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重新查了资料,修改验证花了很久,见谅见谅。)
    霍格沃茨的占地本就不小,在空间魔法的扩容下,这城堡的内部空间远比从外面看起来的大得多。
    占卜课所在的教室在北塔楼顶端,这对任何一个学院的学生其实都不太友好。
    但谁让占卜课是一门‘不要被打扰的课程’呢?凡俗的烟火气可是会让天目失去光彩的。
    几人结伴吃完了早餐之后便向着北塔楼前进,在过去的两年时间里,到处瞎浪的他们早就摸清楚了霍格沃茨城堡的大概地形,而且还有活点地图的帮助,迷路是不可能迷路的。
    在北塔楼的入口处挂着一幅显眼的画像,一群穿着圈环群的妇女正聚在一起窃窃私语的说着八卦,他们在看到了罗恩他们到来时愉快的对他们挥挥手,发出了一阵‘呵呵呵’的笑声。
    北塔楼的上行楼梯十分的不人道,作为一个独立的塔楼,这里仅有最上层有着一个房间,而前往北塔楼最顶端的道路就是沿着圆塔修建的环形阶梯。
    这令人头晕目眩的阶梯继续的旋转上升,赫敏气喘吁吁的牵着罗恩的手,在爬到了塔楼顶端之后,她有些晕乎乎的没能缓过神,这反人类设计的旋转楼梯实在是让人有点一言难尽。
    在迈过了最后几阶楼梯之后,他们来到了一个小小的平台上,这里聚集着许多已经到这儿的小巫师,可这平台上没有一扇正经的门,只有在不高的天花板上,有一个不太起眼的活板门,上面还有一个黄铜制的牌子。
    ‘西比尔·特里劳妮,占卜课教师。’
    他们百无聊赖的在这里等待了一会儿,在差不多所有学生都到齐了之后,那扇活板门突然打开了,一把银色的梯子被放了下来,这让原本有些吵吵嚷嚷的小巫师变得安静了。
    “神神秘秘的。”
    赫敏小声的咕哝了一句,随后踩着梯子上到了占卜课的教室之中。
    这是他们在霍格沃茨里所见到的最古怪的教室。
    实际上,这里看起来一点都不像是教室,这里反倒是更像是阁楼棚屋和老式茶馆的混合体,这里面至少挤下了二十张小圆桌,根据桌子高矮,桌子周围放着印花布扶手椅或鼓鼓囊囊的小蒲团。
    房间里的一切都被一种朦朦胧胧的红光照着,窗帘也拉得紧紧的,许多盏灯上都蒙着深红色的大围巾,如果不是魔法起了效,这些被烤得发烫的围巾早就烧了起来。
    闷热到令人透不过气来的房间之中还有着一个燃烧着熊熊火焰的壁炉,上面放着一个很大的铜茶壶,散发出了一股十分浓烈的、让人恶心的香味儿。
    而在圆形的墙壁上一溜地摆放着许多架子,上面挤满了脏兮兮的羽毛笔、蜡烛头、许多破破烂烂的扑克牌、数不清的银光闪闪的水晶球还有一大堆各色的旧茶杯。
    一声响亮的喷嚏声把罗恩周围的小巫师们吓得蹦了起来,五感比寻常人更加敏锐的罗恩在被这恶心的浓烈香臭气熏到了之后,就算捏着鼻子也忍不了这味道。
    “我能开个窗户么,特里劳妮教授?”
    其他的小巫师大概不容易从这氤氲着红光的房间里看到那正缩在阴影中,躺在软椅上的特里劳妮,但罗恩一眼就看到了她。
    顿了一下没有等到回复的罗恩皱着眉头补充了一句:“如果上课的时候我继续打喷嚏,我想对你的教学应该会有不太好的影响对吧?”
