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
    舔……
    许在在茫然了一瞬,她哭过后眼睛还红红的,此时此刻因为不解,眉头轻轻的蹙起,一副无辜憨傻的模样。
    “快点儿。”
    男人将她圈在一寸天地,眼神略显放浪的盯着她,从她的头发丝到她的大腿处,仔仔细细的打量着。
    许在在出门前为了给自己找安全感,也为了防晒,穿的长衣长裤,实际看不出什么来,但邱绥仍觉得津津有味。
    见他出声提醒后,许在在还一副不太懂的样子,邱绥膝盖无意识的晃动起来,时不时的撞一下许在在的腿根。
    许在在别扭极了,脸上也开始发烫。
    其实在她说出那话时,她的脑子都是懵的,尽管她在浴室里给足了自己勇气,现在也不禁为自己的冲动感到沮丧懊恼。
    “非得我亲自动手?”
    男人语调轻扬,把许在在的思绪拉了回来,抬头对上男人的眼睛,心头猛地一跳。
    “我……”
    她不过才开了个口,邱绥直接了当的抽了皮带,随手一扔,随即有麻利的解了纽扣,拉链一滑,裤头霎时松垮起来。
    这情景令许在在莫名熟悉。
    想之前还是她在床上被男人解了裤子,眼下又变成他自己。
    与此同时,危险的气息朝她扑面而来。
    “轮到你了。”
    邱绥一把抓住许在在的手,往自己裤头上一放,“脱。”
    许在在吓得够呛,动了动唇,没敢说话。
    指尖感受到了一点温度,许在在只想缩手。
    她再是脑回路绵长,这会子也算明白了邱绥说那话的意思。
    这是要她……
    许在在恨不能原地打个洞自己钻进去再出不来。
    羞愤不已。
    又无可奈何。
    邱绥一直看着她,没错过她脸上的任何神色,眼见她面上苦涩与羞怯交织不断,他也没了心思,将她的手“啪”的一声甩开,自顾自的扣好裤子。
    笑话。
    是她自己说的他给钱,她给他操的,现在这一副不情不愿的样子作给谁看。
    反正他邱绥不爱瞧。
    “不给操就算了,时间也不早了,我走了。”随即站起来。
    许在在捂着被打得有些痛的手背,人有点懵,现下听见他这话,彻底茫然了。
    “不是……我…”
    邱绥转过身,语气冷淡:“不是什么,是你自己要求的,到头来又甩脸色不乐意,我在外面随便叫一个小姐,伺候得都比你好,我何必受这气。”
    许在在愣了愣,眼睛又红了,眨眼间,眼泪珠子就掉了。
    “我也不知道…”她这般道,无助极了。
    她自然听得出来男人声音里的讥讽和贬低,把她将外面卖肉的小姐比,甚至还不如那些风尘女人,铺天盖地的难堪淹没了她,随之而来的就是悲恸无助。
    男人无动于衷,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房间里很安静,只有许在在呜呜抽泣的声音。
    她太难过,以至于把自己哭倒在地。
    半晌后。
    空气中似乎响起男人的一声轻叹。
    邱绥走到门口,蓦然回头命令:“去洗脸,我带你出去吃饭。”
    末了末,叁个字又从他唇间滑过:“许在在。”
    许在在愣住,泪眼朦胧的抬头看过去,看得不真切,也能感觉到男人的耐性不好,于是她顾不得其他,马不停蹄的跑去了浴室,再次洗了个冷水脸,令自己清醒。
    没让邱绥多等,许在在飞快地跑出来,离邱绥还有叁步之遥的时候,停下脚步,捏着自己的衣角,怯怯的盯着他。
    邱绥常常送学员回家会经过这里,对附近也较为熟悉,领着许在在找了一家中餐馆就坐下。
    只有两个人,点菜的时候邱绥随意点了几道菜,而后他先给自己倒了杯茶,见许在在低着头没吭气,便又把那杯茶推到她跟前。
