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不应该是陈问今的台词啊……
    惠考虑了很久才想好怎么跟陈问今沟通,可是,现在她想说的话却被陈问今先说出来了!
    而且、而且刚才坐下的时候,陈问今嫌恶似得挪开,刻意离她远些是什么意思啊?什么意思啊?
    “……你什么意思啊?要分手?”惠压着复杂的心情,问出了这句,之前陈问今问过她的话。
    陈问今险些听笑了……天啊,原来易位而处,他把惠的台词先说了之后,惠的第一反应也认为这是分手的意思啊!那她竟然还能信誓旦旦的说什么,应该相信他们的感情能坚守半年的话!
    陈问今暗暗缓了口气……他的心情实在很糟糕。
    他很反感‘严以律人,宽以待己’的行为。
    人与人相处时‘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不是基本尊重吗?
    尤其——他跟惠是恋人关系啊!
    结果呢?
    惠的那些话,全然是针对他使用的话术,于是在他先说出来的时候,惠自己也无法接受,也根本不相信这些话的字面意思……
    ‘当年我得多相信她,才会全然不怀疑她的用意啊?天啊……当初我到底缺爱到什么程度,竟然那般石乐志!简直是无法承受之痛!’陈问今的心情波动剧烈如狂风推动的浪涛,可是脸上却平静如无风的湖面。
    “你怎么会这么想?我只是觉得升学考试很重要,你必须全力以赴才不会耽误了前途,我即使不着急也必须全力以赴才能考出对得起自己的分数,为此理当把个人感情暂时封存,难道你对我们的感情这么没信心吗?只不过是半年而已,对我们来说一点问题都不会有。”陈问今很认真的说着惠说过的话。
    “你要分手就直接说!说这种话有意思吗?你现在到底算什么意思啊?发生什么事情了?你喜欢别人了?林?还是桃子?不可能是桃子那么低级吧?是林?”惠一连串的猜想,角度跟陈问今不一样,但本质是相同的。
    是的,她自己都不相信这番话,认为这就是委婉的分手。
    然而,惠却用她自己都不信的话跟陈问今说,那不就等于是在——骗人吗?
    陈问今看着惠一脸无法接受的激动,显然此刻她已经忘记了今天见面的初衷,就决定提醒一下。“我只是在反省,是不是会拖累了你人生最关键的大事,所以才有这样的想法,既然你不愿意,那就当我没说过,我们还像之前一样,好好的。”
    惠有瞬间的错愕,旋即,陷入了沉默,目光也不由自主的从陈问今脸上移开,落到地上。
    像以前一样?好好的?
    惠记起今天见面的初衷了,只是陈问今说了她本来想说的话,让她太难以接受,以致于怀疑他变心,但如果像以前那样……
    “你突然这么说我一点准备都没有……”
    “没事,当我没说过,我们就像之前一样,好好的嘛。”陈问今故意截断话题,惠当然不会答应像之前一样啊。
    “不是啦……其实——”惠犹豫着,又说:“其实、如果你刚才没说,我也是想跟你说这件事情。我想凭自己的实力考上鹏中,我也觉得应该先把感情放一放,反正就半年嘛。”
    “真是心有灵犀啊!我们想到一起去了,那就这么办吧!”陈问今看起来很高兴,又补充说:“那么我们做个约定,现在是为了学业阶段性分开,等升学考试结束后一切如从前!”
    “……什么意思?暂时分手?”惠很诧异,似乎也很介意。
    “阶段性分手,约定期限的啊!如果不这样,我们怎么专心致志的应对学业呢?”陈问今说的很是认真,一脸真挚。
    惠看着他,却觉得……他变的让她很读不懂了,因为吃不准他到底是认真的,还是在——开玩笑!
    “为什么要暂时分手?”惠似乎真的很在意此事。
    可她如此反应,却让陈问今觉得奇怪了……
    ‘……当年明确分手是在半年后,她如此在意这问题,难道……’陈问今不愿意把惠往更过分了揣测,可是……
    “只是阶段性分手!否则的话,想想也知道熬不住的啊,哪天我太想你了,突然去找你,强拽着让你陪我,还振振有词的说‘因为你是我女朋友’,你肯定心软答应了,那我们的全力冲刺不是变成笑话了吗?”陈问今煞有介事的扯着理由,但他观察惠的神色,分明不甚情愿接受,只是她也没有强烈反对,这态度,实在有些不寻常。
    陈问今猜测着又说:“当然啦,这是我们的私事,就不必要对别人说的那么清楚了,你觉得呢?”
    “……嗯,是没有必要。”惠点头赞成,又说:“好,那就约好升学成绩出来之后再见面。别人问起来就说我们全力以赴准备升学考试就可以了。”
    “行,就这么定了。”陈问今主动站起来,笑着说:“让我们一起加油吧!别让你小姑等太久了,送你过去?”
