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绥说到做到。
    许在在真的是被他操醒的。
    但却是以另外一种方式。
    许在在感觉到闷热时,才恍恍惚惚的睁开眼,入目是一片红,她的脸上被盖住了衣服,她头闷在衣服下面。
    而身体有些疼痛,尤其是她的两只乳,然后是重力,压得她快喘不过气来。
    许在在好不容易抬起软绵无力的手掀开了球衣后,对上的是男人一双漆黑幽深的眸眼。
    他看着她,“醒了?”
    语气极其自然,动作却不安分。
    粗糙的虎口用力的挤压着她的两团绵乳,夹着他的性器,上下不停的戳动,时不时顶到她的下巴,带了点湿意,鼻息间有种腥潮的气味。
    许在在整个人吓得瞪大了双眼,伸出手去推他,“你干什么!?”
    邱绥坐在她身上,抓着她的乳房,居高临下的瞧着她,笑得暧昧:“看不出来?乳交懂吗?”
    许在在胸口只觉得火辣辣的,感觉很奇怪,邱绥见她醒了行为就更为放肆,伸出手去握她的头,抓着她的头发将她头抬高了些,身下用力一顶,粗长的阴茎穿过她柔软的胸乳,直直戳在她的嘴上。
    许在在愣住。
    下意识的抿唇。
    腥咸的味道在她口腔瞬间蔓延。
    她猛地偏头去躲,邱绥也没继续为难她,从她身上下来,将她翻了个身。
    压住她的背脊。
    许在在跪趴着,她想翻过身,被邱绥拍了一巴掌屁股,“跪好。”
    “我不要,”她不想后入,太难受了,感觉自己要被他凿穿,她害怕。
    “我不想从后面来。”
    她不停的扭着屁股,不让邱绥固定,邱绥看着她软软圆润的臀,眼里有火光在冒,到底是随了她的意,重新把人翻过来,正对着。
    她的下体已经有些湿润了,邱绥握着自己,撸了两把,然后推高她的双腿,“圈住。”
    许在在红着眼两腿缠上他精壮的腰。
    邱绥扫了她一眼,随后用顶端去磨她上方的阴蒂,圆润润的一颗珍珠,被他翻来覆去的磨,许在在敏感的缩了下腿,把邱绥夹得很近。
    邱绥抬手覆上她的大腿,顺着下滑去摸她的屁股蛋儿,“放松,还没到夹的时候。”
    松了手,他抵上去,刚进去一个头,许在在小腹紧绷着,她发出一声压抑的娇喘,不由自主的想去抓邱绥。
    抓到他的手臂,紧紧的扣住。
    邱绥顺着水意顶进去,还算熟门熟路的,他被她的甬道紧缩得抽了口气,艰难的抽动起来,有些不满的拍了拍她的大腿:“在在,你夹得太紧了,我动不了。”
    他被夹得舒服又难受。
    但快感更多。
    许在在两腿圈在男人的腰上,后邱绥觉得不来劲儿,抬起她的腿搁在自己肩膀,然后压着她,操弄得更加用力。
    身下他大开大合的动作着,凶猛的进出,甬道紧紧缠着他吸,吸得他头皮发麻,带出来时,流出亮晶晶的淫液,还有媚红的穴肉,再送进去,她的逼记住了他的形状,深深地迎合,一来一回,男人动作越来越快,粗莽的疯狂挺动腰肢,抱着她的腿,又快又狠,次次进到深处。
    许在在受不住的呻吟出声,她微微闭着眼,乳房随着凶猛的动作,一颤一颤的不停抖动,脸色酡红,被欲望侵袭得不能自己。
    临近要射时,邱绥猛地抽身,抓过避孕套给自己戴上,许在在的逼口被他插得开了个口子,还没合拢就又被他重新操开。
    避孕套带了点凉。
    许在在猛地一颤,控制不住的泄了身,淫水流得床单上留下深深地印记。
    邱绥拨弄她的乳房,低哑喟叹:“你怎么这么骚,在在?”
    许在在听见他的话,鼻音带着哭腔,“你才骚。”
    她还有心思回嘴呢。
    邱绥笑了笑,猛地操了她十几下后,射了出来,然后扯了避孕套,将她翻过来,半硬着又插进去。
    许在在闷声开口:“说好的不从后面来的。”
    “我什么时候跟你说过?”邱绥不轻不重的撞了下她,问:“嗯?”
