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叫许在在怎么回答。
    她偏过头又闭着眼,脸红润润的,面颊还有泪水的痕迹,鼻尖也红红的,一看就是被欺负惨了。
    邱绥也没继续为难她,掐着她的腰飞快地耸动起来,许在在忍着声儿,哭音也从急急的气息里传出来,嘤咛着,格外让人抓心挠肺。
    在最后一刻,邱绥猛地抽出来,抓过许在在的手上下不停的撸动着,随后一浊奶白粘液在她的手心迸发开来。
    邱绥一直盯着她,见她呆呆傻傻的模样,愉悦的勾起唇角,喉结滚动着,从她身上下来,随后又把人抱进浴室清洗。
    在浴室的时候邱绥心不在焉的给许在在冲水洗身,已经射过一次的阴茎在看见她白皙细腻的身体后,又忍不住的硬挺起来。
    抓着她浑圆的乳,反手将人按在浴室内磨砂玻璃上,微微提起她的臀,手伸进她的下体,揉弄了两下,挺着腰就进去了。
    第一次用的方式较为传统。
    第二次就是后入,许在在的乳房贴在冰凉的玻璃上,身后是男人滚烫的胸膛,甬道里还夹着他的性器,她额头抵着玻璃不住的呻吟。
    水流混着皮肉拍打的“啪啪”声,传进她的耳朵。
    令她的耳根熟透般的发红,咬着唇来制止自己的声音。
    邱绥在她身后,空出的手从她的小腹流连到她的乳房,揪着她的乳尖细细的掐揉,拉长又深陷,慢慢上滑经过她修长的脖颈,剥开她紧咬的唇瓣,带了些许薄茧的手指就钻进了她温热的口腔。
    他抵在她的耳畔,温柔提醒:“别咬。”
    一语双关。
    邱绥舒服得发出一声喟叹,叼着她软软的耳垂咬了两口,随后沿着她的脖颈,一一的啄吻。
    浴室里水汽氤氲,温度升高。
    到了后面许在在腿软站不住,抓着邱绥的手臂求饶:“我、我不行了……”
    说着人无骨似的往下滑。
    邱绥一手捞着她的腰肢,稍稍往上一提,他伸手把马桶盖打下,坐上下,就让许在在两腿叉开坐在他腿上。
    性器与穴肉短暂的分离,带着微凉的空气又重新进入,许在在抱着邱绥直喘息。
    她闭着眼,指尖抓着男人的头发,很短,在男人凶猛的抖动间松了手,只能抱着他。
    有一种蓬勃的,男性荷尔蒙的气息。
    让她心安。
    她开始回忆这件事的最初,明白自己干了一件什么事,失去了什么东西,然后她又哭起来,头埋在邱绥光滑滚烫的肩颈处,哭得不能自己。
    邱绥动作一顿,抓着她的屁股,软棉得他不想松手,拖着她上下的动。
    “哭什么?”
    男人正舒爽着,嗓音有点喑哑,说话时带动胸腔震动,很是性感撩人。
    许在在只哭,不说话。
    邱绥眉梢微微一挑,“看来是我操得不够用力,还让你有哭的力气。”
    说完就颠着她自上而下的操起来。
    女上位的姿势,邱绥有心要她难受,许在在难以招架,刚开始还哭,后面只顾着求饶。
    第二次的时间格外绵长。
    许在在最后昏昏沉沉的被抱到床上,什么也顾不得了,挨着柔软的床铺就闭上眼睡觉。
    餍足过后的男人,裹着浴巾,将空调温度微微上调,来到窗边,隔着玻璃看窗外的车水马龙。
    所处楼层在7楼,足够一眼饱揽风景。
    太阳还顶大,照的人微微眯起眼,邱绥慢条斯理的倚靠在窗边点了一根烟,头发还湿漉漉的他也没吹,整个人慵懒得有些过头,像是昏昏欲睡的雄狮。
    烟燃烧了半支,邱绥把目光移到床上疲惫的正睡得香的人身上。
    忽然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炸响。
    床上的人眉心微微蹙起,似被惊扰。
    邱绥面无表情的走过去,直截了当的挂了电话。
    不是他的手机,是许在在的。
    又过了两秒,铃声再次激烈的响起。
    邱绥捻灭了烟,把玩着手机坐在沙发上,看着上面的备注,接了。
    “你个白眼狼敢挂老娘电话!我看你翅膀硬了!钱怎么还没打过来!许在在,你敢不管你弟,我马上让你回来嫁人,书都读不成!给背时的!”
