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说一,吴良道士的青铜罗盘除了在古神之墓失灵过一次,其他地方还没有失过水准。
    吴良道士也是得意一笑:“那当然,我这青铜罗盘可是师门祖传的宝贝,这区区西漠又算上什么。”
    “不过为了保险起见,我觉得还是要买一张地图作为参考。”
    周游倒也没有觉得吴良道士多此一举,去西漠这种死亡禁地, 谨慎一些反而是好事。
    “那么这地图哪里能够买到?”
    “这西漠地图通常都是这古阳城的老向导根据自己记忆绘制而成,每一张都略微有些不同。”
    “所以我们要找,就要找经验最丰富、进入西漠次数最多的向导。”吴良道士轻声道。
    “看来你心目中已经有人选了。”
    周游笑道。
    “我确实认识这么一个老家伙,不过这已经是差不多十年前的事情,也不知道能不能再找到他。”吴良道士轻声道。
    两人倒也没有急着,反而先在这里找了一间客栈安顿下来。
    “小二,赶紧给我上两只烤羊腿!道爷我的肚子都快饿扁了!”吴良道士嘟囔着。
    这几天赶路,基本上吃得东西都要吐出来,确实也饿坏了。
    “好嘞!”小二应了一声。
    周游正拿着房间号牌走过来。
    就听见一阵呼喝之声。
    就看见几个魁梧大汉直接冲进客栈内,目光对准客栈大厅角落,一个浑身笼罩着白袍的男子。
    “凌凉,终于让我追到你!”
    一位魁梧大汉沉声喝道。
    他身后几名同伴则是经验丰富地散开,分别封死所有角落。
    “官府办事,无关人等迅速离开!”
    那为首的魁梧大汉掏出一块令牌。
    这古阳城可不是什么无主之地,可是大虞王朝的地盘,官府的震慑力还是相当好使的。
    除了那白袍人之外,所有在客栈大厅的人全部散开。
    吴良和周游都不是什么爱管闲事的人,不过他们都是爱看热闹的人,直接搬了两个小板凳,坐在楼梯口看热闹。
    像他们这样的人,也不在少数。
    能来这古阳城的,基本上都是江湖人士。
    一般普通人怎么会来这生存环境如此恶劣的地方呢?
    铛铛铛!!!
    没有令人失望,双方很快开打。
    那白袍人手持一把弯刀,刀法诡谲多变,令人难以招架。
    不过这些魁梧大汉也不是吃素的,刀法森严,如同律法戒律, 而且配合十分默契,很快就将这白袍人给压制下去。
    不过对战双方都是真气境高手,战斗波动范围很大,客栈大厅基本上成为了一片废墟。
    不过掌柜根本没有丝毫心疼之色,反而笑得更加开心了。
    “这西漠之地由于藏着太多古老传说,也确实曾经发掘出不少宝贝,时常会吸引一些江湖大盗过来。”
    “像这种情况,每天都会发生。”
    吴良道士磕着瓜子解释道。
    过了一会儿。
    那白袍人很快就被制服,那魁梧大汉则是对掌柜说道:“今日造成的损失你盘算一下,明天报去府衙。”
    “行,龙捕头你慢走。”
    掌柜似乎和这位魁梧大汉很熟,笑呵呵地回应道。
    龙捕头也没有多说,押着犯人离开。
    “这些都是小鱼小虾,当年我来这里的时候,刚好遇见贼王洪劫进入西漠,那阵仗,甚至听说连斩妖司的副司首都亲自出手了。”吴良道士吹嘘着当年自己的经历。
    一旁的掌柜听见吴良这话也是哈哈一笑:“我也记得,当年洪劫可是搞得我们古阳满城风雨。”
    “这洪劫是谁?”周游好奇地问了一声。
    “这是个胆大包天的疯子,喜欢做一些替天行道的事情,不过手段十分残忍, 动不动灭人满门....我也不知道怎么评价这个人....”
    “总之,他喜欢将自己凌驾于所有规则之上,认为自己就是正义。”
    吴良道士给出了自己的评价。
    周游笑道:“这人似乎挺有趣的。”
    “有趣?这家伙就是一个疯子。”
    “不过在十年前进入西漠之后,这家伙就再也没有出现过了,有人说他可能被困死在西漠之中,也有人猜测这家伙可能被妖魔杀了...不过还有更多人觉得应该是被斩妖司给抓回去了。”吴良道士耸耸肩说道。
    热闹已经结束。
    周游和吴良吃饱之后,就各自返回自己的房间睡觉。
    休息一晚后。
    两人也正式开始准备进入西漠的准备。
    对于普通人来说,进入沙漠自然是要准备充足的水资源。
    可对于周游来说,根本就不存在这个需求。
    他现在的五帝神魔法可以随意地转换五行之力,根本就不用担心缺水。
    更何况,他其实早就不需要喝水。
    他看上似乎还是个普通人。
    实际上身体构造早就和常人不同,更接近神魔之躯。
    你听说过哪个神魔被渴死的?
    吴良倒是需要喝水。
    可他作为神修,还是以画符见长的神修,随便画几道天水符就行了,根本就不用带水。
    至于食物?
    说实话周游和吴良纯粹是保持了多年习惯,顺便满足一下口腹之欲才会去吃东西。
    实际上食物那点能量,他们吸收一点天地灵气就能补充了。
    他们真正需要准备的只有一样东西。
    那就是地图。
    “我认识这个家伙叫做莫图,是古阳城的老向导,很多人进入西漠,都会找他当向导。”
    “只不过十年过去了,这老家伙应该也退休了。”
    吴良道士也有差不多十年没有来过古阳城,对于这里的路况也是感到十分陌生,一路问人下来,才来到一座宅院前。
    这宅院门口紧闭着。
    吴良道士上前敲门。
    一会儿。
    一个黑瘦老头打开门。
    “莫老头,好久不见,还记得我吗?”吴良道士笑嘻嘻地打招呼。
    莫图看见吴良那张胖脸,冷哼一声:“像你这么无耻的胖子,我就见过你一个,怎么可能不记得!”
    吴良脸皮厚,根本就没有一点不好意思:“当年的事情都过去了,你都一大把年纪了,何必和我斤斤计较呢?”
    “来,我知道你老就好这一口,这可是古阳烧酒。”
    吴良道士拿出一坛酒。
    这是他在路上买的。
    “哼,先进来吧。”莫图看见吴良道士手上的酒坛,脸色稍微缓和下来。

章节目录

人在除魔司,武功自己进化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禁忌书屋只为原作者起个笔名真的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起个笔名真的难并收藏人在除魔司,武功自己进化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