    “哈啾~”
    罗恩用力的揉了揉鼻子,这声更大的喷嚏声似乎震得桌子都抖了一下,而在阴影里的特里劳妮终于是开口了,但语气里带着一丝不情愿。
    “那好吧。”
    她的声音是飘忽的,软绵绵的且有些含混不清。
    戴着一副巨大眼镜的特里劳妮教授活成了一个闪光甲虫的模样,她无声无息的走到了火光照映的地方,瘦弱的身子和被眼镜放大的眼睛让她给人一种头重脚轻的感觉。
    似乎为了平衡重量,她披上了一个有着闪亮金属片的大披肩,这可以让她被眼镜放大的脑袋不显得那么突兀,又细又长的脖子上挂满了数不清的珠子和项链,胳膊手上也戴着许多镯子和戒指。
    这打扮属实是有点非主流,不过罗恩也没有多想,神棍嘛,那就得有点特立独行的样子。
    “谢谢教授。”
    随后罗恩抽出了魔杖,“旋风扫尽。”
    空气中浓郁的香味儿转化成的臭气顿时消失,就连那些落满了灰尘的脏兮兮的摆件都变得干净了起来,焕然一新的教室让小巫师们大大的松了口气,一众感激的目光投向了罗恩,在来到了这里之后,难受的不仅仅是他一个人。
    但这却让特里劳妮教授再次僵住了身体,她没能维持住之前那飘忽的声音,有些不高兴的开口:“不是只开个窗户吗?”
    她顿了顿,似乎也不打算和罗恩继续计较。
    “欢迎。”她重新恢复了飘忽的声音,用一股梦幻般的语气开口:“终于在物质世界见到你们了,真是太好了,虽然有些人难以接受这带着魔力的熏香所带给我们的启示,不过没关系.....”
    “坐下吧,我的孩子们,坐下吧。”
    小巫师们有些局促的坐在了扶手椅或者柔软的蒲团上,这个神神秘秘的老师是他们从未接触过的类型。
    “欢迎来上占卜课,”特里劳妮教授坐在了炉火前的一张安乐椅上,她似乎很享受那熏人的香气和水壶喷出的蒸汽,尤其是在被火炉加热过后,那潮热的感觉。
    “我是特里劳妮教授,你们以前大概很少能见到我,因为我发现,经常下到纷乱的、嘈杂的校区生活会使我的天目变得模糊。”
    她说着一些小巫师们听不懂的话,没人能够理解她所说的天目是什么,小巫师们只是感到奇怪,但特里劳妮并不介意,她优雅的理了理自己的披肩,随后继续开口。
    “这么说,你们选修了占卜课,这是所有魔法艺术中最高深的一门学问,我必须把话说在前头,如果你们没有洞察力,我是无能为力的,在这个领域,书本能够教给你们的也就这么一点点....”
    可这番话并没有让小巫师们沮丧,十分看天赋的课程并不是没有,变形术也是吃天赋的一门课,但按照特里劳妮的说法,或许在这门课上,天赋会比任何东西都重要。
    有些紧张的小巫师们都盯着特里劳妮看,他们很想知道自己究竟有没有占卜的天赋,如果有的话,那可是一件多么酷炫的事情。
    “许多巫师尽管能在制造乒乒乓乓的声响、各种各样的气味和突然消失等领域很有才能,但他们却不能看透未来的神秘面纱。”这话继续加深了占卜是门天赋学科的分量,特里劳妮的那双大得惊人且闪闪发亮的眼睛从一个紧张的面孔望向了另一个紧张的面孔,“这是只有少数人才能具有的天赋。”
    “你,孩子。”特里劳妮突然对纳威开口了,这毫无征兆的发问让纳威疑惑的回望了过去,特里劳妮的眼里似乎闪过了一丝失望,好像没能吓到这个看着憨厚的孩子令她有些不太满意。
    “你奶奶好吗?”她轻声说道。
    “身体很好,一袋米能抗八楼,不喘气儿。”
    在假期里没少挨奶奶爱的棍子的纳威很认真的点了点头,在自己变得结实的同时,他发现了奶奶的新爱好,奶奶开始教导纳威一些曾经没有教他的东西,将他当成了一个正经的巫师家族的接班人来培养,这比曾经严厉了许多,这大概是因为纳威现在看着比以前更加有担当,在隆巴顿夫人眼里能扛起家族的荣誉了吧。
    这话说得特里劳妮顿时就有些语塞,但她还是做出了一幅风淡云轻的样子,然后轻轻的摇了摇头,“如果我是你,我就不会这么肯定,亲爱的。”
    她的绿宝石耳坠在火光下闪闪发亮,纳威试图相信特里劳妮的话,但很显然,不擅长表演的纳威失败了,不过已经将注意力转移到其他人身上的特里劳妮让纳威松了口气。
    “今年我们将学习占卜的基本方法,第一学期我们集中学习如何解读茶叶,第二学期开始学习看手相,顺便说一句,我亲爱的。”特里劳妮突然扭头对帕瓦蒂·佩蒂尔丢过去了一句话:“要警惕一个红头发的男人。”
    和纳威的淡定不同,帕瓦蒂被这突如其来的话语吓了一跳,这表现让特里劳妮眼中闪过了一丝满意。
    “他会伤害我吗?”帕瓦蒂抱住了胸口,她看了看特里劳妮教授,而后又快速的瞥了眼坐在她侧方桌子旁的罗恩,随后小声且快速的开口。
    “就比如把我捆起来、吊起来,然后用皮鞭狠狠的抽打,或者是把我推到在地,用项圈套住......”