    “不用。”惠也站了起来,注视着陈问今,却看不出他脸上的神态有什么异常,只是,她却觉得很不安心。“那……走了。”
    “一起出去吧,你知道的,来了这边我肯定要去吃那家米粉店。我们到公园门口再分开。”陈问今跟惠一起走在公园的水泥道上,背后儿童游乐场的喧闹越去越远……
    陈问今记得,有个比他年长八岁的朋友,曾经说他年轻时候的女朋友一个比一个奇葩。
    他当时说:‘特别的人当然会被特别的人所吸引。’
    这话没错,不过换个说法的话,应该是:状态不正常的人容易被状态不正常的人所吸引。
    陈问今以前一直觉得,惠应该是他前女友里面心理状态最健康的那个,现在他却心生疑问,跟惠在一起时的他自己,是人生中心理最不健康的时期啊……
    一路走出公园蜿蜒曲折之后又笔直延伸的水泥路,途中两个人都没有说话。
    如此沉默,和他们往常晚上电话聊天一两个小时起步的状态,反差简直是天地那么大。
    陈问今已经没什么想跟惠说了,因为真话惠根本不说。
    “走了。”陈问今手指米粉店的方向,那间店惠去过。
    “嗯。拜……”惠说着往东去了。
    陈问今往北,东街的米粉店有好几间,好吃的有两家,而这间最合他胃口。
    陈问今吃着东西,想着惠的事情。
    他是没可能让惠满怀着信任的空等半年了。
    惠根本就不是当年的他,从开始就不信这套说词,又怎么可能满怀信任的等他半年呢?
    等半年啊……当时明明恨不得天天见面,却为了惠口中的全力以赴学习,自律的忍着、等着,电话也只有周五周六打,一说见面惠就说她父亲亲自接送她上学,又说怕有人告诉老师,被她父亲知道了会很麻烦。
    陈问今吃着,想着,越发觉得那时候的他简直缺爱缺的脑子都没了。
    ‘如果爱,就全力以赴的爱,什么都不能阻挡爱和动摇爱,爱是绝对的信任和绝对的永恒……可以错爱一百次、一千次,只要对了最后一次就值得。创伤不会让我退缩,愈合了继续走向前方……’陈问今回想着那时候他的想法,突然又觉得好笑,其实他现在也没变啊,对待妻子他还是秉持绝对信任的原则。
    “如果说你要离开我,请诚实点来告诉我,不要偷偷摸摸的走,像上次一样等半年……”一个金发的少女,戴着一只耳机坐下,边听边唱,声音挺好听。
    她发现陈问今看着自己,于是迎着他的目光视线交接了片刻,突然说:“看什么看?”
    “我也喜欢这首歌,挺久没听过了,触景生情,能一起听吗?”陈问今望着那女孩,目光里透着诚恳。
    金发少女注视了他片刻,仿佛是在判断他这句话的真伪,然后拿了另一只耳机递给他说:“从头听一次?”
    “谢谢。”陈问今戴着耳塞,听着里面的音乐从头播放。
    他跟金发少女隔了张桌子,耳机线的分叉在他们之间,两人相邻,一个面朝东坐着,另一个面朝西坐着。
    少女边听,边唱,如刚才一样。
    陈问今只是静静的听,直到米粉端到桌上,他也没急着吃。
    那少女的米粉也端上来了,她也没吃。
    因为耳机分叉线的长短,限制了她。
    一曲终时,少女的一个朋友来了,恰好看见陈问今摘下耳塞,又拿纸擦了擦,还给金发少女,于是好奇的问:“他是谁?”
    “借他听歌而已。”金发少女说完,拿起筷子,又歪了歪头脸,看着陈问今问:“你失恋啊?”
    “比这更惨,真的等过半年。”陈问今笑了笑,边自往碗里加辣椒。
    “真的假的?你看起来不像那么蠢啊?”金发少女半信半疑,却显然心存好奇。
    “问题是我太痴,痴人犹如失了智。”陈问今继续加醋。
    “你有那么痴心吗?”金发少女半信半疑,陈问今微微一笑。“也许是痴呆吧。”
    金发少女笑了,回过头,正要加辣椒,却看见迟到的朋友看着她的目光里透着玩味的笑意,顿时让她还没好气的低声说:“快吃啦你!”
    金发少女的朋友朝陈问今努努嘴,金发少女故作生气的低声说:“神经病啊你!”
    她朋友就不说了,两个人吃着东西,一时没有说话。
    片刻,陈问今先吃完,站起来时,金发少女的朋友忽然喊了声:“帅哥——就这么走了是不是太不礼貌了啊?”
    老板过来结账,陈问今说:“这两位美女的一起结了,感谢你借耳机听歌。”
    金发少女的朋友玩着筷子,笑吟吟着道:“你觉得我是说这个吗?”
    老板准备着零钱,直接找了,陈问今揣进兜里,微笑着说:“如果现在要电话,不太尊重人。先走了,有缘再见。”
    金发少女皱着眉头对她朋友说:“你别发神经了好不好?人家刚失恋然后来要我们电话号码?你想当安慰剂呀?”
    “切,认识一下联系着嘛。”那女孩说着,突然又努努嘴示意说:“快看!是不是那个?”
    金发少女回头,看见陈问今驻足,正与二十步左右的一个少女对视,那神情状态,谁看谁懂。
    “还可以呀。”金发少女打量了惠片刻,这般评价,她朋友却不以为然的低声说:“让人等半年当然可以的很啊!”
    陈问今记得惠许多次说过她小姑美艳的很像一个女明星,此刻见到惠身边那个女人婀娜的身姿,已然信了一半,只是她正打量着旁边店铺里的衣服,看不清脸。
    陈问今没那么好奇,也不想继续跟惠对视,只是挥挥手,手指一边示意先走,而后就径自去了。
    ‘让你等半年是办不到了,但半年后的故事或许能交换位置……’

章节目录

再活一万次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禁忌书屋只为原作者兰帝魅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兰帝魅晨并收藏再活一万次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