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过饭后,邱绥就把许在在送回了学校。
    到了学校门口,这会儿时间还早,学校的门还开着,时不时的有叁叁两两的学生进出,四下的树荫旁,还有一两对情侣,拥抱着腻歪。
    邱绥一般不是什么打紧事,去哪儿都是开的驾校的车,他自己也买了一辆宝马,黑色的,这时停在路边也不起眼。
    许在在解了安全带,还抓着没松,咬了咬唇,欲言又止的看着邱绥。
    邱绥把车窗降下来,往窗外看了一眼,他停车的位置挺得好,旁边就是一簇花坛。
    瀚海的叁月,热季来得早,绿植茂密还带着花香。
    “不下车还想跟着我回家?”
    等了一会儿没见旁边有什么动静,邱绥转回来,抬眼扫了眼许在在。
    许在在松开安全带,手扒上车门,顿了顿才瓮声瓮气的说:“你还没给我钱呢。”
    这语气有点娇,还有点幽怨。
    邱绥舌尖抵了抵上颚,突地咧嘴笑,“怕我赖账啊?”
    许在在不吭声了。
    头低着,一截白净的后颈露出来,上面还隐约能瞧见被人嘬出来的红印子。
    许在在虽然看起来清瘦,但摸起来挺有肉感的,尤其是那一身皮肤,光滑细腻,邱绥平常教车摸方向盘,手比较粗糙,碰上她那身子,就有点爱不释手,折腾人还不够,非得上嘴咬两口嘬几下。
    看着她身上都是他留下的痕迹,就满意。
    邱绥眸光渐渐变了样,深深地看了她一下,蓦地抬手覆过去,握着她的后颈,迫使她抬起头,把人带到跟前,凑近了就想去亲。
    许在在下意识去躲,缩着脸。
    之前也就算了,毕竟是在酒店,可现在是在学校门口,许在在脸皮薄,虽然是夜晚,但也怕被人发现,不让他对她有过分的亲密举动。
    “躲什么?”男人声音冷冷淡淡的,非得捉住她亲一口,把她嘴巴咬疼了,疼得她皱眉抽气,才把人放开。
    “想要钱还不给我亲,又想占我便宜是吧?”邱绥眉梢一挑,混不吝的张口就来。
    许在在紧紧抿着被咬疼的嘴巴,觉得火辣辣的疼。
    心里委屈。
    这明明就是他占她便宜,怎么还能倒打一耙呢。
    许在在在今天之前还是个对于性这个字有些陌生的,认知浅薄,今天做了以前从来都不敢想的事情,也是头一次被人这么亲密,还是个仅仅见面不到一天的陌生男人,哪里知道就凭借这点,早已在社会上摸爬滚打多年的老狐狸就能把她耍的团团转。
    歪理都能说成真理。
    见她那受气小媳妇样儿,邱绥就觉得心痒痒,她也太好欺负了。
    捏了捏她光滑的脸蛋,男人难得好脾性的解释:“快进去,我回头把账转给你。”
    许在在虽然在某方面被他欺负,但对于钱还是很敏感的,“你要是不转呢?你走了我都不知道你是谁。”
    在吃饭的时候就听见那个老板娘叫他“邱老板”,许在在还不知他姓甚名谁,之前也没敢问。
    “邱绥。”
    男人拉过她的手,摊开,在她手心写字:“右耳邱,绞丝绥,明白?”
    许在在点头,她手心痒痒的,他的手指粗粝干燥,很是温热。
    松开她,他又道:“我不会骗你,我把钱转你微信上。”
    “真的吗?”
    男人的表情又冷淡了些,语气平平:“不信我?那你白给我操一顿。”
    说着就要开车,口吻有些生硬:“现在就找个没人的地儿,还能再搞你一回,信吗?”