    “好了,亲爱的。”特里劳妮连忙打断了帕瓦蒂的脑补和联想,“或许这种糟糕的事情并不会发生在你身上,因为我早有预见,被揭示的未来总会出现一些变数。”
    特里劳妮这带着一丝圆滑的开口并没有得到应有的效果,帕瓦蒂似乎带着可惜的叹了口气。
    “好吧。”她闷闷的说道,惹来了好闺蜜的一阵抿嘴的轻声笑闹。
    似乎这堂课有点不对劲.....
    特里劳妮心里突然有了些不太好的感觉,但事已至此,她也只好继续按着自己百试不爽的教学开场继续下去。
    “在夏季学期。”她加强了音调好让小巫师们收回分散的注意力,“我们开始学习水晶球——我的意思是,如果我们学完了火焰预兆的话,但不幸的是,二月份会因一场严重的流感而停课,我自己会失音,复活节前后,我们中间的一位将会永远的离开我们。”
    她如梦似幻的缥缈嗓音加重了她的神秘感,那闪闪发亮的眼睛里不容人质疑的坚定让小巫师们选择了相信她,一阵提心吊胆的沉默充斥在学生之中,而作为始作俑者的特里劳妮,她似乎并没有察觉。
    “亲爱的。”她对距离她最近的,也是被吓得最严重,入戏最深的拉文德·布朗说,“你能不能把那只最大的银色茶杯递给我?”
    这话让拉文德松了一口气,似乎没有听到自己的预言让拉文德稍稍放下了心来,她站起身,从架子上取下了一只巨大的茶杯,放在了特里劳妮教授面前的桌子上。
    “谢谢你,亲爱的,顺便说一句,你最害怕的那件事——会在十月十六日星期五发生。”
    才刚刚放下的心还没落地,猛然听到了这个噩耗之后,拉文德顿时就软坐在了蒲团上发起抖来。
    特里劳妮满意的收回了目光,然而一个正在微微抽搐的壮硕的人影让她不由得再次皱起了眉。
    她鼻子微微动了一下,认真的嗅了嗅味道,在罗恩的旋风扫尽过后,自己攒了一晚上才攒下来的浓郁香味早就一扫而空,虽然因为香炉的原因,熏香香气还在散发,但已经单薄到了只剩下柔和的清香。
    ‘不应该还会打喷嚏的才对吧?’
    特里劳妮有些疑惑的想到,但看着罗恩那憋得很难受的表情,她心里其实也充满了好奇。
    “怎么了,孩子?”
    “没...没什么。”
    罗恩连连摆手,脸憋得通红。
    “现在说不合适,真不合适。”
    然而这样的话却让特里劳妮伸出了兴致,她认为,自己刚刚所说的那番关于红头发男人的预言似乎延时起效了,这双杀的快感让特里劳妮脸上的表情变得更加的平和和神秘。
    “没有什么不合适的,你们走到这个教室里来,那么我就会引导你们去探索自己的天赋,或许不起眼的人在被正确的引导之后,会走出一条不同寻常的道路。”
    “说吧孩子,你在担心或者害怕什么?在为你解惑了之后,我们将开始我们的第一节课,解读茶叶。”
    “您认真的?”
    “当然。”
    在特里劳妮梦幻的声音落下之后,勉强让自己端坐好的罗恩扫了一圈都在看向自己的同学,他语气严肃的开口:“其实....教授你该换一下日历了。”
    “嗯?”
    在特里劳妮不解的目光中,罗恩有些无辜的摊了摊手,“去年的十月十六日是星期五,今年的十月十六日是星期六。”(我翻日历确认了)
    然而回应罗恩的却是拉文德的一声惊叫。
    “去年的十月份我失恋了.....”
