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觉得反正都是要给人看见的,站在这里说话反而有种见不得人的嫌疑,不如走一走来的不那么鬼祟。藤原桥看她那样子跟在后面大声笑了,常安瞪大了眼,有些无奈他的胆大。两人并排走在这段昏暗狭窄似的甬道小路。
    “怎么就这样睡觉?”
    这真不算一个美好的开头。
    他的语气平常似俩人昨日才见面,可他们已经分手半年了。常安想到自己在这儿的大半个月,她带来的衣服远远不够换洗,又出借了几条裤子,粗糙的木板床硌得她本来就艰酸的脊背生,还有吊着木屑的桌椅板凳,开合时因为老旧而吱呀作响的每扇木门;没有热水的洗澡间、炎热的没有风扇的暑气,病房内痛苦嘶哑的呻吟和喊叫盖过收音机音乐的每一天。
    “藤原少佐你晚上会换睡衣吗?”
    上次她在他的办公室看见了名字牌,这次她也看清了藤原桥的军衔。
    藤原桥被她问的愣了一下,很兴奋,她果然还是一如既往的敏锐,一如既往的聪慧。笑着摇摇头,背着手一副悠闲看风景的姿态,丝毫不掩饰自己的心情畅快:“能在这里遇见你,我很高兴,也很快活。”他其实很担心她在这里的安全,以为自己和她见了面也不会轻松多少,但估算微微错误,有她在身边,自己的心情又能糟糕到哪里去呢?
    常安抿紧嘴角没有停下脚步,藤原桥只好绕到她面前让她站住。他把帽子拿下来,认认真真扣了脚跟,朝她九十度弯腰,低下了头,  “在下藤原桥,日后请多多指教。”
    他很郑重,希望常安能重新认识真正的自己。常安鼻子有点酸,她实实在在想不到两人还能见面,像他这样活生生出现在眼前,梦里都不曾奢求过。他低着头,常安看见头皮上的发丝簇着短尖,发际线并不平整,有点像地图弯曲蔓延在饱满挺括的额头和脑颅。
    忍不住在想,他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
    英气的年轻男子,日军的指挥官,眼神明亮,肆意狂放,全然不在意四周看过来的哨兵。是了,他原本属于这里。
    好在常安每件衣服都有用针线缝上的鲜明的红十字臂章,两人的身份凑在一块还不至于太尴尬。从战场上退下的士兵神色疲倦,布满灰尘和血迹的脸苍白消瘦,眼中显出报复性的狠恶,嘴角颤抖着,时不时爆发戾气。是西乡私下特别叮嘱她,他曾经隐晦地提到过日本女护士夜间所遭受的轮番强、暴,虽然国际红十字不等于日本红十字,但他也不敢打包票,有些战争中的丧心病狂者不会轻举妄动。
    常安往前错身走了几步,开口评价:“藤原桥是个好名字。”她微微弯了嘴角。
    藤原桥看得出来她是高兴的。
    其实再怎么故意疏远,两人一但碰到一起,多年扎根的相处氛围就会再次复燃,从眼角到眉梢,从一个表情到一个动作,是藏也藏不住的。就好像应该这样,就是这样的,都不是小孩子了,她和他都没有玩赌气和过家家的需要。两人如老友重逢说些不紧要的琐碎寒暄。
    “你真的是二十六岁么?”
    “二十七。”
    “你是不是又派人监视我,在这里遇见实在太过巧合。”
    藤原桥一直露着浅浅的酒窝,嘴角边两道括号,脸上的棱角冲淡到柔和。
    “我倒是想,但这是在打仗,不是这么随便。”
    这道理她很懂得,低声呢喃,“嗯,我想也是......”
    “这是缘分。”藤原桥一本正经地说完,靠近一点悄悄问她,尾音上扬,不同于死气沉沉的战场的一种期待:“你什么时候走?”