    许在在见他有点像生气的样子,心里怕,瘪瘪嘴,“信,我信。”
    然后再他冷厉审视的目光下,开门下了车。
    许在在怕被人发现她从车上下来,低着头一刻也不敢耽搁,卯足了劲儿的往学校里走,两腿间还有些酸痛,她走路的姿势稍微怪异。
    好在大晚上的,就算校园里有路灯,也没人发现什么。
    邱绥看着她的身影彻底消失,才驱车离开。
    许在在一口气冲到了叁楼,回到宿舍,这会儿宿舍还没人回来,都出去和男朋友约会了。
    十点过,才陆陆续续的有室友回来。
    见到许在在都问了一嘴:“在在,你今天干嘛去了呀,一天都没看见你人?”
    许在在躺在床上支支吾吾的回答说:“在图书馆呢。”
    符欢这会儿敷了个面膜出来,漫不经心的搭腔:“她啊,就是个书呆子,放假都泡图书馆,没意思。”
    其他人也不以为然,耸耸肩,不过还是相劝了一句:“在在,你怎么不谈恋爱呢?我听说之前计算机系的有男生追你,你没同意呀?”
    符欢玩着手机,正和男朋友聊天,抽空说:“计算机系还是算了吧,头发秃得早,他们系也没一个耐看的,要我说,隔壁经济学的就不错。”
    许在在没想过这些,却不由得想到今天发生的事情,现在都还觉得下体隐隐作痛,羞红了脸,把头埋进被子里,“我觉得还是读书好。”
    这话引得室友们哈哈大笑起来,却也没继续开她的玩笑了。
    被闷的有点热,许在在重新冒出头大口大口的呼吸,小腹突然有点发涨,她掀开被子,小心翼翼的下床。
    J大的宿舍都很宽阔,四个人住,有各自的床铺和空间,许在在从床上下来,穿上拖鞋就直奔浴室。
    上完厕所后出来,正逢符欢揭了面膜要去洗脸,她余光瞥到许在在,不经意的一扫,随即目光猛地一顿。
    “在在!”
    许在在吓了跳,不仅仅是她,其他室友都被动静吸引,探过头往这边看,嘴里问着:“怎么了怎么了?”
    许在在也摸不着头脑,人往旁边躲着,看符欢在她身上格外仔细的打量,随后危险的眯起眼,一把抓住许在在。
    “过来看我发现了什么!”符欢拉着许在在往室友面前走,把她彻底暴露在灯光下。
    许在在穿着睡衣,有点手足无措。
    符欢却兴致勃勃的揶揄她:“好啊你个许在在,刚刚还说不谈恋爱只想念书呢,结果呢!早就和男人滚一块儿去了,说,是不是背着我们偷偷谈恋爱了?!”
    许在在心下一慌,结结巴巴的辩解:“没、我没有,你别胡说……”
    “我胡说?”符欢上手,直接揪着许在在的衣领往下拉,露出她吻痕斑驳的脖颈和锁骨,指着这些证据,“那你解释解释,这些怎么是来的?”
    “你别说是你自己弄出来的,我才不信呢!”
    “我们也不信!”
    于是所有人都齐齐看着许在在,非要她给个交代。
    许在在连忙拉上衣领,脸都羞红了,她跺了下脚,“我都说了没有了!”
    她想不到竟然这么快就被室友发现了,现下慌张得不行,生怕被她们知道她是出去卖的。
    几个室友都是有男朋友的人,这一看就明白了,意味深长的看了眼许在在。
    许在在愈发慌了,干脆不解释,一溜烟儿爬回了自己的床,怂得当鸵鸟。
    符欢哼哼唧唧的还不停嘴她,那模样要多欠揍就有多欠揍。
    “唉不就是男朋友吗,谁没有似的,至于藏着掖着,不讲义气。”
    “在在啊,你这男朋友够虎啊,瞧把你吃成什么样儿了,是不是床上特别猛?”
    “活大不大?好不好?久不久?欸,你们戴避孕套了吗?可别无套做啊,那是渣男行为,知道不?”
