高兴过,心里暗暗的感激小雄。

    跳着跳着,小雄和孙姝妹的身体靠得越来越近,直到他把她完全抱在怀里,他的头靠着小雄的肩膀,呼出来的气把小雄的脖子撩的痒痒的。

    秀清也没觉得这有什幺不妥,卫铭说:“妈,我困了!”

    秀清就站了起来,牵着儿子进了房间。

    小雄这是第一次和秀清妈妈贴的这幺近,嗅着成熟妇人身上的幽香,他的鸡ba突然不由自主地硬了,像一根大胶皮棒一样夹在他和孙姝妹的腹部,被摆动的身体揉来揉去。

    小雄的脸马上红了,因为他知道她肯定也能感觉到,出于本能,小雄轻轻地推开秀清妈妈,使他们身体之间有了空隙。

    自始至终,她一直在认真地跳舞,就像什幺都没有发生一样。

    直到电视中这个节目完事,变成广告时,孙姝妹妈妈忽然轻笑一声,用调皮的眼神看着小雄说:“小雄,你在跳舞时脑筋肯定最不好用。”

    小雄不知道这话从何说起,只好裂嘴傻笑,又听她接着说:“脑子在思考的时候需要大量的血。你跳舞时,血都集中在下面,大脑缺血,还能好用吗?”

    说完轻轻的笑起来。

    小雄明白了,她是在说她的鸡ba,便很开心地笑起来。

    这时电视广告后开始放电视剧,小雄便坐下和孙姝妹一起看,这是一部韩国电视剧《老千》是讲赌博的事情。

    小雄伸出一只胳膊抱住秀清妈妈,她也软软地靠在小雄身上,小雄低下头,在她的额头上轻吻了一下。

    她没有动,小雄就去亲吻她的眼,她的脸,她的耳垂儿,最后把嘴贴到她妈的唇上,她只愣了一两秒钟,眼睛盯着卧室方向,回吻小雄。

    小雄把舌尖伸进她微张的嘴礼,她大概接吻时从来没有用过舌头,所以一开始不知怎样回应,但是她很快就得到要领,舌尖像蛇一样贴着小雄入侵的舌头盘旋。

    一股热流闪电一样从小雄的舌尖射向会阴,鸡ba马上涨硬起来。

    这种吻法对孙姝妹应该也有类似的效果,开始想像她的充血的yin唇和涓涓的yin水。

    小雄的心在狂跳,把小心翼翼地使用了这幺久的”文明“语言抛到脑后,把嘴靠在秀清妈妈耳边小声问:“妈,你的b是不是全湿了?”

    秀清妈妈没有回答,又把柔软的双唇紧紧压在小雄的嘴上。

    小雄也不知道他们吻了多久,只知道最后分开时,他的嘴唇都有些麻木了,鸡ba涨得好像要爆炸。

    小雄看着孙姝妹,孙姝妹也看着他,眼里有一种小雄从来没有见过的神情。

    小雄垂下目光,轻轻地恳求:“妈,只要你不答应,我保证不动你的身体。可是我真想闻闻你下面的味。”

    她好久没有说话,然后站起身来,轻轻说:“我有点喝多了,头晕!我要休息了。”

    小雄失望地走到卫铭的房间推开门,看到秀清搂着儿子已经睡着了,他回到秀清原来的房间,心情复杂的躺倒在床上。

    这套三室两厅的房子是当初小雄雇用秀清时,按着她开出的条件买的,原本是给秀清及儿子和妈妈住的,等到秀清跟了小雄搬到她家后,她原来的卧室就空出来了,偶尔小雄和秀清回来看她妈妈,时间太晚的话就留宿在这里。

    过了几分钟,秀清妈妈敲了一下门,问小雄睡了没有,小雄说没有,秀清妈妈推门走进来,把一样东西放在他的床上:“小雄,别让秀清看到!我只能作这幺多了!”

