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口不大,但港口不小,那是这座城市的命脉。
    往昔,那里船来船往,车来货走。
    港口里是运输带和集装箱,港口外是千帆的渔船、货船,邻近的区域, 还有修船场、造船厂一条龙。
    但如今,港口已经彻底沦陷。
    “轰隆!”
    当带着雷光的天矢从天而降的时候,防守方都是懵的。
    那连续的淡蓝色闪光,从曾经的码头区域喷涌而出,连续的“迫击炮”敲打在人类的阵地上,打出一个个大坑,还有一道道代表离去的闪光。
    威力不算大, 精准度也很微妙, 但速度极快, 一旦爆裂开来至少有迫击炮的威力范围,很难防备。
    “......往昔,不是至少第十天,才有‘天矢’的吗?”
    老手们有些不解有些不安,但却无法应对。
    那并不是什么特殊的咒法,而是觉醒了“轰雷”异能的鱼人精锐,伴随着世界规则的松动,他们更多的天赋异能可以使用了。
    轰击的频率并不高,这种强力天赋的觉醒几率不大,现在大概也就零零散散十几只吧。
    但足够的射程,让他们只需要待在“码头军营”里,就可以稳定的轰击大坝周遭一圈的人类前线。
    往昔, 就算出现了“天矢”,也基本到了中后期,人类一边也准备好了突击队.....现在前线越来越惨状的模样,突击约等于送人头。
    “不妙啊......”
    不知是谁, 先说出了众所皆知的事实。
    情况何止不妙,是根本已经高速进入到了绝境。
    普通的鱼人就这么肉眼可见的强了一大截, 炮灰的大面积强化,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才是最让人绝望的。
    鱼人们唯一没有大举攻击的原因,是因为他们实力提升的太快,各类攻城器械和设备没有跟上。
    现在,那“码头区兵营、造船厂、修船车”都在轰鸣之中,鱼人的技师们在加班加点的完成战争设备的改造升级。
    以1987年为标准的话,沙克来鱼人的技术水平,其实是比人类高一截的。
    但大部分东西他们带不过来,就算带过来也不能直接使用。
    每个世界都有自己的规则和物理法则,它们需要一定的时间进行调整和休整,需要解析本地的机械、魔咒物品,来调整自己的战争设备。
    这就是和战争种族交战的麻烦,他们不会如“秘境魔怪”一样的无脑无意义冲锋,当它们确定决战期......那基本确定稳赢了。
    防线上的老手们都知道,对方厂房轰鸣的加班声,其实是自己一方的丧钟。
    自己这边占据优势的, 其实是数量更多的高端战力, 还有战区核心的那个, 镇住了不断上涨的河水的超级boss。
    往昔, 这种时候,突袭小队、偷袭小队、甚至大规模轰炸小队都已经在路上了,各种强力变异、异能鱼人是被猎杀的重点。
    前期,人类应该处于攻势方,用更胜一筹的低阶、炮灰战力强势正面攻击,用各种精锐小队当箭头甚至当猎手,一个个打碎对方的营地和战略要点,猎杀其中的稀有单位和战争机器,避免对方形成合力,更别提拉起整片军营了。
    只要前期打的足够碎,即使对方的援军源源不断,依旧能够支撑的相当久......一个有大量随从和奴隶的祭师是大麻烦,一个落单的祭师就是活动的奖励点了。
    但如今,却只有一个坏和更坏的消息......
    “蔚来小队撤了,他们留下了防区需要填补。”
    “卡琳和她的团也走了,他们中的医者提前退出了。”
    “‘血刃’小队撤离了,他们这一次是来新人的,新人直接被逼出去了。”
    此刻,各个团队以各种说的过去或明显胡扯的理由,退出了前线。
    这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凑齐的优质战力,能够钉在一线的,往昔都是颇有名声的小团队,现在他们的离去,带来一波次级战力的离开,还有不断松动的军心。
    “.......搞不好,我们要刷新最短结束记录了。”
    “一波平推?丢人丢到家了。”
    “要不,让新兵们都撤吧,免得他们到时候真的懵了,反而拖其他人后脚。”
    有人看穿了一切,却无法改变。
    看着不远处的军营,还有时不时落下的坠雷,老手们心急如焚,甚至期望对方主动发起攻击,而不是这样坐等着战局不断恶化。
    “我去和周女士说一下吧,不能在这么下去了。”
    “.......这合适吗?她还要留力对付下一次河水爆涨吧。我记得攻略里说过,每一次她出手,都意味着下一次出手会更晚,而且水会涨的更快,前线会崩的。”
    “如果她不在出手,就没有下一次了。我不是说战场的问题,我是说人心散了,都要跑光的。”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就是秘境和现实的差距了,在现实你接了任务然后当逃兵是要被追责的,但在这里.......打不过了还耗在这做啥?
    等着被人一波平推?兵败如山倒的情况下,你还指望刷点贡献?别人一团把你一围,几秒就没了。
    确定了胜算越来越低,明天就会结束,有人就开始撤退了。
    而他空出来的防区,就让隔壁开始不安的团队,也必须考虑后撤或者离开。
    撤着撤着,战线第二天就要崩了。
    “行,我们一起去请她。”
    周女士,周素银,六阶的“在这里养腰伤的野生大佬(设定)”,同时,也是秘境人类一方的战略武器。
    她的原型,是救赎教会的现实大佬,一位高达七阶某组织核心高层。
    她曾经是声名远扬的美貌圣女,前偶像歌手,有着无数的追求者和爱慕者,其中甚至有异界生命。
    而作为一个“舞者”,其舞姿曼妙,传说中如天魔降世,可以让神佛动心........四十年前巅峰期的话。
    “好啊,我这就出手,你们等着。小后生们,别急,老娘当年遇到的绝境,可比这个惨多了,援军迟早会来的.....”
    水桶一样上下平整的身材,过于艳绿的薄衣,还有染的卷卷金发,在各方面都“大妈”的周阿姨拿起扇子和水壶,就如往昔走上舞台。
    这位过去的偶像舞者,现在对民俗秧歌的,舶来品的摇滚迪斯科特别有兴趣,来这里养伤也是白天秧歌晚上舞厅。
    她衣着打扮也是一半民俗一半摇滚,皮衣牛仔裤配上传统舞衣,非常不错的五官化作厚粉浓妆......直说了,比较挑战十年后的年轻人的审美下限。
    那过去曼妙的舞蹈姿态,现在由于其上下一致的的身材,不管怎么蹦,总让人想起了集体体操。
    如果过个十年二十年,或许有更贴切的称呼——街头一霸,广场舞退休大妈!
    “......听说,还有人专程来看她的舞,真不知道能看出什么。”
    “这你就不懂了吧,舞者本就是通过节奏、姿势来‘吸引取悦’神或自然,达成某种意义上的共鸣,重点其实是节奏还有各种舞动技巧,你看她的脚步拍子,绝了。她这境界,应该早就返璞归真,想怎么跳都行。”
    “......这就是对着神跳秧歌的原因?总觉得那里不对.....”
    唠唠叨叨之中,大妈还没走上自己的广场,异变却已经发生了。
    在所有人不解的目光之中,一大堆怪物和鱼人组成的超级列车,正在加速狂扑过来。
    而他们追逐的,似乎是前面天空中的一个飞翔的身影。
    “看,是鸟?!”
    “哦,是飞机?”
    “不,是混蛋。”
    人群之中,刚到不久的猫猫,怒指上面的没良心。

章节目录

我怎么还活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禁忌书屋只为原作者柿子鲸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柿子鲸并收藏我怎么还活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