    他的确没说,他只是用行动表达了。
    许在在绯红着脸,把自己埋进他的枕头里。
    “说你骚还不承认,知道自己流了多少水吗?”
    许在在逃避着不想回答他这个问题。
    邱绥不依不饶,就着从后插入的姿势,一把抱起了她,站起来,“你自己看,床单都被你打湿了。”
    许在在猛地升腾起来,吓得抓紧了他的手臂,睁开眼去看,就见床单中间,一大团深印。
    她扭过头,抿唇不说话,表情有点倔犟。
    “看见了吗?”
    邱绥抱着她,缓缓的插动两下,许在在闭上眼睛,“我不看,我不看!”
    还耍脾气呢。
    “行,我们不看,我们做好不好?”
    邱绥蓄势待发,将她重新压在床上,微微让她侧着身,头探过去,裹住她的乳头,又吸又咬。
    许在在疼得抓他的头发,难耐的承受着。
    邱绥很喜欢把玩她的奶子,爱不释手的变着花样亵玩,在上面留下印记,然后抱着她,身下抽动起来,又抬手转过她的脸,含过她的唇,舌尖探进去,肆意的绞掠,来势汹汹,像是要吞了她,勾过她的舌,色情的交缠,拖到自己的口腔里,细细的含吻。
    许在在半仰在他身上,这个姿势邱绥操起来不太尽兴,于是把人翻过去,让她彻底弓着身,接受他极具侵略性的操干。
    邱绥比许在在高,手又长,往下探去,握住她因为弓身而呈水滴状下垂的乳房,捏着她的乳尖尖,慢条斯理的轻拢慢捻。
    许在在头埋在床单里,哈出了声气,手不由自主的去拦他的手指,“嗯…你别揉……”
    被邱绥无情挡开,“手不想要了?”
    口吻有点严厉,带着威胁。
    许在在无奈的皱着眉,后抬起手垫在眼下,只无助的喘息和吟哦。
    玩够了她的乳房,邱绥手往下滑,穿过她的丛林,寻找到林间的宝珠,夹住它,手上用了力去折磨。
    “唔…嗯啊,你做什么呀……哈,别弄哪里……”
    许在在蓦地颤抖,人差点跪不住,被邱绥捞着腰肢又重新摆好姿态。
    “不中用,这点就受不住,以为我钱那么好拿?”邱绥低斥她一声,带了情欲的男人出声很是性感。
    话却有些打击人。
    许在在不说话了。
    闷着声。
    绕是邱绥再怎么顶弄她,她都闷着压制着,倔犟的不肯泄露出一点声响来。
    邱绥也发现身下人的不对劲了。
    他抽出来,把她翻了个身,又插进去,捏着她的脸,皱眉命令:“叫出来。”
    许在在闭眼不看他,也不搭理。
    邱绥猛然逼近,掐着她的脸手在用力,身下也在用力,猛烈的,诚心要让许在在开口。
    他又猛又凶,许在在实在受不住的张了张嘴,发出浓重的喘息,就是不叫。
    邱绥微微眯起眼,凑过去勾着她的舌,激烈的翻搅,津液肆意,他狠狠地咬了她一口,“脾气还挺大,这么有骨气?”
    许在在终于抽气,嘶了声,嘤咛着:“…疼……”
    “疼你也受着。”男人冷冰冰的,也没了温存的心思,直接拉着她猛力的爆操。
    他是带了怒气的,许在在的小身板完全不能适应,想要蜷缩起来,被邱绥蛮力压制,眉眼冷厉的看着她,“再问你一次,叫不叫?”
    许在在没回答他,头偏过去,不想理他。
    邱绥冷冷笑了声,“不叫是吧,待会儿射你逼里?”
    她不答。
    邱绥狠狠地捅进去,“嗯?”
    许在在怕了,呜咽出声,抽噎着:“叫。”
    然后邱绥松开对她的压制,接着又操起来。
    许在在如愿开了口。
    他还不满意,捏着她的奶尖:“叫大声点,”
    许在在的声音很好听,娇软的,尤其叫床,能给男人带来很大性欲。
    邱绥不想她像条死鱼一样,所以需要她真情实感的配合,而不是压抑着。
    邱绥说话没算话。
    最后他把许在在送上了高潮,随之就抵着她的壁肉,狠狠地射进去。
    量尤其多。
    许在在哭着骂他:“你,你混蛋!”