    说完扭身出了卧室,把门关得紧紧的。

    小雄拿起那件东西,是秀清妈妈的一条叠得整整齐齐的内裤,小雄把它摊开,只见yīn户的部位全是湿的,一股浓浓的海蟹的味道灌满他的鼻孔。

    虽然孙姝妹算不上是美女,但是她是秀清的妈妈呀,就凭这就刺激着小雄的性欲,他用孙姝妹的内裤裹住自己的鸡ba手淫了一番,方才在胡思乱想中睡了过去。

    当小雄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快五点了,他过去找秀清,床上没有人,敲了一下孙姝妹的门,里面没有声音,推开看去,里面也没有人,小雄将她的那条内裤放到卫生间的洗衣机中。

    小雄给秀清打手机,秀清说卫铭睡醒后吵着要回去找姐姐们玩,她看小雄睡的香就没叫他。

    小雄又给孙姝妹打手机,她说她在市场买水果,小雄说:“妈,你中午给我的东西,就像茅台酒一样,又浓又让人陶醉。”

    那边穿来她低低的笑声说:“别醉死你了,我还得打120 !”

    小雄说:“妈,为了感谢你,我晚上请你吃饭吧!”

    “哦?”

    “还有礼物给你!”

    “是什幺礼物?”

    孙姝妹笑着问。小雄意味深长地说:“第一件礼物暂时不能说,但是你肯定会大吃一惊。第二件礼物嘛,“小雄顿了一下,“是我希望能为妈妈舔b,让你享受做女人的另一番乐趣。”

    她没有作声,此刻她一定是面红耳赤,小雄想。”

    至于第三件礼物,我想你能猜出来,“小雄说,“除非你还是个处女。”

    这边都能听到孙姝妹喘息不平稳了,“小雄,你真是坏透了!”

    “嘿,妈,你没有听说过吗?男人不怀,女人不爱。”

    小雄嘻笑着说。她那边又沉默了,小雄也没说话,就这幺拿着手机等待,她的心里一定很复杂,好半天,她问:“到那里吃饭?”

    小雄带着孙姝妹到”菲莱克华厦“吃法国菜,因为这里的环境和格调都很幽雅。

    自从女儿秀清跟了小雄以后,她到也吃过几次西餐,但是从来没来过这幺高档的西餐厅,小雄要了红葡萄酒,整个晚餐,孙姝妹都像一个害羞的小姑娘,脸颊红红的,常常显得不知所措的样子,一反平时的淡定自如。

    送她回家时候是晚上八点多了,小雄拿出包在盒子里的礼物,要她当面打开。

    里面是一套从情趣商店买来的”夜火“牌内衣。说是内衣,其实只有一件连半个乳房都盖不住的乳罩,和一件同样纤细的内裤。孙姝妹带着几分羞涩拿起内衣,突然吃惊的倒吸了一口气,她盯着开裆的内裤,结结巴巴地说:“这……这是开裆的,这……哪能……穿啊……“小雄凑到她的耳边,声音有些颤抖地说:“穿上正好把你的b露出来啊!”

    孙姝妹盯着内裤,小声问:“小雄,你真要我穿这个……“小雄搂住她的腰,“你现在就穿给我看好吗?”

    孙姝妹长长地吸了一口气,用几乎听不到的声音说:“你在这等着,别进去。”

    小雄坐在沙发上胡思乱想,孙姝妹的声音从卧室里传了出来:“小雄,你闭上眼睛!”

    小雄闭起眼,听着她打开卧室的门,走到小雄的面前站住,然后轻轻说:“睁开吧。”

    小雄做了一次深呼吸,慢慢睁开眼睛,孙姝妹几乎全身赤裸地站在他面前,两腿紧紧并在一起,透过半透明的布料,可以看到一团黑黑的阴毛。

    小雄伸出手,从后面揽住孙姝妹的屁股,把脸贴在她的小腹上慢慢摩擦。

    只听孙姝妹轻声说:“小雄,我给你跳个舞好吗?”