    “两天后吧。”
    常安看着藤原桥收了笑容。
    藤原桥的心情由内而外都是矛盾重重。一方面他绝对不放心她在这里吃苦冒险,战场太不安全;一方面又止不住地希望她留在自己身边等武汉之战结束。俩人重逢的时机不上不下,错过这次机会,再找她便难了,奈何形势特殊他抓不住她。要是她决心离开,他也没有把握拦她拦得住。沉默良久,常安忽然不在继续向前,转身往回走。
    藤原桥望住远处好奇的哨兵,短暂对视后哨兵瞬间把眼珠子转回前方。他像来时那样大步跟上追问:“你还生我的气吗?”
    探照灯照过,帽檐为他洒下一片阴影,他的脸像电影里的人那样黑白瘦削,起伏的唇角紧抿。
    常安凝住眉:“没有了......已经过了太久。”
    他紧张着:“我一直在找你。”
    “……”
    “我当时想,你要玩命,我就陪你好了。”
    常安停下脚步,抱臂看向他。
    和她在港口分离的那一刻,那种失控感和无力感让他受挫,他不允许她离开,更不允许她奔赴危险。能接近她的办法便是上战场,哪里有死人,哪里就有医生。他在赌,他从来都是赌徒,见到她的那一刻,他知道自己又赌赢了。
    常安看不了他无辜的神情,脆弱到她会忍不住想要心软。半年来她想到要和这个男人和解。现在她做到了,她想珍惜每一个故人,珍惜每一次当下。马克博士说得对,战争容不得她多想,一切都在意料之外,一切都会稍纵即逝,美好的感情为何要让怨气消耗。
    再看见他,常安深带着劫后余生的感慨。
    可她还是不会改变自己的想法,“你不觉得很熟悉吗?你用一句话把我约出来,只能在漆黑的夜晚见面,人前装作谁也不认识谁。”
    藤原桥果断摇摇头,“我们不会一直这样,我们会光明正大。”
    只是要等,等武汉这一战结束,等他待在后方稳定下,有能力有机会为她准备好一切,他会让她待在自己身边生活,和他完完全全绑在一块。
    “你不要理想化,不会光明正大。”
    常安此刻的纠结让她也想抽根烟,灌醉自己到不省人事来发泄和遗忘。
    “你不相信我?”藤原桥皱起了眉头,他的眉毛浓密精神,很有力量感,眉锋挺直,眉尾上翘。
    “我只是不想这样维系一段感情。”
    藤原桥看向她,她也看向藤原桥。
    “战争改变了我许多看法。”
    “这里每天都在上演悲剧,太多沉重、太多悲哀,我已经看够了死人。”她轻轻地说,周身环绕的气息一如之前的空灵缥缈,“你能好好地站在我面前,真是莫大庆幸,我已别无所求,更没有想过我们的以后,我只是单纯的希望你能健康平安地活在这世上。”
    他是真的在思考,所以又不说话。这次重逢他原本是狂喜的。大雨净化了环境,空气中飘着泥土和植物的芬芳静谧的气息。远处的废纸还在沙沙作响,她乌黑的头发散发劣质洗发水的香气,他一度忘记自己置身何处。藤原胸腔忽然窒闷,不是因为暑热而是心理作用,他感到没由来的心慌。
    他知道自己抓不住她了。
    翻涌的心思里,眼前人却对他绽开微笑:  “藤原桥,我希望你好好活着,这是我目前最大的心愿。”她隐身在他的阴影之下,让他的身体挡住哨兵的视线,终究没舍得就这么走,抬手摸了摸他的脸,“你瘦了,也黑了,不过很健康,这是好事,你要一直健康下去。”
    他的心情像风一般飘摆不定:“不要说这些。你以为我为什么上战场?”
    “不要说你是为了我。”她的声音很轻却清晰,“我们都是为了自己,站在自己的立场上,做自己的事。我说过,这没什么错。”
    夜风吹舞她漆黑的剪短齐肩的发丝,藤原桥默默地看了会儿她的侧脸,生出万般的悱恻柔情。
    “我当然是为了我们。”    他离不开她,就必须要争取:“我们天生就要在一起,现在我和你连着的那根线断了,你又不肯放下身段回头,主动的事情只好我来做。”
    这种近乎孩童般的天真执拗再次吓到常安,他竟然真认为他和她是生来一体?