    越到后面尺度越大,许在在听得面红耳赤,把自己耳朵捂起来。
    符欢心情美妙的去了浴室,还哼着歌,格外愉悦。
    终于消停了,许在在松了口气,紧紧咬着唇,心里有点懊恼邱绥,做那挡子事就做嘛,为什么要咬她,还留下那么多印记,这下好了,被别人发现了。
    正想着,搁在一旁的手机就响了。
    是微信的声音。
    许在在一顿,怕是妈妈发来的消息,有点不敢去看。
    又想到邱绥说要把钱转给她。
    衡量了一番,许在在伸出手摸到手机。
    就见一个略微熟悉的头像。
    她松了一口气。
    Asui119:睡了?
    许在在立马回复:“没。”
    Asui119:多少。
    许在在想了想,她要给妈妈转一万,就怕一开口,邱绥会觉得多了。
    她迟疑着。
    那边又发来一个问号:“嗯?”
    许在在拿不准,试探的说:“要不然,你看着给吧?”
    彼时邱绥刚洗完澡,坐在沙发上喝着啤酒,回来时捎带的,在冰箱放过,拿出来冰冰凉凉的,半罐下去,整个胃都凉了。
    想起要给小姑娘转账的事情,又拿了手机给她发消息。
    结果看到许在在说让他看着给。
    邱绥懒洋洋的笑出了声。
    又仰头喝了一口酒。
    舌尖在口腔里抵着上颚弹了下,发出“噔儿”的声响。
    酒气弥漫在喉头。
    啤酒的酒精浓度不高,邱绥没醉,却起了逗弄人的心思,漫不经心的拿起手机,“看在你是女大学生的份儿上,给你个二百五的友情价?”
    许在在瞠目结舌的盯着他发过来的消息。
    脸气得又红了。
    他这人!
    怎么这么过分呢,竟然羞辱她。
    心里又不免担心,要是他真的只给二百五她要怎么办,那岂不是清白损失了,好处也没捞到,她找谁哭去。
    也不知道他住哪儿,万一他转头就把她微信删掉了,她就不是亏大了吗?
    虽然许在在也没想过她具体能卖多少钱,可是二百五,在她看来就是亏了。
    等了一会儿,没见着回复。
    邱绥也不急。
    睡前又看了眼手机,还是没消息。
    他不免有些惊讶,小姑娘不会被他吓跑了吧?
    看不出来他是在开玩笑?
    他哪里知道,穷人家的小孩早当家,许在在因为家庭环境的原因,生性敏感,不禁得逗,他随随便便一句玩笑话,把她吓得够呛。
    第二天上课都走神,人晕晕乎乎的。
    期间邱绥再给她发了两条消息。
    一条是:?
    另外一条是:人呢。
    许在在都没有回复。
    因为她还没想好该怎么回复,怕回复不恰当得罪人,又怕不回复被人拉黑了。
    于是一有时间就去看他的朋友圈,显示的是仅叁天可见,又放心了。
    之后邱绥就没再找她,忙着上班了。
    就这么过了两天,邱绥耐性都快被磋磨没了。
    最近一段时间都在教学员科目二,他是教手动挡的,正教倒车入库阶段,有的人上手快,开了两把就能直接停好走人,有的人上手慢,不是压线就是倒不进去。
    又是个大太阳的天气,热,车内空调开着他都心烦意乱。
    同一个点他讲五六遍,都还有人犯错,直接打开了车门下去,和其他教练站一堆抽烟去了,留学员自己在车上琢磨。
    老张戴着个墨镜瞅着自己的教练车,和邱绥闲聊起来:“咋的,今儿火气旺啊?晚上一道去泄火不?”
    此泄火是指去ktv唱歌,一帮男人就喜欢没事喝酒撸串唱歌,时常会叫上邱绥。
    兴致来了,他也会上去吼两嗓子。
    别说,他这人唱歌还是有两下子,尤其是那粤语歌,从他嘴里唱出来格外的有味道。
    邱绥深吸了口烟,弹了弹烟灰,“不去,今天约了人打麻将。”
    老张捶他肩一把:“好小子,打麻将这种好事不叫上我?”
