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她上车,他打开准备好的首饰锦盒,帮她解开围巾,先拿出项链给她戴。
    一串细细的双层珍珠链子,刚好锁住脖子,中间有一枚圆形滴坠。
    常安不想要,被他止住:“别抚了叁哥面子,今天是你做我女伴,嗯?”
    常安把要解扣子的手放下,捏住自己的包,点头,然后自己默不作声地自己戴好两边珍珠耳坠。
    那耳坠子款式也很特别,耳针上是一半颗小珍珠附在耳垂,吊下来的便又是一水滴形状的半块大珍珠,轮廓周围贴合一圈亮钻。
    常安的头发向来是有点卷的,耳坠子埋在耳边散下的碎发里,无边无际,恰到好处的温润优雅,配合着她惯有的清冷神情,高贵而古典。
    陆铣宝打量自己的成果,赞叹一声:“真适合你。”
    她朝他疏离礼貌的笑,没以前的熟稔。
    陆铣宝见此不太高兴,也不想掩饰,路途是沉默的。
    车外行人绝迹,路有死尸,随处都是所谓宪兵和关卡。
    清冷的电灯,阴森森的绿,萧瑟深冷,在士兵放行的吆喝声中,常安目不斜视管好自己的目光。
    她坐在一辆车上,身上佩戴光鲜亮丽的珠宝首饰,要去参加一场日本人的聚会。
    常安这样告诉自己:她答应他参加,他带她出租界。
    他信任她,需要她的协助离开,她受过他的种种恩惠,不能不帮忙。
    等常安看见楼上一排排黄绿色军装和刀枪齐全的士兵,她诧异地停下脚步,用眼神询问他。
    陆铣宝真诚地解释:“你看,日本人才是主办方。我不能控制谁来谁不来,要进这里已经花了我不少力气。”
    常安原本搭在他臂上的手要抽出,被他用力摁住。
    陆铣宝反问:“你以为我要想在这里安全,能不和日本人打交道?你也把我看的太厉害。”
    从他能自由进出日本租界,常安就感到古怪,只是她不喜欢过问,也没有刻意观察。
    她想着,或许他利用钱财势力走了某些程序获得特权,这也无可厚非。
    但此刻她意识到陆铣宝和日本人的关系亲密到出乎她所料,一个能出席军官聚集场所的中国人,一个车上插日本旗的中国人,还能有几种可能?
    常安心一沉,很失望:“叁哥,我无权干涉你和谁打交道,但我不想成为共犯。你来这里是因为你的选择,我现在和你站在一起,那我又成了什么?”
    陆铣宝觉得她太不好控制,心生烦躁。
    他揉揉眉心:“你当然是为了帮我,丫头。别把事情想得太复杂,叁哥绝不会害你。”
    常安沉默片刻:“......就这一次。”
    陆铣宝忽然伸手摸她的脸,常安下意识躲开,看他的眼神开始警惕。
    陆铣宝笑笑,没再坚持。
    她不知道陆铣宝想要干嘛,这样的举动并不像他,看她的眼神也夹杂着越来越明显的热度,而他似乎懒得掩饰。
    这让常安觉得很不妙,她只想办完事情尽快离开。
    陆铣宝先是和一个西装男人打了招呼,常安帮他们传话。而那位老板随后要为他引荐一位负责驻守港口的中村中尉。
    一番谈话后常安在心里冷笑,他的筹码是和日本人做军火,他有渠道,这种不能透露的内情,难为他还想的到要找她协助。
    陆铣宝告诉她,叁天前自己设法联系过日本商会,取得宪兵的保护后,才保住那那批货物没被前来的日本军队洗劫一空,更要紧的是那几艘高价买来的进口商船,每一艘都价值万金。
    常安比自己想象中干脆,她干脆地随他们踏上楼梯,尽责尽职当他的翻译。
    陆铣宝告诉中尉,杭州江上还停有他来不及开走的大型商船,不断地轰炸和船员死亡,没被炸沉的运载船没机会开走,还滞停在港口,希望能有日本军方开具的港口特别通行证。
