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重和陈勇,甚至柳婉嫣看向那群山贼的眼神都瞬间变得凶狠起来。
    就是这群可恶的山贼,让他们两天前损失了那么多护卫,那可是几十条人命啊!
    知道他们柳家要发下去多少抚恤金吗?
    山坡阴翳处冲出来的十几名山贼看着忽然涌出的大批人马不由得吞了一口口水,一瞬间他们产生了一种错觉,到底他们是山贼还是对面是山贼?
    为什么那群人看他们的眼神,比他们这个真山贼还凶狠?
    陈勇看着吞了一口口水的许青,笑着解释道:“上次被抢过,这次谨慎了些。”
    许青连连点头:“是该谨慎,是该谨慎。”
    不过谨慎完了,许青忽然反应过来,这柳家是不是来跟自己抢生意了?
    自己当初救了他们,他们这是在恩将仇报?
    ……
    在商队护卫与山贼进行了一场“亲切又热血”的交流之后,那群山贼纷纷识趣的放下了武器,蹲在了地上。
    此时,一名护卫正在抢夺着那为首山贼的钱袋,那为首山贼拼命护着钱袋子不肯松手,他眼含泪光道:“这位大哥,小弟抢点钱不容易,您高抬贵手啊!”
    那护卫一把夺过了为首山贼的钱袋子:“你抢钱不容易,老子抢钱就容易了吗?拿来把你!”
    还有几名护卫正在对着几名试图反抗的山贼拳打脚踢,并且语气凶狠道:“就是你们山贼杀了老子的兄弟,打死你们!”
    那几名山贼蜷缩在地上护着头,欲哭无泪:“大哥们,我们真的是第一次抢……第一次被你们抢,以前根本没见过你们啊,真没杀过你们兄弟啊!”
    那几名护卫继续拳打脚踢:“反正是山贼干的,打不死你们这些天杀的山贼!”
    陈勇看着已经去搜索两边山坡的护卫说道:“都搜仔细点,别留下活口。”
    一旁的许青看着那群山贼身上的一个个钱袋子被商队的护卫抢走,眼睛都直了。
    这些钱,本该是属于他们的啊!
    便在这时,柳婉嫣走过来看向许青和萧如雪道:“自从两日前柳家商队被郡主和侯爷救下之后,父亲便想着穷的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干脆多雇了一些护卫将之藏匿货物马车之中,而那些山贼经不住诱惑的下山抢劫之时再从暗处杀出,后来再有行人从此处过的时候便不会遭受到强盗困扰了。”
    许青看了柳婉嫣身后那个正在跟最后一名山贼抢夺钱袋的护卫,咽了一口唾沫之后,才心口不一的道:“挺好的,挺好的。”
    他们好是好了,自己的生意少了。
    经过了上一次禁军影卫的联合剿匪行动之后,现在一路上本来山贼就少,碰到得看运气。
    现在还多了个竞争对手。
    这找谁说理去?
    ……
    柳州
    柳州城里现在每天都能进来各种武林人士,手持兵刃也是各不相同,有纶巾羽扇的白面书生模样也有一身横肉身背大刀的彪形大汉模样。
    他们都是来柳州参加武林大会的。
    原本这样大规模的武林人士聚集,柳州刺史可是担惊受怕,万一出了什么乱子,那可不是小事,乌纱帽和脑袋那是有可能会掉一个或者两个都掉的!
    担惊受怕的柳州刺史立刻便是六百里加急上书到京城,无时无刻不在煎熬度日。
    下令抓人吧,人家合理合法有路引,没法抓。
    不抓吧,心里老害怕出事。
    关键牵头之人还是柳州发展十数年的一个豪强家族。
    虽然落户不久,但却底蕴深厚,人人尚武,而且气质不凡,开立门派武馆,广收门徒,在江湖之上更是声名显赫。
    当然了,这些事情柳州刺史也没有去管。
    穷文富武嘛,能去得起武馆的都是有钱人,这家族可给柳州创造了不小的税收,这些可都是实打实的政绩。
    不过十数年已经成为了一方豪强,在武林之中备受敬仰。
    原本有人散布柳州开办武林大会的消息,柳州刺史也是听个谣言当个乐呵,谁知道后来才知道这玩意儿不是谣言,细查之下才发现原来不是空穴来风,的确有人牵头!
    今日他终于得到陛下御笔亲批的奏疏。
    同样六百里加急送过来的。
    奏疏上只有四个大字:顺其自然。
    有了陛下的首肯之后,柳州刺史那一颗悬着的心也是终于放了下来。
    看陛下的从容模样,想必是早便知道了。
    看来柳州前不久便有一批人来重金租下柳州以及周围商品客栈的事情也不用再去管了。
    就如陛下之言,顺其自然便好。
    ……
    柳州一处客栈柜台前
    一个壮实的大汉听到掌柜的报价之后吃惊道:“一间寻常客房住一晚上竟然要一两银子?你怎么不去抢?!”
    掌柜看着他的眼神很奇怪,那眼神仿佛在说:你以为我在干什么?
    一旁的伙计走到壮实大汉身边开口说道:“这位壮士,现在柳州客栈不愁没人住,都是这个价。”
    壮实大汉难以置信道:“你们客栈的床是金子做的还是柜子是金子做的?”
    掌柜笑道:“客官您看看现在柳州城每天进来多少住店的人?这都是您这样的外地人,您嫌贵我还嫌贵呢。”
    威武大汉咬了咬牙道:“一两就一两,给我开一间!”
    掌柜点头道:“好嘞,小六,带这位客人去客房。”
    壮实大汉又问了一句道:“你们这房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毕竟一两银子一天呢,心疼啊。
    掌柜呵呵一笑道:“瞧您说的,我们开客栈的还能租给您穷阎漏屋?”
    ……
    通往柳州路上的一处小客栈前
    萧如雪已经满心期待的进房间等着许青今天晚上给她讲故事了。
    卫雄走到客栈门口看着站在外面的许青,说道:“统领啊,您平时要不还是克制一下吧。”
    许青疑惑道:“什么克制?你在教我做事啊?”
    卫雄连忙摆手:“属下绝对没有,属下这也是为您考虑啊,您看您这日夜操劳的,万一郡主肚子提前大起来,回去之后王爷那边统领也不好交代不是……”
    许青听到卫雄的话顿时瞪大了眼睛:“你说什么呢?什么大肚子?!”
    卫雄很是老实道:“昨天您在郡主房里呆了半宿才出来的,我们都看到了。”
    许青顿时瞪大了眼睛:“我们那是在讲故事!”

章节目录

逍遥小捕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禁忌书屋只为原作者墨染清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染清辉并收藏逍遥小捕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