处男解药 作者:蛋挞皮

    分卷阅读52

    起来。”

    常绾给他包扎过,知道他腿上几道很深的伤,确实不该移动。她犹豫了一下,想着山洞还是挺宽敞的,应该透气很快:“那你快点吧。”

    沈颂心里一喜,把手放上去,满足地叹了口气,还没开始动作就看到常绾往外走:“诶,诶,你出去干什么?”

    常绾快要无语死了,也不管沈颂在背后叫她,自己就出去了。

    山里的夜晚很冷,明明是夏日,却像是冬日一样阴冷潮湿。月光透过茂密的树枝稀稀拉拉撒下来,不断摆动的矮丛在泥土地上照下一片阴影,就像舞动的活物一样。常绾抱着手臂暖了暖身子,有点害怕,风吹树林发出怪异的声响,她也不敢动,只希望时间过得快点。

    她也不知道自己站了多久,对于她来说是很久很久了,回去的路上心里慌慌的,总害怕树林里会冒出个什么怪物跟着她。她低头看着地面,银子周围全是摇摇摆摆张牙舞爪的暗影,她脚步加快,到最后都是小跑起来了。

    到了山洞口,看到了亮着的火堆她才松了口气,撑在山壁上喘气。

    等她起顺过气来,擦干脑门上的冷汗,往里面走的时候才意识到自己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嗯……嗯……哈……哈……”沈颂缠着白布的手臂不停上下摆动,身子弯成一个弓形,绷紧的肌肉线条勾勒出迷人的弧线。他身上冒着细细密密的汗,眉毛紧皱,一副痛苦而又舒适的复杂表情。

    常绾呆在原地,反应过来后眼睛猛地瞪大,正要跑的时候,沈颂突然回过头来看到了她,四目相对,空气似乎凝冻了一秒。

    “嗯啊……”

    沈颂手突然一握紧,马眼射出浓稠的精液,在空中高高飞起,划出一道弧线。

    他放松了手,享受地射精,眼睛却还死死地盯着常绾,那眼神像是要把常绾点燃了一样。

    常绾懊恼地低头,要是迟会来几秒多好。

    结果听到沈颂满足的喟叹一声后,呼吸还没有稳下来:“你早点回来就好了,我手都要酸死了。”他刚才自渎的时候,每次快要出来了总会想到常绾,然后阳具又会涨大一圈,反反复复手又痛又酸,幸亏常绾回来了,要不是他手和子孙根都得废。

    这还怪我了?

    常绾闻到空气中浓烈的麝香味,身子一颤,不好,系统又馋了。

    沈颂不知道她心中所想,幽怨的开口:“每次快要出来的时候,总会想起那天夜里,兴致又高涨了。”末了得出了个结论,“自渎的时候还是得在你身边的时候,要不是还真出不来。”

    常绾被他厚颜无耻光明正大耍流氓的态度震惊了,咽不下那口气,怼回去:“你这意思是以后我在你身边,你就成了那时间短的不行男人了?”

    沈颂一点儿也没被气到,挤眉弄眼说:“只要不是行房,其余时候时间短也不是坏事嘛。”

    常绾严重怀疑这家伙到底有没有被伤到,快要气死了。

    她哼了一声往火堆跟前一坐,也不理他,山洞只有柴火燃烧的声音,顿时四周显得很寂静。

    但这寂静声很快就被打破。

    “那个……”

    常绾第一反应以为是沈颂又在作妖,气汹汹地回头,一副要修理熊孩子的架势。结果回头看到两只手被白布捆成柱子的沈琅,他虚弱的半倚在那儿,连五根手指都被常绾捆成了哆啦a梦的小圆手。

    “你总算醒了!”常绾连忙大步走过去,沈琅伤得非常重,尤其是手臂上的伤口,刀刀见骨,常绾给他包扎的时候手都在抖。她好害怕沈琅会因此废掉两只手,可她出了包扎也不能给他别的东西。

    她语气是从来没有过的温柔:“怎么样,难受吗?身上痛吗,手臂还有知觉吗?”

    扑通扑通——

    沈琅感觉自己的心都要跳出来了,看着她发丝在脸庞边轻轻晃动,眼神期盼而又急切的看着他,把他那颗心看得像是上战场敲得那擂鼓一样不停作响。

    沈琅其实从刚才就醒了,所以他也看到了那一幕,所以……

    只见他在常绾温柔到快要拧出水的目光中回答道:“手臂不太痛,但是我那里好痛。”

    60.

    常绾顺着他的可怜巴巴的视线往下移,就看见那同样拱掉布块大大方方敞在空气中的阳具,似乎是感受到常绾的目光,它还打招呼一样跳了一下。

    常绾感觉到自己额角青筋气得跳了跳。

    而沈琅还依旧用着那可怜巴巴的眼神望着她,常绾感觉她对人类无耻的下限的认识又刷新了。

    “那你解决吧。”她脸上笑容僵着,一个字一个字地从嘴里蹦出来。

    沈琅似是毫无察觉,嬉笑道:“可我手碰不到啊!”

    说完还举起他哆啦a梦一样的两颗圆手在常绾眼前晃。

    沈颂尖着耳朵在旁边听,突然有点羡慕手指也受伤的哥哥了。

    “呵呵。”常绾笑了一声,眼神移到旁边侧着头竖耳朵的沈颂身上,“那就叫你的好弟弟帮帮你啊。”

    沈琅疑惑地眨巴眨巴眼。

    诶?等等。

    标准回答不应该是说她帮自己解决吗?

    沈琅脑子一转,迅速回答:“他是我亲弟啊!”

    “正是如此,你俩才该互帮互助啊。”

    “我不好龙阳!”

    “那你看到他软了不就更好。”

    沈颂看到这边情况不对,马上插话:“不行不行,刚才我弄得手都麻了,哎哟!你看我这手腕上都开始冒血了,痛死了痛死了!”

    虽然演技是拙略的,但是常绾看过去的时候,着实看到他手腕上的白布条往外透着红色。

    她忍不了了,拧着拳头大吼:“你们两个再这么折腾,我就要教训人了!”

    沈颂沈琅一愣,自动把她口里的“教训”理解为那个晚上的“教训”,脑海里面各种画面都冒出来了,隐约之间鼻子好像还有热流流出。

    常绾听他们沉默,想着果然拿出家长的态度就解决了。

    她刚想迈腿走就发现自己的两只腿被人抱住,低头一看就发现沈琅用他两只胳膊,像只螃蟹一样把自己的小腿环住了。他眼睛还扑朔扑朔闪着光,让常绾有种被一只小奶狗用前爪扒住了的感觉。

    “你忍心看你的救命恩人废了吗?”他哼哼唧唧道。

    好吧,正中靶心。

    常绾听到“救命恩人”一下就心软了。

    就当给小男孩把尿了。

    她这样想。

    沈琅见她重新蹲下来,连忙收回前爪,身子一仰,把那根涨红的棒子露出来,满含期待地等着常绾。

    常绾:……

    好像不该心软的。

    分卷阅读52

    -

章节目录

处男解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禁忌书屋只为原作者蛋挞皮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蛋挞皮并收藏处男解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