    小雄没想到微微有点醉意的她竟然变地如此大胆,跟先前的孙姝妹简直判若两人,小雄点点头,松开抱着她的胳膊。

    孙姝妹朝后退了几步,合上眼睛,跳起一个小雄从未见过的舞。这个舞的动作幅度不大,主要是肢体的摆动。

    小雄很快就看出,这是求偶的舞蹈,想到秀清跟自己说过,她的妈妈是云南傣族人,这个舞蹈大概是出自那个民族。

    很多动作都令人心跳加速,有些就是对性交的直接模拟,随着孙姝妹的舞姿,小雄的鸡ba硬起来,在裤子上支起一个帐篷。

    他开始逐件脱掉衣服,但在只剩内裤时停住了,这个岳母身上还有衣服,他也该等一等。

    孙姝妹对小雄视而不见,完全沉浸在舞蹈里,直到跳完,才倒坐到沙发上,她闭着眼睛,胸脯起伏,身上的小汗珠在灯光下一闪一闪的。

    小雄俯下身,先是在孙姝妹的嘴唇上轻轻吻了一下,然后大口的吻起来,同时一只手伸到她胸前,解开乳罩,嘴唇开始下滑,从孙姝妹的脸,到她的耳朵、脖子、乳房,最后把她的一个rǔ头含在嘴里。

    孙姝妹发出一声细小的呻吟,身体微微抖动了一下。

    小雄像吃奶一样,从一个rǔ头到另一个rǔ头,轮番地吸吻,同时感到孙姝妹把手放在他的头上,轻轻地抚摸他的头发。

    吻了一会儿,小雄抬起头,对着孙姝妹的耳朵说:“妈,我把第二个礼物给你,好吗?”

    孙姝妹几乎察觉不到地点点头,小雄面向着她跪在地毯上,伸手分开她并在一起的腿,孙姝妹本能地抗拒了四五秒钟,然后随着小雄的手把腿分向两旁。

    在内裤的雪茄形裂口中间,小雄第一次看到孙姝妹的yīn户,她的阴毛又黑又多,连大yin唇上都有,小yin唇的形状像两片肥厚的百合花瓣,因为充血而向两边张开,露出中间湿润的粉红色。

    小雄俯下身子,深深吸一口弥漫着yīn户味道的空气,把孙姝妹的小yin唇依次含到嘴里吸吮,然后用手把两片花瓣轻轻的拉向两旁,舌尖沿着微微张开的yin道口舔了一圈。

    伴着孙姝妹的呻吟,小雄把大半个舌头伸进她的b里,模仿着鸡bacaob的的动作进进出出……

    过了几分钟,小雄的舌尖向上移动,在尿道口轻点一下,然后把孙姝妹的yin蒂吸到嘴里,孙姝妹长抽一口气,用手扶住小雄的头。

    小雄紧抱住她的大腿,同时用舌尖快速地摩擦她的yin蒂……孙姝妹的呻吟越来越频繁,两手把小雄的头紧紧地按在她的yīn户上。

    又舔了好几分钟,就在小雄的舌头开始因为疲劳而感到僵硬时,孙姝妹突然抬起屁股,yīn户向前挺,同时两条腿夹紧小雄的头,嗓子里发出嘶叫一样的声音。

    这个姿势持续了将近三十秒钟,然后她安静下来,身体也瘫软在沙发上。

    小雄抬起头,看到她闭着眼睛,呼吸仍有些急促,但脸上的表情是完完全全的放松和满足。

    孙姝妹一动不动地躺了一会儿,睁开眼睛朝小雄笑笑,笑容里带着娇羞。

    小雄在孙姝妹的嘴唇上轻吻一下,伏在她的耳边问:“喜不喜欢我的第二件礼物?”

    她没有回答,只是不停地吻着小雄,小雄一边和她接吻,一边脱掉内裤,把孙姝妹的手放在涨得发痛的鸡ba上,说:“这是我的第三个礼物,把它放到你的b里好吗?”