    许在在忽地抬起头,有些受惊的看着他,眼尾还有点红,随后低低嗫嚅:“谢、谢谢。”
    邱绥没搭理她,只顾着看手机,直到所有菜品都上齐全后才收回视线。
    也没招呼许在在,自顾自的动手开始吃饭。
    早上许在在只喝了一杯豆浆,折腾了一个上午,又惊又累,此时此刻肚子已经饿得咕咕叫。
    对面的男人吃饭时不紧不慢,却是认真,连个眼角余光都没赏给她。
    许在在悄无声息的慢吞吞抿了口茶,揉了揉肚子,微咬了下唇,这才轻轻的拿起筷子。
    期间她偷偷打量对面男人,而邱绥全然没当回事,眼皮都没抬。
    于是许在在胆子又大了点,夹菜也仅仅只碰离自己最近那盘。
    男人吃饭的速度总归是要快些,且他比许在在更先动手,许在在饭都没吃上几口,邱绥已经撂了筷子。
    酒足饭饱,他懒懒朝身后的椅子靠去,不自觉的就要点一支烟,等把烟取出来后,扫了眼四周,目光又落在许在在身上。
    见她斯斯文文的,吃个饭仿佛数米粒似的,于是又把烟塞了回去,重新拿起手机。
    许在在也不想要他多等,后面吃的快了些。
    结账后邱绥又同许在在一前一后的离开了。
    正午时分,外面太阳尤其晒人。
    邱绥单手抄兜,毫无情绪的问她:“你怎么过来的?”
    许在在缓了几秒才道:“坐的公交车。”
    邱绥颔首,“嗯。”
    他侧脸看她一眼,“自己找个站台去等,我走了。”
    他说完就转身离开。
    邱绥走了两步发现不对劲,回头去看,就见许在在跟着他。
    他也没在意,只当她是找公交站台。
    前面不远处就有一个,路过后邱绥还是听见身后的脚步声,他扬了扬眉,回身看着她,“怎么着,赖上我了?”
    他看向已经有一段距离的公交站台,也知道还走两叁分钟就能到酒店了。
    房已经退了,这附近吃饭的地方不好停车,所以之前是步行过去的,现在他要去停车场把车开出来。
    许在在抿唇不说话。
    邱绥看了她半分钟,觉得没劲,又走了。
    他步伐快而大,许在在走着就要小跑起来。
    眼见快追不上了,许在在卯足一股劲冲上去,一把抓住他的衣角,气喘吁吁的说:“我舔。”
    邱绥脚步一顿,“什么?”
    许在在这次没有犹豫,仰起头看他:“我帮你舔,给你操。”
    说完她坚定的补充:“真的。”
    其实许在在长得很一般,不过她这一般里又多了点清纯,偏向于耐看型的。
    第一眼见她邱绥并没有惊艳到,他想过,如果对方是个不入眼的,随便打发就行了,也算给他枯燥的生活增添点趣味。
    如果对方长得还可以,他倒不介意跟她来一炮,顺便劝劝她回头是岸,别走歪路之类的,给他积点德也还行。
    结果呢,这人看着勉强不错了,有点逞强有点倔犟,是个有性格的人,但也怯弱平庸还拿乔,又当又立的,起先邱绥对她那点兴致都被她给作没了。
    “想明白了?”
    许在在点头,面颊红红的。
    “真给操?”
    她毫不迟疑:“给。”
    邱绥舒缓了眉头,他抬眸看了眼天,阳光太过刺目,令他微微眯起眼。
    他如果知道还有继续的余地,哪里还退什么房。
    这次进行的很顺利,进了门邱绥反手就把许在在抵在门面上。
    房间的窗帘是半拉开的状态,有光照进来,虽然邱绥背着光,但他视力极好,单手捏着许在在的脸就吻下去。
    许在在猛地一个偏头,邱绥的唇擦过她的脸颊。
    “躲什么。”男人的气息离得很近,喷薄在她脸边,他还保持着捏着她脸的姿势,固定着就要掰回来。
    许在在低着头,声音很小:“先洗澡。”
    一路走回来出了汗,也才吃过饭,许在在想洗洗。
    “一起洗?”
