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责备,林暖再没吭声过。
    卢思柏一路沉着一张俊脸下了山,把她放到车里后,才亲自坐上驾驶座开车返程。
    这一路上,他都在找附近能吃饭的地方。
    好在没开出多远,路边就有一家小餐馆。
    虽然看上去并不怎么好,但考虑到她肚子饿着,卢思柏还是停了车。
    林暖正要开门下车,却听卢思柏吩咐说,“你老实待在车里别动,我去看看有什么吃的。”
    “……好。”林暖弱弱的点头。
    卢思柏很快就折返回来,带了一份吃的来给林暖。
    “你先将就着吃,只有这个。”
    “谢谢。”
    等林暖接过的时候,他又低头查看了一下她的脚。
    扭伤的位置已经肿了起来,男人看得直蹙眉,最后关上车门回到驾驶座继续开车。
    林暖还是头一回在车里吃饭,怪不习惯的。
    她不太明白为什么卢思柏不让她下车,她大可以去饭馆吃了再走的。
    卢思柏却是着急想赶紧去医院,毕竟她的脚还高高的肿着。
    医院里,医生在给林暖做了检查后,打算直接上手给她揉揉。
    这种扭伤,得先把扭伤位置的淤血揉开了才行。
    但这样做,会很痛。
    林暖以为自己的忍痛能力还不错,但真到医生上手的时候,她还是忍不住叫出了声。
    卢思柏在一旁又皱眉了,语气颇有些不悦的说道,“你轻点。”
    老医生瞪了他一眼说,“不用点力,怎么能把淤血揉散。”
    卢思柏只好闭嘴。
    老医生继续用力,林暖怕卢思柏再说什么,硬是忍着没叫出声。
    可那白皙的额头,却不停的冒着冷汗。
    卢思柏看得很焦灼,他又想出声制止,但最后还是忍着,转身出去了。
    眼不见,心不烦。
    老医生给揉了一会儿后,见淤血散了不少,这才停手。
    看林暖满脸的惨白,忍不住调侃了一句,“小姑娘挺能忍的,以前像你这样年轻的小姑娘,每一个来都是鬼哭狼嚎的。”
    林暖疼得都说不上话了。
    医生给她开药的时候,她才急忙说,“医生,我怀孕了,用药方面你酌情考虑一下。”
    “啊,这样啊,还好你早告诉了我。”老医生反应过来说道。
    他调整了用药,让她回去后多热敷,问题不会太大。
    林暖出来的时候,卢思柏正在打电话,说的都是工作上的事。
    见到她出来,他匆匆交代了两声后就挂了电话,很自然而然的在她面前蹲下,要继续背她。
    林暖却说,“没事,我可以慢慢走。”
    医院里人来人往的,卢思柏也不好跟她僵持,只能扶着她出了医院。
    “卢总监,很抱歉,我这样可能帮不了你忙,反而会拖你后腿,这样吧,我自己回去酒店就好,到时候我会跟乔总说明现在的情况,让他另外给你安排合适的人员过来协助你工作吧。”林暖公事公办的道。
    她觉得自己的这个安排没任何的问题,卢思柏应该会接受才对。
    谁知男人听了,阴阳怪气的说了一声,“我现在怀疑你是故意扭伤脚的。”
    林暖一脸不可思议的看向他。
    男人依旧阴阳怪气,“因为你不想跟我一起工作,不是吗?”
    “不是……”林暖想要解释。
    “林暖。”卢思柏突然叫了她的全名,且语气很冲,“要跟我划清界限的是你,说以后只做单纯同事的也是你,什么要求都是按照你提的做的,我也没有再打扰你过,你还这样做有意思吗?”
    一番质问,让林暖哑口无言。
    这一次,她确确实实的是意外扭伤。
    可她想解释,却发现很无力。
    所以她选择了沉默,不再回应。
    这看在卢思柏的眼里,等于是默认。
    静默半晌后,男人有些失望的说了一句,“林暖,你就那么厌恶我吗。”
    这一局,看似疑问句,语气里却都是陈述句。
    林暖只觉得心口一窒,有种说不出来的难受。
    卢思柏恢复了冷然,语气近乎无情的道,“一会我会跟乔总说明情况,让他安排另外的人过来,至于你,自己看着办把。”
    说完他便甩头离开,直接开车离开。
    林暖怔怔的,在原地站了很久。
    好一会儿,才缓缓的吐了口气。
    是胸口那口让她窒息的气。
    她想叫车,手机却先一步响了起来。
    看到上面的来电提示,林暖一点也不想接。
    可那电话却跟催魂儿似的,一直响个不停,响得她心烦。
    林暖只好接起,冷冷的道,“冯晓宇你又想干嘛?”
    “表姐,你是不是来y市了?”