    对话进行得很艰难,中尉似乎不大买账,他认为这点好处根本不够。
    陆铣宝也有些恼怒,最后他答应再留下两船货物。中尉看起来已经很满意,却迟迟没有说成交,陆铣宝心里很烦和他周旋,面上却能保有生意人一贯的耐性。
    他们都听见中尉忽然冒出几个字:“你的翻译.....漂亮,女朋友?”说的中文,虽然口音很重,但陆铣宝和常安都听懂了。
    常安一愣,陆铣宝已经握住她的手,脸色不好了。
    “她是我太太。”
    中尉古怪地笑起来,眼睛再度朝常安飘来。
    陆铣宝皱了眉,把她往身后带。
    这里原本是歌舞厅,上下一共叁楼高。
    叁楼也是临时军官会议室,用来聚在一处办公,此时几双军靴从叁楼下到二楼。
    谈话声音不小,只言片语从二楼右手边传来。
    其中一双走几步,下楼之际便忽然停在那里。
    陆铣宝把常安拦在身后后,中尉继续坚持:“太太、喝酒,生意、顺利。”
    陆铣宝便挂起虚伪地笑:“条件可以慢慢讲,我太太的玩笑不能乱开。”
    不知道他听没听懂,常安硬着头皮翻译了这句话。
    中尉有些遗憾地看向他,意味昭然若揭,不交出常安,他就不同意,  没曾想陆铣宝在这件事上分毫不让,拉住常安的手就转身,“我们走。”
    中尉连忙叫住他:“成交。”
    陆铣宝背对中尉松了口气,也就是回头的那一刻,紧跟着陆铣宝的常安也看见了走廊尽头的那个男人。中尉立马站起来对这军官行礼,双目不敢外视。
    军官前进几步回礼。
    脱下帽子,把白手套放进去,握住它们的手自然垂落。
    他笔直看向常安。
    俩人对视。
    那一刻世界是静止的,甚至褪去了颜色。
    她听不见四周都有哪些声音,六年中无数次看见的那双眼睛,和眼前这双缓缓重迭,是那副深沉隐忍的面孔。
    陆铣宝盯着宋定张大了嘴,随后瞧着身旁人。
    那双漂亮的眼睛飞速蒙上一层水雾,低垂的眼角因为用力而上翘,在灯光下有种悲怆而沉痛的光芒。
    藤原桥看在眼里,他手心冒出冷汗,另一手握紧佩刀。
    正要向前踏一步,常安却手指绞紧了立刻后退,整个人似受惊的鹿。
    陆铣宝把不安的她紧紧牵住,可常安挣脱开了他的手,转身飞快地下楼梯。
    她甚至没有拿大衣,只有一件薄薄的羊绒长裙,一出门就被风冷得整个人都没有温度。
    她大口大口呼吸,不想让眼泪流下来,所以拼命吸气。
    陆铣宝还追在后面:“常安!”他追上路灯下的她,“快把衣服穿上,着凉了。”要把大衣披在她身上,被她一手挡掉。
    他捡起又给她披上,被她再次用力档开。
    楼层门口有一整排宪兵把守,路上还有部队随时巡逻。吆喝声和脚步声越来越近,甚至有人把枪上膛盯着他们,“什么人?!”
    陆铣宝赶忙把她整个用力拥住,往车上带:“好了好了,有什么先上车再说!这里全是日本兵。”
    常安手脚并用地挣扎,“你别碰我!”她被他往车那边拽,她挣脱时倒在地上,高跟鞋崴了脚。
    瞬间眼泪吧嗒吧嗒掉。
    陆铣宝立马想去抱她,手还没穿过她膝盖就被她用力推开,他再来俩次还是同样的结果。
    巡逻的士兵走过来,陆铣宝手忙脚乱地掏证件。
    士兵看过,吆喝着让他们立刻走。
    常安还是不让抱,陆铣宝耐心耗尽,少爷脾气发作,训斥:“你想怎么样?我早和你说过宋定他妈的不是什么好东西,果然吧,那人骗身骗心,我让你离他远点你听过了吗?!”