    她惊讶地看向他。
    头顶是浩瀚无边的宇宙,他脸上是苦涩而烦恼的神色,面对她才有的那种纯粹干净,  她内心原本平静的那汪清潭,此刻被他丢起石头,激荡起一圈圈涟漪,鼻酸:“你为什么?”
    藤原桥盯紧她:“你觉得呢?”
    常安不知道说什么好,摇摇头,“我没有答案。”
    藤原桥在这时点起一根烟,烟丝的形状很旖旎,灰白色,气味浓烈令人想到威士忌。
    常安不知道什么才是正确答案。如果是以前任何一件事,她告诉自己从心而行。看到那只打火机,她再次心软。从日本回来之后,他很长一段时间仍旧使用火柴,直到自己无意间寻到一只瑞士产的打火机,上面的浮雕她很喜欢,是一伙人聚在桌前喝茶吃饭,就像他们的初次交流,有着热闹的氛围,人很多。
    她学会宽容开明,从不反对他的生活习惯,只是不允许他空腹抽烟和受伤时抽烟。不想再让酸涩的过往蔓延,常安选择回去。
    藤原桥拉住她,“相信我。如果你不确定答案,那就跟着我,坏人让我来做。”他太狡猾了,看出了她眼底的动摇。
    “一开始本来就是我先引诱你。”
    藤原桥说话时的热气随着呼在她脸和脖子间微痒,有汗从鼻尖渗出,距离实在太近了,近的危险。
    她紧张起来,试图转移话题……“烟的味道好么?”
    他换了烟,一种红色软盒日本烟。
    “想试试?”
    常安点点头,“给我一支烟。”
    藤原眼里闪过细微的光,抬了下眼皮。猛吸了一口,靠近她的脸。在她没来得及反应之前,因为惊讶微微张开的双唇猛地被他贴住,满满渡进的气体瞬间至极的苦涩从口腔蔓延到喉咙鼻腔。她瞪大着眼推开眼前放大的人,他的睫毛甚至划过她的眼睑。
    藤原桥一步开外看着她剧烈地咳嗽,脸色快速攀上红色,难受的大口呼吸,连忙帮她在后背顺气,被她一手打掉。
    她指尖里脉搏都在强烈抽动。地处特殊,不想令他难堪,没有再一次朝他脸上招呼。口腔的难忍让她想要马上喝水,再次被他拉住手腕,好整以暇地没皮没脸:“味道如何?”
    常安气得发作,就势用手肘狠狠顶了他:“差劲!”被他故作吃痛的拧着鼻子放开,温温柔柔的抿嘴笑。他已经把烟踩灭,压上军帽柔声道:“回去吧,晚安。”
    时间已经很晚,睡眠不足会让她工作精力下降,他担心她的身体,想着这两天弄点好的伙食给她送去。  “我送你回去。”常安这样的女人对于那些男人的诱惑他有分寸。单独路过那片密集的区域对她而言太过危险。
    林二等兵的眼睛瞪着,忍不住不时往这儿那儿瞟,可惜一直看不太清楚。感觉纠缠了一会,那个女人离开了,留指挥官站在原地没有动。然后那个指挥官又跟上去了。
    这里平时连只耗子都抓不到,只有尸体和炸、药包。林二等兵是不会放弃枯燥的军队生活里一点点的放松和娱乐的,尽管画面如此遥远而模糊,他大脑已经快速运转,千百种情节在其间上演着。
    之前有伙伴说我写个战场打仗场面还能写的温温柔柔、细水长流的,也算是有本事了,哭笑。
    --

章节目录

常安桥:二战中日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禁忌书屋只为原作者南北至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北至唐并收藏常安桥:二战中日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