    邱绥扯了扯唇,微眯着眼看自己的车,见又没倒进去,眉心皱的死紧,“老同学约的,下次叫你。”
    老张也没多纠结,那边他的学员在叫他,他打了声招呼撂脚去了。
    邱绥在原地站了会儿,一支烟抽完,扔了烟头才信步走过去,冲着正在打方向盘的学员比了个暂停的手势。
    车停了。
    邱绥站在旁边,“下来,今天不练了,就到这里。”
    眼下已经是五点半的时间,通常六点左右就收工了。
    女学员红着一张脸从车上下来,是羞愧的。
    邱绥把学员用的坐垫抽起来扔后座去,自己坐上去调了位置。
    这会儿车上就只有女学员一个人,还有叁个学员在阴凉处坐着,手刚摸上方向盘,邱绥就摸得一手水渍,是汗。
    他拧眉,随手抓过毛巾擦了擦手和方向盘,邱绥把车开过去,捎上人驱车离开。
    两个男人坐在后面,另一个女学员在副驾驶,一上来就先系了安全带,随后抬眼看了看邱绥,“教练,我明天上午有事不能来,下午再过来。”
    邱绥看着前方的路况,“嗯。”
    想起科目二的进度,说:“我把科目二的注意要点发群里,你们到时候自己看,练的时候认真点。”
    邱绥在学员面前还有有些凶的。
    听他说,乖乖的应下来。
    把学员挨个送回去,最后只剩了副驾驶的一个。
    那女人见车里就只剩邱绥和她,装模作样的咳嗽了两声,余光扫到邱绥立体俊朗的侧脸,心下一动。
    忍不住开口问道:“那个,教练啊,你是不是还没女朋友啊?”
    这话问得有些大胆。
    邱绥头都没动一下,“怎么。”
    明明是平平无奇的两个字,她却觉得格外的性感撩人。
    她看到邱绥凸出的喉结,小麦色的皮肤,还有方向盘上搭着的手,指节分明,很有成熟男人的魅力,令她为之心动。
    “没,就随便问问。”她觉得自己长得还可以,许多男人追她都没答应,见到邱绥第一眼就看上他了,却迟迟不敢动作。
    她听别人说起过其他人的前车之鉴,有些担心,但又觉得自己魅力动人。
    于是平常只在邱绥面前不露山水的搞小动作。
    比如,不经意的露大腿露香肩,还有练车时故意犯错误,让邱绥指导纠正。
    有时候他坐在副驾驶看其他学员教车,方向盘把控不好,会搭着手帮一把,但更多时候是把着方向盘,而是学员的手。
    她也被搭过。
    男人的手宽大,粗粝,干燥,温暖,很有安全感。
    但只有一次。
    她想再体验被男人把住手背的感觉。
    却再也没成功过,尽管她把他的车前大灯那处撞坏了。
    隐隐失落却又不甘心,于是卷土重来。
    “你看,我怎么样?”
    女人的声音娇柔,笑意盈盈的看着他。
    邱绥终于趁着红灯的空挡,回头瞥了她一眼。
    见她雪白的胸乳露出大半,不动声色的收回视线,“什么意思。”
    女人探过手,摸到他的大腿,放上去就没动了。
    香水味萦绕在邱绥的鼻息,是那种很甜美诱人的水蜜桃般的味道。
    她直勾勾的盯着他,意味明显,“就是我当你女朋友啊。”
    绿灯亮起。
    隔着一层休闲裤,感受到女人柔软的手,一点点的摩挲着他的大腿。
    “手拿开。”
    “不嘛。”女人撒娇道。
    她手掌下的大腿,紧绷着,很是健硕。
    女人脸上浮现出志在必得的微笑。
    拐个弯,开了有叁分钟,就到了女人所在的小区。
    这期间,女人总是不经意的挑逗着邱绥。
    车停下。
    女人也收了手,大方的邀请:“教练,时间也不早了,要不然去我家吃个饭吧,也好感谢你这段时间的辛苦教导。”
    邱绥侧脸看着她,表情冷淡,眉眼间透露出几分讥嘲,“刚才的事,希望不会再有第二次。”
    女人的表情有一瞬间的龟裂。
    随即当没事人一般撩了下头发,“怎么,教练怕玩不起?”