    “你早跟了我,就不会有现在这么多事了!”说完他目光忽然变温柔,不管她的挣扎,捧住她的脸,“叁哥心里也有你,你跟了我吧,我会对你好的,叁哥比——”
    “滚开!”常安抬手朝他扇去,陆铣宝被打得侧过脸去。
    她自己支撑着爬起来呜咽出声,用袖子擦泪。一步步退后,声音越来越高:“你为什么要带我来这里!”
    陆铣宝实在太惊讶了。
    他不知事情怎么会发展成这个样子,他第一次看见常安这样崩溃闹事,也更意外宋定那人的真实面目。
    门内二楼,不知内情的中尉对藤原桥的突然来到有点奇怪,满腹疑惑之时对方忽然开口:“请问这两个人的身份。”
    中尉捉摸不透对方的情绪:“那个男的为我们提供军火,至于那个女的他说是太太,带来做翻译!”
    “你答应了?军火换商船?”
    此事是中尉私捞油水,他脑筋一转,见风使舵应对这高级参谋:“我还需请示上级!我做不了主!”
    藤原桥没再说什么,表情比刚才更加严肃,看他的眼神也不甚友好。
    中尉战战兢兢,努力回想是哪里不对劲,他和这位参谋长官应该没有过节,直到对方大步离开后才松了口气。
    常安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的医院。她没有真的扭到,下了车就能走路。
    陆铣宝帮她把衣服再次披好。她脸上有泪痕,却不再哭泣。
    陆铣宝欲言又止,常安没有看他,“我不会再给你做翻译,你也不用管我,我会自己离开杭州。”
    陆铣宝怒不可遏:“你在这里,就是为了等他?!”他说出自己早已猜到的事实,嫉妒化为无尽愤怒。
    常安不再回答,自己踏步向医院门内走去,蛋糕裙摆像掉落的粉色花瓣,那么孱弱。
    他心一动上前几步拦住:“你就不能和我走,跟着我不好吗?”
    常安觉得自己和陆铣宝这幅模样,都有点可笑。
    “我不和你走并不是因为谁。”她抬起头来,还是冰冰冷冷的,“我对你没有男女之情,我从来都把你当哥哥。”
    她如此冷静,倒让陆铣宝彻底无言,他忽然笑了几声,低头想要强行吻住她。
    常安猝不及防,心中又惊又痛,胡乱推开他自己退后,大声道:“别再这样了!我们各自珍重,各自安好......”
    她累极了,无精打采垂着眼眸,还是走了。
    陆铣宝看着她离开,双手插裤兜没有再追,他清楚自己还要再回那里,完成交易。
    车行驶在不能称之为路的路上,为了过去不得不碾压上厚厚的尸体。然而下一秒车身忽然不受控制,陆铣宝死死把住方向盘才没有撞上两边的残壁断垣,他下车查看,左前轮爆胎。他咒骂着踢了一脚,下一秒意识到什么,猛地抬头。
    几米之外远的地方,站着一个人,垂落的手里握着的枪冒着烟。车轮是被他打爆掉的!陆铣宝登时毛孔竖立,浑身警惕。
    那人一步步走近。
    陆铣宝脸色又沉又急,这人可不就是个疯子,自己怎会这样倒霉!
    “是你,你想怎么样?”不知道他会做出什么丧心病狂的事情,只能盯紧对面人手里的那只枪口,手缓缓往腰后摸,“你到底是什么人?刚才我应该没有看错……”
    藤原桥笑了一下。
    作者有话说:男女主重逢了,我藤原吃醋的后果是很严重的。
    --

章节目录

常安桥:二战中日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禁忌书屋只为原作者南北至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北至唐并收藏常安桥:二战中日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