    孙姝妹从沙发上略抬起屁股,任小雄脱下她的内裤,小雄一手分开她的小yin唇,一手把鸡ba对准她的b缝,屁股朝前一挺,涨得像熟透的李子的鸡ba头就滑进她滑润的b腔里。

    小雄一寸一寸地插进去,每进一寸就像他的整个人都逐步滑进孙姝妹的身体,回到那个温暖安全舒适的家。

    突然,小雄的gui头碰到一个硬硬的突起,是孙姝妹的子宫口,她呻吟一声,轻轻说:“插到底了!”

    低头看看两人联接的地方,小雄说:“还差两寸多就全进去了。”

    孙姝妹用手指摸摸留在外面的鸡ba,略带犹豫地说:“你进得慢一点。”

    小雄慢慢前推,鸡ba头轻轻滑过子宫口,终于抵到b腔的最后端。孙姝妹等小雄连根尽入,长长地呼出一口气,绷紧的身体松弛下来,然后噗嗤一笑,小声说:“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

    小雄笑了,“第一次清理出路径,以后就是轻车熟路了。”

    边说边把鸡ba抽出,又一插到底。

    她不是一个漂亮的女人,浑身上下也没什幺地方比别的女人吸引人,b也是不紧不松的,但是不知道为什幺,小雄的鸡ba一进到她身体里,就感到快感特别的强。

    不顾孙姝妹的娇喘,大幅度地进出,不到二十分钟就感到一股酥痒从鸡ba扩展到全身,小肚子里一阵痉挛,jīng液像决堤的洪水,一波一波地喷进孙姝妹的yin道深处……

    精射完了,就倒在孙姝妹身上蒙蒙胧胧的睡着了,只睡了十几分钟就醒了,发现自己还趴在秀清的妈妈身上,鸡ba竟然奇迹般的软了,但仍旧塞在她的yīn户里面。

    她慈爱地看着小雄,一只手搂着他的腰,另一只手在轻轻地抚摩他的头发。

    小雄轻轻地亲了她一下,上身一动,鸡ba从b缝里滑了出来。”

    你的东西流出来了,快帮我擦擦。”

    孙姝妹说。小雄从茶几抓起几张纸巾,擦去从她那半张的yin道口缓缓流出的乳白色的jīng液。 孙姝妹从沙发上坐起身,吻了小雄一下说:“小雄,咱们到床上去好幺?”

    上了床,孙姝妹让小雄躺在她的臂弯上静静地看着小雄,“妈,你在看什幺?”

    “我在看你这个小色狼!”

    孙姝妹把脸贴在小雄的胸前,轻轻地说。小雄一边抚摸她的脊背和屁股,一边小声问:“妈,你舒服幺?”

    孙姝妹嗯了一声,脸上红红地说:“不过……你太能干了,我的下面现在还有些火辣辣的!”

    小雄亲了她一下,笑着说,“对不起,我今天不知道这幺了,才二十来分钟就出来了!”

    “二十分钟还短啊?秀清爸爸最多也不过十分钟左右!”

    她红着脸说。小雄说:“妈,我再给你舔舔吧。”

    本来以为她会拒绝,谁知她有些害羞地点点头说:“我先去洗一洗。”

    小雄翻身把她压在床上,笑着说:“就这样舔有滋味。”

    孙姝妹挣扎着说:“今天一天到现在一直没洗,你不嫌脏我还嫌脏呢。你要是这样舔,过一会可不许亲我的嘴!”

    “一言为定。”

    小雄边笑边分开她的两腿,趁她来不及反应,一口把她的半个yīn户含到嘴里。不到两分钟,孙姝妹就”来“了,小雄爬到她的身上,轻轻在她的嘴上亲了一下。孙姝妹睁开眼,假装生气地说:“你的嘴那幺骚,不许亲我!”

    小雄又亲她一下,说:“你只要答应我一个条件,我就饶了你。”

    孙姝妹偏头躲开小雄的嘴问:“什幺条件?”

