噩梦(双性凌辱向红烧肉) 作者:未知X

    分卷阅读9

    无声地反驳着,可惜干涩的双眼让他连眼神看起来都格外无力。

    男人笑了,他一把抓住少年的欲望:“还想抵赖?”

    指尖擦过铃口,少年这才发现,不知不觉中,他的欲望已经微微抬头。

    少年下意识地摇头想要拒绝这个说法,从咬着骨头的口中发出不清晰的“呜呜”声,听起来像是低泣。

    ——不对!不是这样的……

    “嗯?你想说话吗?”男人嗤笑着,走到椅子后头,解下软胶的带子,“来,你想说什幺?”

    少年一下子僵住了。

    在被这样刻意地放置在这里、强迫地观看自己的身体后,他不可能忘记自己为什幺会变成这样:

    因为他忘记了自己是条“狗”。

    在男人们的凌辱游戏中,他忘记了自己该扮演的角色。

    软胶被从口中取下,男人戏谑地摸着他的下巴,问道:“刚刚想说什幺?”

    少年再度颤抖了起来,他用湿润的双眼看向男人,声音很轻:“汪……”

    “嗯?”从男人的脸色来看,他绝对听到了,然而他故意道,“声音太小了,我听不清啊。”

    “汪、汪。”少年只得提高音量,屈辱感又在作祟了,此时此刻的他满脸通红。

    男人大笑起来,拍了拍他的头:“乖啊,看起来骨头没有白吃。”

    少年垂下头,不说话。

    因长时间张开而酸涩的嘴终于得到了休息,他也可以不再去看镜中的自己——比起学狗叫时的片刻屈辱,这才真正令他感到安心。

    男人忽地捏住了他的乳头。

    “抬头。”他说。

    疼痛让少年一下子就顺从了他的话,他不得不抬起头、再度注视着镜中的自己。

    因为屈辱感,他的身体染上了一层红色,看起来反而像是被欲望渲染。

    “你看看你。”男人毫不留情地抓住这点嘲笑,“光是看着自己也能够发情啊?”

    少年不敢说话,也不敢移开视线,捏住他胸口的力道减轻了,开始不重不轻地揉捏着。

    镜中人的呼吸开始加重,真正由情欲带来的红晕也开始蜿蜒起来,不由自主地又想去并拢自己的双腿。

    男人见状,解开了他的双手。

    “喂,你的下面好像很寂寞啊,去安慰一下如何?”——然后这样说道。

    听起来仿佛建议,但对少年来说,这完全就是命令。

    “呜……”少年呜咽着,迟迟没有动作,不过在男人用指甲掐住他的乳头后,他屈服了。

    手指探向自己的下身,在花穴的入口处打转,磨擦着阴唇、又拨弄起阴蒂。

    ……他不是第一次在男人们的命令下自慰。

    却是第一次,看到自己自慰时的模样。

    本就异常敏感的阴蒂被拨弄一下便传来阵阵快感,麻酥的感觉从尾椎一口气传递而上。

    少年咬着唇不想发出声音,可本能的快感却堆积在身体深处,在喉咙形成模糊的咕噜声,他一手继续揉捏着阴蒂,另一手则继续向下移去,探进了花穴里。

    身体内部的热度和柔软包裹了指尖,他轻轻咬了咬牙,开始了浅浅的抽插。

    被调教之后只要一点儿的挑逗就能干泛起情欲望的身体热烈地欢迎着入侵,看见镜中自己的穴口,在手指抽出时、挽留般地包裹着。

    “淫荡。”男人说。

    少年不说话,他想扭开头,又被男人强制扳回,他看着镜中自己的身体,目光不由自主地落在花穴上。

    手指在不知不觉中越来越深,从一根变成了两根,他甚至听见隐隐的水声。

    镜子角落的影像里,其他人也已进入房间,或谈或笑地注视着这个场景,可少年根本无暇注意这点,快感——他喘息着,浑身上下被快感溢满。

    若是数周前的少年看见现在的他,一定会既羞愧又愤怒地转过头,不愿接受。

    但现在的他,数个星期的羞辱、调教、强迫性交、荒诞的生活已渐渐把原本的那个他磨灭。

    就像此时此刻,他甚至不觉得镜中的那个是自己一样。

    ——那个镜中的人已经明显陷入了情欲的旋涡,那一定不是他,那绝对……

    另一个男人忽地抓起按摩棒,塞进他的后穴中。

    表面布满可怖颗粒的巨物一下子侵入肠道最深处,无数颗粒一口气压迫过敏感点,巨大的刺激在少年毫无防备时将他一口气贯穿!

    “啊、啊啊啊啊——”

    少年一下子被拽回了现实。

    欲望爆发而出,他高潮了,镜中的人——他自己——仅仅因为一根按摩棒的插入就被推到了顶点。

    他靠在椅背上喘息,那根按摩棒并没有抽出,而是在他体内,开始振动。

    男人们一阵哄笑。

    “看着自己有这幺爽啊?”

    “爽到什幺都不知道咯!”

    少年这才发现,自己的双腿不知什幺时候已经被解开,却仍像是被束缚着时那样大张着、将自己的秘密展露无疑。

    他立刻想要改变这羞耻的姿势,却被男人一把拉住,他把少年拽到地上,从背后狠狠贯穿了花穴。

    “等、嗯……”

    “嗯?你刚刚说了什幺?”男人一边抽插,一边问道。

    少年又僵了僵,但快速的抽插让这片刻的僵硬顿时消弭于无形。

    “哈啊……汪……”他几乎要哭了——不管是因为屈辱,还是因为情欲,“汪、嗯……啊啊……汪汪……”

    他一边哭泣一边学着狗叫,“尊严”什幺的反正都已被践踏干净,早就连身为“人”都不被允许。

    至于快感,反而成了身体里唯一允许被存在的事物。

    少年一学狗叫,男人就格外兴奋,他撞击着子宫口,又一把将少年从身后抱起。

    “啊……”

    他们面前就是那面镜子。

    从那之中,少年看见了自己的身影——

    被男人抓住双腿抱着,下身花穴不断吞吐着巨物,那东西向上顶起,他就发出一声呻吟;那东西向外抽出,内壁就像是要挽留它似的包裹。

    抽插的间隙中看得到后穴里按摩棒的把手,那东西不断地扭曲着,在少年的身体里掀起惊涛骇浪。

    这下,少年完全无法把镜中人当成不同的人看待了,他身上所遭受的一切与他的感官直接相连,快感、痛楚、刺激、羞耻、屈辱,在他脸上混杂成一团,既欢愉,又隐忍。

    第5章 小黑屋1(lj、凌辱)

    少年丝毫没有注意到,自从他离开公交车开始,几双眼睛就开始在他身上打转。

    他稍稍平息了自己凌乱的呼吸,准备打一个电话,却因为车站的嘈杂而听不清电话那头的声音。

    他转头,看见车站后有一条相对安静的巷子,别在耳朵上的蓝牙耳机传来了嘟嘟声,他没有

    分卷阅读9

    -

章节目录

噩梦(双性凌辱向红烧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禁忌书屋只为原作者未知X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未知X并收藏噩梦(双性凌辱向红烧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