    顿时掩面低头,似乎开始抽泣的拉文德好像还没能从去年的分手中走出,这看起来好像还真是让她最害怕的事情,拉文德的这模样看得几个男生蠢蠢欲动,不过这也大大的缓解了因为没换日历而说出了不对劲日期的特里劳妮的尴尬。
    “好了,现在分成两人一组,每人从架子上拿一个茶杯,到我这里来,我给杯子倒满茶,然后你们做下去喝茶,喝到只剩下茶叶渣。”特里劳妮飞快的开口说道,甚至都忘记了让声音变得模糊不清。
    “用左手把茶叶渣在被子里晃荡三下,再把杯子倒扣在托盘上,等最后一滴茶水都渗出来了,就把杯子递给你的搭档去解读,你们可以对照《拨开迷雾看未来》的第五、第六页来解读茶叶形状。”
    “快动起来吧孩子。”
    特里劳妮的声音再次变得模糊不清,“这能让你们大概明白自己是否有学习这种魔法艺术的天赋。”
    小巫师们纷纷起身,从圆形墙壁的壁柜上拿起了一只只旧茶杯走到了特里劳妮教授面前的铜茶壶旁,接了满满的一杯带着许多茶叶梗的浓茶。
    “教授,茶叶应该是发霉了。”
    就算是被煮沸了,而且还有那渐渐飘散的熏香作为掩盖,可这带着淡淡霉味儿的茶水还是没能逃过罗恩的鼻子,他认真的盯着特里劳妮,带着猜测开口:“教学经费应该很充足才对,难不成....”
    “噗~~~”
    一连串的喷水声响起,比罗恩早端回茶水正努力的喝着的小巫师们咳嗽着呸着嘴里的茶水,这要是不说还好,他们就当是味道有点怪的茶水,但这么一说,他们确实也尝到了一种类似于朽木的奇怪味道。
    “茶叶没有问题!”
    绝对不会承认自己把绝大多数教学经费都拿去买那些价格昂贵的精品雪莉酒,毕竟占卜课的教学,还真和她说的一样,是一个几乎纯粹依靠天赋才能学习入门的学科,所以道具嘛...凑合用就是了。
    “占卜用的道具需要被赋予特别的魔力,请放心喝,没有问题的。”
    似乎为了加强说服力,特里劳妮在自己的银色杯子里也倒满了茶水,随后小口小口的啜饮着,她好像尝不到茶水里的苦涩和朽木般的味道。
    令人提神的茶在特里劳妮的嘴里似乎成为了让人昏昏欲睡的助眠热饮,她微微的眯上了眼睛,露出了一丝带有些微倦意的神色。
    小巫师们重新变得安静了下来,教授的身体力行比什么话都更加有效,虽然那股腐朽的怪味儿依旧存在,但小巫师们都捏着鼻子喝了下去。
    他们沥干了茶水,随后相互交换了杯子。
    “我认为这根本就是没有根据的瞎猜。”
    赫敏看着茶杯里的茶叶梗,她不需要翻书就能想起每一种形状所代表的意义,然而这些被赋予了意义的东西在她的眼里有跟没有一样。
    这种依托主观意识猜测的臆想中的图案根本就不是她所想要去学习的东西。
    “这太糟糕了。”
    赫敏小声的咕哝着,作为出生于麻瓜家庭的她,其实心底依旧是被唯物主义思想所占据,哪怕来到了魔法世界,她依旧喜欢那些有理有据,拥有自洽逻辑、合乎常理的学问。
    譬如炼金术、魔药、魔咒等等学科。
    就算是天文学这种学科都有着合乎寻常的轨迹之说,占卜这种玄之又玄的东西,属实是让赫敏有点接受不能。
    “说不定有惊喜呢,别着急,魔法的世界本身就充斥着各种匪夷所思的事情,想想海格,之前在早饭时候聊的那个。”
    “好吧。”赫敏想到了海格那简直就离谱的跨物种繁衍杂交,似乎占卜相比之下,也不是那么的不可理喻了。