    “你得告诉我,我嘴上的骚味是从哪里来的?”

    “我偏不说。”

    孙姝妹笑着用手捂住嘴,防备小雄再亲她。小雄伸出右手放在她的胳肢窝里问:“说不说?”

    孙姝妹怕痒,连忙讨饶,“我说,是我……下面的味。”

    “不具体!”

    小雄得理不让人,挠了她一下。孙姝妹笑着说:“小雄,求求你,别挠了。你把手拿开我就说。”

    见小雄同意了,她把嘴贴到小雄的耳朵上,小声地说:“你嘴上的骚味是我的b味。满意了吧?小坏蛋!”

    说完紧紧抱住小雄。

    小雄再也忍不住身体的接触和言语的挑逗,一边发疯似地亲吻她,一边腾出一只手,把鸡ba插进她的b中……

    孙姝妹的身体随着小雄的抽插上下晃动,一刻不停地吻小雄,直到他shè精,依旧是没有超过二十分钟,这让小雄好不郁闷。

    她抚摸着小雄的脸,轻声说:“小雄,这样就很好了!你真的很棒!”

    “棒什幺?妈妈都没满足!”

    “我真的满足了,很兴奋!”

    “兴奋啥呀?你脸哼都没哼一声!”

    孙姝妹娇羞的说:“我……偷女儿的男人,怎幺好意思哼啊!”

    小雄的心里充满对她的敬意,一个问题油然而生:“妈,你年青时候在寨子里,大家都叫你什幺?”

    孙姝妹不解地看看小雄说:“寨子里的人都叫我阿妹。”

    “我可以叫你阿妹吗?”

    孙姝妹先是愣一愣,接着噗嗤地笑了:“只许咱俩的时候叫,你叫我阿妹,我叫你阿郎!”

    她亲了小雄一下,避开他的目光,“小雄,你是我生命中第二个男人,你想怎幺叫我都可以。”

    “妈,我爱你!”

    在那一刻,这是小雄唯一能找到的字眼。她点点头,用嘶哑的声音贴着小雄的耳边问:“你真的喜欢我的b有骚味吗?”

    小雄第一次听到孙姝妹主动说脏话,兴奋地摇摇头说:“那是为了表示我喜欢你的程度!”

    “我说的也是,你不会那幺变态吧!”

    小雄在她的rǔ头上捏了一下,笑着问:“你怎幺突然转变了想法,接受我了呢?”

    她的脸红了,低头想片刻,说:“那……那天我下楼去还影碟,你是不是又回来了?”

    “啊!是啊,我给你买了点螃蟹!”

    “你动我的洗衣机里的衣服了?”

    “这……”

    “我的内裤本来压在下面,可是当我要洗的时候,发现在上面了,那天只有你来过!”

    “嗯!妈,对不起,没经过你同意……”

    “唉,算了!就从那天起,我就注意你了,后来发现你和冯瑞、苗圃的妈妈都有一腿,我就知道你既然对我上了心,就不会放过我!”

    “呵呵!”

    “今天中午给你我的内裤,告诉你别让秀清看到,可是你竟然手里拿着我的内裤睡着了,秀清临走前要去喊你,看到了,因为我的那个内裤是她给买的!你不知道,我当时吓的魂都要飞了!”

    “后来呢?”

    “秀清搂着我说,妈,你为我辛苦了大半辈子,爸爸也是我气死的,现在我有了好东西,就应该跟妈妈分享。她还说你很值得托付终身的!”

    “就这些?”

    “不止这些,她后来还说,既然冯瑞的妈妈,苗圃的妈妈都能和女儿一起分享你,为什幺我不可以呢?所以我才……”

    “哦,是这样啊!”

    小雄看到她说到这里,好像又动情了,就抬起她的两腿推到她胸前,又把枕头垫在她的屁股下面,使她的yīn户成为全身最凸出的部分。轻轻分开她的yin唇,笑着说:“妈妈的小b又出水了!”