    许在在摇头。
    邱绥松手放了人。
    许在在一头扎进浴室里,把自己从头到尾洗了个干干净净,包括私密处都打上了泡沫,洗了好几遍,等彻底洗好后,她的皮肤好几处都发红。
    扯过浴巾裹在身上,她不太会裹,又担心自己时间待得太久邱绥走了,只胡乱塞了一团,捂着胸口走出去。
    在看见沙发上坐着的邱绥后,她松了口气。
    听见脚步声后邱绥就站起来,扫了她一眼,拔腿朝浴室走去。
    邱绥洗得很快,赤裸着上半身,下面围着浴巾就出来了。
    许在在瞄了他一眼,顿时心跳如雷。
    不敢再看,脸已经红了,飞快地低头。
    “你去把头发吹一下。”
    邱绥手里还拿着个毛巾,擦着头发,见许在在长发湿答答的还在滴水,眉间微蹙便不容置喙的命令道。
    许在在刚才就想去的,只是吹风机在浴室旁,他又在洗澡,所以她不敢轻举妄动,听见他的话,就乖乖去吹头发。
    等吹得差不多的时候,她就重新回到房间内,邱绥还是坐在沙发上,低头正看手机。
    邱绥留的是大背头,洗过后用毛巾随随便便擦过后便朝脑后捋去,低头时有发丝掉下来,却丝毫不影响他的俊朗,反而多了一抹性感。
    他眼窝很深,鼻梁高挺,侧脸轮廓分明,五官是那种很大气的英俊,整个人的气质却混不吝,而不言不语时尤为淡然,顾以许在在忍不住想攀附他,又心悸于他的冷漠。
    被人这么近距离打量,邱绥自然能感受到,他丢了手机抬起头,看着许在在,冲她勾手:“过来。”
    许在在走过去站在他跟前。
    邱绥示意自己的腿:“坐。”
    那种扭捏羞怯的状态又来了,许在在压抑着,要往他腿上坐。
    邱绥却接住她的臀,制止了她,看着她的眼睛,一字一顿:“面朝着我坐。”
    这就是要她叉开腿的意思。
    许在在还是照做了。
    邱绥满意,唇边勾勒出浅显的笑意来。
    他两手圈住她的腰肢,隔着浴巾摩挲着她的背脊,“下面的问题,我问你答,知道吗?”
    许在在点点头。
    “你卖卵干什么?”
    “换钱。”
    “用途。”
    许在在咬唇,迟疑了两秒才说:“寄给家里。”
    邱绥挑眉,“说清楚。”
    话落,他的手从她的背脊渐渐下滑,因着许在在的坐姿,裹在身上的浴巾往上移了部分,露出她的大腿。
    男人的手落在她的臀部,捏了捏。
    许在在猛地瑟缩,人往前扑,恰好落进邱绥的怀里,她耳朵发烫。
    “我…”和男人待了也有找半天,她多少有点熟悉了,于是她慢吞吞的解释:“我家里穷,弟弟要念好的高中,家里没钱我妈妈就找我要,我没有所以就想到卖卵了……”
    “嗯。”邱绥大致了解,也没再细究,不知想到什么突然笑起来,他看着许在在很是戏谑。
    许在在被他笑得有点不知所措。
    他的手落在她的大腿处,徘徊在浴巾一角,大有想要一举入侵的趋势。
    邱绥好笑的看着她,“你知道我是谁吗?”
    许在在当然不知道了,甚至有点莫名其妙,却听见他说:“我不是卖卵机构的,你打错电话了。”
    许在在错愕的瞪大了眼,“你说……?”
    “我的尾号是3061,你回头去看,是不是记错了号码。”
    许在在突然挣扎起来,要从他身上下来,邱绥脸上的笑意落下去,不冷不热的警告:“别动。”
    随即又慢条斯理的开口:“你应该庆幸是打给我了,你知道卖卵市场是什么样的吗,指不定你活着进去,死都出不来,还别说只给我操,到时候怕是给一群人操。”
    “轮奸,懂吗?”