    “不是。”
    “你别想骗我,我朋友都看见你了,你在哪里呢?”冯晓宇问得很直接。
    林暖用脚指头想也能知道他找自己是为了什么事。
    “我是来出差的,没时间跟你见面。”
    “别啊,我又不耽误你事儿,表姐,我真的有事找你。”冯晓宇改口着,打定主意要缠着她。
    林暖态度还是很冷漠,“说了没时间就是没时间。”
    “表姐你这样也太过分了吧!怎么样咱们家对你也是有一定养育之恩的,你这样是不是有点忘恩负义了?”冯晓宇见她一直拒绝,就开始变了嘴脸了。
    他每每说起这事儿,林暖就没办法反驳了。
    她出声的时候,母亲就因为产后大出血过世。
    那会儿家里穷,哪里有奶粉可以吃,在家里饿得直哭。
    林父怕孩子饿死,只好求到了晚两天生孩子的亲戚,也就是林暖的舅妈,让她帮忙奶一下孩子。
    舅妈心疼她,便答应了,一边奶冯晓宇,一边奶林暖。
    还帮着林父把林暖带到断奶……
    冯晓宇所说的养育之恩,就是这份恩情。
    林暖从没感忘,一直都记在心里的。
    可她之所以对冯晓宇态度冷漠,完全是因为冯晓宇是个混球。
    小时候就犯浑,不好好读书,才刚上初中就开始打架混社会。
    后来还直接把舅妈给气病,没过多久就去世了,舅舅是个软性子的人,压根就管不住犯浑走偏的冯晓宇。
    他也就越来越走歪,坏事做尽,还欠了一屁股的外债。
    逼得舅舅好几次都哭诉的找到林暖求救。
    林暖过得也不好,可她不忍心看舅舅那么难受,就想方设法的给钱支援。
    可这些钱压根填不满冯晓宇那个无底洞……
    也不知怎么的,她来y市,会被冯晓宇的朋友看到。
    林暖的沉默,助长了冯晓宇的嚣张气焰,他骂得更难听了,“我妈当年可是一把屎一把尿的把你拉扯大的,你现在就这样对我,你对得起我妈对你的恩情吗?”    “你要多少?”林暖直接问道。
    她不想跟冯晓宇这种混账东西扯淡。
    “十万。”
    “你怎么不去抢劫?”林暖被气得不轻。
    “才十万而已,我可是听我爸说了,你进到乔氏集团上班了,还当了什么秘书。”冯晓宇又开始犯浑了,说的都不是人话,“你长得又那么漂亮,想找个有钱人还不是很容易的事,区区十万而已,别那么抠门。”
    “我没有。”
    “那就去找你的男人要啊。”
    “我只有一万块,你要不要?”
    “少了十万免谈。”冯晓宇态度很强势的道。
    林暖见状,不想跟他多说废话,只道,“这一万你要就要,不要就拉倒,我不想跟你浪费时间。”
    说完她便挂了电话,车子也在这会儿来了,林暖直接打车去了酒店。
    冯晓宇大概是不甘心吧,怕这一万块都捞不到,想了一下还是给林暖打了电话来,“好好好,一万就一万,先给一万,等你有钱了再给我就行,你在哪儿,我过来拿钱,你准备好现金给我。”
    “不能转账吗?”林暖并不想见他。
    冯晓宇说,“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是失信被管控的人,你转账我根本收不到,只能拿现金。”
    林暖浑身都写满了拒绝。
    可冯晓宇说的也是实情,林暖只好把酒店的地址给了他,让他来酒店找自己。
    她到酒店后,在旁边的提款机取了一万块现金,就在酒店门口等着他。
    为了拿钱,冯晓宇来得还是很快的,一下车看到是这么高档的酒店,就开始没想好事了,“表姐,你住这么好的酒店,只给我一万块,说不过去吧。”
    “我只有这么多。”
    “谁信啊。”冯晓宇嫌弃的道。
    “你要是不信,我可以把银行卡余额给你看。”林暖坦坦荡荡的道,“你也知道我之前为了还债,一直在拼命工作,直到前不久才把钱还清,刚有一点点继续,舅舅就找到我,说你欠了很多钱,债主找上门让他连家都不敢回,就拿了一些钱给你还债了。”
    听了这些,冯晓宇丝毫没觉得愧疚,反而说道,“你可是在大集团上班,工资肯定很高,之前才给多少钱啊,别那么抠门行不行。”
    说完还觉得不够,又嘲弄的道,“你看你现在的穿着,一看就很贵气,又住在这么高档的地方,肯定不差钱。”
    林暖冷了脸,“不要是吧?不要就走。”
    “哎哎哎……”冯晓宇立马叫住了她,到底是怕连这一万块都拿不到,“要的要的,你先给我吧,我已经好几天没吃上饭了。”
    林暖有些嫌恶的把钱递给他。
    拿到了钱,冯晓宇喜笑颜开,给林暖来了个猝不及防的拥抱。
    “我的表姐,你真好,以后可要多照顾照顾我这个弟弟啊,爱你哦。”
    “放开。”林暖冷声呵斥。
    “哎呀,表姐你这么凶还怎么勾搭男人,要温柔一点啊。”
    “冯晓宇!”
    听到她这语气,冯晓宇知道她是真生气了,不敢再逗她,这才松开了她,却隔空就给了她一个飞吻说,“那我明天再来找你啊表姐,么么哒。”
    说完就耀武扬威的走了。
    林暖突然觉得很恶心。
    不远处,折返回来的卢思柏,亲眼目睹了这一切。
    当然,他并不知道两人说了什么,只看见两人的关系很亲密。
    至少在他看来是这样,因为那男人不仅抱了她,还给了她一个飞吻。
    ——
    三更三更

章节目录

老婆是花瓶,得宠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禁忌书屋只为原作者半世琉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半世琉璃并收藏老婆是花瓶,得宠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