    甫一接通,电话那头泼辣的妇人粗声粗气的破口大骂。
    邱绥以前在凤山那一带跑过生意,对那边的口音很熟悉,也能听懂这妇人的话。
    脑子稍稍一转就能想到许在在之前说的话。
    弟弟要念重点高中,家里没钱,母亲就找上了女儿。
    逼得女儿出来卖卵给弟弟交学费。
    “喂!许在在老子在跟你说话!你是不是活的不耐烦了……”
    邱绥听得刺耳,撂了电话,反手把人拉进了黑名单。
    许在在的手机没设锁,邱绥操作得轻而易举,其他的他也没多看。
    毕竟是小姑娘的隐私。
    平常不上班,周末在家他也会午休,这才做完那挡子事儿,人也爽的自在,全身都舒服,邱绥去浴室吹干了头发,扒了浴巾,拉开被子就钻进去。
    手探过去,摸得一手滑腻。
    许在在全身赤裸的被邱绥搂进怀里,连件衣服他都没给她穿。
    瞧,他这人多坏。
    睡梦中的许在在并不知道自己被男人揩了油,睡得沉沉的,身子翻来覆去的被男人爱不释手的玩了个遍。
    睡意来袭前,邱绥想着,钱货两讫,要是再多来两次他也乐得自在,毕竟清纯的女大学生,谁不爱。
    反正他乐得喜欢,操起来除了喜欢哭,其他都乖,体验满意。
    这一觉睡得沉而久。
    直至晚上七点半,许在在才迷迷糊糊的睁开眼。
    看着从窗外撒落进来的夜光,还不知今夕是何夕,只觉得肚子饿得咕咕叫,翻了个身猛地撞进一堵厚实的胸膛,才慢慢反应过来。
    她下意识的想躲。
    男人抬手揽住她的头,传来的声音低沉嘶哑:“碰瓷还想跑?”
    许在在霎时面红耳赤,喏喏的道歉,“对、对不起。”
    邱绥长臂往下一伸,勾着她的臀摸了一手,又滑到她的柔软的乳房,捏了捏,“是挺对不起的。”
    说完他抬腿抵上去。
    某处的动静惊人。
    许在在吓得连躲都忘了,呆愣愣的抬头看着他,“你……”
    怎么就硬了!
    邱绥垂眸,“白天做的事儿,你忘了?”