    许在在脸色唰的惨白,她忽然想到在网上看到的卖卵案例,明知道是个火坑却还要跳进去。
    谁知道误打误撞,电话竟然记错了。
    “再问你最后一个问题——”
    邱绥不疾不徐的说着,手缓缓的撩开许在在的浴巾,眉眼微抬,“这里面,是不是什么都没穿?”
    话落,没给许在在反应,邱绥的手直接钻进浴巾里,毫无阻隔的贴上她的阴阜。
    许在在惊呼一声,敏感的缩着要躲,“你别……”
    邱绥另只手紧紧箍着她的腰身,脸贴近她的面颊,呼吸略微沉重:“摸到了,你没穿内裤。”
    接着他又扬唇,声音有些喑哑:“巧了,我也是。”
    随即,他直接抱起许在在,将她摔在床上,紧接着人压过去,一把扯开她的浴巾,随手一扬。
    许在在白皙的身体就彻底暴露在他的视野之下。
    邱绥笑了声,眸眼幽深。
    他动了动手指,最终手掌抚上去,掐住她的脸,狠狠吻上去,完成了之前没做成的事。
    许在在瞪大了眼,手扬起来下意识的就要推开他,中途却停了,反而被邱绥拉着勾上了他的脖颈。
    男人的唇瓣灼热,挤压着她的,舌尖舔动着,想要冲开她的齿关,见她还紧紧咬着牙,闷声哼笑,干燥的大掌直接贴上她的滑嫩的皮肤,拢住她的乳房,大力挤压,许在在被他激得不由自主的松了口,任由他火热的舌窜进她的口腔为非作歹。
    两只手没闲着,在她身上游弋。
    乳头被他坏心的夹住拉扯,许在在嘤咛着伸出手就去推搡。
    邱绥略微偏头,给了许在在呼吸的机会,有薄荷的清新香气,是酒店牙膏的气味。
    “手别来推,不然给你绑着。”
    话音刚落,许在在就不动了。
    见威胁到位,邱绥举着她的两只手压在头顶。
    许在在呼吸急促,她低声求饶:“你别,别这样。”
    邱绥只笑不答。
    复又吻上去,邱绥追着她的舌,交缠得很激烈,唾液在两人口腔中来回拉扯,许在在没有接吻的经验,初吻就是这样急切热烈,令她难以招架。
    举在头顶的手都紧紧握成拳头。
    终于吻够,邱绥转移了阵地,沿着许在在的唇角,一点点的往下,密密麻麻的吻落在她的脖颈,肩头,锁骨胸口和乳房。
    许在在看起来清瘦,胸前的料却没少,浑圆的,邱绥握起她的一只乳,借着灯光细细打量,她的乳晕不大,粉粉的,乳头因为受凉的缘故,娇娇翘翘的挺立着,邱绥伸舌舔了下,许在在被吻得晕乎乎的这时却主动挺起胸膛,又落下,她喘息着。
    邱绥将她的乳往自己嘴里送,大口吞咽着,牙齿去磨许在在的乳尖,听她的喘息声愈发浓重,另只手也没闲着,在她的左乳上又揉又抓,用指尖掐住她的乳头来回得扭拧打转。
    “唔……”许在在克制不住的想要呻吟,她的额头浮现出了细密的薄汗,这般陌生的感受令她紧紧咬着唇。
    她想叫停,却恍然没那个资格。
    邱绥把她的奶揉得发红,又在上面留下了几个浅浅的牙印,两颗乳头红红的高高立起,被舔弄的那颗更是娇艳,亮晶晶的占着唾液,末了他又舔了舔带着安抚的意味。
    邱绥匍匐在许在在身上,低头去看她,见她脸色绯红,眼神迷惘,他凑下去亲了亲她的唇,“还好吗?”
    --

章节目录

春怯(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禁忌书屋只为原作者陈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陈渡并收藏春怯(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