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傻柱家。
    何大强,傻柱,何雨水,聋老太,还有凑热闹的易中海老两口,六个人一起吃晚饭。
    除了一锅老母鸡汤,还有傻柱从厂里带的剩菜(酸溜白菜),再加上一大碗红烧萝卜。
    易中海老两口也没空手。
    老易带来一瓶老白干,一大妈则是拿了几个白面馒头。
    傻柱却是蒸了些窝头,又烙了几个饼子。
    比起何大强从系统商城买的酒,易中海这老白干却是更好。
    “好酒啊!”
    看到易中海带来的老白干,何大强也是眼中一亮。
    老白干始汉代,知名于唐代,正式定名于明代。
    在1915年巴拿马万国博览会,老白干荣获赛会最高荣誉甲等金奖。
    随着酒瓶一开,酒香醇厚,当真是隔墙三家醉,开坛十里香。
    易中海珍藏了些好酒,知道何大强爱喝,也就拿了一瓶来。
    不过,在易中海珍藏的各种酒中,这老白干算是低了。
    像茅台之类,易中海舍不得拿出来。
    “你秦姐家不容易,送点鸡肉过去吧!”易中海对傻柱说。
    本来美滋滋喝着鸡汤的聋老太一听易中海这话,顿时就觉得鸡汤也不美味了。
    何大强也是眉头一皱。
    这个易中海就不安好心,整天让傻柱帮衬秦淮茹。
    而易中海自己给秦淮茹送点棒子面却大半夜。
    傻柱就喜欢接济秦淮茹,于是,易中海的话音一落,他就一口答应。
    当傻柱要拿个大碗来,何大强手中的筷子却重重放桌上。
    “傻柱,给我坐下。”何大强脸一沉。
    “叔,怎么了?”傻柱不解地看着何大强。
    聋老太,何雨水,易中海和一大妈也都看向何大强。
    “寡妇门前是非多你不知道?以后给我离那秦寡妇远一点,再让我看到,我打断你的腿。”
    “还有,那个棒梗偷鸡,撒谎,你还送鸡肉给他吃?”
    说完傻柱,何大强就使唤何雨水:“雨水,把小当和槐花叫过来吃点鸡肉。”
    何雨水一点头就起身去贾家。
    没多久,何雨水就带着小当和槐花来了。
    傻柱的脸色不太好。
    易中海也是面色阴晴不定。
    至于聋老太却是带着笑意。
    “叔,秦姐家困难,我接济一点怎么了?还有,棒梗是个好孩子,没偷鸡。”傻柱不服气的说。
    “你喜欢接济寡妇是吧!行,以后你接济贾张氏,我不拦着,至于棒梗偷没偷鸡,我没瞎。”何大强一拍桌子。
    何大强也是生气,这便宜侄子是没大没小。
    对易中海,傻柱很尊重。
    可傻柱对何大强缺乏尊重。
    “大强,你这话说的,街坊邻里,低头不见抬头见,能帮一把是一把,柱子也是做好事,发扬精神呢!”易中海开口说。
    傻柱一脸难看,让他以后接济贾张氏?这是膈应人啊!
    傻柱对俏寡妇有想法,对老帮菜可没想法。
    要是让他以后接济贾张氏,那他接济贾家还有什么意思?
    虽然傻柱嘴上不承认,但他接济秦淮茹就是图摸个小手,摸个脸。
    至于上垒,傻柱有心没胆。
    而且,傻柱现在也没娶秦淮茹的打算。
    毕竟秦淮茹是个寡妇,还有三个孩子和一个婆婆,傻柱可没瞎。
    因此,傻柱没少让人给他介绍对象。
    而傻柱也相了几个,却都没成。
    虽然小当和槐花都在,但何大强也没什么不能说的。
    “叔是为你好,人言可畏,秦寡妇和你差不多大,你经常接济她,知道的是你热心肠,不知道的说你俩搞破鞋,就听叔的,以后你接济贾张氏,估计也没人说你搞破鞋了。”何大强不紧不慢的喝了口酒,对傻柱说。
    “大强说的不无道理,傻柱子,听你叔的。”聋老太附和。
    一大妈沉默着。
    而易中海心中却是急了。
    我们的一大爷可是想着撮合傻柱和秦淮茹,正好贾家困难,傻柱就可以接济秦淮茹,何大强这是釜底抽薪啊!
    易中海是看着傻柱长大的,太了解傻柱了。
    让傻柱接济贾张氏,傻柱心中都膈应。
    但让易中海怎么说?
    接济贾家的大寡妇不一样?怎么个不一样?
    “秦姐的婆婆有些尖酸刻薄,还……”傻柱找着借口。
    “傻叔,什么叫尖酸刻薄?”槐花好奇的问。
    小当懂点事,知道尖酸刻薄不是好话,因此,她有点讨厌傻柱了。
    傻柱就有点尴尬了,背后说贾张氏的坏话,而贾张氏的两个孙女却听到了。
    要是传到贾张氏耳中,还得了?
    一时间,傻柱也有点头大。
    何大强淡定的喝着小酒。
    老母鸡炖汤是一个鲜,但精华都在汤里,鸡肉反而不怎么好吃。
    但在这年代,鸡肉再怎么不好吃也是肉啊!
    小当和槐花就不喝汤,只埋头吃鸡肉。
    何雨水拿着个鸡腿就啃着,一点也不淑女。
    还是聋老太聪明,喝了一大碗鸡汤了。
    背后说贾张氏坏话的是傻柱。
    小当和槐花在这就要怪易中海了。
    易中海如果不让傻柱送点鸡肉给秦淮茹,何大强也不会让何雨水把小当和槐花叫来。
    所以,和何大强没关系。
    ……
    贾家。
    贾张氏生着气,棒梗眼中有着怨恨。
    就是秦淮茹都有点不满。
    傻柱家吃鸡,不知道送点鸡肉过来,却只把小当和槐花叫去一起吃。
    此时,贾张氏嘴里就埋怨着,而她埋怨最多的是傻柱。
    这时,小当和槐花都吃饱回来了。
    槐花还打着饱嗝,她有点吃撑了。
    “哥,鸡肉真好吃。”槐花笑着对棒梗说。
    “哼!”棒梗冷着脸。
    “赔钱货,吃肉也不想着你哥。”贾张氏骂槐花。
    “妈,槐花还这么小,你骂她干什么?”秦淮茹对贾张氏说。
    “奶奶,傻柱说你尖酸刻薄。”小当直接就卖了傻柱。
    尽管傻柱让小当和槐花回来之后不要乱说,但小当还是卖了傻柱。
    “什么?傻柱说我尖酸刻薄?”贾张氏一听就炸了。
    只见,贾张氏气的跳脚。
    “小当,不要瞎说。”秦淮茹脸色一沉。
    “我没瞎说,槐花也听到了。”小当说。
    贾张氏看向槐花。
    “傻叔是说了。”槐花点头。
    满脸怒火的贾张氏去对门找傻柱算账了,竟然说她尖酸刻薄,没天理了。
    秦淮茹拉不住贾张氏,连忙跟上。
    贾张氏这气冲冲的去傻柱家,秦淮茹可不放心。
    槐花不知所措的看着小当。
    “槐花没错。”小当说。
    小槐花能有什么坏心思?

章节目录

四合院的何大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禁忌书屋只为原作者曲火流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曲火流觞并收藏四合院的何大爷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