    邱绥抱着她往浴室走,“话都说不清楚,歇会儿再骂吧。”
    她哭得更凶了。
    邱绥抱着她进浴缸里。
    他这一室一厅不差,浴室还较大,放的有浴缸,可以泡澡。
    她不停的抽泣着,指责他:“你就是个变态!大变态!”
    她骂他都骂得轻飘飘的,邱绥还觉得有点好笑。
    “你再骂?”
    许在在哽咽,装腔作势:“我就骂!”
    “你骂啊,我听着,让我听听J大才子是怎么骂人的,我也学学。”他哼笑,语气戏谑调侃。
    许在在气得踹他一脚。
    邱绥不把她的小打小闹放在眼里,撩起她的腿,搁在自己腿上,探手去摸她的逼,“肿了。”
    又红又肿。
    “都怪你。”
    她又凶起来。
    邱绥捏了捏她的脸,“下次别惹我,你不知道男人在操女人这件事情上,受不得激吗?你越对着干,吃的苦越多,懂吗?”
    许在在躲开他的手:“滚开。”
    “我滚了谁给你掏逼,里面还塞着我的精液呢,你想怀孕也行,生下来我也养得起。”
    许在在听着她的话,生气得不行,又想打他。
    邱绥拦下她,将她圈在自己怀里,然后伸手探进她的穴口,把里面的精液都抠出来。
    许在在一直敏感的颤,鼻息很重。
    “抠个逼反应都这么大,怪不得操进去水那么多。”
    “你闭嘴!”
    “你再吼一个试试?”
    邱绥放了水,又重新引水进来,简单的洗了洗才把人一把抱起来。
    先换了床单才让许在在躺上去,许在在受了气还被欺负了,人只想好好休息。
    邱绥去外面把她和他的手机都拿了进来,“你朋友跟你发了消息。”
    许在在接过去看,是室友问她需要给她留门吗。
    许在在连忙回复过去,一看时间,已经凌晨半了。
    室友还没睡,回了个奸笑的表情。
    消息又闪了下,许在在滑上去看,是来自邱绥的转账。
    一万。
    许在在收了。
    邱绥丢了手机看她,“现在安心了吗?”
    许在在咬唇,片刻后说:“谢谢。”
    “没什么好谢的,多让我操几次就好了。”
    许在在心里对他的感激又瞬间没了,气呼呼的关了手机,躺下睡觉。
    第二次同床共枕,许在在浑身僵硬。
    邱绥关了灯。
    半晌后他摸过来,一把将她搂进怀里,唇在她耳边,气息热烈,“我说真的,你挺好操的。”
    许在在闭着眼,紧紧的抓着手,不敢动。
    “嗯?怎么样?”
    邱绥的手摸到她的胸,放在手中把玩:“你放心,我虽然不是个好人,但也不坏。”
    “感觉你是挺缺钱的,虽然我不是什么富二代,但小钱还是有点,考虑下?”
    邱绥真的觉得跟许在在做爱很爽,她很好欺负,虽然有点小脾性,但不失大雅,反而有点可爱。
    邱绥这人向来随心所欲惯了,别人像他这个年纪都已经结婚生子了,他还老光棍一个,也不是没想过找个人,就是没遇上合适的,也不是说他有多挑剔,总得看对眼,上床不至于他硬不起来,又或者奸尸吧。
    许在在脑子乱糟糟的,考虑什么呀……
    长期炮友吗。
    她只听室友谈起过这个词。
    男人还在逼问,穷追不舍。
    “错过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做人不要太贪心,知道吗?”
    许在在虽然不清楚他的具体年龄,但真的觉得他还挺自恋的。
    现在这个情况到底是谁贪心……
    他心里不清楚吗。
    “是当炮友吗?”许在在问。
    邱绥握着她乳房的动作一顿,“你这么想也行。”
    反正男女关系,总会有词来代替。
    朋友、恋人、夫妻或者炮友甚至其他。
    许在在又问:“时间有多久?”
    “你每次都会给我钱吗?”
    “给多少啊?”
    “你什么时候结婚呀?”
    “你没有女朋友吗?”
    “我还想谈恋爱呢,我谈恋爱就不能跟你做炮友。”
    她越问到后面,邱绥脸色越黑。
    最后他忍不住掐了她的奶尖,五指陷进她的乳肉,凶巴巴的呵斥:“闭嘴。”
    许在在张了张嘴,不说话了。
    --

章节目录

春怯(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禁忌书屋只为原作者陈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陈渡并收藏春怯(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