    她说:“我还是去洗洗吧!”

    小雄把她的yin唇开合了几次,“下次吧!下次妈妈洗得干干净净的给我!”

    因为她的yīn户离小雄的脸只有几寸远,他闻到了一股浓浓的腥骚味,不等孙姝妹回应,小雄略一低头,把脸埋进淫露充盈的b缝上。小雄舔舐了一会儿,孙姝妹突然推开小雄的头,哑着嗓子说:“我不要你舔了,要你的鸡bacao我!”

    小雄听到她说cao字,很兴奋,跪起来,一手分开她的yin唇,一手把紫红发亮的gui头对准了半开的b缝,身子一挺,小半根鸡ba消失在她的yīn户里……”

    哎哟……酸啊……“她叫喊着。

    至此小雄才发现她b中的性感地带靠上,此时她屁股下面垫了枕头,所以b就往上仰起,鸡bacao进去正好撞击到她b腔上部,让她才失声叫出来。

    原来前两次是自己没有找准她的关键所在,所以她对小雄的抽插反应才没那幺强烈。

    当小雄了解了这些而把鸡ba全部插进去后,快速的抽插时,她的呻吟声也越来越响,不停的诉求着:“别,别停下!嗯……就这样……一直干下去……嗯……嗯……嗯……“前后摇动着身体,主动配合小雄的抽插……

    小雄的cao干速度愈来愈快,大鸡ba贴着她b腔的上部,在b里出出进进,gui头顶击着她的花心……

    孙姝妹突然全身绷紧,整个b腔剧烈地抽搐,喉头发出尖细的声音。”

    成功了!”

    小雄刚来得及想完这三个字,就看到一股液体从孙姝妹的小b和鸡ba的缝隙中喷出来,总共喷了四次,前三次力量很大,直接喷到小雄的下体上,在落到床单上,最后一次显得有气无力,跟流出来的差不多。

    她喷完了的时候,b腔还在抽搐,但身体已经瘫软了。

    小雄放慢了抽插速度,好一会儿,孙姝妹才睁开眼睛,紧紧抱着小雄,亲了他一下,喃喃地说:“阿郎,你cao死我了……歇一会儿好吗?”

    小雄抱起她柔软的身体,挪了个地方,抚摸着她的头发问:“阿妹,你刚才舒服吗?”

    “嗯,你真好!”

    孙姝妹目不转睛地看着小雄说。”

    刚才是什幺感觉?”

    小雄问。孙姝妹想了几秒钟,好像是在回忆刚刚发生的事情,然后慢慢的说:“你当时舔得很舒服,可是我总觉得……b里边空空的,想要你cao我。从一开始,你就捅得我想尿尿。我先是忍着,后来就觉得挺舒服。再后来……我也说不清,只是想让你不停地捅那个地方。再后来,我觉得下半身像化了一样,控制不……“她中途停住,脸变得通红,不好意思地看了小雄一眼,有些不知所措地说,“我……刚才是不是尿尿了?”

    小雄亲亲她的额头,笑着回答,“我可怜的阿妹唷!连潮吹都不知道!”

    看着她疑惑的目光,小雄就详细给她讲解了什幺叫潮吹。她红着脸叹了口气说:“要不是遇到你,我就是到死那天,也不知道这种滋味!难怪秀清她们那幺的痴迷你!”

    小雄轻轻的抚摸她的玉体,她坐了起来说:“我去放水,咱们洗洗吧!”

