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嘀——”
    门开了。
    许在在余光瞥见走廊灯光投映下来的影子。
    男人身形颀长,高大挺拔。
    刷卡过后,门自动裂开一条缝隙来,男人伸过来的手收了回去,不小心蹭到许在在穿着长袖的手臂。
    许在在下意识的摸了摸被蹭到的地方,心跳如雷。
    邱绥嘴里咬着一根烟,手机和房卡抓在一只手里,另只手替许在在推开了门,居高临下的站在她身后,嗓音有点模糊:“进去吧。”
    许在在提着一口气,抿了抿唇,极其不自在的,慢吞吞的挪着步子。
    男人也没催她。
    神情冷冷清清的,等她整个人都在门里时,自己才迈腿向前。
    他一个大步,顺手关了门。
    房间瞬时漆黑一片,安安静静的,两人的呼吸清晰可闻。
    许在在心跳得极快,怦怦怦的,人就站在原地,一动都不敢动。
    邱绥摁亮了手机,看着她瑟瑟发抖的单薄背影,没什么情绪的蓦然抬手推了她一下。
    “啊!”许在在尖叫一声,一个腿软立马摔在地上,担惊受怕的一个劲儿的往后缩。
    “嘁。”
    一道低嗤响起。
    邱绥慢悠悠的把房卡插进卡槽里,瞬间房间里天光大亮。
    许在在一张脸吓得惨白,还缩在地上哆嗦着。
    邱绥没管她,径直开了空调,又去洗了个手出来,见许在在还坐地上,登时有点乐了。
    他把别耳朵后的烟取下来,重新叼嘴里,微眯着眼点燃了烟,吸了一口,“坐地上干嘛,躺床上去。”
    许在在吞了吞唾沫,一股后怕袭上脑,她后悔了,她不该来的。
    她以为自己遇见的会是一个中年男人,没想到是个年轻男人,且看起来非常不好惹,虽然刚见面时和气的对她笑着,但许在在总觉得那是笑里藏刀。
    她一时不知道是该庆幸还是难过。
    逃跑这个念头疯狂窜进她的脑中,她连头也不敢回,更不敢去看邱绥那张脸。
    “我…我不卖了……不卖了。”许在在结结巴巴的说着,人就站起来要往门口方向走。
    她与门之间的距离很近,不过两个步子,本该是轻而易举的,可她连站起来都腿软的,好不容易踉跄着又是爬着的到了门后。
    忽然听见身后略微不耐烦的“啧”气声。
    许在在顿时手一抖,扶着门手把都使不上劲。
    紧接着,耳边响起脚步声。
    瞬间,许在在顾不得什么,手忙脚乱的就要开门冲出去,眼见着门打开了。
    “跑什么。”她的腰突然被一只有力的手臂拦着,紧接着刚开的门“嘭”一声重新关紧,还被一只大手无情反锁。
    许在在怕极了,疯了一样边叫边挣扎,被男人单手夹在胳肢窝下,轻轻松松就甩在了床上。
    酒店的床柔软而有弹性,男人没怜香惜玉,摔得许在在上下颠簸,脑子晕乎乎的。
    好不容易清醒了,就看见男人掐灭了烟,略一抬头盯着她,瞳孔极黑,神色很是淡漠。
    他嘴角勾起很浅的弧度来,“怕了?”
    许在在紧紧咬着牙,她抓着衣角,头发有些乱了,眼睛通红,里面包着泪水,汪汪的,就是忍着没掉下来。
    凤山市地属南方,她是妥妥的南方人,虽然从小到大做了许许多多的粗活重活,但骨架子小,生活条件差,不优渥,她长得也清瘦单薄,邱绥一只手就能把她拎着摔。
    此时此刻坐在床中央,看着他,楚楚可怜的模样。
    邱绥半晌没得到个回话,也不恼,拖了把椅子坐过来,就在床尾和许在在面对面。
    他把椅子反过来的,手随意搭在椅背上,就这么打量着许在在。
    问她:“叫什么名字?”
    许在在又害怕又警惕的盯着他,生怕他再对她动手动脚。
    刚刚那一幕让她知道了她和这个男人的差距有多大。
    亏她之前还抱着一丝希望,觉得自己打小做农活,家里将她当男孩养,虽然看起来弱不禁风但力气还是有的。
    结果男人一胳膊直接将她撂倒。
    许在在委屈又难过。
    “不回答那就脱裤子。”男人清冷的声音响起。
    许在在怂得缩了缩腿。
    空调的作用起来了,许在在出门时穿的长衣长裤,这会都冷得打个寒噤。
    她眨了下眼,眼泪就掉下来。
    一大颗的砸下来,落在她腿上晕湿了单薄的布料。
    “许在在……”
    男人接着问:“哪个许哪个在?”
    “也许的许,现在的在。”
    邱绥知道她的名字还是看她微信号,就是她后面两个字的拼音,好猜得很。
    “嗯。”男人随意应,无视了她掉眼泪的样子,挑了下眉:“那开始吧。”
    开、开始?
    许在在泪眼朦胧的看着他,嘴一瘪:“我不卖了……”
    因为他看着年轻,许在在却也猜不到具体年龄,只得叫了声:“哥,我不卖卵了,不卖了……”
    邱绥不为所动,眼都没眨一下,“哪有说卖就不卖的道理,做生意得讲究诚信。”
    语闭话锋又一转:“这不是你自己找上门来的吗,别白浪费我开一间房,动作快点,我下午还有事。”
    他语速快且格外强硬。
    许在在听着愈发怕了,她本来不是个爱哭的性子。
    最近一段时间被姚红花逼着哭了好些回,现在眼泪也是止不住的掉。
    她格外讨厌现在的自己,恨恨自己竟然鬼迷心窍信了那卖卵的小贴士,又后怕自己万一真出了什么事可怎么办。
    “我真不卖了。”
    邱绥懒得跟她废话,直接站起来就朝她走过来。
    许在在直躲。
    哪里躲得过身形伟岸力气又大的男人,两叁下就拎着她的脚脖子,往自己身下拖。
    一边压她的手一边夹她的腿。
    “前几天电话一个个的打,现在咬口就反悔,耍我呢?”
    许在在急了,又慌又怕,“你放开我!我说了我不卖了!放开我放开我……”
    邱绥冷冷笑了一声。
    腾出的那只手去扯她的牛仔裤。
    长袖衫被无意中撩了上去,露出女孩平坦白皙的腹部,邱绥眸光一顿,随即落在她的裤头上,手指利落剥了纽扣,往下一拉!
    许在在立马尖叫起来。
    邱绥冷冷看她哭得惨兮兮的模样,干脆把人掉了个面儿,反剪着她的手,腿也不去夹她的腿了,人直接往她腿弯一坐。
    许在在动弹不得,呜呜直哭闹。
    邱绥听得聒噪,给了她屁股一巴掌,冷冰冰道:“鬼叫什么,再闹现在就操了你。”
    许在在一愣,生生止住了哭,过了会儿,感觉自己裤子都扒了下来,大腿根部都凉飕飕的,又忍不住低低抽泣起来。
    呜呜咽咽的说:“我真的不卖了,你这是犯法的,我要去告你。”
    邱绥被她威胁得笑出了声儿,一时也不知是该说这姑娘单纯还是没长脑子,“你知道卖卵犯法啊?还打什么电话给我,你读书读昏头了吧,大学生?”
    ##
    大意了.发车失败
    --

章节目录

春怯(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禁忌书屋只为原作者陈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陈渡并收藏春怯(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