旁边的久濑大作和阿波野大树都傻了。
    这怎么的了,涉泽启司的脑袋就爆了啊?
    他们宁愿相信外面有一个狙击手,也不愿意相信这是颜冲干的。
    当然,他们不问,颜冲也不会主动说。
    没了涉泽启司的监视,颜冲直接动用耳朵和鼻子的运动,开启了系统,从里面把“阳光”拿了出来。
    “阳光”的刀刃非常锋利,颜冲手上的绳子一下就被削断了。
    颜冲抖了抖,就解开了绳索,然后把自己被扔在角落里的书包捡了回来。
    他用匕首给久濑大作和阿波野大树解开了绳索,然后给他们一人递了一瓶功能饮料。
    “缓缓身体吧。”颜冲道,“咱们还有一场恶仗要打呢。涉泽启司死也就死了,那个老鬼可不容易对付啊。”
    “那个该死的支那人!净跟我们玩阴的。”阿波野大树说道。
    颜冲:“???”
    唉,你生气归生气,别骂人啊!
    你这个小日本鬼子!
    不过这却让颜冲掌握了另外一条消息,那就是老鬼并不是堂岛宗兵培养的嫡系力量,而是花钱从海外雇佣回来的高手。
    而他既然同为天朝人,颜冲突然觉得有一个方法可以尝试一下。
    他们三个休养了一下力气,就打开了门,冲了出去。
    涉泽启司来的时候,手里面带着枪,被阿波野大树捡起来防身,而久濑大作身为一个前拳击手,战斗力非常的强悍。
    他们冲了出来,自然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好几个涉泽组的人就立刻冲了过来。
    颜冲蹑手蹑脚地缩在了角落,等那个刚才打了他一巴掌的小头目经过的时候,颜冲突然杀了出来,一招潜行背刺蓄力重击,直接扎在了他的腰子上。
    打我?
    让你打我?
    现在知道厉害了吧?
    颜冲一刀一刀不停,一直把那家伙扎成了一个笊篱,这才停了下来。
    极道,是凶残的。
    踏上这条路,就要有觉悟!
    当然,涉泽组的人明显没有这样的觉悟,他们看到颜冲血腥的动作,都感到非常的畏惧。
    颜冲捅了那个人这么多刀,竟然一个过来拦着的都没有。
    而这个时候,久濑大作和阿波野大树也开始大发神威。
    这两个人能当上组里的干部,也是从最底层一拳一拳打上来的,战斗力远比这些杂兵来的厉害。
    所以虽然他们只有三个人,但是却比涉泽组的几十个人来得还凶猛。
    颜冲也跟着冲进人堆里面,发挥他流氓打架的功夫,一边嘴里骂骂咧咧的,一边手上疯狂输出。
    攒出气势来,就是一个极,每一个终结技都极为凶残。
    就连旁边久经战阵的久濑大作和阿波野大树也觉得颜冲有点恐怖。
    杀到最后,颜冲几乎变成了一个血人,硬生生地杀出了一条路来。
    他们三个逃出来并击杀了涉泽启司的消息很快就传播了开来,涉泽组的人再也不敢阻拦他们。
    而他们三个的前方,出现了一个面容冷峻的人,老鬼。
    身为一个武林高手,他竟然没有一点武林高手的觉悟。
    他的手里竟然拿着一把冲锋枪……
    说好了拳拳到肉的极道生活呢?
    “看来你们三个是不肯老老实实地退位了。”老鬼嘴里说着蹩脚的日语。
    颜冲却开口道:“你不是日本人吧?”
    老鬼道:“我不是,我是天朝人。”
    “哦,天朝人!”颜冲故意用怪味的中文说道,“那你就是‘龙的传人’了?”
    听见颜冲竟然也会说中文,虽然不怎么地道,但是好歹也是在夸自己。
    于是老鬼还真就点了点头,道:“没错。”
    颜冲于是开口唱道:“遥远的东方有一条江,它的名字就叫长江……”
    颜冲虽然卡拉ok制霸了,但是他的唱歌技术依然没有什么长进。
    久濑倒是听过颜冲唱歌,有点心理准备,就连阿波野大树这边第一次听,都有些受不了了,不由得连连叫停,把耳朵堵上了。
    那就更不要说对面的老鬼了。
    颜冲这简直就是精神攻击啊!
    踏海降龙,对所有类型的攻击都有效。
    而且颜冲的每一句,其实都是一次攻击,附加1d100的伤害。
    哪怕最开始的几次随出的数字较小,但关键这是持续输出啊!
    所以老鬼那边根本就没来得及开枪,一捂胸口,就面色铁青地倒在了地上。
    久濑大作将信将疑地过去检查了一下,发现老鬼已经断气了。
    大概率是死于心肌梗死……
    久濑不由得重新审视了一下颜冲。
    别人唱歌要钱,你唱歌要命啊!
    不是开玩笑,真要命啊!
    原本以为跟老鬼会有一场恶仗,久濑大作和阿波野大树甚至都做好了牺牲的准备。
    但是现在,老鬼竟然被颜冲唱一首歌给唱死了?
    他们两个对视了一眼,都觉得自己老了。
    颜冲搜刮了一下战利品,管他能不能用,好歹先收着。
    然后三个人互相搀扶着,去把那些自己组里被涉泽组囚禁起来的小弟一个个地救了出来。
    “我们,胜利了!”久濑大作宣布道。
    “不,还没有完全胜利。”颜冲道,“我们还有一个人要解决。”
    久濑大作和阿波野大树都表示同意。
    极道里根本就没什么仁意。
    许他不仁,就许我们不义!
    于是没过多久,三个人便出现在了堂岛宗兵的办公室里。
    看着桌子上摆着的老鬼的人头,以及涉泽启司带着血的眼镜,堂岛宗兵知道,一切都完了。
    他原本只是想制衡一下手下人的权力,但是竟然玩脱了。
    看着这两个跟了自己二十年的老兄弟,他非常的后悔,但是后悔也没有用了。
    久濑大作轻轻地推出了一个纸包,这还是岛野太给颜冲的那一包呢。
    “把他喝了吧,没有痛苦。”久濑大作说道,“尊夫人和堂岛大悟那边,我们会去照顾。”
    在黑洞洞的枪口瞄准下,堂岛宗兵也没有其他的办法,只能把那包药倒进了茶杯里,一饮而尽。
    “你的能力比我要强。”久濑大作对颜冲诚恳地道,“没有你,我们两个今天就死了。你救了我俩两次,我们愿意推举你为堂岛组的新一任组长。”
    听到系统里传来的任务完成的声音,颜冲不由的笑了:“大哥,你考验我也先把枪收起来啊!我一个刚加入一周的小孩子,哪有什么能力?改造神室町这个苦差事还是留给两位大哥吧。”
    “我,想退休了……”

章节目录

我有一台GBA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禁忌书屋只为原作者憎恶屠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憎恶屠夫并收藏我有一台GBA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