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来完全没当回事的陈二狗,一见男子手中物品,立刻便收回了视线。
    虽然表面依旧不动声色,但实则陈二狗心中早已燃起了无尽怒火。
    因为那东西,陈二狗再熟悉不过。
    还是在汉东的时候,自己送给杨雨菲的一对小小发饰之一。
    虽然并不名贵,但杨雨菲一直视如珍宝,每天都佩戴在发间。
    而杨雨菲是被秦慕冰带走的,陈二狗心中实在不解。
    对杨雨菲而言,如此珍贵的东西,怎么会出现在乌家?
    关键是,还出现在这么一个五大三粗的男人手里,实在根本无法用常理去解释。
    “怎么?陈少这表情,是不认识?还是不在乎?”
    “既然如此,那不如直毁了得了,反正留着也没什么意义和作用。”
    狡黠一笑,男子立刻捏紧发饰,得意洋洋对陈二狗道。
    “一个发饰,屠你全家。”
    “你最好不要怀疑我的话和决心。”
    一跃落地,陈二狗神情冷漠随口道。
    “当然不会,谁敢啊?”
    “我就是怀疑亲爹亲娘,也绝不敢怀疑陈少,对吧?”
    “既然这发饰对陈少而言如此重要,不如由我乌正明来代表乌家,和陈少做笔交易,如何?”
    自始至终,乌正明就知道此物绝对有效。
    所以很是满意的微微一笑后,乌正明毫无意外的侃侃而谈道。
    “你是想用这发饰做交易?还是想用这发饰的主人,和我做交易?”
    “话要说明白,这两者之间的价值差距,可是天壤之别。”
    按照万族那老头的说法,如今杨雨菲根本不在秦乌两家。
    所以陈二狗带着几分饶有兴趣的口吻,打量着乌正明问道。
    “哈哈,就不劳陈少费尽心思试探了。”
    “乌某实话实说,乌家可没有实力,以杨小姐作为谈判条件。”
    “但乌家,还是有拿杨小姐下落,和陈少做这笔交易的资格。”
    一眼看穿陈二狗心思,乌正明顿时便心领神会的打了个哈哈大笑道。
    “好吧!如今,你确实有和我谈交易的资格了。”
    “说吧!你想怎么个交易法?”
    “不过,你最好心中还是要有个度。”
    “杨雨菲的下落,我也并非只能从你们乌家口中得知。”
    稍作思考,陈二狗若有所思道。
    结合万族那老头的说法,陈二狗立刻便可以断定,乌正明确实没有撒谎。
    既然乌家知道杨雨菲下落,却无法拿杨雨菲本人来跟自己谈更大的条件。
    那陈二狗心中便基本可以判断,如今的杨雨菲,应该身在除万族之外的其他七大古族手中。
    “当然,乌某绝对相信陈少有这个实力。”
    “乌某的要求,也非常简单。”
    “只需要陈少发誓,永远不与我们乌家为敌,更绝不参与往后乌家的任何事务就行。”
    “当然,相对应的,我们乌家做任何事情,也绝不会破坏陈少的利益。”
    早就心中有数的乌正明,立刻不假思索道。
    “那可不行,我这人,天生善良,眼睛里容不得沙子。”
    “你们乌家豢养邪灵,到处杀人,夺取人类灵魂,罪不可赦,他们必须死。”
    冷淡一笑,陈二狗同样不假思索的断然拒绝道。
    虽然陈二狗也很想得知杨雨菲下落,但就自己目睹的,京城各地。
    由那些邪灵犯下的命案,就不下百起。
    自己不知道的,还不知道有多少?
    所以与其因此和乌家谈条件,还不如和万族做交易。
    即便更为艰难,但至少不违背天地良心。
    “是吗?”
    “忘了告诉陈少,我们乌家,最擅长的,就是以恶制善。”
    “所以陈少所谓的善良,在我们乌家眼里,根本一文不值。”
    “对了,还有,我们乌家虽然没能力决定杨小姐的生死。”
    “但,建议权,还是有的。”
    “而且,我们乌家的建议,某些大人物,还多少会给几分薄面哦!”
    倒没想到陈二狗竟然会拒绝得如此干脆,乌正明顿时便不由得面色一沉,阴阳怪气道。
    虽然心中怒火已然完全被点燃,但陈二狗并不怀疑乌家的实力和乌正明的话。
    而且陈二狗心中,此时也确实有些慌乱。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杨雨菲绝对称得上是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她的生死和安全,陈二狗不能不在乎。
    “这么说,你手中的发饰,就是你口中的某些大人物,给你们保命的?”
    “这似乎,也并不完全符合逻辑吧?”
    “以你们乌家的实力,再加上那些邪祟的帮助,本不应该惧怕我才对。”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们现在应该仅仅只是不想和我已决生死,在密谋着什么大事,对吧?”
    但这也同时让陈二狗瞬间想明白了一些问题,面上依旧平静如水道。
    “陈少不愧智勇双全,真的是什么都瞒不过你。”
    “不过,这并不重要。”
    “如果陈少还想杨小姐好好活着,期待有一天团聚的话,最好还是乖乖听话。”
    “往好了说,这是一笔交易,往现实一点说,这是威胁和命令。”
    不管陈二狗怎么淡定,乌正明都认定他不可能不管杨雨菲生死。
    只要他在乎杨雨菲,那他就绝不敢忤逆自己的命令。
    当然,乌正明也不想在这关键时刻,彻底和陈二狗闹掰。
    否则,根本不可能有现在这场还算比较愉快的商谈。
    “你猜,如果你们乌家,今天面临生死存亡。”
    “你所说的那些大人物,是否会出面帮忙?”
    “如此一来的话,我是不是能顺藤摸瓜,找出杨雨菲下落?”
    再次稍作思考,忽然陈二狗眼前一亮,似喃喃自语一般紧盯着乌正明道。
    “陈二狗,你放肆。”
    “好吧!老子现在不跟你计较,也不想太跟你废话。”
    “总而言之一句话,首先,你没资格撼动乌家。”
    “即便有,再即便你知道杨小姐下落,你也无能为力。”
    “古族的力量,根本就不是我们这些凡夫俗子能撼动的。”
    没想到,事到如今,这家伙竟然还敢反过来威胁自己。
    乌正明真不知道,是陈二狗疯了?还是这个世界都疯了?
    不过,乌正明还是很快强忍住了心中滔天怒火,耐着最后一点性子,朝陈二狗怒斥道。

章节目录

刁民陈二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禁忌书屋只为原作者不打发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打发财并收藏刁民陈二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