    虽然罗恩知道赫敏是不会喜欢上这门课的,但是特里劳妮她自己本身却值得人去关注,邓布利多把她放霍格沃茨养了十多年,压根就不指望她正的能教授占卜,占卜师从来不是通过学习而就职的,他们都是天生拥有了这种天赋。
    特里劳妮在原著里完成五次无意识的预言/乌鸦嘴,每一个预言都成功了,她在不受自己控制,或者说是无意间说出的话,其实比她刚刚那些带着诱导和目的性的话语距离预言更近。
    最为出名的是关于哈利、纳威、伏地魔的那一个:
    (这里是预言,作家的话里也有)
    但让罗恩记忆最深的则是特里劳妮在清醒的时候,所作出的一个异常容易令人被忽略的预言,或者说是乌鸦嘴般的诅咒。
    “十三个人一起吃饭,饭后第一个站起来的人就会第一个死。”
    这乌鸦嘴一样的话在三年之后开始应验。
    在原著里今年的聚餐中,在特里劳尼来之前,饭桌前就已经坐满了十三个人,因为当时罗恩的耗子“斑斑”,也就是小矮星彼得就在罗恩的身上,算上彼得正好是十三个人。而在这十三个人当中,邓布利多是第一个站起来的,邓布利多站起来迎接特里劳妮。
    结果证明,邓布利多是第一个死亡的。
    而在《凤凰社》第五章的聚餐之中(5963页),总共也有十三人,小天狼星最先站起来,他在这十三人里是最先死去的。(这里有补充)
    拥有了‘先知’卡珊德拉·特里劳妮血统的玄孙女,西比尔·特里劳妮是切实拥有着一种她自己都不知道,甚至被自己完全低估的能力。
    不过嘛....这种吓唬小巫师的口胡,罗恩还是希望特里劳妮能编得圆润一点,不然真的很出戏,憋笑很难受的。
    “瞧瞧看吧,勒梅老师很擅长预言术,说不定我们在发现了自己的天赋之后,还能在老师那多学点东西呢,对吧?”
    罗恩旋转着茶杯,他苦思冥想的试图脑补出些靠谱的图案,然后按图索骥一番,瞧瞧自己到底有没有那个天分。
    “嗯.....这个.....嗯....我看到了一堆茶叶渣子....”
    脑补不出个所以然来的罗恩有些呆呆的抬起头,难怪尼可勒梅对他只字不提预言术,想必自己在占卜这个学问上....不比哑炮要好到哪去。
    “开拓你们的思路,亲爱的,让你们的目光超过世俗的界限!天目将是你们洞察未来的唯一途径。”
    特劳妮教授带着缥缈的话语让人有些昏昏欲睡,彻底放弃了的罗恩撑着下巴看着赫敏,她皱紧眉头思索的模样还真是有点小可爱。
    “这图案好像是纸钞,但巫师是用加隆才对,那么就可能是信封....这代表的是有亲密之人从远方到来。”
    “罗恩你在外面认识了别的女孩子?”赫敏用狐疑的小眼神盯住了罗恩。
    “没没没,完全没有,这怎么可能是信封嘛,一点都不规正,最多就是纸条。”冷汗都下来的罗恩连忙摆摆手。
    “好像也对,不过没有纸条的解释,选票倒是有,代表获得权力和被推崇。”
    “还有个图案似乎是个桃子?这好像代表了虚无缥缈的幻梦。”
    “难道这意思是,罗恩你想当级长就是在做梦?”
    赫敏不由得捂着嘴角轻声的笑了起来,在放空脑子不去纠结,开始随便瞎猜之后,这游戏似乎还有那么点意思。
    “哎呀,这可老准了,‘想要票票?你在想桃子吃。’这占卜的结果还真是准。”
    罗恩撇撇嘴低声的咕哝了一句,但还没等赫敏开口问这说的是什么意思,她不太懂的时候,一声惊呼从他们隔壁桌传出。
    在小巫师中来回走动的特里劳妮如同梦游一般,但这声惊呼确实是从她嘴里发出的。
    “一柄长剑!这代表了决斗!”
    随后特里劳妮转动了茶杯,“老鹰,这说明你有一个死对头.....”