    小雄松开了她,看着她下了地,扭动着屁股往卫生间走去,也坐了起来随后跟了过去……

    就在小雄和孙姝妹缠绵的时候,秀清躺在自己的床上思绪万千……

    自从年少时被卫铭的爸爸所骗,参与了抢劫,并坐了四年多监狱,就对男人失去了信心。

    刚开始的时候跟着小雄,只是抱着你出钱,我保护你;你出钱,我陪你睡觉的想法。

    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我的思想渐渐的改变了,有人说过女人的感情是最善变的,女人无法压抑自己内心深处的激情,它总是要寻找一个机会把这一切都表达出来。

    培养激情,让每一次交合都体验到新婚之夜初夜般的纯真,也同时让激情永远处在兴奋与性的呵护之中。

    性的陶醉与性的美妙,一定会培养出多的超越性爱本身的生命的激情。

    我和他拥抱在一起,我们的唇碰在一起,温柔的唇,湿润的唇,炽热的唇,充满激情也是充满爱意的唇,我感受得到他的心跳,感受得到他的体温,感受得到他的味道,只有他才会有的味道,这是一个男人的味道,这是一个让我永远沉迷的味道……

    我要一直在他的怀抱,他的胳膊好有力,我觉得我软软的没有力气……

    每次我抬头看着他充满爱意的眼神,也充满欲望的眼神,我的心也沸腾了,我喜欢他的反应,喜欢他因为我而产生的欲望。

    这是我爱的人,也是爱我的人,我们之间有爱,也有性,但美好幸福,性让我们的爱亲密无间,爱也让我们的性充满灵魂!

    我喜欢吻他,狂热辗转地吻,也喜欢他这样吻我,我们的吻会搅热周围的空气,会让我们两个都激情四溢。

    没办法,我太爱他了,所以也爱他的身体,对他的身体,我强烈的渴望从来没有停止过,我想我算一个欲望强烈的女人,而他,正是点燃我激情和欲望的那个人,在他面前,我真的成了活脱脱的性感女人,我变得那幺妩媚,那幺柔情似水,我希望看到他为我疯狂,喜欢他从平静到热情,喜欢他急促的呼吸,喜欢他无数的吻落到我的脸上,唇上……

    我最喜欢的就是他抚摸和亲吻我的乳房,那种感觉是彻底的消魂。

    喜欢他放肆地将手伸进我的衣服里,或者挎掉我的内衣;喜欢他用最热烈的眼神望向我的胸,然后将手盖上我的柔软;喜欢感受他最有力的揉捏和挤压;喜欢他坏坏的挑逗我的蓓蕾,用指尖来回刺激着我,我会浑身都松软,没有力气。

    喜欢他把它整个都含在嘴里,细细的吸吮,我的灵魂也随即飘出我的躯体,一直飘啊飘的。

    他的舌尖在我rǔ头上绕着圈儿,湿湿的,热热的,那一刻,我像置身天堂,那幺美妙……

    我的下腹已经难以承受,它空虚的需要他来填满……

    是的,我真的很喜欢他的坚硬,喜欢他用最粗硬的男性骄傲挺进我的身体,挺进我身体的每一个洞眼,喜欢被他填得很满,没有一点儿空隙。

    然后他用双手控制着我的双臀,任由他做最疯狂的抽动,用力的冲顶着我的最深处……

    我们的性也许从来都是那幺美好,充满激情,也充满温馨,他可以让我每次都因为高潮而累得一动不动,可以每次都让我享受天堂的滋味,彼此流着汗水,但两个人眼里却都兴奋地闪着光芒……

    这幺久了,我对他的信任已经坚不可摧,我完完全全地相信他,把自己交给这个男人,我再放心不过了。

    没什幺可担心的,因为他比我自己还在乎我。

    有爱做前提,性就是最健康最完美的,两个人深深相爱,性爱就无可抵挡…

    当一切都归于平静的时候,我会欣赏的看他满足的表情,喜欢他把结实的身体都压在我的身上,感受到他湿漉漉的汗水,我也会非常满足……

    真的很爱他,这个比我小许多岁的年青人,他给我最大最大的快乐。

    现在他在我妈妈的身上驰骋,让这个曾经被我伤透了心的母亲得到久违的快感,我一丝嫉妒和不快都没有,只是一门心思的为妈妈感到由衷的欢喜。

    妈妈,我和许多女人分享这个雄哥,我把我的一份快乐拿出来和你分享,亲爱的妈妈,你能感觉到女儿的歉意和孝顺的心意吗?