    许在在红着脸,“没有。”
    “大惊小怪。”他松开她,掀开被子,连带着她的乳房都裸露在外,而他下床站起来,拿过沙发上的衣物开始穿。
    许在在震惊的盯着他的身躯,他的下体,那昂扬的一处,径直暴露在她眼前,很粗很长,挺立着生机勃勃,青筋缠绕,格外生猛。
    穿戴好后,邱绥拿起沙发上她的衣服,扔过去,淡淡开口:“穿好走人。”
    许在在吓了一跳,抬眼去看男人,邱绥已经走向浴室。
    许在在这才发现自己身无一物,又是一顿面红心跳。
    衣服穿好后,她收拾自己的东西,来时她背了个小挎包,将手机装进去,然后惴惴不安的坐在沙发上等邱绥。
    等了约莫五分钟,邱绥带着满脸的水汽出来,扫了她一眼,拿过车钥匙和手机,朝门口走去。
    邱绥带着许在在去吃晚饭。
    许在在饿得心里发慌,腿酸手软的,跟在邱绥身后慢吞吞的走。
    到了车库,许在在去开后座的车门,被邱绥叫住。
    他一手撑在车门上,指尖勾着车钥匙晃动,大半截身躯被车挡住,目光凉凉的:“我不当司机,坐前面。”
    许在在有点怕他,只得乖乖坐进副驾驶。
    系安全带的时候红着脸小声嘀咕:“坐副驾驶最不安全了。”
    邱绥耳朵动了动,听了个一清二楚。
    他微勾起唇,发动引擎,似调侃,“懂得还挺多啊。”
    许在在不说话了,有点闷闷不乐。
    偏头看着窗外。
    邱绥余光扫过她,见她一副受气不服的模样,还有点好笑。
    男女之间,一旦发生了性关系,很多东西都变质了。
    就比如,邱绥打量许在在时,用的就是看女人的目光,透过她的衣物能清楚的知道她衣服底下是何种模样。
    那目光不由自主的就沾染了些许色情。
    “你在哪个大学?”
    “J大。”
    邱绥微讶,“学霸啊。”
    “我不是。”许在在说,心想她在J大算什么呀,比她厉害的人多了去了,她就是个一穷二白的普通大学生罢了。
    邱绥也没纠结这个问题。
    J大的方向跟邱绥回家的方向是一致的,所以邱绥直接往家的方向开。
    许在在降下大半车窗,脸贴在剩余的窗玻璃上,任由晚风吹拂她的头发,发丝飞扬,她舒服得微微眯起眼。
    瀚海市的夜晚,风是温柔的,夜火阑珊就在眼前一一划过。
    许在在很久没这么轻松过了。
    不由自主的就想伸出手去捕捉风。
    被邱绥冷声呵止:“想断手?”
    许在在默默的收回了手,不知道他在开车怎么把她的小动作也瞧见了。
    她现在对他还很别扭,心里也惆怅。
    “吃什么?”
    “吃饭。”许在在觉得吃饱才有幸福感,大白饭最能饱肚了。
    中午那会儿许在在还很矜持,吃得也不多,回去就被拉着长时间的运动了一番,又睡了几个小时,早就饿了。
    邱绥带着许在在到了平常他爱去的野菜馆。
    虽然名字叫“九九野菜馆”,菜品种类却繁多,价格亲民,味道很好,人气也高。
    许在在不熟这些,点菜自然就轮到邱绥。
    老板娘看见他,热情的带了两瓶酒过来,笑呵呵的说:“邱老板,按老规矩来不?”
    这酒自然是给邱绥带的,他是这里的常客,带朋友来都会叫酒,老板娘也习惯了,看见他进门就去冰柜里拿了两瓶啤酒过来。
    邱绥嘴角噙着懒懒肆意的笑,“今天就不碰了。要开车。”
    老板娘瞥了一眼许在在,打趣道:“哟,邱老板还带了个美女过来,女朋友啊?”
    邱绥扬了扬眉,不答反问:“你猜?”
    老板娘笑得戏谑,把菜单递上去。
    邱绥最终还是问了许在在,许在在在老板娘热情似火的目光下,怯怯的点了一道麻婆豆腐。
    老板娘带着菜单扭着腰肢离开了。
    邱绥给许在在倒了一杯茶,漫不经心的问:“喜欢吃豆腐?”
    “谢谢。”许在在浅浅的抿了一口,点点头:“嗯。”
    “我也喜欢。”邱绥略有深意的看着她笑。
    许在在愣住,随后低下头红了脸。
    这人!
    为什么要这样看着她,让她有点热起来
    首发:яǒǔяǒǔщǔ.χyz(rourouwu.xyz)
    --

章节目录

春怯(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禁忌书屋只为原作者陈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陈渡并收藏春怯(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