处男解药 作者:蛋挞皮

    分卷阅读42

    闪,一锦衣玉袍男子进来了。身材颀长,宽肩窄臀,站在床边居高临下睨着她。眉眼细长隽秀却含着散不开的戾气,鼻梁挺直,薄唇紧抿,寒气逼人。他的眸子幽黑深沉,一望不见底,常绾只和他对视了一下却感觉快被突然而至的威压摄得透不过气来了。

    老大夫手里冒起冷汗,颤颤巍巍地开口:“夫人怕是脑内有淤血,这……这一时想不起来,待得淤血消散,自然会……”

    “下去开药。”这个男人的声音低沉至极,毫无波澜的语气却能感到滔天怒意。

    老大夫腿一软,被徒弟勉强惨扶着退下去了。

    常绾感到榻上一凹,男人挨着床边坐了下来。沈澈看着常绾,她睁着一双无辜而清澈的眸子看着他,眼里全是陌生和疑惑,他心里有些酸胀,缓缓开口:“常绾?”

    “嗯?”常绾看着他,又涌现一个记忆碎片。她记得这眉眼,可是不对……记忆里这样的眸子里总存着温柔与深情。

    她不受控制慢慢抚上他蹙起的眉,大概不皱眉就会像了吧。她冰凉的手指碰到沈澈,让他浑身一僵,他怔愣地看着常绾,脑中浮现出当时他看见刺客突围靠近马车他却被缠斗住时的画面,她眼睁睁看着常绾被惊马甩出车厢,看着她昏死过去。他杀过去的时候她面无血色,那一瞬间他人生中第一次大脑空白了。

    “你别皱眉。”她动作很轻,一点点抚摸着他的眉毛,想把眉毛弄舒展,可偏偏越扶越拧得深。

    沈澈突然抓住她的手腕,他眼底泛起汹涌巨浪,盯着常绾,仿佛要将她吸进去一样。他的眼神太复杂常绾看不懂,却能抓住那一丝几不可查的悲伤。

    这双眸子也不该有悲伤的情绪。她没有挣脱他,而是继续说:“你别难过了。”说完又重复了一道:“别难过。”

    沈澈浑身僵住。常绾的唇色苍白,说出话来轻柔又真诚,她的眼眸如此澄澈,可以分明地照映出自己的身影。曾经也有那样一个温婉妇人,明明躺在床上气若游丝却还要张合着那干裂的双唇,劝慰自己不要难过。

    像,又不像。

    自己第一次见她就如此厌恶她不也是因为她长了一双极像他母亲的双眼吗?这双眼睛太能影响自己的情绪,他讨厌这种被牵着鼻子走的感觉。

    常绾能感觉到面前的男人似有什么情绪要涌出来了,他在极力克制。她微微偏头,眨了眨眼,眼前的人看她的表情却像触电一样突然站起来,面前袍角一闪,他已转身大步离开。

    48.

    常绾认为如果那双眼出现熟悉的眼神的话,她一定能想起其他东西的,而这个想法让她有些焦虑,沈澈这个人看起来不像是会温柔的人啊。

    为了能让常绾能好好养伤,赶路的事儿就放在一旁了。沈澈找了个不大的商家小院,把人都安排好后,每天都窝在他房里不知道干什么。

    常绾探头探脑几次后被一个侍卫撞得正着,就干脆大大方方进了他的房间,手上还带着她炖的汤。

    沈澈看着桌子上的炖盅脸色有些莫名其妙,他放下手里的书,很想告诉面前这个眨着大眼睛的女人她之前有多怕他。可是话到嘴边他却突然拐了个弯:“你炖汤做什么?”

    当然是想让你别做那副冰山脸谁都欠你钱的样子啊!

    “你不喜欢吗?”常绾打开盖子,用勺搅拌了几下,汤匙与盅壁碰撞发出清脆的声音。

    “可是现在如此炎热……”沈澈看了看外面火辣的阳光,再看看汤面上腾起的蒸汽,感觉今日好像穿的有点多。

    常绾嘟了嘟嘴,自己想了好久才想起一个说法说是想让一个人开心就给他做吃的,结果这说法分明就是错的嘛!

    之后几天,常绾换着法来找沈澈,送忘了卸针鞋垫、做咸死人的甜点……沈澈初时觉得别扭,几次过后倒有些于心不安。毕竟是自己害得她失忆的。

    歇下来的时间过得特别快,沈澈每日除了回信给京城,就是待在屋里等常绾来。

    连他自己都没察觉到他嘴角越来越多的笑意。

    这日常绾风风火火端着一盘乌黑的东西进了屋,她失忆后有种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感觉,对着沈澈大呼小叫:“快来吃吃这个!喂……你这什么表情!”

    沈澈揉了揉眉心,站起来把那对黑炭端离自己的书桌。回过头来就发现常绾站在他背后瞪眼看他。

    以前天天躲着他,现在天天折磨他。

    常绾鼻子上还沾着黑炭粉末,眼睛瞪得圆溜溜的,就像一只发脾气炸毛的猫。

    他看着她鼻子上的黑灰,手有点发痒。

    “这个东西叫叫花鸡,很好吃的。”

    “好吃你就自己留着吃,没必要给我。”沈澈无奈地摇摇头,觉得自己的好脾气都在这段时间给了常绾。

    趴在屋顶上的几个暗卫相互对视一眼。他们跟了主子这么多年,从来没有听过他这么好的语气,而且这段日子他脸色太和缓了,有种随时可能笑出来的感觉。太可怕了,最近当值一定要谨言慎行。

    “可是我是给你做的啊,你吃了一定会开心的。”

    沈澈一愣,诧异道:“你做这些……只是为了让我开心?”

    “对啊,你看你整日板着个苦大仇深的脸,多不好啊。”这样她怎么能恢复记忆呢?真是麻烦一个。想到最近的焦头烂额,常绾搓了搓黑乎乎的双手,准备趁机拍拍他的脸。

    沈澈反应速度很快,在她魔爪刚刚抬起来就下意识出手扣住。她的手又黑又脏,完全看不出之前有多白净,配上她那个黑黑的鼻头,要多滑稽有多滑稽。

    常绾以为自己被逮个现行,正忐忑不安的等他发脾气,却见他捉住自己的手,眼光滑向自己的脸,眼里突然绽放出笑意。仿佛上元节最绚丽的烟火,严冬时消融冰雪的暖阳,常绾看着他傻傻地愣在了原地。他的眉眼生得极好看,平日不笑时寒气逼人,一笑起来突生明丽,给那长而隽美的眉眼舔了几分惊心动魄的美感。

    “嘶——”她脑袋一紧,记忆涌来让她恍惚起来,眼前发黑晕了过去。

    待她醒来,才发现之前居然忘记了最重要的东西。

    “系统?”她看周围没人,低声唤了几声。

    没有回应。

    这系统又故障了?她揉了揉发疼的脑袋,好像……系统故障需要……精元?!

    没错!精元!

    找到关键点的常绾激动地叫了一声,吓得屋外的丫鬟连忙跑进来,生怕受到责罚。

    49.

    得知常绾醒来的消息,沈澈放下手里未完成的事就往她房间里赶。在看到常绾安好无事的样子后,他松了口气,随即却发现

    分卷阅读42

    -

章节目录

处男解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禁忌书屋只为原作者蛋挞皮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蛋挞皮并收藏处男解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