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宁安没有想到,她昨晚还被金国的死士追杀,不得不丢下一切,狼狈地逃出城。今天,她就以大周使团随行人员的名义,被金国的官员迎进城!
    当然,最传奇的还是陆藏锋!
    在今天之前,他还是被金国三位皇子,联手追杀的刺客,在金国躲躲藏藏,见不得光。
    此刻却成了大周使臣,金国的皇子、官员,不仅不能动他,还得待他如坐上宾。
    “久闻大将军威名,今日终得见。大将军果然如传言那般威武不凡,气质卓绝,有王者风范。”金国的官员,在完颜遗的带领下,在城门口迎接陆藏锋。
    金国的二皇子、三皇子与四皇子,虽已折回金都,但他们随行颇多,也不可能像陆藏锋一样日夜兼程地往金都赶,此刻三位皇子还在路上,还未抵达金都。
    陆藏锋身份不一般,又是代表大周前来。三位皇子不在,金都有资格来迎接陆藏锋的人,只有宰相乌林,偏偏乌林昨晚遇刺,身受重伤,无法起身,仓促之下,金国的官员只能请完颜遗出来迎接陆藏锋。
    当然,也可以说,金国官员让完颜遗出来迎接陆藏锋,是为了恶心陆藏锋。
    完颜遗的出身是一桩丑闻,在各国高层人尽皆知。
    陆藏锋生母不详,也是各国高层,人尽皆知的事。
    金国官员让完颜遗带官员,在城外迎接陆藏锋,要说不是故意恶心陆藏锋,月宁安都不信。
    “嗯!”陆藏锋坐在马背上,没有下马,甚至连个眼神也没有给完颜遗。
    当然,陆藏锋针对的不是完颜遗,他针对的是……
    在场所有的金国人!
    坐在马背上的陆藏锋,用实力让金国官员与百姓看到,什么叫目中无人。
    除去应了完颜遗一声,接下来不管金国官员说什么,陆藏锋都没有开口,当然也没有给他们一个眼色,全程都由陆二与金国的国员周旋。
    随同完颜遗出来迎接陆藏锋的官员,有文有武,官位最低也在三品以上。哪怕在金都,大小也算一个人物,平日也是被人捧着的,便是金皇也不会这般的目中无人,陆藏锋傲慢地举动,惹得金国的官员很是不快。
    有一武将没有忍住,阴阳怪气地说了一句:“狗养娘的杂种,也敢在我们面前耍威风,也不怕摔死!”
    回答他的,是陆藏锋手中的马鞭!
    “啪!”的一声,陆藏锋手中的马鞭,正中武将脸颊,在武将的脸中央,留下一道血痕。
    “你,你……你敢打我!”武将伸手摸了一把脸,看到手上的血,又气又怒。
    “你这样的人,在战场活不过一息!”陆藏锋剑眉冷目,斜了武将一眼:“碍眼!”
    “啪!”
    又是一鞭子!
    不过这一鞭子,不是正面抽过去,而是打横抽向武将,直接将人抽飞了出去。
    “啊……”武将飞出去,摔向一旁的围观的人群中……
    “啊!”围观的百姓吓了一跳,本能的后退。
    “咚”的一声,那武将摔在地上,晕死了过去。
    “这……”城门口,不管是围观的百姓,还是将士与官员,皆是倒抽了口气,不敢置信地看着陆藏锋。
    站在陆藏锋面前的文官,身体不受控制地哆嗦,一个个踉跄后退,显然是被陆藏锋这一手吓到了。
    完颜遗亦是紧皱眉头,强忍着怒火:“陆大将军!你这是何意?”
    陆藏锋微微倾身,看着完颜遗,冷冷地重复那武官说的话:“狗养娘的杂种,也敢在我们面前耍威风,也不怕摔死!”
    同样的话,从那武官嘴里说出来,充满了怨气,听着让人生厌,但由陆藏锋说出来,却带着一股冰冷的杀气,让人毛骨悚然……
    “你……”完颜遗看着陆藏锋,一时间不明白,陆藏锋这话是在嘲讽他,还是只是重复那武将的罪状。
    或许,两者都有,但是……
    他不是陆藏锋,他没法像陆藏锋一样,一鞭子将说这话的人抽飞。
    “你们金国……是不是要给本将军一个交待?”陆藏锋坐了回去,居高临下地道。
    “大将军,这怕是有什么误会。不如,我们先进去再说?”副相纥石烈一直站在完颜遗身后,不显山不露山,直到陆藏锋问责,他才站出来,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地道。
    陆藏锋眼眸微闭,没有搭理他,陆二上前,冷讽:“纥石烈大人!你年纪大了,耳朵听不清,我这就把人拎过来,让他再给你说一遍。”
    说话间,陆二就推开挡在他面前的人,朝摔在一旁的武将走去。
    “站……”守城的将士愣了一下,才上前去拦陆二,可他们一动,陆三、陆四、陆五与十二就上前,将人格开,甚至还十分欠揍地道:“我们不惹事,但不怕事!”
    金国地将士,听到陆三几人无耻的言论,瞪大眼睛看着他:你们这还不叫惹事,那什么叫惹事?
    陆二一身肃杀之气,围观的百姓连连后退,陆二轻松地就将那武将拎了起来,拖到纥石烈与完颜遗的面前,当着两人的面,狠甩地武将数个耳朵:“醒醒!”
    “你……们……狗杂种!”那武将被打的满脸红肿,眼睛勉强睁开,却看不清人,他正对着完颜遗,张嘴就朝完颜遗吐了口口水!
    完颜遗当即变脸!
    而更让他气愤的是,陆二突然高声道:“果然是误会,原来贵国的官员,是叫贵国的王爷!”
    敢欺负他们将军夫人,他今天不将完颜遗的脸皮扒下来踩,他就不姓陆!
    陆二将那武将一丢,朝完颜遗与纥石烈拱手致歉:“抱歉,我们大周人初来金国,不是很懂贵国的礼仪,不知道狗杂种在贵国,是用来称呼贵国王爷的。不知者无罪,狗杂种,纥石烈大人,还请二位不要见怪。”
    陆二说话间,挑衅地看了完颜遗一眼,摆明了是针对他!
    “你……”完颜遗一张脸涨得紫红,整个人都快气疯了,双眼通红,充满血丝。
    纥石烈亦是气得胸膛不断起伏,一双眼珠子似要瞪出来。
    陆二一脸无辜:“误会解除了,狗杂种,纥石烈大人……不高兴吗?”
    完颜遗再也控制不住,抬手就要打向陆二,却被一旁的纥石烈死死地按住:“王爷……息怒!息怒!”
    是他们无理在前,被大周人拿了理,他们……
    他们这个时候,不宜与大周人撕破脸!

章节目录

孤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禁忌书屋只为原作者阿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阿彩并收藏孤凰最新章节