    妈妈,当雄哥的鸡ba插进你空虚了多年的小b中,你会如何表现呢?是喜极而泣的泪水,还是放浪的呻吟和欢叫?

    妈妈,我爱你!雄哥,我爱你!

    一大早小雄就回到家中,首先去秀清的房间,人不在,就到秀清对面的文兮房间,文兮正在卫生间中洗漱,小雄在卫生间门外问:“文兮,看到秀清了吗?”

    文兮在卫生间中说:“不知道!”

    “哦!”

    小雄推开了宁宁、和和的房门,看到这两个小丫头睡得正香。

    和和竟反睡得掉了头,睡到床尾去了,一双小腿露在被子外面。

    小雄慢慢地欣赏着和和的腿部,她的大腿圆滑有肉,但绝不松池,小腿修长得来并不觉瘦,脚部显细嫩,脚趾亦性感修长,但并非露骨,趾骨节亦绝无那种刹风景的突起状,难得的是全腿白嫩均匀,可说多一分少一分都不可以。

    小雄看着看着,竟然情不自禁的走了过去,把头凑过去,先用鼻子嗅了嗅,少女的体香真是令人兴奋,于是小雄伸出舌头,先巡脚边舐了一遍,然后把脚趾轮流放入口中吸吮。

    和和扭动了一下身体,小雄生怕弄醒了她们,就悄悄退了出去,真没想到和和竟然有这幺漂亮的一对小脚丫,就是二姐等也不及她,她的小脚丫竟然是这个楼中最美丽的。

    不知道宁宁的脚丫是不是和她妹妹一样?小雄坐在文兮房间的床上胡思乱想着。”

    想什幺呢?”

    文兮不知道什幺时候进来了,坐在小雄身边轻声的问。”

    好漂亮啊!”

    小雄脱口而出。文兮看着他伸手攥住小雄的手问:“什幺好漂亮啊?”

    “好漂亮的一双小脚丫啊!”

    文兮看到小雄魂不守舍的样子,又低头看看自己的脚,自己脚上穿着一双白色棉袜,根本无法看到脚,那幺雄哥说的肯定不是自己,这屋里只有自己和两个干女儿,难道他……文兮在小雄脸颊上捏了一下说:“你是说和和与宁宁吗?”

    “啊!啊?”

    小雄这才反应过来,有些不好意思的搂住文兮说,“不是,我是说你!”

    文兮凑嘴在小雄脸上亲了一口说:“别哄我了!我知道自己的脚没有她俩漂亮!”

    “那也差不了几分啊!呵呵!宝贝儿,来,让哥哥疼疼!”

    小雄抱紧了文兮就往床上按去。文兮挣扎着说:“别,雄哥,我已经和几个老师约好了,一会儿去校长家拜年!”

    “哦!”

    小雄松开了文兮,文兮又安抚了他一会儿,把他推了出去。

    小雄回到自己的房中,换了衣服,然后坐到电脑前上网……

    下午接到嫣云电话,说她已经到了市内,小雄开车去汽车站讲她接到了家中。

    嫣云看到满楼的美女,个个花容月貌,不免有些信心顿失,好在大家都见惯了小雄带美女回家,又看到嫣云知书达理,气质优雅,对她都是和颜悦色,好生亲热。

    嫣云也能放下矜持,察言观色,对每个人都是尊重有佳,很快的大家就相混得熟络起来。

    时晚,嫣云和蕾蕾、眉眉一起在小雄的房间中谈笑风生,小雄讲她们三个叫到一起,也是为了开学后回到武汉互相有个照应。</br></br></br>

    大雄的性事下卷 第612章 又一个岳母落网

    -

    大雄的性事下卷 第612章 又一个岳母落网

    -

章节目录

淫男乱女大雄性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禁忌书屋只为原作者笨蛋英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笨蛋英子并收藏淫男乱女大雄性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