    “我不搞学员,想挨操去找别人,再有第二次你就去跟其他车吧。”
    说完,邱绥探手拉过门一把关上。
    女人气急败坏的看着车屁股,狠狠地跺脚。
    搞什么嘛,玩不起还甩锅,刚才也没见他拒绝,臭男人!
    邱绥停在开出一段距离,停在马路边,从储物盒里拿出消毒水,仔仔细细的给副驾驶座还有他的裤子消毒。
    车窗都降下来,四面通风。
    想到刚才那女人,厌恶更多一分。
    给脸不要脸,非得他说那么清楚。
    邱绥吐出一口气,车厢内都弥漫着消毒水的味道。
    “叮!”
    微信响起,邱绥拿起手机看了眼,是老同学问他啥时候过来。
    邱绥回复后,又把科目二的注意事项发到群里,指尖下滑,移到两天前的消息处。
    小姑娘还是没给他回答。
    难道是嫌他出价太低,已经找到其他下家了?
    邱绥指尖轻轻磕着手机壳,微微裹吸了下脸颊,直接退出微信,找到之前那个电话,拨了过去。
    接到电话的时候许在在正在图书馆看书。
    手机开得震动,嗡嗡的引起她的注意。
    图书馆都很安静,许在在站起来,朝洗手间的方向走,握着手机,进了隔间才接起电话,“喂。”
    那声音就跟小猫叫似的。
    邱绥听得牙根紧咬。
    “在哪儿?”
    许在在莫名其妙,“学校。”
    “出来。”
    她警惕:“出来干什么?学校不让出校门。”
    邱绥把手机摆放好后驱车往J大的方向开,听闻淡淡的哼笑了声,“逗我呢,J大不限制学生出入校门,你当我不知道?”
    许在在咬唇:“……”
    “出不出来?”男人再问了一遍。
    “你想干嘛?”
    “我想干嘛。”他重复了句,反问她,“钱你不想要了?发消息不回,玩儿失踪?还是说已经卖到更好的价格了,比二百五高的。”
    许在在恼羞成怒,“你胡说八道!”
    她是那样的人吗。
    见小姑娘被惹急了,邱绥也没继续恼她,“行了,我在校门口等你,你出来,我们面谈。”
    许在在之前还担心他跑路呢。
    现在他找上门来,她还有点扭捏。
    但为了钱,她忍了。
    这两天她妈没消停,一直给她发消息,还说她电话打不通,气得对她破口大骂,许在在说没接到她电话,她妈也没跟她瞎掰扯,直言让她拿钱。
    许在在心烦得很,又恼邱绥戏耍她,她却无能为力。
    傻乎乎的,小白兔又着了大灰狼的道儿。
    掩耳盗铃般的出了校门,全副武装的模样,一见到邱绥的车,就一头钻了进去。
    有两天没见着她人了,邱绥打量了她几眼,看得许在在直缩,“你看什么?”
    “看你做见不得人的事儿呢。”
    包裹的严严实实,防贼呢。
    许在在气鼓鼓的瞪他一眼。
    邱绥乐了,抬手去捏她的脸。
    被许在在一巴掌拍开,“你别动手动脚的!”
    “怎么着,脾气渐长啊,碰也碰不得了,钱真不要了?”
    说起这个许在在就来气,哼了声,“你还没给我钱呢。”
    “吃饭了吗?”邱绥岔开话题,开车离开。
    许在在摇头:“没。”
    她本想在图书馆多待会儿就去吃饭的,结果接到他的电话了。
    “我也没,先去吃饭。”邱绥说着,手机响起来。
    他看了眼是微信。
    估计是老同学正骂他爽约呢.
    六千!暗戳戳的点荤菜
    希望完本时能点亮一颗星星??
    大概十几万字左右结束
    --

章节目录

春怯(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禁忌书屋只为原作者陈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陈渡并收藏春怯(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