    “还有木槌,说明你将面临一场审判。”
    坐在特里劳妮脚下的哈利和纳威神色有些僵硬的盯着这面色越发不安和恐惧的特里劳妮教授,他们其实有点搞不懂现在到底是怎么了。
    他们紧张的看着特里劳妮最后一次转动了茶杯,虽然心里知道这不应该相信,但他们还是忍不住屏息凝神。
    “哦,是个太阳,这代表了巨大的欢乐,看来你的结局并不坏亲爱的。”
    顿时就垮下身子的两人松了口气,毕竟特里劳妮刚刚的表现似乎是有点反应过激了。
    总算从特里劳妮嘴里听到了些好消息的小巫师们也松了口气,毕竟之前的预言不是倒霉就是倒霉,这好不容易从特里劳妮嘴里出来的太阳,可是让他们放松了许多。
    “哦,亲爱的,为何我面见你有疑惑?”
    罗恩确实是有疑惑,特里劳妮教授的第一节课不是非得预言个人死亡才算是终结么?怎么今年的不详不见了?
    这当然是有点不对劲。
    “那教授您帮我看看?”
    罗恩好奇的把自己的杯子从赫敏手里哪来,随后递给了特里劳妮,不详的预言要是放在其他人身上或许会带来点不安,然而在他身上,大不了就是一顿狗肉嘛。
    特里劳妮稍稍犹豫了一下,随后用模糊的声音说道:“可以”,她接过了茶杯,开始了轻轻的旋转。
    “一封邀请函,这可能是一次挑战。”
    “一颗跳动的心脏,上面布满了裂缝....”特里劳妮凝视着罗恩,“这是垂死的挣扎。”
    随后她收回了目光,轻轻的转动着茶杯,但许久,她都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这股无声的凝重让小巫师们屏住了呼吸,他们紧张的等待着。
    “碎裂的人偶,这是不完整的象征....”
    “而最后是....”
    特里劳妮猛的抬起头,她踉跄着往后退了一步,坐在了一把空的扶手椅上,她用一只闪亮亮的手捂住了胸口,紧紧的闭上了眼睛。
    “我不知道这是不是真的....我是第一次遇见这样的....这样的....”
    “我亲爱的孩子....我可怜的亲爱的孩子——”
    特里劳妮教授颤巍巍的睁开了双眼,她再一次看向了手里的茶杯,随后猛的一下子就丢掉了它,似乎有什么很可怕的东西在里面出现。
    “不不不....这最好不要说出——”
    突然在椅子上抽搐了一下的特里劳妮绷紧了她的上半身,瞪得大大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天花板,这带着些惊悚的动作和神情让小巫师们不由自主的往后缩了缩,想要离她远一点。
    一丝沙哑的、低沉的嗓音从特里劳妮的喉咙中被挤了出来。
    “杀死了黑魔头的人将步入被遗忘之地——残破的身躯将在那时回归完整——化身为日轮之人将直面死亡——那是最后一站——”
    一声急促的吸气声让小巫师们从震惊中被唤醒,而略有些疑惑的特里劳妮则迷茫的眨了眨眼。
    “我最后所见的是被撕碎的不详,那是比死亡更加恐怖的....”
    她在扶手椅上颤抖了一下,“或许那是比死亡更加糟糕的事情,是酷烈的折磨。”
    “好了,今天的课就上到这里。”看着面前鸦雀无声的教室,特里劳妮用一种很含混的声音开口:“是的,请收拾好自己的东西,下课了。”
    小巫师们默不作声的将茶杯还给了特里劳妮教室,随后他们收拾好了自己的课本,合上书包沉默且快速的离开了这渐渐重新弥漫着熏人香气和潮湿味道的教室。
    之前入目的红光让他们在离开了占卜课教室之后不由得眯起了眼睛,窗外的白光是那么的刺目。
    “说不定这次是正经的预言呢。”在顺着楼梯往下时,罗恩悄悄的对赫敏开口道,“看来我得去买点酒送给教授了,她喜欢这一口。”
    “你说的是不详?”赫敏揪住了罗恩的袖子,他们几人掉在了人群的末尾。
    “我死的次数还少了?别这么快就忘了那个火焰枯寂的世界,我现在还记忆犹新呢。”
    赫敏稍稍的放下了心,刚刚特里劳妮所说的话,确实是有着一种特别的感染力,让人不由自主的选择了相信。
    “下节课可是变形术,北塔楼到教室可有得走,别迟到了。”
    说着,他们就急匆匆的迈步前行,不过之前阴郁在眉间的不安已经渐渐的消散。

章节目录

从霍格沃茨走出的征伐骑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禁忌书屋只为原作者极光散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极光散落并收藏从霍格沃茨走出的征伐骑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